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军警同志小说:警察和越狱犯

2014-03-16 作者: 阅读:

警察和越狱犯

  警官学院毕业的于松江,在江北监狱实习期间第一次出外勤执行任务时,就出了事故。这时他二十岁。

  那天夜里于松江从酣睡中被大队长推醒,大队长压低声音说:“紧急集合。”

  于松江以为又是在学校读书时搞夜间训练,就迷迷糊糊地穿衣蹬鞋,然后就去打背包。可大队长催他:“你整被子干什么?快出去集合!”又叮嘱:“到老何那里领枪。”

  这下于松江就完全清醒了,知道这不是夜间训练。来了江北监狱半个月还没见过狱警搞这种训练的。而且还要配枪,看来是有任务。

  屋子里没有开灯,朦胧中于松江见同寝的其他两个狱警都已经穿戴整齐,无声无息地出去了,他也赶紧跟了上去。

  待于松江领了枪来到外面,7、8名狱警都已经列队站好。于松江睡眠的倦怠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就是紧张和亢奋,很像当初走进高考考场时的状态。他仔细检查了自己的风纪扣和鞋带,队长就发布了命令,“追捕1027,立刻行动。”

  他们出了监狱管理区后,立刻与外面的武警汇合了。

  1027是一名服刑的犯人,他是从劳改支队的养鸡场逃走的。养鸡场服刑的犯人刑期都在二至三年之间,因刑期较短,一直以来这里还没发生过犯人越狱的事故,这次被1027给破了例。1027的刑期也并不很长,他因被做生意的合伙人给骗了,便怒从心头起,对那合伙进行了报复,将其殴打至伤,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而今已经服刑两年了。

  这天夜里的追捕,狱警和武警二十多人分散在1027可能出现的各个地点“蹲坑”。比如他父母家、女朋友家以及知近的亲朋好友的家等等。于松江被安排在1027女朋友姐姐家所住的楼区里。考虑到1027在这里出现的可能性非常小,所以大队长把兵力多投入到了重点地方,这里就只安排了于松江一个人把守。这栋楼正对着胡同口。

  对于1027的大致情况,于松江是刚才在车上听大队长介绍的。1027的家境非常好,父亲是一个大型轻工集团的董事长。但1027似乎并不想在老爸的麾下赚银两,就跟朋友一起做生意。于松江觉得一个富家子弟能如此坚持自己的选择,还真不容易,这种家庭的公子哥,有几个不躺在殷实的温床上享受的。

  1027的这次越狱应该跟他的女朋友提出与他分手有关。据说,1027获知这个消息后坐立不安了好几天,管教做工作时,他还掉了泪。

  于松江对1027在这里出现可能性小的说法并不以为然,觉得既然他是因女朋友越狱的,假如在其它地方找不到那女孩子,他就很可能找到她姐姐家来。他一直将右手卡在腰间位置,因为那里是手枪。他隐在暗处,并没有丝毫的放松。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不放松是对的。

  为了不瞌睡,他强迫自己想点什么。于是他就想象着1027的模样,想着想着就把他混在穿灰色囚服的犯人中,怎么也具体不起来。他应该是挺痴情的那种类型吧,你想,那小子不会不知道越狱是要加刑的,可他就宁可加刑了也要铤而走险,这不是痴情催的是什么?可于松江弄不明白的是,他逃出来是要像报复同伙那样报复他的女友,还是求她等他出来。想到1027的女朋友,于松江的思绪便十分自然地来了个拐弯,一下拐到BF郝鸣那儿去了。

  郝鸣是他的高中同学,现在正在读大学。他们是在高二的时候开始要好的。本来两个人平时就是好朋友,只是都并不知道彼此喜欢着对方。有一次他们一起去上网,不经意间发现都在看一部刚刚获得国际大奖的同志电影。他们当时只是会心一笑。从网吧出来,郝鸣就问于松江:“你是个帅哥,有那么多女生讨好你,有看上的没有啊?”

  于松江摇头:“哪有人讨好我,我怎么没感觉。”

  “你只说有没有铁子呢。”

  “当然没有啊,你还不知道吗。”

  郝鸣就没再问什么。但第二天下午自习课时,于松江去上厕所。正站在小便池子那里挥洒着,突然就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

  郝鸣问于松江:“你是个帅哥,有那么多女生讨好你,有没有铁子呢。”

  “当然没有啊,你还不知道吗。”

  郝鸣就没再问什么。但第二天下午自习课时,于松江去上厕所。正站在小便池子那里挥洒着,突然就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

  于松江实实在在被吓了一跳,下面的挥洒也戛然而止,半途而废。正要问是谁,突然他的身体就被翻转过来,刚认清眼前的人是郝鸣,还没来得及说话,唇就被郝鸣给吻住了。他有些发蒙,两只手还提着裤子,下面没有完成工作的小家伙还在那里无遮无拦着。但没有什么过程,他的身体就开始激情澎湃地迎合郝鸣的热烈了。那一吻有多长?他们都不知道,直到下课的铃声响起来,走廊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他们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

  郝鸣这才看到于松江的下面还在那里倔倔地赤裸着,就坏笑起来。于松江的脸猝然涨得通红,忙转过身去把裤子系好。郝鸣调侃他,“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东西也是我的。”

  于松江不说话,忙从厕所里遛掉,担心刚进来的同学看出什么来,也顾不得自己还有一半的工作没干完。郝鸣心满意足地偷着一乐,然后把自己的工作心满意足地干完了,抖擞精神地装好了小家伙,回教室去了。

  于松江知道郝鸣绝对是那种心气很高的男生,他很“高”地要求自己,也会很“高”地要求自己的BF。所以高中毕业的时候,考入名牌大学的郝鸣,很期待于松江也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无奈,于松江的成绩不争气,只考了个警官学院的专科。本来于松江自己觉得已经不错,毕竟是警官学院,从小他就有个当警察的梦想,但郝鸣显然并不满意,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但看得出他在于松江面前总是恹恹的不怎么说话。一度,于松江甚至很沮丧,很落寞,觉得自己和郝鸣的关系凶多吉少了。因为在那段时间里,既看不到郝鸣的人,也没有他的电话。因而他就几乎是小心翼翼地等着郝鸣的反应。不久,郝鸣还是来找他了,那个时候,于松江才体会到他是真的很在乎郝鸣。所以那以后他就更加珍惜他和郝鸣的感情。

  此时的于松江选择了一棵大榆树,让自己隐在树干后。夜已经很深了,整个城市都酣睡着,胡同里更是显得阒寂空灵,可以清晰地听得见天籁之声。偶尔有车辆或上下夜班的工人骑着自行车从胡同口的马路经过,像把静夜猛然撞了个洞,一阵夸张异常的声响回荡一下,就掉进洞里去了。胡同就像一只被拉开的抽屉,于松江期待着1027会走进这个抽屉里,然后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抽屉猛然关闭,把个1027逮个正着,那叫一个痛快。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双腿站得有些麻,就靠着树干缓缓地蹲下来。挺舒服的,但困倦却渐渐地漫了上来。于松江知道这时是万不能打盹的,或许就在自己合上眼睑的刹那,1027便出现了。

  正这么胡思乱想着,于松江感觉似乎有个人摸进了他的视线来,那人运动着的样子让于松江脑子里立刻迸出了一个词:鬼鬼祟祟。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了,眼前出现了幻觉,但他立刻觉得不对,因为他已经清晰地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而且他还隐约辨出那人顶着个光头。陡然间,于松江心中一悸,胸腔里面开始打夯,夯声似乎在静谧的胡同里震荡,甚至担心那个人都听得见。

  那人当然听不见,否则他就不会继续猫一样溜着墙边蹑手蹑脚地往前摸索了。

  正这么胡思乱想着,于松江感觉似乎有个人摸进了他的视线来,而且他还隐约辨出那人顶着个光头。陡然间,于松江心中一悸,胸腔里面开始打夯,夯声似乎在静谧的胡同里震荡,甚至担心那个人都听得见。

  那人当然听不见,否则他就不会继续猫一样溜着墙边蹑手蹑脚地往前摸索了。

  于松江缓缓站起身,他有一点点的慌乱。想跟其他狱警取得联系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的手就迅速而无声地抽出手枪,并把枪柄紧紧抓牢。然后继续隐在树后盯死了那人。

  那人终于捱到了楼门口,正是1027女朋友姐姐家的楼门口。

  于松江已经毫不怀疑这人就是1027!所以,在那人正要悄悄推门而入时,他一声低呵:“别动。”

  那人激灵了一下,怔在那里。

  片刻,他的身子没动,头却缓缓侧过来。

  “别动。”

查看更多警察同志小说经典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