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警察:对不起,我是一名GAY(2)

2019-03-29 作者: 阅读:

就这样我来到了上海,自己的所有就只是手里的档案,见到了刘处长,在徐汇区给我找了间房子,并预交了一年的房租。刘处长说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以后我要找他可以到我住房子的顶楼去喂鸽子,那个养鸽子的人是他的朋友。他会在一小时后出现在马路对面的咖啡屋。

送走了刘处长,我到商店用自己带来的几千块钱买了身西装,第二天直接到X公司投了简历,他们的人事经理是个小个子男人,把我招待进一间会议室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们这里一般是不接待上门应聘的。”

“冒昧造访非常抱歉,我很仰慕贵公司的企业文化,但却没来得及在招聘会上投简历,所以冒昧造访。”

小个子男人透过他的无边眼睛看了看我,“为什么没来得及投简历?”

“我刚刚从外地来,去招聘会的时间比较晚了,贵单位的展台已经没有人接收简历了。”

小个子男人听到我是从外地来的抬了抬眉毛,看了看我的简历,“你从北京来?”

“是”

“为什么来上海?”

“想在上海发展发展。北京那边几个亲人开车出去时出了车祸,最后一个亲人刚走,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留在那里太伤心。”我低着头,眼睛看着地,虽然险些挤出眼泪,但心里却在庆幸我亲爱的老妈听不到我说这些,否则这个公司恐怕明天都会没了大门。

“sorry”小个子经理透过眼镜看我的眼神,不再那么警戒。

其后的问题变得很轻松,到后来我甚至和小个子经理聊起了张学友的老歌和他近期的演唱会。最后小个子经理几乎是勾着我的肩膀把我送到门口。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工作电话,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给我安排的岗位并不是我所希望的总经理助理,而是行政主管助理。小个子经理叫刘帅,在公司大家叫他David,他背地里偷偷告诉我说虽然招聘广告上没写,但总经理喜欢美女,他要的助理只能是女的。但现在行政主管的助理刚走,那也是一个轻松的岗位,那个主管还希望招个男的,所以就给我安排了这个岗位。这个David虽是好心,却弄得我是欲哭无泪。我只好先做我的行政助理,每天的工作倒轻松,安排会议室,分发信件和办公用品,制作各部门行政流程,还有就是给那个和蔼的主管做些会议文稿。

虽然这里的工资比原来要高了不少,但我却每月过的捉襟见肘,为了尽快和同事混熟,我基本每天都是不醉不归,我的酒量并不大,但在机关这些年已经被逼得有了些端酒杯的酒量,特别是比起云南人的酒量,南方人显得斯文的多。我每月的工资也全都为上海的服务业做贡献了,就连我上班的西装还是应聘那天买的那一套。但我的努力很快看到了成效,进公司两个月,总监级以下的人,我无所不知,他们对我也是无所不晓,特别是人事经理David,更是跟我成了拍肩膀的兄弟。

David是上海人,大学毕业后去德国留学2年,回来后就进了X公司,那时X公司已经有了相当的实力,但还没有今天的成就,他常常开玩笑说,他一边见证着他儿子的成长,一边见证着X公司的壮大。我从他那里了解到,徐强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他的秘书是他的老婆,可以说是徐强对外的发言人,无论是要签署的大小文件还是公司重大决策,都是先交由他的老婆,也就是因为他的老婆如此重要,他们结婚快10年了,还是没要孩子。而公司内部的会议和对外与客户的会议,都由他弟弟徐伟出席,徐强只在公司股东大会和年终大会上会发言。可以说想接近徐强是个很难的工作。而这次招聘的总经理助理,是为徐伟招聘的,他和他的哥哥是个截然相反的人,平时无论是大小会议还是公司活动,都是个积极分子,跟谁都能说上两句,特别是公司那帮漂亮的小女生,没有他不熟的。应他的要求公司给他配备了两个助理,其中一个已经跟了他3年,很能干,徐伟的所有工作基本都离不开她,而另外的那个,在David看来,就是徐伟用来调剂工作情趣的,不是给他冲咖啡,就是陪他吃饭,要不就陪他去健身买东西,就是一个美女保姆。David跟我抱怨说,“那些美女都是平时让别人伺候惯了的人,谁愿意整天伺候他啊,伺候不好他还冲人家发脾气,所以他的这个助理是时时招,时时走,最近这个又走了。唉!”David抱怨说招不来人徐伟就拿他出气,他是恨透了这个徐伟。我问他为什么徐伟那个助理可以跟他那么久,David说那个助理是2个孩子的妈,已经36了,徐伟当然不好意思随便支使人家,何况徐伟每天的工作安排她比徐伟还熟。看来要支走这个助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另一个助理又要是个美女,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想这个任务只能请求王部长换人了。

但王部长的回答却是斩钉截铁的“No”。他说这样的工作现在局里没有合适的女干警,而且我已经获得了一定的人脉,如果换人一切又要重头来,时间上不允许。可我没有接近他们兄弟的机会啊,王部长拍着我的肩膀说事在人为,他相信我。我当时真想从我们站着的天台跳下去。王部长临走还给我一个鼓鼓的文件袋,说让我置办几件行套,别仗着自己长得帅就天天穿一件西装打一条领带。

虽然我心里对王部长的要求嗤之以鼻,因为对于工作时穿的衣服,在穿了几年警服后,我始终把他们定义为工服,所以即使是现在,我也没对自己每天穿一件衣服在意过,但既然领导给我专款,并下了专门的命令,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执行,为自己添置了4套价格不菲的西装和领带,还学着那个徐伟,烫了个乱毛寸的发型,着实包装了一下。

第二天上班,大家见到我的问候语都改成了“今天真帅啊!”这让一向注重心灵美的我饱受打击,原来世人都是如此的庸俗!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天之后我就有了一个“小晓明”的外号,那时黄晓明刚刚出名,公司跟我熟的女孩们拿我开涮,把我的诸多脸部器官和黄晓明的照片做对比,最后送了我这样一个“爱称”,并且很快将使用的范围扩大到整个公司。我权当这是同事们抬举我,他们叫我也就应了,但没想到这却给我的工作带来了转机。

几天后David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到总经理室报到,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也不知道,徐伟点名要我做他那个空缺的助理。我在座位上用10分钟时间,分析了各种可能,其中最坏的一种就是徐伟查到了我的身份,所以调到他的身边,反利用我给他们的行动制造烟雾。对各种可能我简单想了些策略,但时间太紧,也顾不得许多了,有些大义凛然的就去了徐伟的办公室。

徐伟盯着我看了很久,那种眼神除了审视还有敌意,我也很不客气的回望着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徐伟,发现他长的比照片中还要帅气些,宽宽的额头下一对浓密的眉毛很是相得益彰,眼睛虽然不大,但很好看,脸型可以说是标准的瓜子脸,唯一的缺憾可能就是皮肤属于我讨厌的黑黄色,(可能是因为自己怎么也晒不黑,所以我对于那种被称为麦芽色的皮肤总是喜欢称为黑黄色。)徐伟的开场白是句很不客气的“去,给我冲杯咖啡。”

我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出了门看到他的那位妈妈级的女助理正在看我,我恭维了她几句,接着向她求助,她很乐意的帮我冲了咖啡,并告诉我徐伟的口味。我恭恭敬敬的把咖啡放到了徐伟的办公桌前。徐伟正在电脑上写东西,他抬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咖啡,问我怎么这么久,我说我先了解了一下他的口味,所以花了些时间。他对此似乎是嗤之以鼻,又低头写他的文件,我等了一会,看他没有再理我的意思,就朝门口走去。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被他叫住,“我让你走了吗?”

我转身又走了回来,他还是那种眼神,我也还是不客气的望着他。

他又低头写他的文件,我看他还是没有再理我的意思,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出去,他忽然扔到我面前一个文件夹,让我好好看看。

我打开一看是助理工作内容,什么买早饭、泡咖啡、送洗衣物、开车、购物……和David描述的差不多,就是个全职保姆。我看完后放回他桌上,他问我有没有什么疑问。我说只有一个,为什么选我?他说因为别人都说我工作的很好,而他正需要一个这样的助手。我知道这并不是真正原因,但无论是福是祸,对于我目前来讲都是个很好的机会。我看他不再理我,就问他我是否可以出去了,他低着头,斩钉截铁的说不行。我问他还有什么事,他说没有。我说好,那我就站这看您工作了。他终于抬头看我,许久挤出一个“好!”然后又埋头开始写他的文件。我不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像个傻子似的一直站那看着他,看着他长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跃,不知怎的忽的想到了我的儿子,我想我这次回去要给他买一部电脑,偶尔我出差的时候也可以在网上看到他。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忽然眼前一灰,脸上一片湿润,咖啡顺着我的西服和衬衫滴到了我的皮鞋上。

“在我面前你也敢走神?”他冲着我咆哮。

我也很生气,自己被弄的这么灰头土脸的还是第一次,一时没忍住也冲他嚷道“我是你的助理,不是你的狗。”说完就去了洗手间。

查看更多同性恋警察GAY警察同志警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