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和MB的故事 上海警察

2014-03-20 作者:52xiaoxi 阅读:

  《上海警察》

  作者:52xiaoxi

  主人公:

  徐峰:上海小警察一名

  任伟:上海滩上MB一个

  徐峰篇:

  1

  我叫徐峰,上海人,从小就想做警察。

  大概是小时候过分顽皮吧,经常给家里闯祸,成绩也一塌糊涂,成为了中学有名的捣蛋鬼之一。

  不过上天似乎听到了我的心声,让我在初三的时候顺利了考进了上海警校,终于实现我人生的第一个伟大志愿。

  捱了四年终于从学校毕业,在此期间还是接连闯了两次祸,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次打了社会上的一个小混混,另一次就是打了同校的家伙,对了还记得那个家伙叫包幸福,名字就土的吓人,人更让我看不惯,如果再让我碰到这个家伙,照样会请他吃“生活”(扁他)。诶!坎坎坷坷总算分到了一个派出所,哦!对了,现在叫警署了!

  最近在严打,重点抓卖淫嫖娼的,好家伙!我的干劲上来了,刚进单位,谁不想表现一下!

  “大家听好了!今天要出警,晚上突击搜查几个卖淫嫖娼窝点...”

  靠!兴奋呀!别怪我,第一次任务总是让人激动的嘛!

  “小徐呀!你虽然是新同志,但是我们一帮老家伙可都看好你哦!”

  “呵呵!放心啦!王师傅,有您带着肯定没问题啦!”

  老王是单位里的老警察了,我刚来就跟着他后面学点东西!

  ..........

  “蹲下!举起手起来!”冲进一个卖淫点,看见里面清一色都是男的,年纪还都不大,纳闷了,不是抓卖淫的嘛!怎么没女的呀?

  老王毕竟是老警察,似乎看出我的疑问:“这些都是男妓!”

  “男妓?”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是呀!这些人和妓女没什么区别,都是给男人提供服务的。你刚来恐怕是第一次见到吧!”

  这些人真贱,一边想着一边带着鄙夷的眼光看着这些只有十几二十岁的同龄人。

  “站住,别跑!”外边一个声音叫道。糟糕一个家伙跑了,我腾地奔了出去,追了上去,现在可是我好好表现的机会,1300米跑我可是全警校冠军呢。

  前面晃动着一个身影,像发了疯一般地向前跑,我也拼着命的追——想跑?做梦。

  一把抓住那家伙的衣领“刺啦!”一声,那家伙被衣服的惯性带着摔了一跤!

  靠!这家伙别摔伤了脸,否则投诉我打他,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心里想着走了过去。

  看那家伙还趴在地上,喘着气。我蹲了下来,用手拍了拍他:“喂!没死就给我起来!跑什么跑,跑你个头呀!”

  虽然嘴巴很凶,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慌,上次在学校打人受处分的事情还历历在目,现在别又赖上什么鸟事!

  地上的人动了动,支撑着身体勉强坐了起来,看来这一跤摔的不轻,手臂上几道血印子。

  对上他的目光,到让我一颤,这家伙长的还真像女生,细白的皮肤,明亮而有神的眼睛,嘴唇也薄薄的,看上去虽然衣着过分怪异了一点,其他也到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这么一个人怎么会跑去做这种行当呢?

  “警察大哥!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家伙一开口我就知道他是外地人,这可好,看我愣了一下,他到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不停地哀求!

  “放手!放手!”我急了:“厕那(他妈的),你给我放手!”

  那家伙死活就不肯放,说着说着还开始哭了起来。靠!我最讨厌男人哭了,娘娘腔!

  镇定了一下我用严肃的口气说道:“早知道今天你还做这种事情?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

  “哼!我才没后悔!你们上海人根本什么都不懂,就知道自以为是!”

  靠!我难以想像这是刚才那个边哭边求我的小子口中说出来的话,口气比我还硬,竟然说不后悔,还臭我们上海人!

  忍不住激他一句:“呵呵!阿拉是什么都不懂,不像你们这种人那么会动脑子做生意!上海的治安就是给你们这帮外地人搞坏的,哼!”我站起身来不屑地看着他。

  他也毫不畏惧地回盯着我,眼神别提多倔了,这是刚才那个又哭又求的娘娘腔吗?心里纳闷着,他到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

  我这才看到这家伙比我矮半个头,大概才174左右,我初中的时候个头就176了,现在更是181的个子。他的领子被我撕烂了,无意中看到他领子下雪白的肌肤,靠!白长了一副好身体,怎么是个男的呢?想不通!

  这家伙站起来也不理我,转身就走。这才想起来我是来干什么的:“站住!你又想逃?”连忙过去擒住他手臂。

  大概是被我弄痛了吧,他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这才意识到他身上有伤,松开手。

  “跟我走,老实点!”

  他也没再说什么,老实地跟在我后面,其实我应该给他戴上手铐的,不过想想,诶!还是算了,反正他是逃不掉的。

  ...........

  终于收队了,已经是晚上12点了,老王和一帮老警察都回家去了,我主动留下来审问这些被抓回来的男妓。

  弄的老王不停地说:“年轻就是好呀!有干劲,小家伙(小伙子)好好努力哦!”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直有那个小子倔强的眼神在晃荡,提审的时候当然也是先审那小子。

  他在审讯室里第一眼看到我有点惊讶,不过不到一秒钟又恢复了不屑一顾的神情。

  靠!就是这样的眼神,我就是看不惯,一个男娼比警察还拽!

  “姓名?”我准备好一切后开始记录审讯。

  “姓名?”又问了一遍,那家伙好像根本不懂我在说什么,也不看着我。

  火大,拍了一下桌子:“姓名?你聋啦!”

  他这才抬起头,笑着看着我,好像现在不是我在审问他,是他在审问我一样。

  “警察小哥,你在问我吗?”

  “别小哥小弟的,收起你那个行当的称呼!”操!说他娘娘腔还真是我看走眼。

  “那我叫你什么呀?”感觉他好像在逗我玩似的。

  “叫什么叫,就叫警察同志!”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这家伙很老嘛,要不是在警察局,我早想痛殴他一顿!

  “哈哈~~”没想到他听到我这么说就忍不住地狂笑。

  “严肃点!笑什么?”我急了,那娘!(他妈的)把我当逗乐的呀!

  他听我这么说就止住了笑声,然后略带讽刺的口吻对我说:“你也是同志呀,那我们不是一样了!”

  “你说什么?有病呀你!”我快忍不住了,手里的拳头也攥了起来。

  “你又想打我?”他突然看着我。

  “放屁!我什么时候打过你?”这小子想诬赖我呀,刚才只是你摔倒,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就刚才呀,你追我的时候,你不承认?那好,我给你验伤!”说着就站了起来开始把衣服裤子一件件地脱掉。

  我惊呆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他脱的还剩一条内裤的时候我才大叫倒:“你...你给我穿上!”

  他也被我的叫声给吓了一跳,呆在那里。

  “小册老(小流氓),你给我穿上!”我气急败坏,都用吼的了。

  他微微一笑,似乎这场争斗以他的胜利而告终!慢悠悠地穿好衣服,坐回桌旁。

  我气的还在那里喘粗气,这死小孩还真难对付。

  “诶!你生气的样子还挺帅的嘛?”靠!都这个时候这死小孩还不知死活。

  忍不住了,我一把抓起他衣服,把他拖到桌子上,咬着牙问道:“你是不是皮痒呀?”

  他一点都不慌,依然笑着:“我皮不痒,这里痒,你要进来嘛?”他指着自己的屁股的位置。

  刹那间我的脸好像发烧似的热,靠!他敢勾引我!我推了他一把,说了句:“滚!”

  我真拿这小子没办法,问了半天连他叫什么都没问出来,真想动手教育教育他,但是又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

  到了第二天通过别人审讯他的记录我才知道他叫任伟,安徽人,19岁,中专学历,来上海已经两年了,好像一直从事这种行当的工作。

  靠!这死小孩,我问他,他是什么都不肯说,别人问他到什么都说了,分明是和我作对嘛!不过在这次行动种我受到了所长的表扬,说我表现出色,勇追犯罪分子!想想都好笑,我追的只不过是个男娼罢了,如果是个小偷强盗什么的,我还觉得有功,可追这么一个死小孩,真让我开心不到哪里去。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也差不多忘记了那个死小孩,最后好像是罚他在拘留所呆上二十天吧!反正那死小孩就是死了也不干我的事情,最好别让我再碰到他,哼!

  中秋节快到了,全家都要到小姨娘家吃饭,小姨娘很早就插队落户到安徽,然后又在当地结婚,后来就有了我的小表弟,比我小3岁,他初中的时候就回上海读书,户口也迁回了上海,不过从小就和这个小表弟玩不到一块,小时候一碰他就哭,我最烦爱哭的小鬼了。

  平时大家也难得一起吃饭,全家都去了我当然也不能缺席。

  “峰峰现在是警察,人也变的有模有样了呢!”小姨娘一边夸我一边给我夹菜。

  “是呀!以前以为他只会闯祸,还真担心他将来会不会学坏,没想到现在到成为了人民警察了!”父亲在一旁用骄傲的眼神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以前是调皮捣蛋出了名,不过人总是会变的嘛!

  在吃饭中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盯这我,靠!还用说,当然是我的小表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注视我的目光和那个小子看我的眼神很像,难道是因为安徽的男生都这么看人?不过话说回来,还是觉得小表弟长的好看点,至少看上去很健康,这小子个子有175了吧!,大人的样子已经出来了,不过他似乎有什么心事,诶!我又不是心理专家,看我也无法帮你解决问题。

  “俊俊,表哥敬你一杯,祝你大学早点毕业,找个好工作!”我举起杯子,看他有点失神地看这我,然后才反应过来尴尬地举杯,脸上还露出害羞的神情,这让我有了错觉,好像站在我眼前的人不是表弟,就是那个死小孩,说真的他们长的还真有几分神似。

  饭桌上的气氛很好,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警局来的,说在我家附近有人斗殴,让我去解决一下,我连忙向大家告别,就匆忙拿着警帽赶往现场。

  远处就看到三个人在围殴一个家伙,我大喊一声:“你们给我住手!”

  “警察警察来了,快跑!”几个小册老(小流氓)看到我撒开腿地跑,比兔子溜的还快。

  看了看地上趴着的人,靠!看来被扁的不轻,身体都还在发抖。

  “喂!你没事吧?”我蹲了下来,用手把这可怜虫扶正。

  是他,那个死小孩兼男娼——任伟。

  他勉强地睁了下眼睛又昏了过去...。

查看更多警察同志小说BL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