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同小说《叫你一声哥,我迷失了自己》

2019-05-04 作者:警衣无尘 阅读:

叫你一声哥,我迷失了自己

作者:警衣无尘

.序.

洛阳,中原的一个重要古城,中华文明史上一个不可或缺的文化历史发源地!而我,一个出生在鲁西北农村的农家子弟,做梦都想不到会和这个城市联系到也一起,而且有一段发生了还在继续发生的故事!1993年,我二十岁!大学毕业后在我们镇中学教书,平淡的日子一天天周而复始,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把我和洛阳联系到了一起!

初识

盛夏的鲁西北,一片丰收的景象!麦子即将成熟,大平原上一片金黄。农村的学校都是放麦假的,大概也就是一个星期左右,这个期间,教师们大都忙着回家收麦子了,诺大的校园一下子空旷起来!忙完一天的劳作,单身的我晚上回到校园值班,躺在床上浑身散架一样,想着明天还要继续的农活,迷糊着就要睡着的时候,校园里的大黄(一条德国纯种狼狗)突然叫起来,我翻身起床,就听着大门口有人叫门,很陌生的声音。农村的校园一般都是在村外的公路旁,半夜三更这是谁呀。边嘟囔着边打开大门,一辆吉普车停在外面,还是军用牌照,一个年轻的军官站在车门口。“请问,王鹏老师在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我就是呀!你是?”“哦!你认识张军吗?我是他朋友!”张军,我大学的同学,现在据说在深圳一家外企做行政主管。我赶忙把这个军官让到办公室。“不好意思,半夜打扰你!我来这里主要是想拜托你找一个人,我的一个弟弟!确切的说是我干爹的儿子,据我干爹说,他应该就在你们这附近,今年应该是20岁了吧,这是他小时候的照片!”他边说边拿出一张照片,看着这张照片,我不禁张大了嘴吧——我们家的相框里也有同样一张呀!那是我百天时的照片呀!他看我的表情,一脸疑惑“怎么了?”“没什么!”我赶紧调整情绪,“你先坐,我给你倒水!”倒水的时候,我的手都是抖的,心里想怎么会是这样呀?“这样吧,王老师,我叫陈星,这两天就住在县里的招待所,明天白天我再来找你吧!”“好的!只不过我这几天会很忙,家里正在收麦子,恐怕一时半会帮不上你的忙。”“没有关系的,我没有事情,明天来给你们家帮忙算了!”送他到校门口,在朦胧的月光下,我这才仔细看了他一眼,黑黑壮壮的一个小伙子,眼睛不大去却很有光,笔挺的军装穿在他身上更透出一股帅气,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他转身上车了“明天见王老师!”“再见!”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身世

在迷茫和疑惑中度过了难眠的一夜,第二天起来感觉整个人都浑浑噩噩。回到家里,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饭,哥哥嫂子已经下地了。看着已经两鬓白发的母亲,我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抬头看看像框里的我儿时的照片,心里更是疑惑,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母亲看着我“二,怎么了?”“妈,我这张照片是在哪儿照的?”母亲的脸色明显的变了“怎么了?想起来问这!”“没有什么,随便问问。”母亲低下头给我盛饭,可是看着母亲的手明显在抖!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我急忙走出院子,陈星已经站在门口了。母亲一脸惊愕的跟着出来“二,这是?”“哦,妈,这是我同学的伙计!”“伯母好!”“他是来找一个人的,正好这两天没有事,来咱家帮忙收麦子!”母亲的脸色明显的又有了变化;愣在那里都忘记了让客人进屋。望着母亲,我的疑惑更重了!这时候,父亲在外面走了进来,我急忙介绍着客人,父亲看着一身军装的陈星,也是不自然的表情。“伯父伯母,我这次来是来找一个人。”说着,他拿出了那张照片,父亲母亲看到那张照片,脸上的表情反而平静下来,俩人不约而同的望着我。母亲这时候突然走过来,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一行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二呀,妈想过总会有这么一天的,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以下是妈妈说的我的身世:二十年前,一个疯癫的女人——也就是我的亲生母亲在我们的村头剩下一个小(也就是我!我们老家管男孩叫小),然后人走了,父亲在地垄沟便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我!听完母亲的述说,我感觉她好像在说一个电视剧的故事。陈星确是一脸的兴奋,他掩饰不住喜悦,一下子把我拥进怀里,甚至还流了泪!(多年以后,我问他为什么流泪,他说是激动还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别的东西)93年的时候,农村还没有电话。陈星立即和司机带上我去了县里,记得打电话的时候他都语无伦次!就这样,我又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军区政委的爹和一个军官哥哥!

.洛阳的家.

93年的秋天,我来到了洛阳,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城市,来到了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家!

在我的印象里,洛阳应该是一个遍地古迹的地方,可是它给我的第一印象竟是那么的破旧,竟使我想象不到它曾经是九朝古都,中原文化乃至中华文明的发源地!

当军用吉普停在一座红色小楼前面的时候,我还在迷蒙之中

“到了!”一直陪伴我一路的陈星说,这时候楼前面的院子里已经有几个军人站在那里了,其中一个高高壮壮的中年人站在中间,看到他我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眼里竟有流泪的感觉!

“鹏子,那是你的父亲!”

“首长,王鹏接回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陈星对那个中年军人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边说边走向我,一把把我搂在怀里!

我心里万般滋味涌上来,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下来了————这个陌生的人,就是我的父亲?

“首长,还是进屋说吧!”

“好,进屋!”

迷迷糊糊中,我进了门,走进了改变我今后生活的又一个家!

这个家中,除了我的父亲,还有一个我叫做阿姨的女人,还有一个上中学的妹妹。我还知道了陈星是我父亲下属部队的一名少校,也是我父亲老战友的儿子,还是我父亲的干儿子!

初来的几天,陈星一直陪伴着我,王城公园,龙门石窟,白马寺,洛阳这几个有名的地方他都带我转了一遍。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我心里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每次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当他拉住我的手的时候,我心里总是感觉麻麻的,痒痒的!这几天,我也知道了我的父亲姓李,是二炮部队的一个政委,我的亲生母亲文革中精神受刺激疯了,生下我后不久就去世了,这些都是陈星告诉我的!听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真的好像在听别人讲故事,讲一个电视剧的故事,很少和自己联系起来,可是当我晚上躺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陌生的环境,这些又真实的就是我的故事!

来洛阳的最初,我一直感觉迷迷糊糊,就好像生活在梦里一样,走神的时候,开朗的妹妹李冕老是笑话我是不是想小嫂子了,总是心不在焉迷迷糊糊的样子!

有一天,陈星也问我“不适应吗?还是有别的心事?”

“没有呀!可是,我感觉,我有点想家,想妈妈了!”

不争气的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他这时候的眼里感觉有些迷茫,伸手拉住我的手(我现在感觉当时应该是狠狠的拉住),很自然的我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二十岁的我靠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大声的哭了起来。(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我那时是为什么哭,为什么那么伤心,还是靠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

记得那是我们在父亲部队所在的南山(洛阳的一个地名)一片树林旁,我哭得很伤心,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被他搂在怀里,当我抬头的时候,看到他的眼里也是泪水满眶。

“不好意思!”我赶紧挣开他的怀抱,心里却怦怦跳得厉害,感觉脸一定很红!

“鹏子,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着!”

望着他的脸,我心里那种感觉又来了

“你真像我大哥呀!”

“我本来就是你的哥哥呀!”

“哥!”喊出这一声,我的眼泪又下了来了!

“弟弟,记住,洛阳有你的家,还有我你的哥哥”

“哥!”看着他的眼神,我又叫了一声,这一声哥哥,使我迷失了自己,也让他迷失了自己!

初吻

迷茫中,来洛阳已经半个月了。

父亲有一天把我叫到他的房间,“鹏儿,来了两个星期了,有什么打算吗?”

望着父亲的脸,我脑子里闪现的确是老家妈妈的脸。离家的时候,养母那种眼神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无奈,不舍,还带着一种期盼!

“爸爸,我还是想回老家!”

“为什么?”

“说不出为什么,可是我想家,想妈妈!”

父亲无奈的表情使我心里很不忍,“这样吧,你再玩几天,我打电话征求你妈妈的意见,看她怎么说,好吗?”

和父亲的这次对话,我很是郁闷。自己关在屋里,躺在床上,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中午阿姨叫我吃饭,我说我不饿,放学回来的妹妹也来叫我,我搪塞说我不舒服不想吃。

下午,我迷迷糊糊刚想睡着,外面响起了陈哥的声音:“阿姨,鹏鹏怎么了?小冕说她中午都没有吃饭!”

“在房间呢,他说他不舒服!”

我正要坐起来的时候,哥哥推门进来了

“别动,快躺下,哪儿不舒服?”

看着哥哥,我的眼泪又下来了

“哥,我想家了!”

“这里不好吗?这里也是你的家呀?”

“可是、、?”

哥哥俯下身,摸着我的头“鹏子,你都二十岁了,这次干爹好不容易找到你,就是希望你能在他身边,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将来,你再回山东干爹会怎么想?他会很伤心的!”

我搂住哥哥的脖子,哭得更加伤心!

“快躺好,哥哥的脖子都要断了!”

我乖乖的放开手,心里的那种感觉却又上来了——痒痒的,麻麻的。(我的眼神当时很迷离,这是他以后说的。)

哥哥给我擦了擦泪,脸几乎贴住了我的脸,我心里的那种感觉更加强烈,心抖得厉害,脸不自主的抽搐了一下,我看着哥哥的眼神,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呀,让我一下子醉了!这时他突然俯下身,我只感觉嘴被什么堵住了,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就好像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浑身热的不行,气都喘不上来了,下面腾一下就起来了!

我想挣脱,心里却一点劲都没有,只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哥哥猛一下起来了,脸红的就像刚喝了酒!

“鹏子,对不起!我,,,”

我看着哥哥,“哥,我还想你吻我!”

哥哥看着我,一下子把我抱在怀里,又吻了上来!

他的舌头努力伸进我的嘴里,舔着我的上腭,我笨拙的回应着他,我又飘了起来,浑身软软的,麻舒的感觉又来了!

我的初吻,呵呵!

工作

自从和哥哥有了那一次,想家的心情有了一些好转!可是闲下来的时候,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想了好久,既然老家母亲也同意我在洛阳工作,我找到父亲

“爸爸,总是在家闲着也不是办法呀,我想工作了!”

“好呀,爸爸在洛阳的关系很多,你看自己想干什么,想好了告诉爸爸!”

“我想和陈哥商量一下,看他有什么意见。”

“也好,这小子很有主见,况且他父亲是市公安局的主管领导,关系比我还要多,和他商量一下吧!”

爸爸可能把我要工作的事情告诉了哥哥,第二天下午他就来到了我家。

“听干爹说,你要上班?”

“是呀,老在家呆着,都快憋出毛病了!”

“哪儿憋呀,我看看!”

他边说边把嘴凑了过来,一把搂住我就吻上了,那种感觉又上来了,下面也起来了,他的手这时候也不老实起来,摸得我浑身就像着火,下面硬的难受。他弯腰抱起我,转身关上门(我现在回忆,应该是踢上的!呵呵!)把我放到床上,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多年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我说他是强扒下来的吧),他的嘴一下子就把我的含住了,我感觉我自己的应该有17公分吧,当时感觉怎么能放得下呀,嘿嘿!浑身就像要爆炸一样,还有想尿尿的感觉,痒的难受,他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褪了下来,我的手摸到了一根烫烫的东西,呵呵,比我的还要大,感觉滑滑的,还一跳一跳的。我的东西在他嘴里热得不行,涨的难受!

“哥,我要出了!拿出来,脏!”

“哥要的就是这种味道,快,给我!”

我射了,感觉下面摸着他的也猛的跳了几下,手里黏黏糊糊的

“呵呵,哥,你也射了!”

他吻着我,嘴里有一股青涩的味道,我咬乐了一下他的舌头,乐了!

“哥,味道真好!”

“鹏子,要不你到公安局上班吧!市里刚成立了110指挥中心,正在要人!”

“不会吧哥,我可是什么也不懂呀!”

“没有关系,你就在指挥中心大厅接电话吧,我上午已经给我爸爸说好了,干爹也打过了招呼!”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人或则有钱什么都好办,就这样,93年的国庆节我成了一名警察,进入到了公安局110指挥中心!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因为洛阳南山的部队这里还不通公交车,总是父亲的司机开车送我上班,为这,还招来同事们好多异样的眼光,也难怪,我们这一批进来的,大多都是警校毕业的,要不就部队转业的,就我自己不是“科班”出身,也就是因为这,后来哥哥还和我同事打了一架,这是后话!

因为有夜班的缘故,我和父亲商量住单位宿舍,可是哥哥有点不同意,说我自己在这样的环境里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不好交代!最后勉强答应只能夜班的时候住单位吧,还给我单独找了一个单人宿舍!

日子平静且平淡,直到有一天我第一次出警!

查看更多军同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