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警察:对不起,我是一名GAY

2019-03-29 作者: 阅读:

同性恋警察:对不起,我是一名GAY

1

“没人跟你一起来吗?”

“没人,我自己来的。”

“你叫你家里人来吧,这个需要治疗,还是跟你家里人说比较好。”

“我家里人都在外地,需要什么治疗你就直接跟我说吧,大夫”

医生透过黑边眼睛,皱着眉头看了看我,“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你的诊断结果显示你患的是脑部肿瘤,肿瘤是恶性的,并且位置比较特殊,所以恐怕很难做手术了。 ”

“……”

自从自导自演了那次撞车事故后,我时常会感觉头疼,最近疼的厉害,就像是有人拿电钻在绞我的脑袋,痛的让我只想拿脑子撞墙。我以为是最近的工作太多造成的,所以想找大夫开些止痛药,没想到却被留下检查,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坐在那里,听着自己的心脏“嗵嗵、嗵嗵”的跳着,我把手放在了那里,强烈的震动从手上传来,是的,我还活着,我还醒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目前的医疗技术恐怕帮不了你了。”

“还有多久?我还能活多久?”

“这要看你的身体状况,如果你的抵抗力强,肿瘤生长的慢的话还有很长时间。”

“如果生长快的话是多久?”

医生许久轻叹了一口气说:“如果肿瘤生长快的话,最快会在半年之内,完全压迫你的脑神经。当然这是最坏的估计,你还年轻,自身的抵抗力强不会那么快的。不过你最好还是回到你的家人身边,因为现在只是轻微压迫神经,所以你会间歇的头痛,以后可能还会昏厥,到后期会失明。所以你需要有人照顾,不能再一个人生活了……”

后面医生说的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我拿着我的诊断结果,不知道怎么出的医院,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汽车,看着路过的吵吵闹闹的行人,心里反反复复的问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没有做过什么错事,也没有对不起谁,为什么要让我遭受这样的命运,难道这世上真的没有公平吗,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想大声的喊,告诉所有人我的委屈,但最终却只有眼泪悄悄的打湿那张判了我死刑的诊断结果而已。而我也只是像个路人般徒然的坐在那里。

不知什么时候,街边的路灯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我手上这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诊断结果,眼泪已经干了,风吹过,脸还能感觉到泪痕,我已不再问为什么,既然不能改变结果,还徒究原因又有何义哪。既然死亡已是咫尺之间,不如坦然接受。我想着我还有哪些事要做,首先是我的儿子,我不知道他将来是否会记得我,我和他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个月,为了这个该死的任务。这2年来我只在电话里听过儿子的声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等我回去,我要天天陪着他,我要和他照很多照片,拍下我和他相处的分分秒秒,以后他长大了可以知道他老爸长什么样,他老爸有多爱他。还有我的老妈,好想吃她做的炸酱面,还有老爸,还有我那个爱哭的老婆…… 两年来,被尘封的感情,随着回忆像洪水般地冲进我的脑海。

2年前,我刚刚从云南调回家乡时,只是市分局缉毒处的一个小科员,那时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像今天这样来到上海,执行这个特殊的任务。那时作为处长秘书,大量的文书工作与在云南时真正的缉毒前线工作差别很大,开始时很不适应这样朝九晚五的平淡的工作。但父母都很开心,说一家人终于团聚了,他们也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

我的父母都是比较传统的农民,我毕业后他们就张罗给我找对象,后来我分到了云南缉毒分所,离家很远,我以为找对象的事,他们会就此作罢,没想到,他们在我工作的第一年十一假期就跑到了云南来过节,还带来了一个女孩,说是给我介绍的对象,那时我的心思全在工作上,根本没心情谈什么恋爱,对这个女孩也不冷不热的,没多久他们就回去了,我也就没再想这事。

几个月后我们有个大的抓捕行动,在行动时我负责盯守一个路口,原本这是队里考虑最为安全的一个路口,所以派了我和几个最年轻的干警一起负责,没想到那些亡命之徒在被围堵后竟然选择了我们盯守的这条小胡同逃生,我们5个人,逃跑的是3个人,我让他们一起去追那两个,我盯住一个,跟着他翻墙越街的不知道跑了多远,终于,他跑得没了力气,倒在地上,我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掏着手铐,就在这时我瞥到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向我刺来,下意识的一躲,一把刀闪过我的心脏刺进了肩膀,我一把抓住了握刀的手,反手给他带上了手铐,这个亡命之徒还想挣脱,我用力的将他拽倒在地上,将另一只手铐拷在了路旁的铁栏杆上。后来我光荣的住进了医院,还赢得了一枚小小的徽章以及老妈的几升眼泪,没过多久那个女孩也来了,并且留了下来,除了上厕所外,把我照顾的可谓是无微不至,我伤愈出院,局里就给我们腾了间宿舍,在那里我把这个女孩变成了个女人,当然,她也把我由男孩变成了男人。说实话那个时候真的不懂什么是爱情,就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挺好,可以有人关心你,有人需要你关心。同事也不再嘲笑我是愣头小子,最主要的是晚上睡觉也不再是一件很无聊的事。

没过多久她就告诉我我要当爸爸了,当时我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哦,你是要养猫还是要养狗?”因为自从我上大学离开家,老爸就给老妈抱来一只德国黑背,它被我妈亲切的称为“宝贝儿子”,每次回家他们叫儿子我都不敢跟这条狗抢着回答。那天女友被我的话气的一天没理我,最终我开车到4里地外的一个花店给她买了99朵玫瑰才换来她一个笑脸,为了让我花300元买的玫瑰能够发挥更大的功效,我也就顺便把婚给求了。在我们的儿子在娘胎里3个月的时候,我们举行了婚礼,还回老家过了为期一个月的蜜月。再回到云南时,老妈死活都要把我老婆留下,说是不能让她没出世的外孙跟着我遭罪。于是我就形单影只的回到了云南,领导不忍心看我新婚分居,也不堪我老妈每日一次的电话诉苦,没几日就将我推荐回了老家。

于是我就回到了老家,过上了舒舒服服的办公室文员的生活。那时局里9 :00上班,单位的班车会在8:50停在我家的楼下,只要上了班车,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交通事故,都与我无关,我只需要靠在椅背上补我的早觉直到司机大哥叫我们下车。回家的时候,老妈会在我下车的路口等我,看到她那张脸,就是再健忘的司机也会记得给我踩脚刹车。中午是单位1元钱的午饭,10样菜的自助,还有酸奶和水果,为了体现自己对家的热爱,我偶尔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在下班时到食堂买些便宜的不能再便宜的美味馒头或馅饼之类的带回家。偶尔生病了,只需要拿着药费的单子送到财务室,药费就会自动的回到自己的钱包里。日子过得平静得好像我每天沏的茶,其实我并不懂茶,只是大家都这样喝,我也就跟着喝了,到底是香是涩,我那时不能去想,因为怕,怕想了自己会后悔,怕自己会坏了这份平静,特别是当我儿子出生的那天,看着他那张粉嘟嘟皱巴巴的小脸,我真的怕,怕自己那颗偶尔会躁动的心,会去追求什么人生价值,我告诉自己朝九晚五的工作,和睦的家庭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然而这份平静在我儿子办满月酒的那天结束了。那天除了很多同事到我家来祝贺外,局里的领导也都来了,局长还带了一个朋友,以我做公务员的经验,一看就知道他这个朋友是个官职不小的领导,虽然我奇怪这种大领导怎么会来我这个小科员的家里,可我也不想巴结他,对他客套了几句,就去和同事喝酒了。没想到的是,这个领导却在席后主动找我,还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下周有空的时候去找他。名片上写的是市局,没写职务和科室,只写了姓名。这样的名片倒少见,平时见到的领导都巴不得把自己的职务印到半张名片大,而像我这样没有职务的小兵只有工作证,还没有印名片的资格。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领导,我很好奇。

周一刚好要到市局去送文件,我就拿了他的名片上去找他,没想到,他是局里缉毒部门的部长,比我们局长还要位高一级。如此位高权重的领导找我这样的小警察能做什么?他见到我,亲自为我倒了杯水,然后拿了个文件夹坐在我对面,盯着里面的文件足足看了十分钟,我虽觉得有些尴尬,却也不敢随便开口,这些年在机关工作,特别是这次调回市里的机关,被告诫最多的就是少说少问,多做事。终于,这位部长抬起了头,冲我笑了笑,说刚刚在看我的档案,问我对现在的工作是否有什么想法。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给他写了匿名信检举我,可我一个小文员,什么权力都没有,说实话连贪污受贿的资格都不够,别人能检举我什么?我茫然的摇了摇头。他又是很和蔼的笑了笑,说看我的档案,在云南的时候,历次行动都很主动,也很勇敢,觉得我应该是个喜欢做实务工作的人,不知道和现在的文书工作比起来,更喜欢哪种工作。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告诉他我喜欢现在的工作。他没再说什么,只是看了我一会,然后笑了笑说我的眼睛告诉了他另外的答案。接着就站了起来,我赶紧跟着站了起来,他拍着我的肩膀,把我送到了门外,对我说如果还有什么想法可以再来找他。

我就这样回到了局里,回到了时钟一样的生活中,上班工作,然后回家陪着老婆和儿子,陪着父母。吃饭睡觉,一切都似乎没有任何变化,除了每天在我脑子里回想的和部长的会面。在儿子满两个月的时候,老妈煮了长寿面,说是先替她孙子吃。我那晚看着儿子熟睡的脸,忽然感到自己的苍老,我觉得我的生命就像灯油里的油,而那些无聊的制作文件,汇报材料,整理卷宗就像一根又细又长的灯线,在一点一滴的消耗我的生命,而这灯线的亮光却哪都照不到。我不知道当我的儿子长到20岁时,他的老爸是不是还像个时钟一样,每日埋在成堆文件里,然后走相同的路线回家,吃饭、睡觉。我觉得我已经不是27岁而是67岁,曾经的那些抱负,那些理想只能随着儿子的成长,一点一滴的倾注在儿子身上了。这样的想法折磨着我,那天我彻底的失眠了。

第二天我去找了那位部长,我告诉他,现在的工作不是我想要的,我期望能做有更有价值的工作,我希望我的生命不要耗费在无休止的文件和会议上。王部长还是例行的微笑,然后问我如果这样的工作需要我抛家弃子,甚至需要我牺牲,我是否还愿意去做。这出乎我的意料,我想到了儿子那张熟睡的脸,想到每天回到家和老爸老妈老婆一起吃饭的情景,犹豫着,但最终我还是点了点头。王部长不再笑了,他很严肃的看着我,我很坦诚的告诉他,是的,我愿意。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或许这样的想法有些自私,但我真的觉得现在的我不是在活着。然后王部长笑了,笑得很和蔼,但不光是和蔼,也有开心。他说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是他的忘年交。然后他写了一封信盖了部里的章,让我交给我现在的局长。接着对我说以后的很长时间可能我都不能回家,甚至不能回这个城市了,他给我一个星期的假,让我陪陪家人,然后收拾好行李来找他。又叮嘱了我一些事,安排专车把我送到了局里。

我把信交给了局长,局长看了信,拍着桌子说王部长不是东西,原来早就盯上我了,怪不得主动找他要参加我儿子的满月酒席,说他们几十年的交情算是白交了…...接着他叫他的秘书给我办离职,我回到办公室跟同事们道别,虽然大家都很奇怪我的突然辞职,但机关的人都明白沉默是金的道理,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局长在我的离职手续上盖章时,还是很忿忿,他说我也是个白眼狼,说走就走,枉他还想好好提拔我。我对局长是千恩万谢,最后局长送我出门,一直把我送到了办公楼外,在大门口,局长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老王那边的工作不是那么好做的,叮嘱我在外面一定要小心,说能被老王看中的,也不是普通人,让我好好干,不要辜负了老王的希望。最后他告诉我这边所有的人除了他之外都只会知道我是辞职离开的。希望我对家里也是这个口径。

我回家的第一天都没有勇气张口,一直到第三天,老妈一再逼问我为什么不上班,我才告诉他们我辞职了,上大学的一个朋友在上海开了一家公司,想请我过去跟他一起干。老妈当时就急了,找了扫帚就打我被我老婆及时的拉住了,老爸在旁边抽着烟,把我叫到了另一个房间,问我是怎么想的,我说现在的工作我真的不喜欢,希望能做点更有意义的工作,也希望能够多挣点钱,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这些话其实也是我的心里话。老爸叹口气,问我老婆孩子怎么办,我说先留家里,等我在外面混好了,再一起接过去,还有他和我妈。老爸最后说既然想好了,就好好干吧,年轻人是该在外面闯闯。然后就到客厅安慰我那个还在哭泣的老妈去了。老婆抱着儿子进了屋,我跟了进去,把对老爸说过的话对她又说了一遍。她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连哭的时候都是无声无息的,但我知道她有多伤心,也知道自己有多自私。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着她,让她在我肩膀哭个够。但我没想到的是她这一哭就是四天,老妈都阴转多云了,她还是每晚雷阵雨。我嘲笑他儿子都没他眼泪多,她却说因为儿子不喜欢他老爸。我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无语,反正在那一周里,我对付我老婆始终坚持用身体解决所有问题。

一周过的很快,当我拖着行李,和父母老婆孩子告别时,自己甚至都不敢回头,我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走不了了。王部长派了车来接我。司机直接把我送到了机场,在那我见到了王部长,他给我定的机票是下午3点的,他用了半天的时间向我介绍这次的任务:他们早在一年前就查到一条运毒的线索,从境外运到深圳和广州,然后汇总到上海,深圳和广州的窝点都已经找到,但始终没有抓捕是因为这些毒品到了上海之后就会神秘的消失,他们监控了几次,发现毒品都是运到一个叫X-GROSS的外贸公司,现在还搞不清楚是该公司的个别员工在贩毒还是这个公司就是一个洗黑贩毒的机器,另外就是这些毒品只进不出,进到这个公司后就会神秘消失,他们查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上海这个公司不搞清楚,下一步的抓捕就无法进行,甚至整个贩毒线索也都无法突破。他希望我能打到这个公司内部,搞清楚真正的贩毒情况和证据。

王部长告诉我到了上海只有上海市局的刘处长知道我的身份,他给我看了刘处长的照片,说如果有情况不能和他联系时也可以找刘处长,他在上海会给我安排住处,但别的就要靠我自己了。然后给我一个文件袋,说是给我伪造的档案,他说X公司正在招聘,他根据他们招聘的条件给我做了档案,进到这个公司应该不是难事,但如何摸清情况就要看我的了。另外给了我一个文件袋,里面有两个男人的照片,一个虽然年纪不大,但看着老成持重,另一个年纪更轻,一头时下最流行的乱寸头,一副大蛤蟆镜,再加一个斜斜的坏笑,看着就是一个纨绔子弟。王部长说这是这家公司的两个老板,年纪大些的是哥哥,叫徐强,这家公司是他白手起家创建的,比他弟弟大了10岁,学历不高,但很有经商头脑,短短10年就把X公司做到上市,可以说是个厉害的角色。他弟弟徐伟,3岁的时候父母就出车祸死了,是他哥哥把他带大,还送他到国外念了几年书,回来后跟他哥哥管理公司,兄弟俩的感情很好,对外的声誉也很好,特别是他哥哥,在香港的慈善协会有很好的口碑。王部长说其实他心里很希望这兄弟俩是干净的,但是不是能如他所愿,还要看我调查的结果了。

查看更多同性恋警察GAY警察同志警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