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BL小说:小商人与巡警的爱情

2019-04-21 作者:小笑新君 阅读:

中年BL小说:小商人与巡警的爱情

《小商人与巡警的爱情》作者: 小笑新君

郭建新一大早从六楼“咚咚咚”小跑下楼。原因是妈妈煮了他最爱吃的煎虾饼。快到楼门口时看到一位丨警丨察站在门口中间。郭建新走过去礼貌的说:“麻烦让一让”。那个丨警丨察没动。好像在想什么。郭建新急着吃妈妈的煎虾饼。于是用手拍那个丨警丨察的肩膀说:“请让…”。话还没说完哎哟叫了一声。原来被那个丨警丨察反手擒住。“干什么啊”郭建新大声嚷嚷。丨警丨察看了建新一眼“扑哧”笑着放开建新。郭建新霎时茄子脸。白了丨警丨察一眼。丨警丨察收起笑容说:“不好意思啊!职业病”。郭建新阴着脸说:“请问可以过了吧!丨警丨察大人”。那个丨警丨察发觉自己的位置后笑笑让出了位置。郭建新“咚咚咚”跑了。丨警丨察看着郭建新的背影摇摇头笑了。

吃着妈妈的煎虾饼,郭建新的脸剩开了花。“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吃煎虾饼吗?用的着那个样子吗?”。姐姐在一旁轻蔑的说。说是这么说。其实郭建新的姐姐羡慕死建新吃那么多虾饼都不会长痘。而她自己呢?哎!别说了。郭建新边嚼虾饼边说:“切,难道你不喜欢吃啊!就是怕长痘,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吃煎虾饼的样子呢!就像这样”。说完郭建新做出饿鬼抢食状。气得姐姐大叫一声“郭建新你想死是不是”。哎!淑女形象霎时变的面目可睁。“好了好了,别吵了,静静你先上班去吧!别理那个臭小子”。妈妈在一旁说。郭静静“哼”了一声上班去了。姐姐走后郭建新对妈妈说:“妈问你件事”。“什么事啊”。妈妈忙着手里的事答道。郭建新吞下最后一口虾饼说:“就是姐每次吃完虾饼后都会长痘,而我吃了那么多都不会长一科呢”。妈妈说:“因为你臭小子脸皮厚”。说完轻轻的笑起来。爸爸在一旁听了也在偷笑。郭建新吐吐舌头也笑了。

“妈”我先回去了。郭建新对着在洗碗的妈妈说。“嗯,路上小心点”。妈妈洗着碗说。回家后郭建新马上洗澡去了。因为此人有洁癖的毛病。说说建新的家吧!郭建新:男、芳龄二十、身高一米七三、体重五十五公斤。上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姐姐。爷爷奶奶在老家。爸爸妈妈住在店里很少回来。这个一百平方的房子就他和姐姐住了。姐姐在一家公司工作。工资好像挺高的。至于他自己吗?高考时没考上一气之下连职中也不读了。直接到爸妈的店里帮忙。郭建新洗完澡后看看钟已经七点多了。想到明天老妈还会煮煎虾饼,舔添舌头流着口水睡觉去了。

次日清晨五点半。床头的闹钟发出“铃铃铃…”的声音。郭建新马上从床上弹起直冲洗手间。到洗手间门口时发现门已反锁。叹了口气回房间关了闹钟又走向洗手间。门还是没开。想起美味的虾饼。边敲门边喊“姐你好了没有啊?”。“快了”慢条斯理的回答。还好郭建新的心脏好,要不然可爱的郭建新就没了。过了十几分钟门终于开了。郭静静慢慢的走了出来。郭建新马上冲进洗手间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不过觉对是洗干净的啦!洗完后跑回房间穿好衣服。然后就踏上吃虾饼的征途了。“姐我先走了”抛下这句话后就直冲下楼了。到了楼下。“咦,那个家伙怎么还在啊”。郭建新看到昨天那个丨警丨察后一阵纳闷。那个丨警丨察看到建新后一笑。郭建新看了打了个冷颤。马鞭一扬心里叫了一声“虾饼我来啦”。跑了。丨警丨察看着这个古怪小孩的背影又笑了。

在桌前吃着煎虾饼,郭建新心里想:“那个丨警丨察这两天到那里干什么呢?难道是住在那里的。不可能啊!如果住在那里的话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他呢?心里一片混乱,百思不得其解。“建心你怎么啦!发什么呆啊!没事吧你”。妈妈看着发呆的建新关心的问。“吖”面对妈妈的突然提问郭建新不知所措。妈妈走过来摸了摸建新的头。“头没烧啊!”。妈妈咕哝着。“没事啊!我吃完了,我帮忙了”。说完郭建新到厨房去了。一整天郭建新都在想着为什么。而且摔坏了一个碗。被妈妈说了一大堆大道理。终于到回去的时候了。跟爸爸妈妈拜拜后。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后洗澡去了。这是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头脑发热,用清水抹了一把脸,警告自己那个丨警丨察干什么也不关自己的事。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洗完澡后坐在沙发看电视。可电视播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坐在沙发发呆。“喂!贼来啦”一声大吼在他耳边响起。郭建新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原来是美丽动人的郭静静回来了。“想吓死人啊”郭建新埋怨说。“谁有本事吓死你,我就嫁给谁”。姐姐嘻皮笑脸的说。郭建新“哼”了一声站起来向房间走去。“接着,这个给你”。郭静静说着仍了个袋子过来。郭建新转过身手一挥拿着袋子走进房间了。背后传来埋怨声。郭建新打开袋子一看“啊”一声发出惨叫。

郭静静听到叫声后跑到建新的房门口问“什么事啊!大惊小怪”。“怎么这丨内丨裤是红色的”。建新弱弱的问。“什么,红色的。我买的是蓝色的啊”。郭静静吃惊的质问。郭建新把袋子递到姐姐面前说:“你自己看吧”。郭静静接过袋子拿出丨内丨裤一看呆了。“哈哈哈…姐你也太骚了吧!原来是你自己的,而且还是红色丁字裤哈哈哈…”。“拍”一声。郭建新的头被拍了一下。可是郭建新还是捂着肚子“哈哈哈…”笑个不停。“这丨内丨裤不是我的”。郭静静用尽全力喉出来。郭建新听了一脸质问的表情看着姐姐。“拜托不要用那种表情看着我,你说你姐几时这么骚过啊”。“是啊!姐从来都是比较朴实的啊连群子都没穿过呢”。心这么想。但郭建新还是嘟囔了一句“人是会变的么”。

“郭建新你找死”郭静静说着就将丁字裤狠狠的向郭建新扔来。“啊”又是一声惨叫。郭建新将丁字裤从脸上弄开“咚咚咚”冲向洗手间。用水洗了又洗。“哈哈哈…”。郭静静站在洗手间门口大笑。郭建新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郭静静轻蔑的说:“你用的着那样洗么?还没穿过的呢”。“如果是穿过的话,我不杀了你”。郭建新铁青着脸咬牙切齿的说。“我管你,这个袋子是小华姐的。明天你给送过去,顺便把你的丨内丨裤给拿回来”。郭静静说完转身回房。背后传来郭建新杀猪的声音。“砰”一声郭静静房间的关门声。郭建新擦干脸准备回房间。客厅传来电话的声音。郭建新拿起电话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哦,是可爱的蜡笔小新啊!今天我跟你姐换错了袋,你姐明天要上班,就麻烦你明天六点半拿过来了。就这样了。拜拜”。噼哩啪啦一通后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放下电话骂了王静华一万多遍。还是睡觉吧!明天六点半,真是苦差事啊。“又不是吃煎虾饼,六点半就要起来,哎!”叹了口气后睡觉了。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