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美和美国大兵搞基的爱欲纠缠

2019-05-01 作者:北美小浣熊 阅读:

我和前美国大兵的一段纠缠

作者: 北美小浣熊

0.1 认识Mike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我坐在机场默默的上网,等着飞回我所在的那个美国中部小城的飞机。不知什么时候对面坐来了一个人,对我说,“你是那个XX大学的吗?”我抬起头,他用手指着我的T恤。我说,是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坐到了我旁边,放下手中的报纸,跟我说:“我要去那个学校的。我要去读法学院。。。。。。”我转过身来,开始跟他聊起天来。这个人就是Mike。一个有浓密的深棕色卷发,灰蓝色眼睛,结实的肌肉,匀称的身材的一米75的小伙。其实Mike并不是一个外向或者主动跟陌生人搭讪的人,但是他那天在机场等的实在无聊而又正好看到他未来的校友的时候,他不禁的想来跟我搭讪了。我们聊了很多那个小城的故事。不知不觉等到了登机时间,因为座位并不满,Mike就跟空姐说了一声换了位置坐在我的旁边。于是我们又在飞机上兴奋的聊着这个城市的故事。我已经在这里住了2年,而Mike则是第二次去那里。加州长大的他对于中部小城自然满是歧视了。而美国电视上也经常调侃我们那里唯一的话题就是玉米和晴朗的天气了。快下飞机的时候我跟Mike说我可以送他到他的住处,我的车就停在机场。

0.2 那是一个炙热的仲夏夜。

Mike跟我来到我的车前,我忽然感到很饿了便邀请他一起去吃中餐自助。这个家伙也是比较无聊,再加上很喜欢吃中餐,就跟我一起去了。我们俩则像久别重逢的好友,兴高采烈的聊了一路。吃过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我便把Mike送去他从网上找到的公寓。到了他家才发现他的新家水电都没有开通。我们俩坐在地上摸黑继续的聊着。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那么多的话。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提议去河边的那个步行桥上看这个城市的夜景,也顺便带他熟悉一下周围。于是我们开车去了那个我们城市的地标之一,一个斜拉跨河步行桥。我和他貌似已经很熟了。我也知道了很多他的故事。

Mike2000年底参加的美军,army ranger(应该是机械化骑兵旅?)的空降兵。911之后打了两年阿富汗,然后在韩国驻扎了2年。05年退役之后就在科罗拉多读了大学,现在大学毕业来我们学校读法学院。这所法学院在中部算是不错的一所。我们继续聊着,忽然毫无征兆的下起了大雨,从步行桥跑回我的车差不多花了10分钟,而我们俩被淋得透透彻彻。想起Mike家没水没电,我便邀请他到我家冲个淋浴。哪天夜里外面十分的闷热,一进家门我就打开冷战,家里的空调设的太低了。忽然我温暖起来,Mike从后面抱住了我。我颤抖着打开了门,血液全部冲向了大脑,失去了意思一样。

0.3 缠绵的夜。

不知不觉来美已经两年多了。自己也从一个青涩的小伙逐渐的成熟起来了。我是gay,虽然我没有跟我的家庭和很多的朋友出柜。也尝试着把自己掰直,但那只是徒劳的。出国之前有几次青涩的感情和精力,想着出来之后就可以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去交往不同的人。

坦白的说,我可以被称为外F的那群人,白人帅哥的确对我更有诱惑。虽然自己有点胖,也没有那六块腹肌,但是更希望自己的白马王子是个一个健美的男人。

来到了美国才明白,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向电视电影里面那样五光十色的生活的。我所在的是个中部的小城,没有所谓的boy town,每天见到的更多是保守的红脖子,和一大群一大群的中国人(实验室,学校)。我并没有出柜,因为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周围新认识的朋友,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强势的教会。于是,我认识周围gay的方法只能是在网上找了。我是有心无心的在家上网的时候开着约会网站的窗口。两年里面见过十来个人,但是没有一个长期交往的。

Mike的行为让我十分惊讶,更让我自己惊讶的是,我却也主动的去迎合他。关上房门,我们两人扭缠在沙发上,全然忘记衣服是如何褪去的。Mike健壮双臂紧扣我柔软的肌肤。他的唇在我身体上寻索着,而又忽然停下来,蓝灰色的双眸紧紧的看着我,我的双颊火热起来。他笑了,说你不会是处男吧。我说我只是害羞。话音未落,双唇便被他堵住。

1.我们开始在夏天的尾巴。

经历了那个夜晚,我们相互发着短信,但我并没有期待过多。三天后的中午他给我发短信让我带他去老兵医院。M那时刚刚来到这个城市,对环境还很不熟悉,法学院刚刚开学,他也没有别的朋友。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发高烧了。我去他家后发现这个前天还生龙活虎的家伙今天就变成了一只大病猫了。M之前在阿富汗战场打过2年,后来部队驻扎到了韩国。沙场归来,他练就了“彪悍”的身体。很多年没有生过病,弄得他这次格外的紧张。我开着车载他去医院,他握着我的手,生怕我把他扔到哪里跑掉了。他的手格外的烫,应该烧到了40度左右了。在医院里他给我讲了很多。美国的医院是格外的差,国人来美国看病肯定会疯掉的。普通的医生要提前预约的,因为我们没有预约,只能挂急诊。所谓的急诊,也让我们两个足足的等了2个多小时,才轮到一个护士来给他测体温。折腾了一个下午,并没有给开什么药。只是抽了血做血培养,给打了一针青霉素,就把我们赶出来了。而M已经有些糊涂了。我把他送回家,扶到床上,用酒精给他擦拭身体降低体温了。一遍遍的给他敷冷毛巾。到了后半夜,烧终于退了,他的意识也终于清醒了许多。大半夜里,他瞪着眼睛盯着我,反倒让我浑身发毛。他说,我是最善良的人。我说,你嗓子发炎了,别说话,说多了会更疼的。后来他又开始低烧了,浑身湿冷,于是我抱着他湿漉漉而又灼热的身体度过了一晚。

查看更多兵哥搞基美国大兵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