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一部:与子同袍

2019-04-09 作者:桔子树 阅读:

最火军同小说《麒麟正传》第一部:与子同袍

《麒麟》 作者: 桔子树

麒麟正传 第一部 与子同袍

引 子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予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岂曰无衣,亲爱精诚,王于兴师,修我弓弩,与子同志。

引子鬼魂中尉

2002年11月3日凌晨3点17分,东海,阴。

海面的上空覆着厚厚的云层,朗月稀星全被遮住,海水黑得像墨汁一般,海军陆战队T营三连二排上尉排长陆臻潜伏在冲锋舟里,耳边只有战友们细细的呼吸声。

“排长,啥时候开始登陆啊?”一个黑影子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陆臻低头看表,淡蓝色的灯光在黑暗中一闪而逝,在他的眸中映出一抹异彩。

“还有差不多四十分钟,大家继续休息,保持体力,不要太紧张,放松点。”陆臻的声音沉静而和缓,没有人听到他的心底在打鼓,甚至连旁边的几个老兵也都忘记了,他们年轻的排长,其实只是个正式入伍不到半年的新兵。

这是他生平的第一场演习!

希望这开局不会太差,陆臻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让神经放松。

四时整,飘浮在这一片海面上的几艘冲锋舟都不约而同地动起来,淡淡的黑影迅疾地在海面上滑行,桨起桨落间看不到一丝水花。

抢滩,他们是保留到最后的一支奇兵,自古以来所有的偷袭都只得一条天理,悄无声息,马蹄裹布,口中衔枚。

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陆臻看到陆地隐隐的在远方显出轮廓,一声口令,士兵们从船上滑入水中,开始全速武装泅渡。四下里很安静,只听到海潮在起伏的声音,单调的,沉寂的。最后一下用力的划水,陆臻像一段被海水冲上岸的浮木那样趴在海滩上,冰冷的海水在身上来来回回,身体已经被浸得冰透了,反而没有什么感觉,这样也好,就算是对方有红外的探测设备也不会马上暴露。

老兵们迅速地观察着岸上的情况,挑选最适宜的天然掩体,海军陆战队的主要工作就是做一个好跳板,只要能在战线上插入一个钉子,把工事建起来,顶到陆军登陆,便是胜利。

几分钟后,所有的人员都已经上了岸,冰冷湿硬的作战服裹在身上像生铁一样,但是长期训练过的士兵们仿佛对此完全没有感觉似的继续前进,行动仍然敏捷矫健。不必太多的交流,一切像之前训练的那样流畅而有序地进行着,没有敌人,似乎,也没有发现岗哨。

陆臻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们的运气不错,撞上了一块空白地带,不知道连里其他排的兄弟是否也有如此好命,不过这次的偷袭计划是突然下达的,主力部队正在几十公里之外打强攻,蓝军的装备虽然精锐,但毕竟人数上太吃亏,尤其在经历了连日来的硬仗之后更是折损严重,恐怕已经没有能力分防这么长的一条海岸线了。

陆臻正乐观地估计着形势,那夜的第一声枪响,便那样骤然而突兀地出现了。在火光一闪中,陆臻看到身旁的一个士兵猛地倒了下去,身上腾起了白色的浓烟。

有狙击手!?

陆臻蓦然睁大了眼睛,迅速地卧倒,往礁石群里滚去,然而那枪声像机械一样的均匀而稳定,一枪连着一枪,一枪一个。整片海岸都被浓烟所笼罩了,在这凌晨最黑暗的时分,陆臻的视线完全被阻挡,看不清周遭的环境,忽然间心口一疼,强大的冲击力带着他退后了一步,一跤坐倒在地。

原来被空包弹击中心脏的感觉是这样的,如此的疼痛而且深刻!

还没有找到合适掩体的士兵们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被轻易地击倒,而那些动作快了一步扑进礁石群的士兵们竟也无所遁形,子丨弹丨从各种诡异刁钻的角度飞来,只要有一线空隙,一枪毙命。

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漫长得像一个世纪,又短得眨眼而过,几乎完全来不及做什么反应,也无法下命令,大家凭借自己的本能努力求生,有经验的老兵们向着子丨弹丨袭来的方向零星地开着枪,可是枪声响过之后,都不再有机会能开第二枪。

最后,那枪声像骤然而起时那样,也骤然而止,转瞬间,整个海岸又都变得安静下来,耳边只余涛声阵阵,如果不是眼前呛人的白烟还没有消散,陆臻几乎会怀疑刚刚的那一场屠杀是不是幻觉。

屠杀,是的,那根本就是一场屠杀。

冷血而暴力,让人感觉像是置身于真实的战场,铁血杀伐,胆战心寒,当一切都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已经魂归离恨天。

在那个瞬间,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好像真的已经死去,麻木而僵硬地互望着。

终于,有人开始低声咒骂:“他妈的,活的喘口气!

没人应声,没有了,全死光了。

陆臻像是一下子脱了力,仰面躺倒在冰冷的海滩上,这是他的第一次演习,好烂的开局。

天色亮起来,远处,海天交际那一线,显出一抹苍白,士兵们首先缓了过来,班长班副开始清点人数,集结人员,组织生火烤衣服。

陆臻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在空气中留下虚幻的影,似乎没人打算停下来对他说上一句什么,他是一个新兵,他是一个排长,如此尴尬的身份,反而让人不知该如何对待。陆臻心想,他死得很冤,偷袭是团长定的,登陆点是连长划的,就连如何登陆都是那些老班长定的,他这次一共带出来不到十个人,全是老兵全是士官,他自认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指导他们。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被踢出了演习之外。

这就是战争吗?如此残酷而轻易的就会失败?轻易到有点莫名其妙!

无线对讲机里传来沙沙的电流声,陆臻的精神一凛,可是耳机里连长的声音低沉得不像话:“怎么回事?”

陆臻心痛到无奈:“撞上了一个狙击手,全死光了。”

“他妈的,就一个狙击手把你们全灭了?”连长暴怒。

“他埋伏得好,时机很准,我们刚上岸没有掩护。”这不能算是在找借口,因为这是客观的事实,但是陆臻还是觉得脸上发烧,莫名的羞愧。

“算了,回来再说吧,演习结束,天亮了有船接你们回去。”

“结束了?怎么会?这么快?”陆臻大吃一惊。

“妈的,所有派出去的全被灭了!哪里找来的这么些妖怪,一个个枪法都那么好……”连长愤怒难平,怒骂着断了线。

结束了?陆臻怅然若失,茫茫然心里空了一块。

演习失败是共同的耻辱,但士兵毕竟不比军官,心理上的负担没那么大。既然已经结束了,几个老兵油子已经开始对着当时放枪的礁石叫骂,另一群“死鬼”则索性直扑过去,打算把那个没露过面的杀神拎出来瞧瞧是什么模样。然而一圈搜索下来,居然连个子丨弹丨壳都没找到,若不是礁石上还残留着空包弹划过的痕迹,他们简直要怀疑刚才的那一场杀戮是否真的发生过。

“靠!见鬼了啊,这是!”有人骂骂咧咧的。

一个老班长忽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搞不好,真的撞上鬼了。”

陆臻有点诧异,却没兴趣听下去,某种沉闷低落的气氛让他觉得别扭,虽然身上湿冷的作战服在晨风中生涩得像要扯坏皮肤,他还是离开了火堆一个人沿着海岸线往外走。

天际的灰白已经隐隐地透出血色,无论人们的心情如何,那轮新生的太阳还是会如期而至。

新的一天,以后的每一天。

只是一次失败而已!

陆臻小声地对自己说,低着头踢沙滩上的贝壳:别那么低落,未来还很长。

“嗨,兄弟,有烟吗?”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从背后响起来。

陆臻蓦然一惊,转身回去看时,第一眼竟没找到人。

“我在这儿呢!”一个黑乎乎完全和礁石分不出边际的人影冲着他挥了挥手,陆臻惊愕地看着此人的完美伪装,从上到下,没有一点破绽,唯一可以分辨的部分就只有脚,因为这家伙把作战靴脱了扔在旁边,露出脚上军绿色的袜子。

陆臻摸了摸兜里用防水袋包好的红中华,这是原本准备等演习胜利了以后分给兄弟们庆祝用的。

“别那么小气,有就分我一支。”那人坐在一块礁石上,一条腿屈起,抱在胸前,另一条腿就这么晃晃荡荡地垂着。手里的打火机抛上抛下,笑嘻嘻地冲陆臻眨了眨眼睛,那是一双像黑色矅石一般闪亮而幽深的眼睛,对视时甚至会令人觉得迷眩。

“哦!”陆臻把烟掏出来,抽出一支弹过去。

礁石人伸手接了,啧啧称赞:“小兄弟,你们那边待遇很不错嘛。”

“你是敌人?”既然不是自己人,那就只能是敌人了,陆臻努力辨认他的肩章,似乎是个上尉。

“现在不是了,演习不是结束了吗!”灰蓝色的烟雾缓缓上升,笼住那张辨不清神色的脸,他只是很随意似的坐着,却有一种奇异的气氛,那烟雾是一道墙,把人与世隔绝。

“你自己不来一根?”那上尉冲着陆臻扬一扬手。

“我不抽烟。”陆臻摇了摇头,在他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

最远处,天与海相交的地方,有红色的火焰在燃烧,沉郁的金红色从苍蓝的海面上升起来,将天地都染透。

“你,到底是谁?”陆臻心里隐隐地有种奇异的预感,如同宿命的召唤。

“我吗?”那人偏了偏头,侧脸被霞光镂成一道剪影,然后嘴角微弯,凑到陆臻耳边轻声笑道:“我是鬼!”

呃?陆臻不屑,小声嘀咕:“装神弄鬼。”

被叫做鬼魂的上尉大笑,不以为意。

太阳已经挣脱了海平面的束缚,越来越炽烈的光芒让人不得不错开了眼睛,陆臻偏过头去看那个自称是鬼魂的家伙,满脸的黑色油彩看不出五官的轮廓,只有一双眼睛闪闪发光,里面含了阳光的烈度,像某种宝石。

“好,明白,完毕!”鬼魂上尉忽然低了头,对着耳麦沉声答话,伸长手臂把地上的鞋捞起来套上,从礁石上跳下来。

“先走一步了,小兄弟!”上尉拍拍陆臻的臂膀,将指间里还剩下半截的烟抬起来晃一下咬在嘴里,笑道:“谢谢你的烟。”

陆臻转头看他离开,忽然间视线被定住,他看到了那人背上的那支枪!

QBU-88!

昨夜……刚才……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是他?

陆臻不自觉地抬手摸自己的胸口,被子丨弹丨击中的感觉还在,疼痛而深刻!

天地间,那道黑色的背影与那把修长的枪一起,被晒成蓝影,镂在他的心板上。

几年后,陆臻知道了这缕孤魂的名字,他叫夏明朗!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其实在他俩相遇的第一个照面,他已经被他,一枪穿心!

“嗨,兄弟,有烟吗?”

“别那么小气,有就分我一支。”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

注:QBU-88,即88式狙击步枪,中国造,使用5.8毫米口径机枪弹。为无枪托的小口径步枪,严格说来不能算是狙击枪,属于军用精确步枪的范围,因为比起一般中型口径的狙击枪来,它的精确度不算太高。但是分量轻,行携性好。——统一说明,本文注解综合自各百科资料

第一章麒麟麒麟

第一章麒麟麒麟

1.

2006年4月3日下午3点17分,舰队基地,晴。

基地的大会议室外面坐了不少人,有些没有捞到位子坐的则直挺挺地站着,有的紧张,有的放松,可是不约而同的,脸上都有些困惑。

陆臻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上,兴致勃勃地捧着他的PDA就着明媚的春光看小说,站在他身边的宫海星紧张地敲着他胳膊:“副营长,你说这到底是啥事儿啊?”

陆臻挺恋恋不舍地移开眼:“啊?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您这么笃定?”宫海星不信。

“小宫同志,”陆臻拍着他后颈,“既来之则安之,啊!不过呢,内部机密啊!”陆臻眼珠子一转,闪出一点星亮的笑意,勾了勾手指,宫海星俯耳过去,听到陆臻压低了嗓子凑在他耳边说道:“听说,是军委直属下来选人的,简单来说,就是钦差。”

宫海星道:“选了去干吗?”

陆臻用手刀在小宫脖子上比了一下,笑道:“宰来吃。”

宫海星眨巴了一下眼睛,沉默了。

会议室厚重的实木大门被无声地推开,一个军官探头出来:“陆臻?”

“到!”陆臻双腿一合,啪的一下笔直站立。

“进来,到你了。”

“是!”陆臻不落痕迹地把手里的东西顺到裤袋,迈正步走进去,动作流畅,如流水行云。

诺大的会议室里只在边角上坐了一圈人,神色淡漠和气,是经风历雨后的淡漠,是从容不迫的和气。

陆臻敬完礼被众人肩膀上那一水儿的星星晃得眼花,凝眸一个个看过去,一颗金星,一个四星,三个三星,还有个坐在最边上的,肩头上扛的倒不那么吓人,两星!只是年岁上看起来有点特别,陆臻估摸着,这人撑死也就是个三十出头。

春日,午后,阳光明润,漫漫散散地从大窗里落进来,给背光的影子都染上了一层毛边。陆臻莫名其妙地多看了他一眼,那人侧脸的轮廓,从额头到下巴的那一条线,似曾相识。

“坐。”中间坐主位的那位少将笑容明煦如春风。

“是!”陆臻直挺挺地坐下去,背脊上像是插了钢条,铸死了,不会弯折。

少将又笑了一下:“放松点儿,这是计划外的任务,组织上想和你聊聊,有个事情呢,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当然,你们慢慢聊,我只是陪客。”

陆臻配合地笑出一副标准照,心里咬着牙细细嘀咕,这衔,这气场,能视而不见的大概都是瞎子。

“陆臻,”严正合上手里的文件夹,“几岁了?”

“二十四!”陆臻一个咯噔都没打就蹦出了自己的年纪,可是视线却落在严正手里的东西上。

严正低头,了然而笑,把文件夹竖起来:“这是你的档案,很漂亮。”

“首长过奖了。”陆臻不自觉挺了挺胸。

“我看过你的本科论文,学的是电子对抗。”严正说话的声音变得缓慢,带着审慎的味道。

“对。”

“可是你的毕业论文是,怎么说呢,一种战略。”

“是的!确切地说是一种战略构想。”陆臻的目光炽热起来,细小的火星在黑亮的眸底闪耀:“然后我设计了整个系统,还有仪器的雏形,所以,我仍然从我的专业上毕业了。”

严正问道:“为什么你会想到写这个?”

陆臻抬手:“Discussion里全有。”

严正道:“我是指,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要写出这样宏观结构上充满了军事学意味的论文?”

陆臻眸光一闪,有些困惑。

严正继续,声音不徐不急:“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并不满足于你现在的工作,电子营的副营长,陆臻!”

陆臻仍然困惑,却扬起了嘴角在笑:“首长好,我相信没有人会完全满足于自己的现状,筑梦踏实,我们的理想永远在前方,而同时,做好脚下的事。”

陆臻注意到一直坐在最右边偏头看着窗外的那位中校,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很简单的一眼,纯粹的审视的目光,陆臻却蓦然感到心口发凉,有如身为猎物被子丨弹丨穿过的错觉。犀利的目光有很多种,比如正在提问的上校,严苛的目光像手术刀一样的锋利,一层层剥皮去骨,像是要从外向里扫描他的灵魂。可是那个中校却不一样,他的目光是直奔着要害而去的,胸前,第三颗纽扣的左边,额头,两眉之间。

这是一种穿心夺命的犀利!

似曾相识,熟悉的感感,埋在心底像藏了沾水的豆芽,悄悄地破土。

严正与身边几个同僚商量了一下,正式发出邀请:“陆臻少校,愿意来麒麟基地吗?这是一个可以让你更快实现梦想的地方。”

“呃?”陆臻有点走神,可是大脑随即高速地运转。

麒麟,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可是细究起来,一片空白。这是一个在军报上找不到,军务室里也看不到的名字,只在新老士兵中口耳相传,像是传说中的圣地,人们知道它的存在,知道它的荣光,可是光芒太盛掩去了真实的质感。

传说中的基地,传说中的部队,鬼魂一般的……

陆臻眼前蓦然一亮,视线不自觉地偏了偏,落到窗边那位中校的脸上,侧脸,从额头到下巴的那一条折线,完全重合。

“我能拒绝吗?”陆臻问道。

“当然可以。”严正微笑,神色间有淡淡惊讶。

陆臻继续问:“好,那么我今后的工作重心是什么?”

严正笑起来:“你来了就知道。”

陆臻抬手指向一边:“这位中校,是狙击手吗?”

夏明朗终于第一次彻底地把注意力转过来与严正对视了一眼,严正道:“是的。”

陆臻道:“首长,容我猜测一下,你们是希望我去做技术支持。”

严正点头。

“我想进行动队。”陆臻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唯一的要求!”

“理由?”夏明朗挑了挑眉毛,笑。

“我的所有军事技能都是优秀。”

夏明朗随手翻了翻,笑容很诚恳:“在我看来,相当一般。”

陆臻清了清嗓子:“可是现阶段研究工作与实战相脱节,理论架空无法贴近真实的战场需要,也无法经历实战的检验,这是研究部门最大的障碍。”

中间坐主位的少将转头过去,对着严正说了几句什么,严正没说话,只是冲着夏明朗摊开手简简单单地做了一个手势。

夏明朗无奈:“好吧,那你就来试试,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不合格被踢回来,你别嫌丢人。”

“是。”陆臻干脆利落地起立敬礼,笑容明亮:“不合格当然要被踢回来,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少将呵呵地笑了一声:“不错不错,还是你们年青人有干劲啊!去吧。”

陆臻脚跟相扣,以标准姿势转身,正步走出门外。

严正转头看夏明朗:“不喜欢?”

“还行吧。”夏明朗眯起眼:“就是体质差了,不知道撑不撑得住。”

长桌另一头一个穿海军常服的上校走过来拍严正的肩膀:“嗨嗨,你们这帮子缺德挖墙角的,美死了吧!”

“老祁,别这么小心眼,大家都是为工作,再说又不是你家的,你心疼什么?”

查看更多麒麟正传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