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和兵哥搞基:他是营长,我不是兵

2019-05-03 作者: 阅读:

文笔不好,仅作留念。

第一回 交叉。

2005年,A地,B大学。一个百无聊赖的晚上。

6人间男生宿舍里,20岁的我,光着膀子上QQ,是因为什么呢?是一种习惯: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登陆QQ,指定程序。大学的生活,确实闷,左上右上,也没找着乐子。正琢磨着要不要出去走走,顺便吃个宵夜的时候,有个陌生的QQ头像不停地闪。

“你好。”一个叫海的陌生人。

“你也好。”我程序般回复,已经开始站起来开始穿衣服了。

“你在A地么?”

“是。”不过,他怎么知道我是A地的?我不自觉又坐了下来,好奇心不仅害死猫,也连累了我。哈哈。

“还读书么?”

“是,你呢,你怎么知道我QQ的?”我还非得问个明白了,我可没胡乱加人。

“呵呵,我乱加了,加了一些A地的”他倒是老实。不过,我也没在哪留过什么信息啊,奇怪了。

“我没在哪Q号啊,哪加的啊?”

“反正现在大家认识了嘛,在宿舍呢?”

“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我兴趣骤减,再次站了起来。

“有视频么?看看?”

“没有。”又是一个要看视频的,可惜,我摄像头都没有,哈哈

“没事,我有,给你看看。”说完他就发了视频邀请过来,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原则。我接受了邀请。

画面出现了一个大概看着29岁左右的短发男子,浓眉单眼皮,高鼻梁,还可以,哈哈。

“看到么?”他问。

“看到了。你做什么的啊?”

“人力资源管理,你哪个大学?”

“B”。

“我们单位和你们学校有联系啊”,他还攀上关系了。

“哦,这样。我要出去宵夜了,再聊。”

“明天见见么?”

明天周六,按理是没事干的。不过,才聊两句,不见。

“下次吧,明天有事,哈”,说谎话的成本真的太低了。哈哈

“就明天见见吧,就当交一个朋友。”他说得貌似很诚恳。

“下次吧,明天真的有事。”或许是他外貌使然,我嘴巴这么说,但有点动摇了。

“别墨迹了,明天我到你学校门口接你,你电话,我一会要下了。”

“不用了,那个,下次好了。”他太热情,我有点怕。

“快点说,在A地多个朋友不也好么?就纯粹聊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急着去吃宵夜,我在键盘上敲下了我的电话号码。

“好,明天给你电话,我下了。8”他一阵风似的就消失了,正如他的出现,无声无息。

什么意思,居然这样就下了?我有点后悔告诉他电话号码了,冲动是魔鬼啊。

一晚上都在想这茬。什么事儿啊这是,20岁,还真是一个单纯的季节。也正常,我也没谈过一次真正的恋爱,也没见过几个网友,这下好了,“吧唧”就把自己给卖了。希望他是个好人吧,也只能这样了。

第二回 墨镜男

中午11点多,电话响了,陌生号码。昨晚的海?

“喂。”

“喂,我在你学校门口呢,赶紧出来吧。”还真是他,说话的语气就好似老朋友似的。天我知道认识他也不到24小时。

“噢,我手头有点事,不去了,你回去吧,不用等了。”一想到他在学校门口,我莫名地害怕起来。

“又会不吃了你,再说了,大白天的。赶紧的,就在门口的右边。”他说话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啊,真的出去啊?还是不要了。”我还是害怕。

“我都到你学校门口了,赶紧,我在车上呢。快点出来,就这样。”不容分说,他挂了。

这回他倒是干脆得很,但我出不出去呢?挣扎了一番,居然有种就义的感觉。反正他在我学校门口,人来人往的,量他也不敢怎么地,见就见,谁怕谁啊。大不了不对劲我就跑。跑还不会么?这么想就安心了一点。也仅仅是一点。临出门前,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把钱包、钥匙全都从裤兜掏出来放好。只拿了手机就往外走。

一路上,有点提着赎款去见绑匪的感觉:又想快点看见,但又害怕看见。人生啊,就是纠结。好不容易走到校门口,果然看到一辆绿色吉普车。一下明白了,他是当兵的。居然还说自己是人力资源管理!我那才稍稍有点安稳的心,一下子又开始蹦跶起来,他到底是什么人?

带着一兜疑问,慢慢走近吉普车司,从倒视镜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电视教我们:戴墨镜,都不是好人。哈哈,估计他看到我了,头偏过来了一下。没办法,唯有硬着头皮走到车窗边,敲了一下窗。

他倒是很自然,“等你老半天了,上车。”

他说话的同时,我看了一下副驾驶位,还有一个年纪轻轻穿着军装的小兵。这下好了,一见见俩男的。我有点忐忑,原来见网友是如此地糟践心智。他话刚说完,那小兵面无表情开门下来,主动坐到后面去了。我也只得很识时务地做到了副驾驶位。刚坐稳,憋不住还是弱弱地问了他一句:

“我们这是要去哪?”

“接几个同事,然后回部队。”他发动着汽车,正视前方,没有任何表情。

我不说话了。他居然还要去接几个同事。这算是哪门子事儿啊?拉一大帮人相亲啊?搞不懂,确实搞不懂,大开眼界了。我如坐针毡地目视前方,假设了N种可能。最后拿定主意,路上如果有任何不妥,我就跳车!(现在想想,当时真的是蠢到家了,多大点事儿啊)。

我开始打量开车的他,高高的个子,白色背心,黑色短裤,穿一双人字拖,样子没视频上看起来年轻,但也算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视频啊,就是个骗人的东西。

车子在某在路口接上他的两个穿军装的同事,他让我坐到后面去,然后往陌生的道路驶去了。刚放下一点的心,又提了上来,这是哪啊?越走越陌生。不会真的要跳车吧?我的腿啊,也不知道经不经跳。若瘸了怎么办?一路倒退的风景,见证了我的不安……

第三回 真相

吉普车上的人在大声聊天,但似乎没人关心我这个陌生人的存在。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吉普车拐进了一个部队大门,停在一片居住区的道路旁。刚才还熙熙攘攘的车厢,瞬间只剩下他和我。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站在车尾,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许多栋5层高的居住楼,典型的军属区。他提着一个旅行包,把车门一关一锁,似乎有点微笑地朝我说:

“走,上我家坐坐。”

原来他也会笑,还以为他肉毒杆菌打多了呢。不笑还好,看到他笑我就觉得自己是只猪,不,送入虎口的蠢羊,我自己在心里乱嘀咕,但似乎迈不出步子。

“走啊。”他说完就径自朝旁边一栋楼走去。

炎炎夏日,再这么傻站着,估计站岗的小兵要把我当犯人抓起来了。到了别人的地儿,身不由己了。自己也加快了脚步,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快步跟着他。心里却是充满了一百万个为什么。爬楼梯上了顶楼,他打开门,把旅行包放沙发上,墨镜一摘,让我进来坐。我傻站门口,看着这个不大的客厅,右边是两间房,左边是厨房和洗手间。目测一下,大概50个方左右。地儿不大,倒挺乱的,吃的,穿的。我都不知道该坐哪。

“坐沙发吧。”他把沙发上的杂物推到一边,自己拉了张凳子坐到沙发对面。

我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子,突然才真正地理解什么叫坐立难安。坐又不是,站又不是,直线距离一米远处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直视自己。后悔了,真的后悔了,脑海里不停地在想象接下来会怎么样?要钱?我没带;那…….

“想什么呢?不做声?”他好像看出我的心思,笑嘻嘻地问。

“噢,没,我在想,一会怎么回去,有公交车回去么?”我急忙找借口,头还是没敢抬,这种气氛,我真得开始计划离开他家的事了,虽然屁股才刚坐到沙发上。

“不着急,既然来了,就聊聊天嘛,你多大了?”他倒是不慌不忙,依旧是笑嘻嘻的语气。

查看更多兵哥搞基学生兵哥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