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小说:我和警官老洪的故事

2019-05-09 作者:夜如潮水 阅读:

我和警官老洪的故事

作者: 夜如潮水

引子

接到老洪儿子的电话是在几天前的一个傍晚。

那时我正携妻带子徜徉在大雁塔北广场。一轮明月挂在浩瀚的苍穹,五彩的霓虹灯将盛夏的大雁塔装扮的格外斑斓。随着雄浑激昂的乐曲,这个始建于公元589年的佛塔被笼罩在一片光环之中。大唐的故事在美轮美奂的色彩叠加中穿越时空,向人们款款走来。那变换多姿的灯光与摇曳飘逸的水柱组合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显示出了迷人的景致、风情……

在现场宏大的音乐声中我的手机铃声像蚊子般地叫了起来。我打开手机习惯性地说:你好!话筒里传来了一位年轻男人的声音:是祥子叔叔吗?我楞了一下用手快速地堵住左边的耳朵,声音的嘈杂使我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

你是谁啊,能简单地说一下吗?我对着话筒大声地说。

我是东东啊,您不记得我啦?

东东?哪个东东?我脑里一片空白。

洪东东啊,祥子叔,您真记不起来我啦?

什么?我大吃了一惊,腋下夹着的皮包也差点掉在了地上。你,你是洪东东?老洪,老洪的儿子?我有点语无伦次了。怎么可能呢,我和你们失去了近20年音讯。不可能吧?

电话里传来了年轻人吃吃的笑声,他轻声地对我说:祥子叔,真的是我啊,您还好吗?

好,好,你在哪呢?我挤出了人群,来到一块稍微僻静的地方急切地问他。

王子饭店,叔叔,您有空闲时间吗?我去拜访您。

不,东东,别说了,我马上去看望你。

1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从东湖之滨的武汉大学毕业来到了当年意大利探险家马克.波罗游记里著名的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这是一座有着深厚历史文化沉积的城市。漫步街头,触目皆是秦砖汉瓦,踏青郊外,满目景物都值得引发现代人对历史的凭吊。毕竟这里是13个王朝建都的地方,他的厚重是任何一个城市所不能替代的。

然而,经过了短暂的兴奋与激动,我对历史的景仰逐渐成了心里的负累,一种抹不掉的失落和伤感。走在大街上,这座名闻天下的城市,并没有想象中的古色古香,深沉浑厚,到处是灰蒙蒙的总给人以才从煤窑里上来的感觉,整个城市缺少色彩与活力,呈现出一副沉闷的状态。这就让我无时无刻不想起刚刚逝去的四年大学生活;珈珞山、东湖水辉映下的武大校园里绿树成荫、花香流溢,独具匠心的建筑错落有致,这些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由学生嬗变为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是非常简单的。刚刚进入初秋,手下的工作我已经非常熟稔,处长就派我独挡一面去完成工作。凭着对工作的热情,我马不停蹄地跑完了陕西省的10个地市,到现场、听汇报、写材料,很快就了解到了大量而又翔实的基层情况。回到西安,走进省政府所在地----新城大院,一种自豪感油然升起。

新城大院坐落在火车站的附近,这里曾经是唐朝时期的城池,大院东面公丨安丨厅所在的位置,还有用黄土夯起的城墙,虽然久远、破败,但却是值得人敬佩的。

单位还是非常器重我们这些恢复高考后走出的第一批学生。在我们来报到前,已经在政府北门外不远处的一家招待所为我们准备好了寝室。这里到我工作的地方不过10分钟的路程,最让我高兴的是政府工作人员的洗澡堂就在我住处的旁边,我可以每天很方便地来洗浴。

与我同寝室的付秦生是来自西安市内的一所中专毕业生,他是陕西关中人,35、6岁的年龄,足能做我的叔叔了。不过此君为人却十分厚道,虽然性子和常人比慢了半拍,但却充分体现了陕西人淳朴善良的天性。交往一段时间后,我俩关系相处的很快就像老朋友一般。这时,我发现他竟然是3个孩子的父亲。家就住在西安城东的白鹿原上。他的老婆是地道的农村妇女,每周都要2-3次地进城探望他的丈夫。

也许广袤的白鹿原养育了勤劳善良的庄稼人,他的老婆别看身材矮小粗壮,但性情却十分豪爽、泼辣。她对自己的丈夫佩服的简直五体投地,也难怪,付秦生是他们庄稼户里走出的高材生。毕业后,又分配至省上衙门就职,这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莫不是一件天大的荣誉。

与我打小就养成的清洁、整齐的生活习惯相比,付秦生就显得杂乱无序。特别是周日他老婆带着3个孩子来的时候,我的寝室好比就是关中农村的庙会,热闹非凡。她老婆常常嘴里嚼着大蒜,高喉咙大嗓门地训斥着自己未成年的孩子。而她的仨孩子根本就不听母亲的话,两个兄弟坐在地上抢着付秦生才买的魔方,另一个女孩子鞋也没脱,在我铺位上又蹦又跳,欢乐无比。这时,付秦生总是歉意的对我笑笑,为了能给他们夫妻创造好的条件,我往往领着他的仨孩子到政府的草坪上玩耍。

一个足球,我们四个人也能玩上几个钟头。我记得,付秦生的小儿子飞起一脚将皮球踢中了走在人行道上的中年人。他哎呀叫了一声,敏捷地将脚下的足球停住,回头向我们这里张望了一眼。我的心猛地收缩了,那是一张非常男性的脸庞。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没有陌生感,很亲近。我站在草地中央呆呆地看着他。

他挥了一下手,笑着说:小伙子!带好你的娃娃兵。

我点点头笑了,笑的有点走神。他在原地做了几个漂亮的过人动作,然后猛地一脚将球踢的很远,仨孩子撒欢般的去抢球了。他的一招一势,让人一眼就看出他对足球有深厚的功底。

他来到我面前指着背心上“武汉大学”几个字问:新分配来的学生?

恩。我感到自己的声音很虚弱。

这时我才看清楚这张脸,非常的刚毅。一双深遂的目光使人很难琢磨他的内心世界。他看上去40岁出头,乌黑的头发短而浓密,身着一套合适的蓝色中山装,显得很干练、庄重、沉稳。

他咧开嘴笑了,我看到了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向我伸出了手介绍说:老洪,前楼公丨安丨厅N处的。

他湿润的嘴唇上闪动着男人的气息。我只是看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甚至没有听清楚他的自我介绍。

他尴尬地笑了。这时,从政府办公厅楼里走出一个人来,冲着他喊道:老洪,上车啦!

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默默地笑了,他想说什么,话还没说,那边汽车就开始鸣笛催促了。

他移动了一下矫健的步伐,又停下来回头看了我一眼,轻声叹了口气走了。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付秦生老婆将我的被单揭开,准备带回家清洗,我不好意思地阻拦她,她急了,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击:兄弟,你咋这人呢,看不起嫂子?我慌忙说:不,不,怎么会呢。只是……我话还没说完,她就笑了:哈哈,看你们读书人,说话都没有力气,咋干活儿嘛?咱啥话也别说。以后,这屋里的活都是你嫂子的。看得起嫂子就让嫂子做!我的脸红了。

付秦生拉了我一下,慢慢地说:哎,你啥也别说啦,难得你嫂子一片热心,随她吧。

仨孩子也和我熟了,他们一个抱住我的腿,还有俩牵着我的手央求着我、闹着我。

我笑着说:好,好,嫂子,下不为例啊。

她笑了一下,对着仨孩子踢了一脚,吼道:都滚!缠着你叔干啥呢?说完,她又扭身给我们整理内务,将自己印染漂洗的粗布床单铺到我和他的床上,在雪白的墙壁上挂上一串串红的辣椒、白的蒜。还在我们俩的床头分别贴上了刘晓庆和陈冲的大幅图片。另外又在我的书桌前张贴了一幅户县农民画。顿时,我们的房间就充满了关中农村的乡土气息。

等付秦生老婆走后,他就开始给我讲自己的人生三部曲,讲他对女人的喜爱,讲他的夫妻生活。

我的成长应该算是比较风顺的。不到17岁高中毕业便进了大学的门槛,与一帮和付秦生这样年龄的人生活了4年。由于我的年龄最小,他们便像帮助自己的弟弟一样来关心我,我可以在他们中间十分的任性,而不必想到有什么伤害。他们总是大度地理解、宽容我。所以,在学校我的宿舍虽然7个人的铺位,其中,有5个已经结婚生子。可是他们都非常矜持,从没有互相议论过女人,说过自己的夫妻生活。

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老付,你快说啊。我强迫着他讲自己的性事。甚至,在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还跳到他的床上,缠着他,让他详细描述自己的**生活。

去,去,小孩子家捣啥乱?付秦生不屑地用劲推着我。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