警察同志小说《大军和小凯的生活》

2019-05-31 作者: 阅读:

第一章

大军和小凯以前是一对同性恋人。大军是一名警察,负责调查大型贩毒集团;小凯在全家移居法国之后,独自支撑起家族在中国的全部事业。此二人一个是优秀警察,一个是优秀企业家。不过这两个优秀的男人,同样没能维持住同志恋人容易破碎的关系。后来,大军跟一个崇拜他的女人结婚,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随后几年里,大军和小凯依旧保持联系,但这种关系仅限于像今天这样坐在茶馆里喝喝茶、聊聊天。

两人聊得正欢,大军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他一脸愁容。

“怎么了?”小凯问道。

大军转着手里的茶杯,说道:“是我的线人打来的,他说前几天帮派火拼,一个刚入帮的小弟没怎么打过群架,被别人用棒子把头给打了,而且打了好几下,当时就头破血流的晕倒在地。他们那个小头目受伤逃跑,没管这位小弟。我的线人把这个小弟带到小医院治病,命是保住了,脑子却傻了,什么都记不起来。线人不敢在医院多待,就把小弟带回自己的住处。因为嫌弃累赘,所以给我打电话,说一直以来提供了不少重要线索,要我帮他把这个傻子处理掉。”

多年来小凯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听大军口述案情,大军总是那么帅,那么阳刚,偶尔说出机密的线索,还会紧张的警告小凯不要说出去,那样子简直可爱极了。然而自从分开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美好。此刻又能听见大军说这类话题,小凯心底开心不已,跟着说道:“这个线人真仗义,要是我就直接把人扔到大马路上算了。”

大军一脸苦笑,说道:“那可就省了我的大事喽!行了,我得走了。”

警局配给大军的是一辆越野车,更是把大军高大威猛的形象衬托得彻彻底底。小凯透过窗户呆呆地望着,直到汽车远去,他的心跳还是没能恢复。小凯的脑海里全都是大军的影子,虽说已经分开三年多,对方也是妻儿圆满,但对于大军的那份爱始终无法消散。每次分别,小凯的心总是难受。面对曾经相爱,现在依旧爱着的男人,谁又能彻底放下呢?回想着过去种种美好,小凯攥着拳头告诫自己,大军过上了他希望的生活,这就足够了。

大军驱车来到郊外的农家院,线人早已焦急的站在门口等待,看上去是多么的希望赶紧把傻子累赘弄走。

“还挺积极嘛,要是给我提供线索时也这么积极就好了。”大军揶揄道,潇洒的锁上汽车。

“您就别挖苦我了,我现在一脑袋疙瘩,真是受不了了啊!”线人烦躁的说。

“少废话,人在哪?”

在线人的指引下,大军来到一处阴暗的屋子,尽管外面艳阳高照,但并不朝阳的屋子里潮湿漆黑,只有一盏黄色的灯艰难的维持着。一间屋子半间床,床上铺着脏得发黄的床单,摆着两个黑得彻底的枕头。一堆臭衣服、臭袜子零散的撒在床上,床铺紧挨着的一面墙上贴着一张海报,画着金发碧眼的裸露女人,海报下面坐着一个人。

“这就是你救的那个小弟?”大军问道,线人点点头。

大军站在距离床边几厘米的地方,他实在不愿意碰这个屋子里的任何一样东西,实在太脏了。他看着躲在墙角里的人,这个男孩看起来20岁左右,光秃秃的脑袋被药布包扎着,脸上都是泥印子。他穿着一条宽松的裤子,上身是带有血迹的T恤,身材敦实,且有一些微胖的肌肉。

“你叫什么名字?”大军问他,男孩沉默不语。

“你是哪里人?家里还有谁?有他们的电话么?”大军继续问,男孩仍旧沉默不语。

大军伸手想要把男孩拽过来,可是刚一碰到他的胳膊,男孩就紧张的抱着脏枕头往墙角里躲。一旁的线人显得非常不耐烦,却又不敢得罪大军,只能无奈地说道:“您就别浪费唾沫了,我问他好多次,他什么都不知道,完全就是个傻子。您快带他走吧,我求求您了。”

“这么说,还真是傻子啊……”大军看得出傻子害怕线人,于是问道:“我问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傻子听到可以离开,爽快地连连点头,但还是不说话。

“那你愿不愿意跟我走?住大房子,不用再看见那个人。”大军指了指线人,线人很尴尬的离开屋子。

傻子像是看到救命稻草,拼命的点头。

“那你就要听我的话,”大军试探着,像驯兽师一样的说道:“到我身边来。”

傻子犹豫着,大军是个陌生人,但他却能带自己离开这个暗无天日,充满潮湿臭气的地方。看着大军温柔的眼神,傻子终于下定决心,他扔掉枕头爬到大军身边,像一头没有妈妈的小狮子,在大军身上蹭着。大军看着身材敦敦实实的男孩像个孩子一样,实在可怜,于是怜悯的张开双臂抱住傻子。傻子自从受伤昏迷到清醒后开始有记忆起,都是在胆战心惊中度过的,此刻依偎在大军怀抱里,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他决定要跟着大军离开了。

“你身上太臭了……”大军推搡着傻子,说道:“把鞋穿上,老老实实的等着我,咱一会儿就走。”

农家院不大,却盖满了小房子,线人倚在一棵枣树下,紧张的抽着烟。大军从屋里出来,腋下夹着手包,食指转着钥匙扣,来到线人身边。

“你是在哪看见他的?”大军需要弄清楚傻子的来龙去脉,哪怕仅仅是一点。

“我都在电话里跟您说的很清楚了,我们打群架,他傻不拉唧的单枪匹马的冲过去,结果被人家打了。”

“他没有亲人么?”大军继续问。

“他是一个新来的小弟,我们都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你救了他,是不是还虐待过他啊?”大军点了一支烟,阴冷的问道。

“天地良心,我自己还泥菩萨过河,哪管得了他啊。我的老大受伤后就消失了,帮里都乱套了。我这人心肠就是软,白天不在家,又怕他到处乱跑,就锁着他……”

“我说他脚脖子上都是红印子呢,是你小子上的锁啊,你把人家当牲口了啊?”

“唉呦,我这不也是对他负责么?”线人无奈地说道。

“看在你往日表现的份上现,我可以把他带走。如果有了他的身份证明,记得告诉我。还有,以后找你问事,痛痛快快的,否则我就把傻子给你扔回来,膈应死你。”大军说道。

“您放心,我懂的……”线人说道。

回到屋内,傻子正伸长脖子往外看,面露紧张。大军忽然温柔下来,说道:“是怕我不带你走么?别担心,咱们现在就走,来。”大军伸出手,傻子赶紧抓住,他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站在阳光下的傻子格外激动,他紧紧抓着大军粗壮的胳膊寸步不离的跟着。大军把傻子安排在车里,说道:“在车里待着不许动。”

大军来到小卖部,买了几个面包和几瓶矿泉水。

“饿了吧?吃吧。”大军把面包递给傻子,饿极了的傻子大口大口的吃,大军抹去傻子嘴角的面包屑,心道这个孩子太可怜,但是眼下究竟要把他送到哪去呢?现在局里因为毒品大案已经焦头烂额,自己为了给线人解决问题,而把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人送回局里,显然很不合时宜。送回自己家就更不合适了,总不能把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弄回去吓唬老婆孩子吧。犯愁的大军突然想起了小凯,他那里是高档别墅区,地处偏僻,随便找个屋子先关进去,等局里没事时再跟局长说。大军拨打小凯的电话,心里不免担心,害怕小凯不同意。

“小凯,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傻子就在我车里,我没地方安顿他,能不能……”

小凯打断大军,说道:“送我这来吧,没关系的,我现在就回家,待会儿见。”

大军挂掉电话,心中暖暖的,小凯果然还是有求必应的那个小凯。

“谢谢你。”大军小声的说,脸上绽放出硬朗且迷人的笑容。

大军一边开车一边问傻子道:“你真想不起来自己叫什么名字了么?”傻子摇摇头。

“认识这个么?”大军拿出一张100块钱的人民币,傻子接过来反复的看,低声说道:“不认……识。”

“你终于说句人话了,真不容易。”大军叹一口气,说道:“连钱都不认识,你傻的可以啊。我现在带你去一个大房子住,里面有一个哥哥会照顾你,我偶尔也会去看你的,那个哥哥人很好的,你要听话,知道么?”

傻子乖巧的点点头。

来到小凯的别墅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天边的彩霞把别墅映衬得如油画一般艳丽迷幻。大军也曾在这里居住很久,一切都很高档,但在他眼里都不重要,因为如果这里面没有小凯,就和贫民窟没有什么区别了。

小凯打开门,看到大军和一个脏兮兮的人站在门口。

“就是他么?怎么这么脏啊。”小凯皱着眉头,说道:“进来吧。”

“他也挺可怜的。”大军边说边领着傻子走进屋,“我判断他是失忆外加智力减退,被救活后,那个线人觉得他是个累赘,虽然没有抛弃,估计也没有饱饭吃。”

“把他放在我这里行么?”小凯担心。

“暂时这么安置吧,我先去暗暗地调查一下,等有了结果再说。”

“你不跟领导汇报么?”小凯建议道。

“局里乱套了,我要是现在上报,除了挨骂不会有第二种结果,等过了这段时期我再上报。”大军说道。

“那就先留在我这里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大军嬉皮笑脸的对着傻子说道:“快说,谢谢小凯哥哥。”

“谢谢……小……”傻子初到陌生的地方,很害羞。

“唉,也怪可怜的,挺好的孩子,干什么黑社会啊。”小凯惋惜道。

“小凯,这个人十有八九是傻子,但是我也不敢完全确定。不过就算他真是傻子,我也要你把他锁起来。”大军说道。

“我有分寸,你就放心吧,再说你不是教过我格斗术么?我那两下子对付这种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先让他去洗澡啊……真是臭的可以了!”小凯笑着说道。

“哈哈,好好好,这就去。”

大军带着傻子洗澡去了,小凯看着傻子的背影,无论是年纪还是身高体形,这个人都像极了自己的弟弟。小凯的弟弟是一个有着强烈自闭症的孩子,除了小凯这个哥哥,他谁也不信任。小凯是那么的深爱着弟弟,然而一次长时间的出差,竟让弟弟误以为被哥哥抛弃了。在一个宁静的早上,趁着家人熟睡,他在洗手间割腕自杀了。这个家庭因为弟弟的原因,剪刀和刀具都是被锁起来的,弟弟割腕用的利刃,来自于他摔碎的一个玻璃杯的碎片。房子大有什么好处?全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听见水杯摔碎的声音。

出差回来的小凯带着一堆礼物,却参加了弟弟的葬礼。

查看更多大军小凯警察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上一篇:我与军官王叔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