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五部:战争之王

2019-04-09 作者:桔子树 阅读:

第一章 鬼影幢幢

引子

夏明朗忍不住笑,从军裤口袋里扯出一条银色的链牌甩出去:“哎,接着!”

陆臻愕然回头,看见一道银色的弧光,在爬升到最高点时闯入太阳的领地,迎光一闪,将陆臻的眼睛刺得一痛,在视网膜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印迹。

1.

“得令,保证完成任务!!”

陆臻进门时听到夏明朗喝了这么一声,声音很硬,字字咬紧,好像每个字都由生铁铸造,四四方方,见棱见角,砸到地上都带着响。

“什么事儿啊?”陆臻一时好奇。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夏明朗竖起食指摇了摇,抱着电话筒平躺在椅子上,他在进行这个严肃电话的同时让身体放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于是,座椅往后倾倒,只剩下两只椅脚支撑,整个人维持着一种摇摇欲坠的平衡。

秋日午后的阳光带着煦烈的味道从窗口铺进来,大约是空气过于纯净的缘故,阳光与阴影的过渡比别处分明,夏明朗的脸隐在暗处,只露出一点似笑非笑的影子,肩上的三颗星泛着微光。

陆臻“切”了一声,忽然一下飞踢高高跃起,跨过夏明朗并不宽大的办公桌直取胸腹,腿法干净利落,已经颇有几分陈默的风范。在陆臻的计划中,像这样的急攻夏明朗要么往后倒直接栽下去,要么往前挡,总得蹭着点。没想到夏明朗不摇不晃地硬碰硬,一掌斜劈直接对上陆臻的小腿迎面骨。陆臻疼得呲牙,身子一斜劲力已经走偏了去,为了保住夏明朗的电脑和桌子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夹,陆臻差点在这个窄小的桌面上做了一个托马斯全旋起倒立。

“都跟你说了,别老是玩这种华而不实的招数,没用!”夏明朗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坐正身体。

“那什么招数华而又实的,我亲你一下吗?”

“哎,这个问题值得考虑。”夏明朗眉开眼笑。

陆臻郁闷地站起来磨了磨牙,忽然又笑了:“得,我还偏不问了,我就不问,你也甭告诉我,我看你瞒到什么时候去,我憋死你!“

夏明朗忍不住笑,从军裤口袋里扯出一条银色的链牌甩出去:“哎,接着!”

陆臻愕然回头,看见一道银色的弧光,在爬升到最高点时闯入太阳的领地,迎光一闪,将陆臻的眼睛刺得一痛,在视网膜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印迹。

陆臻在半空中截住那道银辉,入手有微微暖意,还带着另一个人的体温。

“什么呀?”陆臻左右翻看,掌心里握着的是两个椭圆型的银色金属牌,四周包边,军牌上半凸刻着一只威武的兽头,下半冲压出他姓名的罗马拼音与血型、出生年月日和队中编号。

“军牌喽。”

“什么人设计的啊?”

“总部支队的一个干事,好像姓余的什么什么……那名字忒怪了,我没住。”

“就这?就这样……”陆臻撇嘴,很是嫌弃的模样。

“行了,知足吧,就这就不错啦!”夏明朗态度诚恳地:“你看南京军区那条龙都肥成什么样啦?”

“您是故意知道小生出身东海是吧??君子不辱旧主!”陆臻瞪眼。

“得,得了,其实吧,你看,你们南京也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空降。哎,知道不,他们本来应该叫伞兵特种,好吧,队标出来,大队长不干了,说这怎么行啊,SBTZ,那不就成了傻B特种了嘛?不行,绝对不行。好吧,改,结果人现在就叫空降了……”夏明朗狡猾地眨了眨眼睛,“结果更惨!”

“更惨?”陆臻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叫空降怎么了?”

“惨在你小子从来干不好的那事儿上。”

陆臻还在琢磨,心道小爷跳伞不错啊。眼角的余光中,夏明朗忽然轻舔了一下食指,眼神勾人。陆臻一愣,登时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到连耳朵尖都烧得通红。

“你你……我说你这人!!”陆臻哭笑不得。

“这我可冤枉啊,这事儿不是我发现的,他们家换第二任老大就发现了,听说把那哥们郁闷的……不行不行的。老许记得吧,那小子特训队结业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空降一个是东北虎,那小子看完队标之后默默地奔了东北。”

陆臻痛苦地捂住脸:四总部都让你们气出血了。

“所以,做人知足,就这……”夏明朗从领子里扯出自己的军士牌,凑在阳光下端详:“就这样的,算不错了,真的。”

“是啊,还好叫麒麟啊,你说咱们要是叫麒舰什么的,那不就完蛋了么?”陆臻无奈。

夏明朗一愣,脸黑了一半,忽然发现笑话别人是蛮开心的,可要是笑话到自己头上,那还真挺郁闷的,他决定以后看到空降的哥们,态度都得好一点。

陆臻是说了不问了,可临了他的耐力总是不如夏明朗强悍,因为队里最近的莫名异动太过频繁,陆臻撑了两天还是破功。

太好奇了,没办法。陆臻为自己开脱,谁让我是个科学工作者呢,对吧?

老实讲有时候陆臻特羡慕陈默,因为全队上下也就陈默能钉定夏明朗。可是,不自觉的,他又想起夏明朗哄他的:宝贝儿,咱活人有活人的活法儿,别跟那些个心智不健全的人学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臻总觉得自从那次在雪地里仿佛无理取闹的真心话大冒险之后,夏明朗对他的态度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么威严霸道的样子,真正进可攻退可守,能屈能伸大丈夫。陆臻偶尔也有些沮丧,最初其实是想着要不惜一切去成就他的,可是最后却是这样的,被他细致妥贴地包裹着溺死在那片无边的海里。

只愿长醉不愿醒呐!

陆臻非常唾弃自己,只是,温柔乡素来就是英雄冢,古有明训,罢了罢了。

到晚上,陆臻索性来个直接的,单刀直入扯着夏明朗问:“到底什么任务?”

第一个请路人向老婆求婚的是天才,第二个请路人向老婆求婚的是人才,到了第三个……那就是庸才了。同一个事儿,玩少了是有趣,玩多了就成肉麻。所以夏明朗笑了笑说:“上面打算抽一批人去水鬼营加训,增强海战的能力。”

“就这样?”陆臻怀疑地皱起眉。

“要不然呢?”

陆臻握紧拳头伸到夏明朗面前,忽然一松手,银色的军牌坠下来,两块链牌碰到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嗯,怎么?”夏明朗微笑。

“我今天才发现,老宋没配发这个。我本来以为这次是全军大换装,经费直接从总后专项拨下来,可现在不对啊,这钱得从总部支队的账上走。结果我就纳了闷了,你说就凭罗长宏那个雁过拔毛的个性,他能好端端的给咱们做这么个玩意儿??南海舰队啥时候这么有面子了,去他们哪儿试个训还得专门做套牌儿?”

夏明朗苦笑:“您能别这么明察秋毫吗?”

陆臻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不能。”

“行,跟你说实话吧,海训只是第一步,这次是公开外事任务,所以需要做身份识别牌,不光是这个,电子识别会集成在新的战术手表里一起下来。”

“什么外事任务?”陆臻的眼睛闪闪发亮。

“索马里护舰知道吧,前几批轮岗发现一个问题,除非在海上直接解决问题,否则一旦对方登陆了,海陆特种的人数和陆战能力都不足够。所以现在打算从我们这里挑一批人进去组建一个混编队。”

“不会吧,建制跨度这么大,上面怎么协调啊!”陆臻顿时愣了。

“我倒觉得这可能刚好也是主要目的之一,同时邵将军对这件事非常的关注,一直以来他都希望麒麟能走向天空和海洋……”

“全世界,全天候,随时随地,无处不在,无所不能。”陆臻轻声念诵。

这是麒麟藏在内部秘而不宣的口号,可是它却比那句刷在总部支队高楼墙面上的“勇敢!忠诚!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来得更深入人心。或者,只因为这是一句更切实大胆的誓言,不像“勇敢、忠诚”那么流于形式,也不像“用我必胜”那样空泛,这是值得仰望也可以企及的理想。

“但是,会有伤亡的。”陆臻微微皱眉。

海盗的武器装备轻型化,最猛的火力就是RPG,所以假如是海战,在舰载主炮和和副炮密集阵的掩护之下,护舰任务很难会出现什么伤亡事故;然而……陆地是另外一种天地。索马里人手一枪,百万人民百万兵,千里海岸千里营,失去重武器的掩护,只依靠轻武器作战的地面突击人员会直接失陷在人民战斗的汪洋大海里。

那种情况会有多恐怖,没有谁会比中国军人更了解,我们曾经这样战斗过,也曾经遭遇过这样的战斗。

“可能吧。”夏明朗漫不经心的。

“为什么?这不像我们的风格啊……”陆臻眉头绞紧。

夏明朗不露痕迹地叹了口气,怜爱似的勾着陆臻的脖子把那颗高速运转的小脑袋拉过来顺了顺毛,然后一记深吻暂时终结他所有的思考。

作者有话要说:

一、关于《战争之王》

虽然今年真的春来晚,我在五月初还在穿大衣,呵呵,不过也算是巧合。事实是《战争之王》换了太多次大纲,我总希望可以写一些特别的东西,表达一些特别的情怀与理念。我并不希望只是冰天血地的重复,打一仗,再打一次,换个战场换个对手而已,当然那样也成,但是我不喜欢。我宁愿去冒险,尝试更大的格局,讨论更深远的战略问题,书写更动人也更广义的军人之间的情感。都说战争要让女人走开,可是保家卫国的男人最帅不是吗?这些年,发生很多事,我们还是会被感动,轻易就会很焦虑,只因为我们仍然深爱我们的祖国。

所以,这一次可能要真正意义上把麒麟从一个小范围作战单位的层面上脱离开,从整个国家战略的概念上去写一个故事。

目前大纲已经基本确定,只是这个故事可能会更偏向于军事文,涉及更多的国家安全战略战术问题,而更少的笔墨放在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纠葛上。我知道这对于一个女性作者来是一种冒险,对于一个目前主体为女性读者的作品来说更有一种自杀的味道,只是,请原谅我不喜欢重复,亦不想只是写着最顺手的路子,也不用查资料,不用提高自己,轻轻松松的编出一个故事就交差。

只因为这是麒麟,是我对男人的最高梦想,也我对人生最高的梦想。

二、关于个人志的印刷成品

目前再版麒麟的简装已经全部完售,精装还有一部分余书。有很多人关心最后是不是会出全集的问题,现在明确说一下,最后不会另外印刷一套全集。我会从每一批的精装里扣下一百套用于最后成套。而如果没有信心能抢到最后那一百套的,也可以按册购买,自己凑成一套,都是一样的。简装不扣留,售完为止,可以自行凑齐全套。

另外,第一版的麒麟可与接下来的简装凑成一套,我们在再版的时候充分考虑过第一版书与后期书的成套问题。

精装和简装第一批的成品已经出来了,上海场场取的朋友已经拿到书,第一批简装已经发出。简装的大批发货在5月底,精装因为要锁线胶装,工序繁琐,所以要到6月5号之后才能开始发货。

为了更好的保护书,两套及两套以上的书会用纸箱发出。同时因为发货压力巨大,为了尽可能的节约人力,尽快把书都发到大家手上,所以目前只能把模切好的书签不串绳发给大家,请大家勤劳动手,^_^

由于精装的印刷过于繁琐,而且成本过高,所以麒麟一二的精装版售完为止,不会再版。(为了一套精装,我一共用了十种纸,黑白印,彩印,丝网印刷,最后各种后道,锁线胶装,我实在不想重复一次,有精力还是留下给《兵天血地》和《战争之王》吧。)

最后,垂泪呼喊一次,请大家收到书尽快确认收货,T T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独自承担这次所有的前期投入,但是最后发现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纸价飞涨的脚步,而且最后因为精装印一次不容易,咬牙加了一批印量。(要不然现在就全都完售了,囧)总而言之,俺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债台高筑动弹不得。

所以,很抱歉,如果下次要印兵天的话,估计还是得像原来那样,请大家先预付一部分书款了。

2.

作者有话要说:1、架空架空一切架空,我们本着大地名从实小地名从虚,军用番号从变化,情节发展从虚构的四项基本原则。

查看更多麒麟正传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