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同小说:我和排长

2019-04-05 作者: 阅读:

军同小说:我和排长

第一章 新兵连

第一节 祸兮

1999年的7月,我带病参加了高考。落榜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但是来自亲戚朋友和家人的压力却是我没有料到的——谁叫我从小读书就是个成绩很好的孩子呢?

为了逃避压力,11月,我背着父母报名参军了。

踏着盘古的足迹,寻着夸父的就程;身藏后羿的胆魄,心怀寓公的决心……一

步一步,时代到了尽头,一年一年,世纪到了尾声!自豪的年轻人,一身戎装,胸

襟豪迈,奔向前程!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所有的体检和政审是不可能检查出我是一个有严重gay

倾向孩子的。12月13日,我和我的300多位四川老乡来到了湖北孝感的东山头消防

武警教导大队。我被分到了128班,班长叫海,江苏人。1米85的个子,一副帅气

的脸孔,十分阳光,使我第一眼看见他心里就有了一种“当兵也不枉然”的想法。

为了锻炼,新兵连的伙食开得很差,而且训练十分的辛苦。我们每天要在4:

30就起床叠那厚厚的军被,5:30开始5公里长跑,6:00吃早饭,6:30分就开

始队列训练和体能训练。11:30分收操,中午休息2个小时,下午1:30开始训练,

5:30收操,晚上7:00开始练习军姿(立正持久训练),9:00收操。

当训练真正开始后,我就觉得班长不是那么“阳光”了。(在这里我不是想要

揭露部队“黑”的一面,但这与我的故事有关,我就不得不如实的说了)训练场上,

他成天板着脸,冷酷无情。看看这个,瞪瞪那个,瞧谁不顺眼就在谁的屁上踢一脚。

除了训练,成天我们看得最多的,就是我的战友们被打被骂。

后来我才知道,大部分的新兵连班长都这样,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说是这样

可以锻炼我们吃苦耐劳和磨练精神意志。

晚上9:00以后,班长还要我们完成“5个100”才能睡觉,这包括100个俯

卧撑、100个引体向上、100个扛人蹲起、100个仰卧起和100个立卧撑,腰酸腿

是可以想象的了。在做的时候,一不小心还会有拳打脚踢的。在这种时候,我和我

的好多战友们有了当逃兵的想法(当时的确有过逃兵的)。

也许是看我长得斯文,也许是看我身体单薄,鬼知道什么原因,我的*经常

得到班长“消防飞腿”的光顾。我新兵连的生活就这样苦熬了近半个月。

直到那一天——

早晨天气很冷,我在训练间隙跑到池塘边玩冰,我在四川根本就没有见过池塘

里结冰,所以玩得十分高兴,竟然忘记了时间,归队的时候已经重新开始训练了!

这是多么严重的错误啊!

“报告……”

“报告!”

“报告!!”

站在队列前,我一声比一声响亮,但是班长好象没有听见,理也不理我,我知

道,暴风雨就要来临了,心里十分害怕。

很久了,他他突然转过身来:“过来!”他朝我大吼一声,吓得我浑身一颤!

慢慢地挪了过去。

“向后转!”我知道,这“消防飞腿”要来了——

嗡的一声,我只知道他在我*上(准确的说是在后背)踢得很重,之后就什

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节福兮

头痛得要命,睁开眼,四处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原来躺在中队医务室里,手上

还扎着针管呢。

看见旁边坐着个上士在看书,我问道:“班长,我怎么了?”他抬头一望:

“哦,你劳累过度啦,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哦……”

下午收操的时候就输完液了,我又回到了班里。

班长见我回来,一脸的歉意,还叫我到中队队部去一下。

“报告!”

“进来!”

一个戴着少尉军衔(也就是排长)军官,坐在写字台前在写东西。他抬起头来

看了我足有一眼。天哪,那是多么完美的一张脸哟!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

容他了,只好这样来介绍了:迷人的皮肤,迷人剑眉下一双迷人的眼睛,迷人的眼

睛下是迷人的鼻子,迷人的嘴唇,真的,太象明星吴奇隆了!不他比吴奇隆更多了

几分英武和精神。

“你就是漠青?”

“报告排长,是!”

“好,你过来坐下。”

“是!”我齐步走过去端正地坐下了。

“场上的事有想法吗?”

按理现在是在部队,我心里有想法也应该说没有,但是我心里一气,大声说道

:“是!”

“哟,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说自己有想法的哦,还挺有性格嘛。要知道人

一生可是很少有机会接受这样的锻炼哟。“

“……”

他朝我笑了笑,“呵呵,放松点,呶,给你一本书看。”

书?我糊涂了,接过了他递过来的书——天哪,竟然是我九八年一本的诗集《

笔尖上的青苔》!

“你翻开看看。”

我又打开了扉页,上面分明是我的亲笔题词“亲爱的诗友:人生是坡,岁月是

河,纵然磨难,我更欢歌——漠青九八年于重庆“,后面是另一个人的题词:

“纵然被磨得圆滑无比,我的内心也一定坚硬——辉九八年于重庆”,看完后我

抬起头来睁大眼睛望着他。

后来,排长告诉我,他就是辉,中队的副队长。98年他还在重庆当兵,也很喜

欢写诗写散文。偶然在书店看到了我那本诗集,一看很喜欢就买了一本,后来托朋

友叫我题了几个字,现在我显然不记得是谁叫我题的了。他还知道我在学校组织文

学社、在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和小说的事。然后他说:“今后你就是中队文书了,

指导员和中队长都住在团部,这里有空余的床位,你今天起搬到队部来住吧“。

天!你怎么掉下这么大一个馅饼!砸得我差点头晕!

从这里开始,我和排长的故事真正开始了……

查看更多军同小说我和排长军人同志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