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生和军训男教官搞基的故事

2019-05-03 作者:Mr小先生 阅读:

岁月蹉跎,时光荏苒。本不愿去提及那已埋藏心底多年的褪色的感情。只怕会触及那块最柔软的地方,渗出一大摊一大摊的血来,止不住地流…

简介

和很多人一样,度过那昏黄紧张的高三岁月,心里憧憬的都是大学的安逸,闲适,还有浪漫…

在农村,谁家里出了位大学生,如果还是重点的话,那么你家一定很受村里人爱戴,如果清华北大,那完蛋了。你懂的。呵呵,闲话就扯到这。

离家那天,七大姑啊八大姨啊都来了。堵得家里水泄不通啊!母亲老是不断抽噎着,时不时用纸巾拭去脸上的泪水。父亲虽然嘴上在训斥母亲成什么样,其实心里还是心痛的不舍。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被这气氛渲染,可当列车驶出的那一刻,我的鼻子竟不由一酸,眼泪任凭我如何擦抹还是一流如注。之后也不知怎么迷迷糊糊地就睡去了…

这里直接过度到报道完吧!来到宿舍,发现不会像我想象中那么小。挺宽敞的。大致瞄下我们宿舍总共有七个人,宿舍的这几位兄弟对我来说影响真的是一辈子的。直到现在,虽然我们生活在各个角落,但我们之间的联系从未间断。每年我们都会抽空聚在一起,复习下感情。去年老六的离世让我们知道我应该更加倍地去珍惜。这里就粗略介绍下宿舍成员。希望大家不会觉得烦躁。

首先是舍长也是我们的老大,曾裴志,山东青岛人,186的个头绝对是我们宿舍的珠穆朗玛。多亏他平日的细心照顾,让我感受到大哥哥的体贴和关爱。

接下来就是老二黄城武,四川绵阳人,汶川那会儿我们与他一起共同患难,至今仍是记忆犹新。老二人耿直,坦率。帅气的相貌没少给他增添烦恼。

老三,谭木,福建龙岩人,总是邀请我们去永定土楼玩玩,可大家的时间很难凑一块,计划着今年国庆去那扫荡一翻。老三酷爱动漫,我很多对动漫的了解少不了老三的介绍哈!

老四,诸葛肇翎,北京人,个子不高,长着一张娃娃脸,阳光热情,曾一度被我认为是同道中人,罪过罪过。

老五,方圳,湖南长沙人,酷爱音乐,校音之声社团的社长。不赖吧!鲜花送上先…

老六,安徽黄山人,其实,真的很不愿提及老六。一提他总感觉想哭。你说生命怎么如此脆弱,不经意间就这样殒落人间。和老六在迎客松的合影始终作为我的电脑桌面存放着,很希望一直看着他那张笑脸。我记得老六临走前对我们说我的父母就拜托各位兄弟了。老六是家里的独子,他这一走没少让二老伤心绝望。现在我们其他六人都是他们的干儿子。我们一有空就回去看望他们。买些东西,送点钱陪陪他们,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老六,我想你啊!…

不用说,老七正是在下,接受爱最多的。惭愧惭愧。我叫卢赧龙,他们都叫我小龙呵,福建龙岩人,和谭木不同县,之前也不认识呵。

基本介绍到这。希望大家不要生厌。

相识

去大学报道后第一件事是什么?嘿,我知道你知道--军训。

军训前一天,我们宿舍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老四肇翎哭天喊地,喊爹喊妈地说他肯定不能活着回来了。老大便笑话他:

“那就留具尸体呗,抬去和老毛搁一块。真配!”老四哪能啊!立马使出他的刀子嘴:

“呸呸呸,你丫说的什么话这是,老毛他晚上不爬起来把我活吞了?都几年没吃饭了他,肯定饿得胃抽筋。”

“你都一死人了,没啥知觉,如果你能让老毛复活了,也算是为社会主义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老大一边修着指甲,一边调侃着老四。

“得了吧,你们就别胡扯了。让老江知道还不灭了你们。”老五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外钻了进来。

其实对于军训,我的态度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顺其自然嘛!不喜欢不排斥。

我们学校坐落在城市的郊区,离部队军营比较近。校车大概开了半小时就到了。下车后我们先找宿舍,抢床位。那个场面跟抗战似的,轰轰烈烈啊!我到宿舍后发现已经来了四五个人了。都在忙着自己手头上的活。我进去后找了一靠窗的下铺。我不敢睡上铺,不是因为恐高。而是感觉睡上铺不踏实。

放下行李后,我也开始铺床,安放日用品。突然有人背后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竟然是老大,我们军训都是每个学院之间打乱了然后再随机抽取。老大说他就在隔壁宿舍,呵,那不是和我同组么?别提有多高兴了,在这种环境下如果你能和一个认识的呆一起,那比什么都强啊!老大说他要去买些东西。有事再找他。

和老大告别后我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第一天都是安置内务,熟悉环境,没有训练的。我走出宿舍随便逛逛,把军营走了个大概也没有发现一个军人模样的人啊!?后来才知道这是老军营,大不对都搬到了新区去了,很少来这训练。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奥斯维新!!真佩服我当时的想像力哈!

晚上,我就一件事对这个军营印象很深。就是蚊子超多。十月天啊!同志们!蚊子还是一群一群的。这里叮那里叮的。真的很烦人,一觉都睡得不踏实。和新宿舍的人也没什么交谈,大家也是各忙各的,忙完就睡了。

第二天,天没亮就听见吹哨子的声音。好像有五六个哨子那里猛吹。广播里也不断发出歇斯底里地嘶吼:请同学们马上到操场集合,马上集合。

宿舍里的人有的那里开骂:

“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才几点啊!?”

“叼他老子的,赶死啊!”

“他妈我真想活吃了他,狗娘养的!”

我好像对这里的食物有些不能适应。胃老是抽疼,趴在床上很难动弹。我努力的弓起身子,我可不想做出头鸟!幸好老大及时出现,他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胃痛。声音小之又小。老大一边帮我揉着一边问我是否去找教导员请个假。我说不用了,能坚持。

老大一边扶着我一边帮着我穿衣服服。我努力强忍着疼痛,弯着腰一小步一小步朝操场走去。我们到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站立好了。老大喊了声报告,就扶着我归队了。那教官也没有问我怎么样还一直朝我这里瞪过来。我努力挺直。只觉得头上的汗一颗一颗往外冒。

只听见总教官拿着话筒说:

“今天早上的任务是长跑五公里。呆会各小组由各自的教官带领,掉队逃离着单手拳握撑三百个。下面各队整队出发。”操场一下费腾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嚷嚷着。但很快就被平息了。

我呢?想想坚持一下吧!

刚跑出不远我就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汗一直流。一开始老大是陪在我身边的。但我怕拖累老大,让他先跑,我很快追上去。可渐渐地我就落后在队伍后面了。而且还是一步一步地走着。有过胃病的朋友不知能不能体会那种疼痛。

可没等我走多久,我的屁股猛地被踹了一脚,人失去平衡就前扑在地上。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踹的。大家想想被一个军人在屁股上踹上一脚那是什么感觉,况且还没带留情的。我就这样一直摊在地上,实在不行了。那教官见我不起来又过来在我的肚子上猛地再踹两脚。我几乎是真的晕了过去。只觉得有人冲上来和那教官打成了一团…

我醒来时已经是躺在了军属医院了。旁边坐着老大,脸上明显有拳印。其实我并没有像什么电视啊小说里写得那样,一昏就不省人事了。我自己也知道自己有点意识。就是感觉耳边闹轰轰的。很嘈杂!然后,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查看更多教官搞基大学生和教官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