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我的陆军男友

2019-04-16 作者:郑风 阅读:

我的陆军男友

标签: 军警 兄弟 唯美

1 第一章 开 学

前 言

生日刚过,我便有了写一篇小说的冲动。曾经一段时间,我最爱看三红的《当兵的历史》,再其次就是鲍林康涛所著的《受伤的芦苇不开花》。此二者,且不必说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很是感人,单是那份难以割舍的真情至今难以忘怀。光阴不复,我也有过初恋的感觉,也曾经情不自禁过,正是因为当年的情不自禁才会有今天的这番寒彻骨感悟。

都说是红尘初妆,山河无疆。最初的面庞,碾碎梦魇无常,命格无双。而事实是我又并非如诸多小说中主人公一样轰轰烈烈的爱过,我的初恋也只是昙花过处,藏在心底而已,很不甘心。而他又确实曾经帮助过我,只是到头来终归是一场空。

如今很多人离我而去,到最后我也始终没有本事领到他们的这份情!今天,作为一个心愿也好;今天,作为一个送自己的生日礼物也好,能够用文字记录下这些,与其他喜欢看的人一起分享,就当是为这件遗憾作一凭吊了。

“你要记得,紫檀未灭,我亦未去”。当年事,虽然依稀难辨喜与愁。但是曾经信中的那份感动,并不曾忘记,更不敢忘记。每每思之,虽非是惄惄于心,却也足以肝肠寸断。

第一章 开 学

记忆中的合肥三河古镇清晨,宁静的很,没有修饰的古朴是那样的迷人,没有城市的无聊和喧嚣。如今时过境迁,我依然觉得城市生活过于机械,过于沉沉死气。

从父亲的工作调动算起来,11岁的我随家人从遥远的四川老家来到这个安徽合肥的农村小镇,算起来也有6年的时光了,而我也是一名高二的学生了。

然而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高中两年时光中会有一段刻骨铭心,却又懵懵懂懂的初恋。以至于后来延续到了军营,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军人使命,也明白什么是身不由己。

以前在成都时,每天的生活都很单一,没有什么过多娱乐活动可言。受家庭教育影响,无非是学校、家两点一线跑,如此反复而已。到了三河镇以后还是如此,没事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去哪里游玩。

生活无聊也没有办法,总算是闲着习惯了,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好处,生活到底还是为一个人过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只是每年的中秋之际,总少不得些许思恋之情。都说八月十五夜,自然人月两团圆。

是夜,一家人坐在院落中,围坐一席,谈天说地,好不热闹。夜雨染成天水碧。有些人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心中如此说,便真以为如此。其实,我最喜欢的到底还是一个人坐着木椅,在这把酒赏月的美好场景下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美好,或者最不济的,也可吟一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每每值此美丽的时刻,既有雅兴,更有诗意。索性到处看看,尤其江南风骨,天水成碧,倒是心愿与之同往。可是正独自把玩酒杯时,忽然记起在五年前这个无边落木萧萧下的金秋季节。那年,带着无尽的遗憾和不舍,带着家人的期盼和自己的梦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故乡,踏上了东去的征程。

走时看见亲父那满脸泪痕和一脸的不舍,让我读懂了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中的千难万难。多少次,那离别之际的定格画面,也成为我心中挥之不去的块垒,春风秋雨之时,想来,黯然神伤。

有没有一个人,他让你红了眼眶,你却还笑着原谅。我的生命中有,而且最要命的是——不止一个。

闲话少叙,好在中秋不过只有一日罢了,24小时便已过去。没有谁会把自己放在沉寂伤感中一天又一天。

总算熬过了漫长炎热的暑假,等到了开学的日子。

每年此时,学校“学生家长”队伍最为壮观。那些忙碌了几十年的家长带着奋斗了十几年的子女为了“送钱”排起了长队不说,还你争我夺,几欲大打出手,唯恐自己钱没处送一样。而最奇怪的还是那些收钱的老师,爱理不理的:我就奇怪了,有人送钱咋还不高兴呢。

焦头烂额,总算忙完了复杂的注册缴费领书的程序,拿到了新书,看着那么多的理科书头大的那个感觉就像高兴之时突然看见了一条无头死狗一样,虽然不是什么大难,却也不好受。定定神,先把书抱到教室吧。

第二天正式开学了,我们一群久违了的同学在一起吵吵闹闹,就要上课了,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肚子疼要去厕所,幸好还有10分钟,我赶忙跑去卫生间。我们教学楼共有6层,我们教室在2楼,每层楼都有男女厕所,可能是太急,跑出教室后不小心撞倒一同学,好在我冲出的力量不是太大。即便如此,怕是被撞那人也不好受,我慌忙说:“对不起啊。”

那一瞬间,竟有种心疼的感觉,只是并不强烈,且持续时间不长。正如那被岁月覆盖的花开,一切白驹过隙成为空白。

由于内急,加上就要上课了,也没有听到他对我说了什么,我就匆匆跑开了。

……总算是舒服了,我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感叹:真臭啊!真舒服啊!

解决过后,一切就绪,便又飞速跑回了教室。看了看手表,哦,还有4分钟呢,我速度够可以的啊,又自嘲道:这有什么好开心的。足见人生天地间,大抵本就是如此的无趣吧。

正当我感觉好笑时,忽然想到了刚才发生在教室外的一幕。对了,刚才被我撞了的同学不知道怎么样了?有没有撞出问题?转念一想,应该不会吧。我的力量又不大,我体重也只有100斤,能有多大的冲击力啊。除非对方是林妹妹转世,便是两说的。

这般想着,我又开始恍惚起来,可惜我当时匆忙中没有看到他的正面,仅仅只是一个背面,从背影看,必定是一个男生,只记得上衣是一件蓝色的T桖衫……

感觉,其实有时候就是一个错觉。就像是曾经过往,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将散作云烟。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突然就感觉教室好安静!我回过神来。班主任又是一番苦口婆心的训导。

唉!日久不一定生情,但必定见人心。对于我来说,班主任便是后者。

等到日后我也同样成为一名教育工作者,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时又不知道底下的学生是如何看待我的。待班主任唠叨过后,已是大半节课了。新的内容也不能上了,看大家一个个好像还处在过暑假的亢奋中,很是散漫,就只好让我们自习一会,下午才开始新的学习内容。

这时我同位许可挤眉弄眼,小声和我说:“唉,老郑。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感觉他颇为神秘的口气,看着他老道的眼神,我也有了兴趣,问道:“看你样子这么神秘,莫非你又知道什么内幕?但愿这次不是某某女生月经不调的新闻。”

他看了看班主任坐的方向,确定没有看我们,就接着神秘的说:“你说生命啊。我有那么色吗?”

“难道没有!”

“当然没有。和你说正经事情,我们班要调来一个新同学,听说还是个大帅哥呢。”

果然是正经事情!

我失望了,就这个破事呢?大惊小怪的,我们班转进转出的每学期都有几个啊,帅哥更是不计其数。而我向来只求平淡如水,但得余生若茶。帅哥,向来没有多少感冒之处。

我刚想对许可发表我的意见,就看见班主任老宋站了起来,我吓的不出声,假装认真的看着书本,一副比教授还要教授的模样,真应了那句古话:既想当妓女,又想立贞洁牌坊。

此话严重了,不过是我做贼心虚罢了。一场虚惊,班主任他是走到了教室外,原来教导主任在外面叫他,刚才我只专注我们的谈话没有听到呢。呵呵。

我们的班主任和教导主任说了一会儿,便先后进来,刚刚陷入一片混乱吵闹的教室一下又恢复了安静,好比一群老鼠在乱糟糟的开会,突然传来了猫咪的一声尖叫似的。而且大家发现班主任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学生,背着个褐色时尚的背包,大约也就是和我相仿17岁左右。我知道了,他就是许可说的在转学我们班的新同学。

的确,长得不赖。不过我郑某人向来不以样貌论输赢。呵呵,开玩笑。

此子约有十六七岁上下年纪,清秀单纯,只是略显单薄的身体似乎难以承受他那几十斤书包带来的压力。

事过几年,此刻我却在想: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会选择不认识此人。只是可惜了以后,我只是奢望:走过我的坟前,哪怕是谎言,记得说一声你爱我。

老师粗略老套介绍一番后,便安排坐在第四组的第二排空闲的位置,看来班主任还挺照顾他的,而我是在第三组第三排的位置。细说起来,我们二人离的也不过一米左右的距离。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不到一米左右的距离日后会如一把刀一样顶着我的胸口,如鲠在喉。就算是今天,到了天涯海角,也难以……

哎,明明只删了一个你、却空了一整个列表。后话,暂且不表。

1 第二章 初识

第二章初识

这时我方才知道:原来他的名字叫卢洪锐。渐渐熟悉以后我才知道,他也是87年的出生的属虎。值得我高兴的是我比他小几个月,我7月7号生日,他2月份生日。

倒也正合我意——我这人有个毛病,不喜欢比别人大,比人小才证明我年轻。我喜欢长不大,长大就没有了快乐。忧虑与问题叠加在生活中让人喘不过气来,再有以后的结婚生子抚养人际关系,天啊,想想就怕!唉,人何时才能躲过每个人必过的怪圈啊。

扯远了,言归正传。现在看来,我永远的记住这一年这一天:2003年9月2日。

只可惜过去的岁月,一去不复返。虽然你的路途,从此不见我的苍老。可是我好想——随你走在天际,看繁花满地。

查看更多军同小说陆军男友郑风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