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正传》完整版+番外合集

2019-04-09 作者:桔子树 阅读:

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一部:与子同袍

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二部:生死与共

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三部:快乐人生

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四部:兵天血地

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五部:战争之王

本文是 番外篇 【强烈建议您先阅读上面五部再阅读本文】

《生死与共篇》

在一起·走下去

1.

夏明朗最近加班加过了头,到最后彻底地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干,听到操场上收操的声音,心中悸动。

回去的时候,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忽然想起陆臻说这几天他们寝室的水管坏了,鬼使神差地,他锁上了门。

天热,浴室的门当然没有锁,夏明朗靠在门框上往里看,陆臻站在水流下面,身体镀着一层莹晶的膜,细腻的白色泡沫从发梢上流下来,沿着脊柱的凹陷往下走,一路蜿蜒。

陆臻的皮肤仍然是麦色的,身上就更浅,天生白的人再晒也晒不成夏明朗那种古铜色,棕与黑,好像都是在皮肤表面上浅浅地抹一层,一搓就能搓掉,内里泛出明亮的光。

夏明朗放纵自己的眼睛从上往下地看,火热的视线掠过修长的脖子和漂亮的宽肩,线条跌宕收束汇成肌肉劲瘦的腰。训练日久,即使身体的机能已经足以承担高烈度的战争,陆臻仍然不是很壮,劲实的长条形的肌肉紧紧地包裹着修长的骨架,穿上衣服的时候甚至偏瘦,然而这是最灵巧的肌肉类型,爆发力强,灵敏,快速,充满了流动感。陆臻的腿型很好看,修长,笔直,脚踝精致,没有一丝多余的肌肉,夏明朗不由自主地想起每一次当他进入时,陆臻绞在他身上的长腿,心口蓦然涌过一阵热血。

陆臻冲完头发,回头捞肥皂,眼角的余光扫到夏明朗顿时吓得退了一步:“你站那儿干嘛?”

陆臻满脸是水,眼中星光灿烂。

“看你啊!”夏明朗一句话说出来自己也吓一跳,怎么哑成这个样子?

陆臻被那三个字撞在耳朵里呆了半拍,忽然被水呛到,转过身去咳,连着耳朵根都红透。

夏明朗忍不住想笑,不敢出声,整张脸像花似的。

陆臻咳顺了回头,气短:“你怎么还在啊?”

“我为什么不能在?”夏明朗理直气壮。

“你这么看着我怎么洗?”陆臻怒目而视。

“这话说的,你公共浴室不是一样洗,那么多人看着你都不怕,你还怕我一个人啊?”夏明朗抱着肩膀跷着脚靠在门框上,完全是赖定了的姿态。

陆臻欲言又止,憋得胸闷,恶狠狠地指着夏明朗,并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脖子上划了一下,夏明朗仰天笑,脚下还是不动。陆臻无奈之余只能淡定,心里默念着金刚经,肥皂打满全身只想着速战速决。

说实在话被视奸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尤其是夏明朗的目光又热又毒,有如实质,轻如飞羽,炽烈如火。陆臻被他看得身体一寸一寸地热起来,不小心视线相碰,胸口一阵狂跳。到最后,陆臻只想说:你过来吧,我让你摸,我求你了,别看了行不行?

当然,这话说不出口,可是要死的催命了,他硬了……人到了真没地儿可退的时候,就会生出一股豪情,就像是脸如果丢到尽了,索性还可以来个不要脸,当陆臻绝望地发现他真的有反应了,而且从夏明朗的眼底看到戏谑之色的时候,脑子里轰然一下,他也就豁出去了。

也对嘛,做都做过了还装什么处呢?

你要看是吧?

我就让你看个够。

陆臻滴溜一转,肩膀靠在墙上向夏明朗抬起了眼,沁着水的瓷砖墙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陆臻吁了口气,手往下滑,握到自己已经火热跳动的部分圈上去握住,几近迷离的沾了水的视线与他纠缠在一起,手掌缓缓地滑动。

你要看是吧?

那我索性做给你看。

既然你敢视奸我,我就能意淫你,看咱们谁比谁狠。

夏明朗的耳边刹时安静下来,空间封闭里只剩下哗哗的水声和陆臻渐渐急促的呼吸,麦子似的蕴着阳光温度的肤色渐渐被情欲染满泛出了浅粉,浸着水色,现出半透明的色彩。

呼吸越来越紧,陆臻不自觉地舔过下唇,咬紧,视线却寸步不离,眼中满是直白坦露的情欲渴望。

夏明朗咽了一口唾沫,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血液狂流的声音,奔腾如千军万马,像荒烟的战场。完全移不开眼睛,那具身体的每一点反应都牵动他的神经,这孩子是他的心病,这个认知从很早以前就鲜明地印下,然后在时光中越来越深。他的呼吸急促,比曾经看过的任何关于情色的画面更为觉得兴奋,他想要看到陆臻就这样在他面前射出来,可是蓦然的,心底生出了一丝嫉妒,他在嫉妒陆臻的右手。

那是他的东西他的特权,令陆臻快乐迷乱,呻吟喘息都应该是,属于他的,特权!

没有谁可以代替他去做这些事,即使是陆臻自己!

夏明朗忽然走到陆臻面前双手捏住他的肩膀把人按到了墙上,冰凉的瓷砖与火热的身体大面积的贴合,陆臻顿时激灵了一下醒过神,茫然地看着夏明朗,莫名的瑟缩。

虽然该做的都做过了,能看的也都看过了,可是人类对祼体的羞涩感似乎是从尝过苹果之后就根深蒂固。

尤其是,当他的赤身裸体对上他的一身戎装。

隐秘地,羞耻地,畏缩地轻微颤抖着,陆臻睁大眼睛,在半醉半醒的时分,难得地流露出像鹿一般湿润而清亮的眼神,令人发狂。

“是我的。”

夏明朗掰开他的手,强硬地按到墙壁上,手指轻拂而过,绕着打转,像是羽毛振翼的触感,陆臻不自觉地挺动着身体,想讨要更多爱抚。

“你是我的。”夏明朗牢牢地盯着他,右手戏弄似的轻弹着顶端,左手往上移,手指从陆臻鬓边插进去,拉住发根固定他的头,黑幽的眸子就像藏在地芯里最纯的炭失了火,逼近他。

“队长。”

陆臻被这束视线所贯穿,茫然地张开嘴,着了魔似的看着他。

关于这一段,鱼片兄给了少校一个评语:你的新鲜和你的欲望把你变得像动物一样无法逃避,像戏子一般毫无廉耻,像饥饿一样冷酷无情……

望天,于是我在想,队长当时的心情大概就应该是:我想给你一个家,做你孩子的父亲,给你所有你想要的东西,我想让你醒来时看见阳光,我想抚模你的后背,让你在天堂里的翅膀重新长出。

今天去钓鱼了,看到了蓝色的天和闪光的水,然后没毛钓到一条鱼,挖了一大篮子野菜,回来看到积分抽了一千万……

眼含热泪地仰望苍天。

苍天告诉我会回来的。

查看更多麒麟正传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