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耍流氓,警察哥哥!

2019-04-09 作者: 阅读:

别对我耍流氓,警察哥哥!

李冬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有睡过好觉了,为了侦破这个特大经济诈骗案件,李冬和队里的其他同事可是费了很大的精力才把这几个嫌犯抓捕归案。今天把笔录做完,李冬终于松了口气,看了看桌上的台历,2005年4月9日。

出了警局的门,李冬回了趟父母家,看望一下父母。李冬的父母也是住在这个城市,只是李冬父母家住在城北,而李冬的单位和李冬住的地方则是在城南。在父母家吃完饭后,李冬怕父母又唠叨他的婚事,就赶紧找个借口离开了父母家。

在外人眼里,李冬可是一个老大不小的警察了。只是现在社会里真的愿意嫁给警察的姑娘也不多,又穷又危险的职业,而且还经常加班,唯一的优势就是一个公务员,只要国家在一天,就有饭吃一天,饿不死也撑不饱。而李冬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一个现实,所以每次别人给他介绍女朋友的时候,条件好的姑娘要么嫌他条件不好,看不上他;要么就是遇上盲目崇拜警察的那种姑娘,真正和警察两个谈恋爱了,又受不了警察的工作性质;要么就是李冬他又看不上对方。

在从父母家回自己家的地铁上,李冬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这个时候不是上下班高峰,地铁里相对来说没那么挤。途中,上来了一个抱小孩的妇女,李冬站了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抱小孩的妇女。不是李冬思想觉悟高,而是李冬今天穿的制服,虽然自己也很累,但是也没办法不让座。

李冬拉着扶手,站在车厢里。随着地铁的晃动,李冬的瞌睡也快摇出来了。终于到了李冬住的那一站了,李冬昏昏沉沉地快步走出地铁车厢。正在这个时候,有人迎面撞上了李冬,李冬抬头一看,正好和撞的这个人眼睛对视。原来是一个和李冬个头差不多高的年轻男人,手上拿着手机正在和对方通电话,边走边说正在进地铁车厢,没注意就把李冬给撞着了。这个年轻男人连忙给李冬说了句对不起,李冬也没在意,说了句没关系,就继续向前走了。两个人就这样擦肩而过。

回到自己按揭的小屋里,人已经很累了,李冬冲了个澡,靠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电视,眼睛就已经快要睁不开了。于是关了电视,倒头就睡了。睡得正香的时候,手机响了,李冬艰难地睁开眼睛,摸到了手机看了看来电号码,单位上的。没办法,接了起来。原来被抓的其中一个嫌犯闹自杀,现在被送进医院了,今天晚上值班的同事怕出什么事情,所以打来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李冬听完电话后,心里咒骂了几十遍那个闹自杀的嫌犯祖宗十八代。不过骂归骂,还是没办法,起床穿衣出门,然后打了个车到了医院,找到急救室,看见已经有同事在那里守着了,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嫌犯生命没有什么大碍,李冬松了口气。看了看表,凌晨4点半。算了,回家也睡不了多久,还是直接去单位上,找张床随便睡一会儿吧。

第2天,上班后,李冬突然被领导喊到办公室去,李冬以为有什么新的案情或者是什么新的案子,结果居然是,从下周开始,李冬全陪省电视台人员来拍警局成立X周年的形象宣传片兼模特,让李冬这周内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和移交清楚。

也好,毕竟做这个事情,总比办案子要轻松些。李冬心里想。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周一早上,李冬刚进警局大门,就看见电视台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有几个人正在车旁边拿着话筒、摄像机什么的。李冬走了过去,和那几个人打了招呼,表明了身份。对方也自我介绍了一番。

李冬觉得对方里有一个年轻男人很脸熟,只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了,不过,李冬也没多想,毕竟搞电视台这行饭的,出镜的机率大很多,说不定是哪天在电视上看见过也说不清楚。

接下来的日子,李冬就每天和这个摄制组的人混在一起。当内景的素材拍完后,李冬和他们已经比较熟悉了。只是在每天的拍摄过程中,李冬总觉得有双眼睛在背后看着他,虽然不清楚到底是谁在盯着李冬看,但是李冬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和警察的直觉,还是认定是那个似曾相识的年轻男人在背后看李冬。这个李冬怀疑的年轻男人名叫周林,是电视台的摄像师。

周林看上去和李冬的年龄差不多,在整个摄制组里,人缘好象还不错,跟谁都熟一样,很油滑的那种。但是李冬总觉得周林有股痞气在身上,说话、抽烟、走路、吃饭……等等身体语言,就象是个街头混混。

而李冬则是因为当了多年警察的缘故,给人的感觉则是硬朗帅气的那种,特别是穿上那身警服后,那个气场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生活中的李冬也是一个充满阳刚活力、不失稳重的人。

李冬和周林是2个完全不同类型的人,虽然大家天天在摄制组里,年纪也差不多大,但是平时也没什么交流。只不过,李冬始终觉得,周林每次看他,眼睛里总是藏着些李冬目前猜不出来的东西。

内景拍完了,要出去拍外景了。

市里的外景拍的很顺利,接下来就是要去郊外的几个景区拍了。除了白天的拍摄,有些景区还要拍夜景,距离市区远的景区,那就只有在景区过夜了。摄制组第一次在其中一个景区过夜那晚上,李冬去酒店开的标间,2个人一间。分房间钥匙牌的时候,周林突然问李冬:“李哥,你准备和谁住一个房间?”

李冬随口就说了句:“随便,无所谓了。”

周林接了句:“那我和你住吧?”

李冬也没多想什么,就说:“好啊。”

晚上大家忙到十一点多,收工后,各自回了房间。李冬和周林也一前一后进了自己的房间。李冬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然后斜靠在自己的床头。周林把鞋脱了后,也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李哥,你平时睡的晚吗?”周林问。

“不一定,正常情况下都是0点左右。”李冬答了一句。

“我也是差不多,没事的时候都是0点左右睡觉。”

“哦。”

“这几天把你给累着了,天天跟着我们跑。”

“工作,没什么的。”

“你们平时的工作也挺辛苦的吧?”

“还好,都习惯了。”

“李哥,你还没结婚吧?”

“没,你呢?”

“也没有,呵呵。你有女朋友了吧?”

“呵呵,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呵呵。”

李冬没有继续和周林答话,周林看李冬不接他的话,就把烟摸了出来,扔给李冬一支,李冬拿起烟抽了起来。2个人就这样看着电视。没一会儿,烟就抽完了,周林问李冬:“李哥,你先去洗澡吧。”

李冬回了句:“你先去洗吧,我怕他们其他房间的人万一还有事情找我,我再等一会儿。”

周林说:“那好吧,我先去洗。”

说完,周林就把衣服脱了,一直脱到只穿条内裤,才走进卫生间。李冬看见周林穿的是CK的平角内裤,*有点翘,身体瘦瘦的,但是很结实,看上去象是经常运动的那种,体毛不多。

周林才进卫生间没多久,就在里面喊:“李哥,麻烦你把我包里的洗面奶递给我一下,谢谢,我忘记拿了,不好意思。”

李冬从床上站了起来,去把周林放在椅子上的包打开,看见包里有个小塑料袋里装着一支洗面奶,还有一瓶乳液。李冬把整个小塑料袋都拿了出来,然后走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周林在里面喊:“李哥,你进来好了,没关系的。”

李冬打开卫生间的门,里面热气腾腾。周林隔着浴帘在浴缸里,李冬说:“我把东西放在洗漱台上了。”

话刚说完,周林就把浴帘一下子给拉开了,笑着对李冬说:“李哥,麻烦你把洗面奶递给我,谢谢。”

李冬看见湿漉漉的周林quan*地突然出现在眼前,在那几秒钟里,李冬的眼睛里只看见了一具沾满了水珠的男体,第一感觉就是匀称!匀称的身体、匀称的阴毛、匀称的**。当然,李冬也没有多看,把洗面奶递给周林后,就走出了卫生间。

过了一会儿,周林腰上围了条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块毛巾边擦头发边说:“我洗好了,李哥,你去洗吧。”

李冬把衣服脱的只有一条内裤后,就走进了卫生间。

热水从花洒中喷了下来,洒在李冬的头上,顺着英俊的脸庞和修长的手臂,分成前后两股水流。前一股水流流过李冬健美的胸膛,趟过平坦的小腹,穿过茂密的森林和小山丘;后一股水流,则经过李冬厚实的背膀,跃过性感的*;与前面的热水一起,顺着粗壮的大腿和结实的小腿,在一双有力的脚掌处汇合。

正洗着,就听见周林在门外喊:“李哥,你试试我那洗面奶吧,挺好用的。”

李冬哦了一声。看见周林的洗面奶就放在浴缸边。李冬拿起洗面奶仔细看了看,都是英文,揭起盖子,挤了点出来,在掌心揉了一下后,抹到脸上,香味挺好闻的,洗了后脸上感觉也不错。虽然李冬平时在家也用洗面奶的,但是都是一般的超市货,李冬自己也不讲究这些,能用就行。这次用了周林的洗面奶,感觉脸上好象是要洗的干净一点。

洗完澡后,李冬穿上内裤,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见周林已经钻在被窝里,斜躺着在看电视。李冬也上了自己的床,刚把被子给拉上,周林就又把烟给扔过来了,李冬也没客气,点上抽了起来。

“李哥,想睡了吗?”周林问。

“有点,只是头发还有点湿,烟抽完后睡吧。你想睡了?”李冬答。

“没有,呵呵。”

短暂的沉默后,周林又问:“李哥,你是本地人吗?”

“是啊,怎么?”

“没什么,随便聊聊,我也是本地人。你是警校毕业的?还是退伍转业的?”

“警校毕业。”

“哦,那你在警队的资历可算长了。”

“也不长,7年而已。你工作多少年了?大学毕业的?”

“我工作5年了,大学毕业后,靠家里的关系,混到电视台来的,呵呵。”

“你们是好单位。”

“你们也不差啊?”

“呵呵,你来了就知道了,不能和你们比的。”

“李哥,你家里兄弟姐妹就你一个吗?”

“没有,有个哥哥在外地工作,结婚了。你呢?”

“我家除了我父母,就我一个,呵呵。”

“哦。”

“李哥,你买房了吗?”

“买了,按揭了一套小户型,买不起大房子,呵呵。你呢?”

“我也买了,不过是家里出的钱,呵呵。你的房子在哪里啊?”

“城南,XX小区那边。”

“我的房子也是在那里,你是什么地方?”

“XX公寓,你呢?”

“我离你不远,XX花园,到你那里走路十多分钟就到了。”

“你那个楼盘好象都是大户型啊?”

“是的,呵呵。不过我的房子也不大,一百二十多平米。”

“不错了。”

“李哥,欢迎你以后有空来我家玩。反正你我住的近,方便。”

“好的。”

“时候也不早了,睡觉吧,我头发也干了,呵呵。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呢。”李冬说。

“好的,我关电视了。”周林说。

李冬把床头灯关了后,缩进了被窝里。

半夜里,李冬感觉有一只手在抚摸自己的身体,很柔软很灵活的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李冬的胸膛,并不时停留在李冬的两个**上。

**的味道从李冬的床上蔓延开来,弥漫在整个房间,甚至飘出窗外,和大海的气息融于一体。

李冬醒了过来,房间里一片漆黑,周林睡在旁边的那张床上,发出轻微的鼾声。李冬觉得自己下面湿湿的,手一摸,粘糊糊的一片。梦遗了。

真是麻烦,偏偏住在外面的时候发生这个事情,在外住一天,又没有带换洗的内裤。李冬在被子里,把内裤脱了后,赶紧把内裤当毛巾擦了擦小腹、**、阴毛。被子也湿了,只能翻过来盖了,只是明天退房,服务员看见这个会怎么想哦?真是丢人!

李冬现在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又看了看周林,睡的好象还是很香。李冬想了想,还是起来,跑到卫生间里,把毛巾打湿后,自己围了条浴巾出来,拿湿毛巾把被**渗湿的被套部分擦了起来。这样来回擦了几次,李冬觉得差不多了,然后把被子湿的那一面向上,重新盖在了身上。

那条内裤怎么办呢?扔在垃圾筒里,又怕明天早上被周林看见,算了,先塞在床脚下吧。明天退房时,让周林先出门,到时候再扔。明天一天只能穿空心裤了。

忙完这些后,李冬躺在被窝里,回想起刚才那个梦。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呢?而且还那么真实。房间里就只有周林和自己2个人,不至于周林来摸了后,那么快就回到自己的床上睡着了吧?而且周林的胆子也不会有那么大吧?但是,不是周林的话,哪又是谁呢?那个梦也感觉太逼真了点。

就这样,李冬迷迷糊糊地想着,没多久后,也睡着了。

早上李冬醒过来,看见周林都已经坐在起床看电视了,只是把电视音量调的很小。周林看见李冬醒了后,就说:“李哥,你醒啦?”

“是啊!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几点了?”李冬问。

“不早啊,都快8点了。”

“哦。”

李冬看见周林没有出门的意思,想着自己现在罗体在被窝里,而且内裤又不能穿。怎么能出被窝啊?如果被周林看见这样,那也实在是太丢脸了。万一传出去,那可真的是脸丢完了。李冬想了想,就问周林:“你怎么还不去吃早饭啊?”

“等你一块儿去吃好了,没事的。”

“你不用等我,你先去好了,顺便看看其他房间的人起来没有?没起来的帮忙敲一下门。大家到餐厅里吃了早餐后,好开工。我这就起来了。”

“呵呵,李哥,你可真是个负责的领队啊!好的,我这就去看看他们起来没有?”

说完,周林从床上起来,走出了房间。

李冬这个时候,赶紧裸身从被窝里出来,把长裤先穿上,然后穿衬衫就去卫生间洗漱了。刚洗漱完,周林就回来了,说:“挨着把门都敲了,大部分都起来了,还有些已经去餐厅了。”

“哦,那好,你也去吧,我马上就来。”

“行,餐厅里见了。”

李冬等周林走了后,把外套穿上,然后把塞在床脚下的内裤找了出来,塞在自己的口袋里。又看了看被子,还是有一圈水印在,不知道周林起来的时候看见没有?不管那么多了,李冬出了房间门,走到走廊尽头时,趁没人的时候,把内裤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扔进了放在那里的公共垃圾筒里。

走进餐厅,看见周林在向他挥手。李冬拿了餐盘,取了些食物,走到了周林的位置,坐了下来。周林说:“预计和昨晚约定的时间一样,9点肯定能集合,应该没什么人迟到的,你看,大部分人都在这里吃早餐了,还有起的早的,已经吃完了,呵呵。”

“哦,那好,今天早点出工,也好早点收工回城。”李冬说。

吃完早餐,大家把房间里的东西拿了后,李冬把房间去退了,然后到停车场,看见整个摄制组的人都已经在了。李冬看了看表,8点57分。周林还真的说对了。

接下来全天拍的很顺利,下午4点多就回到城里了。李冬除了穿的空心裤有点不适应外,其他感觉都还比较顺。李冬以前除了夏天在家洗澡后,空心穿一条大短裤外,还是第一次穿空心裤工作一整天。

回城后,大家看了时间也不早了,就说明天早上上班时间还是在警局门口集合吧,今天就先散了。李冬正准备回家,周林跑过来对李冬说:“李哥,坐我车一起走吧?我们住的那么近,顺路。”

李冬看了看周林,说:“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上了车后,周林很熟练地把车开了起来,边开边问李冬:“李哥,你会开车吗?应该会吧?”

“会的。”李冬说“我有5年驾龄了,李哥,你几年了?”

“我7年了,呵呵。”

“那你肯定开的很好了。”

“一般了。”

“这样吧,李哥,明天早上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到警局。”

“不用了吧?那多麻烦你啊?”

“不麻烦,谁让我们住的那么近啊?早知道你住在我附近,前面那段日子我就可以天天接你上下班了。反正都是一条路,又不是需要专门绕路,呵呵。”

“那真的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事儿,这点小事情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都说了我们住的近了,以后拍摄这段日子,你就天天坐我的车吧?”

“那我不客气了,呵呵,谢谢你啊,周林。”

“李哥,你再说这样的话,就是见外了。”

李冬看着车窗外,听着车里的音乐。周林看李冬不说话,闷了一会儿,又说了起来:“李哥,你平时自己做饭吃?”

“是啊,但是也不是经常,如果时间空,就自己做,忙就在外面随便吃一点了。”李冬说。

“李哥,今天回的早,你也不要做饭了,我们2个一起在外面吃吧?”

“那也好,今天我请你,先谢谢你和后面的接送。”

“哈哈,好啊!”

“那这样,你先开车到我那里,我回家换身衣服,下班了穿制服,不方便。”

“怎么?李哥,你穿那身制服挺好看的啊?”

“唉,你不是警察,不知道,下班穿制服,别人都知道你是个警察,做什么事情都要注意警察形象,万一看见什么事情,你不出面去管也不好,其实谁想去多管那些闲事啊?又不是什么真的大事情。”

“哦,呵呵,明白了。”

车停在了李冬住的XX公寓门口,李冬下了车,回到家。换了身休闲服,当然,内裤肯定也穿上了。

下楼后,看见周林把车停靠在了XX公寓门口的路边了。李冬上了车后,问周林:“想吃什么?”

“随便吧,就在你我的附近找个吃饭的地方好了,没那么讲究。只要环境干净点,味道过得去就可以了,地方你说了算。”周林说。

“那去吃湘菜吧,附近有家新开的湘菜馆,我也没有去吃过,今天正好去尝尝。对了,你车停哪里?先停回你住的地方?再出来?还是就停在饭店门口?”

“我先停回家吧?反正我今晚也不出去了,而且那样吃饭的时候,还可以和你李哥喝点酒,呵呵。”

“我可是不能喝的。”

“哈哈,警察有不能喝酒的吗?李哥,你也太装了,放心,我们就是朋友之间喝酒那种,不是应酬场合。你不要有负担的。”

“呵呵,我真的喝不了多少的,先和你说,只喝啤酒。”

“呵呵。”

周林把车停了后,和李冬一起步行到湘菜馆。走在马路上,周林的个子和李冬差不多高,但是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周林就象个小混混一样,而李冬则完全是那种稳重成熟的风格。初夏的阳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街道上的树荫的阴影随着两个人的走动,不断地在两人身上变化着图案,时明时暗,暖暖地,萌动着,却又是未知的。

两个人进了湘菜馆坐了下来,李冬让周林点菜。周林也没客气,点了一桌的菜,顺便点了啤酒。就这样,两个人吃了起来,边吃边聊各自的工作及生活。随着聊天话题的深入,李冬慢慢有点转变了对周林的看法,觉得周林还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两个人聊的很开心,吃的也很高兴,喝的更是没感到尽兴。不知不觉中,天都黑了,两个人这顿饭吃了2、3个小时。

等菜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周林提议附近去找家酒吧继续喝,李冬也欣然同意,毕竟两个人年龄也只差3岁,算是同龄人,对很多事物的看法,都很接近,话自然也有点说不完的感觉。两个人出了湘菜馆,找了家酒吧,又继续喝了起来。

喝着喝着,就有两个美女过来搭话。周林就开始很痞地调戏美女,李冬笑着在旁边看。四个人就这样边喝边聊。一直到快0点了,李冬说要回家了。周林这才意犹未尽地说差不多了。出了酒吧门,周林把李冬拉到一边,对李冬咬着耳朵说:“要不要带一个回去?呵呵,那女的好象对你挺有意思的,哈哈。”

“哈哈,不用了,还是你去享受吧!”李冬说。

“呵呵,我可是不喜欢这样子的,哈哈,回家睡觉了。”

“呵呵,那明天早上见了。”

“明天早上见,拜拜!”

“拜拜!”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