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同小说:我的军校生活

2014-03-21 作者:justinpainkiller 阅读:

  作者:justinpainkiller

  (一)

  大概是受《军光》的影响过于大了,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生活,想起了那些逝去的日子,以及处于现在进行式中的点点滴滴,不由有些感慨。记得自己曾经写过好多东西,用来纪念在意过的人,初中时的刘行,高中时的薛峻,光熹,还有一直藏于心底的肖男。那些独立成篇章的文字,我保留在纸上,铭记在心里,当我正式跨入大学的校门时,我曾告诉过自己,不去纪录任何人。可能自己一直对大学生活充满芥蒂,认为那是一个不再纯真的地方,所以,我一开始便告诉自己说,不要像纪录刘行一样纪录其他人,因为其他人不值得你去纪录。

  但我还是投降了,还是反悔了,似乎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一个容易反悔的孩子,一如自己的决定,一如自己的感情,哪怕当时再坚决再义无返顾再刚烈的如同八女投江狼牙山五壮士,我还是会在以后的哪个深夜独自醒来,独品孤独后,毫无出息的反悔投降。

  当然,很多事情现在谈起已经算是后话了,所以,容我从头讲起,讲起这最特殊的一章,从过去式跨到现在进行式,再延伸到自己也不知结果的将来式。

  (二)

  我们队的新生分了三个宿舍,专业限制,我们招的人本来就少。所以我基本能分辨出谁是新生谁是老生,有时我从水房出来,见有同期的战友恰要去水房,我就冲他一笑,以示友好。高中时肖男就说我这种与陌生人打招呼的方式太过于少年儿童化,我就逗她说那以后有了孩子不就有俩少年儿童让你照顾了吗,她就顿时脸红的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回忆起与肖男在一起的日子,嘴角还是会上扬起来,然而心里,却是一如既往的伤感。

  有点跑题了:)

  继续少年儿童般的打招呼。对于那些在走廊里与我擦肩而过的人,留下印象的仅有一个,个子比我要高,中等身材,也可能是走廊过暗,他的肤色有点深,最要紧的是他的眼神表情——这也是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面对我的微笑,他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友好,还把头一偏,活像是高考前用高傲眼神看我的那些重点中学的学生。面对他的神情,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什么世事无常人情冷暖一类的词一个个的跳到我眼前。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我留心了一下,才知道那位同学叫S,福建人。当时第一感觉是这是一个相当具有地域特色的名字,似乎在我印象中,南方沿海地区的人叫“水”的似乎很多。薛峻曾给我的贵州印象,再加上S同学用名字为我提供了一个绝好的example,我当时在队列里旧开小差想将来我有了孩子就叫“王水”,再转念一想,觉得实为不妥,我生来就是化学盲,让我把我的未来委托给我最深恶痛绝的领域,我可办不到。

  连横排队列时,S同学和我都在第一排,只是他站在我右边的右边。进行两人一组齐步跑步正步行进,上一组和下一组打照面时,我就有机会观察他。阳光下深色的皮肤,微微上翘的鼻尖,特别是那种咧嘴笑的样子,在我看来都具有鲜明的福建特色,以至于后来见到的很多福建人笑起来的表情竟是如此相似,专业敏感让我推断是不是面部表情与方言音位系统有关啊,我想或许以后还可以立个课题:)

  我和S同学在新训期间并没有太多来往,一是他并不与我住同一宿舍——也就是我们不同班;二是鉴于少年儿童式微笑受到的冷落,我想大概是地域差异吧,可能福建人和山东人不好相处,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就只停留在训练时看他齐步正步跑步,以及休息时看他咧开嘴笑,还有他并不标准的普通话。

  就只有这些,的确,就只有这些,就在我身上发生了另我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事。就在新训还没到一半,我和S同学还没说过一句话时,一天晚上我竟然梦到自己与S同学赤裸上身来到阳台上干了那种事,梦里还有他微微上翘的鼻尖,那咧嘴笑的神情,和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

  (三)

  我们队的新生分了三个宿舍,专业限制,我们招的人本来就少。所以我基本能分辨出谁是新生谁是老生,有时我从水房出来,见有同期的战友恰要去水房,我就冲他一笑,以示友好。高中时肖男就说我这种与陌生人打招呼的方式太过于少年儿童化,我就逗她说那以后有了孩子不就有俩少年儿童让你照顾了吗,她就顿时脸红的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回忆起与肖男在一起的日子,嘴角还是会上扬起来,然而心里,却是一如既往的伤感。

  有点跑题了:)

  继续少年儿童般的打招呼。对于那些在走廊里与我擦肩而过的人,留下印象的仅有一个,个子比我要高,中等身材,也可能是走廊过暗,他的肤色有点深,最要紧的是他的眼神表情——这也是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面对我的微笑,他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友好,还把头一偏,活像是高考前用高傲眼神看我的那些重点中学的学生。面对他的神情,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什么世事无常人情冷暖一类的词一个个的跳到我眼前。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我留心了一下,才知道那位同学叫S,福建人。当时第一感觉是这是一个相当具有地域特色的名字,似乎在我印象中,南方沿海地区的人叫“水”的似乎很多。薛峻曾给我的贵州印象,再加上S同学用名字为我提供了一个绝好的example,我当时在队列里旧开小差想将来我有了孩子就叫“王水”,再转念一想,觉得实为不妥,我生来就是化学盲,让我把我的未来委托给我最深恶痛绝的领域,我可办不到。

  连横排队列时,S同学和我都在第一排,只是他站在我右边的右边。进行两人一组齐步跑步正步行进,上一组和下一组打照面时,我就有机会观察他。阳光下深色的皮肤,微微上翘的鼻尖,特别是那种咧嘴笑的样子,在我看来都具有鲜明的福建特色,以至于后来见到的很多福建人笑起来的表情竟是如此相似,专业敏感让我推断是不是面部表情与方言音位系统有关啊,我想或许以后还可以立个课题:)

  我和S同学在新训期间并没有太多来往,一是他并不与我住同一宿舍——也就是我们不同班;二是鉴于少年儿童式微笑受到的冷落,我想大概是地域差异吧,可能福建人和山东人不好相处,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就只停留在训练时看他齐步正步跑步,以及休息时看他咧开嘴笑,还有他并不标准的普通话。

  就只有这些,的确,就只有这些,就在我身上发生了另我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事。就在新训还没到一半,我和S同学还没说过一句话时,一天晚上我竟然梦到自己与S同学赤裸上身来到阳台上干了那种事,梦里还有他微微上翘的鼻尖,那咧嘴笑的神情,和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

查看更多军同小说军校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