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我的陆军男朋友(3)

2019-03-27 作者:郑风 阅读:

第四章 人非草木

总算是放学了,已经是夜里九点20了,好累。外面还是下着大雨。天气倒是很凉爽,毕竟还是夏天。幸好还有一把伞。

晚上到家时,睡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想想今天的事。说不上来什么意思,总之感觉怪怪的。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我便将伞原物奉还,也没有多说,只是说了句:谢谢。看的出来,他昨天好像睡的不好,见到他时,还是睡眼惺忪的。不过他还是很高兴的接过了伞。说了句:不用谢……后面说的什么也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及时的走开了。

回到位置上,许可像看新大陆一样看着我,问:“你和新来的关系不错吗?”

这话我不爱听了啊!“人家都来了几个月了,同班同学这么久还什么新来的,我说我们的三河中学的第一大帅哥,你没事挺会八卦的啊。呵呵。”

“切,谁不知道我们郑大课代表一向眼高于顶啊,怎么和一个刚认识的人打的火热,这还叫八卦啊。”

“无聊!”我气他道。

他见我白了他一眼说:“怎么了,生气了,请你吃饭中午。”

“不必了,我中午回家。”

至于他说什么,我也不想听了,反正他说的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转念一想,这倒是提醒了我,别人雨中送伞,我总要表示一下吧,不然岂不是显得我小家子气了,对了,后天星期五,爸爸妈妈加班,中午让我在学校吃。这正好是个时机,我就开始了我的计划。

计划好了,自然是要和说了,我就在当天上晚自习时故意又早早到了教室,果然门开的,而且他也在,低着头看书,我就低调的走到他面前,他显然刚看到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来找他,毕竟之前我欠他人情之时也没有过多的给他客气,给他面子。甚至我在想他会不会以为我是来找他喳的,呵呵,却又不得而知。说远了,跑偏了。

我看他迷茫的眼神还强颜欢笑,就乐了,轻笑到说:“赵坚持,呵,谢谢你昨天借我的伞,后天中午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

无疑,如果说我前一句话带给他的是吃惊的话,那后半句对于当时的他来说真是震惊了。对于我又何尝不是,我虽然比较健谈,可是却从来不愿和陌生人多说一句,更不用说是当面了。现在想想假如当时没有这顿饭啊或许我们一直可以称是相安无事,或许我们最多只是熟悉的路人。然而,人生就是这么奇怪,上天的际遇就是这么难以理解。只可惜,今时不同往日。我问完以后就看着他,他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亦或是在想如何答复我,我猜。

我说:“怎么?怕是鸿门宴?呵呵。”我的半开玩笑,为他解了围,同时也为我解了围。

他回转过来,好像还不大相信的样子……

我不怒反乐,轻轻拍了他拿书的那个胳膊,说:“放心,真的。帅哥。”

他点点头快速回答我:“好,一定去。”

我点点头,转身走时,他补一句倒是我不好意思了,:“能不能去你家吃啊。”果然够大方,够大胆,前后反应判若两人。

我说“后天中午家里没人烧啊?就我一个在家。”

“我们自己烧啊,我在外面已经吃烦了,我会烧菜煮饭的。”

“哦,这样啊。也好,好。”我也不好再推辞了。

再说了我也大喜欢在学校外面吃,家乡说那些不入流的小摊最脏不卫生,尤其夏天,诸路昆虫简直就是他们喂的,昆虫同胞们倒是不客气,喧宾夺主倒成了饭店常客,我们倒像是来“陪客”的。

也不去想,转眼就到了星期五,之前和他说好,我放学后喊他,上午第四节课上20分钟后老师有事提前放学,他识趣的没有过来喊我,待我们磨磨蹭蹭的大家都已走完,我便轻轻喊了他,一个眼神,他明白了,我们出了教室,到了校门口他让我等他,去骑了辆自行车过来,说是带我,我也就不客气。坐在后面,反正家也不是太近,我们绕了一段路,到菜市场买了些菜,期间他非要抢着付钱。

我就不乐意了,我说:“到底是谁请客啊?”

他却说:“一样一样的。”

“那我不请了,各回各家。”我假装生气要走。

他真急了,说:“好好好,你给你给,怕了你了,来来来,这个三元,你给吧。”看他滑稽的样子,还指着大葱。我忽然发现,他也挺可爱的嘛。呵呵。总算弄好了,去我家路不是很好走,柏油路被拉沙车破坏的很严重,到处坑坑洼洼,自行车也很是颠簸。他小心的骑着,我坐在后面只好拽住他衫子。可惜夏衫太薄,又不能就这样搂着人家小腹,唉,只能拉着自行车后座艰难挨到了家。现在想想,还不如我地走了。

终于到了家,我家是四合院建筑似的单元房,只有一层。我开了门让他进来,看他也不是拘谨的样子,倒是很大方的感觉,也不怯场,想想也是,毕竟家人不在。我随便寒暄几句,让他在沙发歇会,看看电视,我就去厨房洗菜,他说没事,就帮我一起洗,这时我们低着头在洗菜,我才近距离发现他确实很帅,还是一身的运动装束,白色的衫搭配灰色的运动裤,一双雪白的篮球鞋,不错。

呵呵,还是抓紧时间洗菜吧,下午还要上学啊。不再多想,先淘好米,放进电饭锅内,不一会我们一起就把买的蒜啊葱啊韭菜啊芹菜啊千张啊豆腐啊肉啊其他的什么,都洗洗干净了。他说他来抄菜,我也就答应了,我倒要见识见识他的厨艺,其实我自己的厨艺也是不错的。

说起厨艺,我也是算是“久病成医”的人,没有培训学过,只是一直感兴趣,又经常出入厨房,帮助父母填柴烧火,也就耳濡目染了。今天我倒要看看我们赵大厨如何烹饪美味的。我拿来了冰箱里的几个西红柿,还有猪肝黑木耳等等。

但见到他有条有理的将西红柿切好,锅中放入少量水油烧开,待油滚沸腾时,将事先搅拌好加了盐的鲜鸡蛋慢倒入热锅,立马便香香四溢,待鸡蛋成块状,加些许猪油,此时最难,防止鸡蛋炒糊了,又要将鸡蛋放在5成熟的范围内,火候就非常重要,待放入猪油后加入西红柿,加盐,加一点点青椒,再加大蒜叶,待青椒蒜叶八成熟之后便可以出锅了。看着他忙碌的样子和一盘色香已然俱全的美味我感动之情油然而生。说实话,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和他从普通朋友发展到一起烧饭炒菜的俨然挚友的模样,的确有点“超常发挥”了,或许这就是注定的缘分吧,我想。

“先尝一口。”他打断了我的思路,说着。

“哦,好的。”我敷衍着他。将菜端除了厨房到了客厅。

我对他说还是我来烧吧,他不依,我也不好再闹僵气氛了,只能随他了,又或者我的内心也是希望他烧希望他能永远给我烧。很快我就又从厨房端出了一盘青菜豆腐,一盘青椒**,木耳猪肝,还有就是我们三河名菜“三河小炒”,此菜以后还会提起,暂且不做介绍。

他又做了一小锅条皮西红柿蛋汤。还有我们买的半只啤酒烤鸭。也有6菜一汤,也够请客标准了啊。看他也洗手了,知道可以开饭了,时间也过了1个小时了,正好12点30,就开吃了。首先大家客气一番,他谢谢我请他吃饭,我谢谢他为我烧饭。我就开始试吃了。

“嗯,好吃,真好吃,这烤鸭真不错。”我又故意在涮他了,呵呵。

他也笑了,我便真正开始吃他烧的菜呢。真的不错,西红柿香而不酸,猪肝嫩鲜不失劲感,青菜最好,滑而不腻,豆腐鲜美,总之都好。就是汤有些咸了啊。呵呵,我当然不能打击他了啊,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没有疲劳也有烦劳。反正等他自己吃时也会发现的,我又何必枉做小人了啊。只能一个劲的夸好。

他就很谦虚“没有那么好的,还有好多缺点了啊!”我想起来问他,我们喝饮料可以吗?你要不要喝点白酒(当时我们这里不流行喝啤酒)啊?他说,不要了,下午还要上课呢。我明白了,这是在暗示我,他是可以喝酒的,而且说不定还很能喝也说不定啊。不然怎么一笑怎么还有两个酒窝呢?我就不一样了,我是滴酒不沾的,都说男人都是酒鬼,我就是个例外了。天生醉酒,如果说白酒还有香味可谈,那么啤酒呢?气味之难闻,味道之难喝,是我不敢问津的。

大家吃吃笑笑,说说其他的也就1点多了,期间我也不敢过多的开玩笑,毕竟大家还没有完全成为挚友,好像还差了那么一把火,他更是循规蹈矩,我不说他就只是笑,我说他就托着我说,总算还能说是气氛融洽……我们一起收碗去洗碗,他不让我洗碗,我坚决不答应了这次,我对他说:

“怎么说,你也是客人啊,怎么全程让你弄呢?你想鹊占鸠巢啊?”

他无语了,我纳闷了,我是没说错啊,而且我只是开个玩笑啊。

他顿了顿说:“客人?我在你眼中就只是客人吗?”

诸位看官,难道我说客人错了吗?我笑笑,他却很严肃,我不笑了。

忙解释说:“当然不是,不是简单的客人了,你第一次来我家,是客人,我们也是好朋友啊,好朋友,不是过路的客人。”我怎么感觉我越解释客人越不清了,好别扭,他是来我家作客的“客人”,那潜意识中我岂不是成“接客”的了。汗!

他明显有点不自在了,还是激动?当时我也说不上来,但我感觉他好像都要哭了啊。是气的吗?还是感动的?气就根本犯不着。感动就更没有必要了啊!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心情怎么突然就晴转阴了。

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

他一一字顿地说:“你说的话我记住了,我会一辈子把你当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慌忙安抚接口到:“放心,永远,我一向是话出无悔的。”说着我还装作发誓的样子。

他可能被我嘻笑不在章法之内的表情逗的,就面露笑意了,心情一下就多云转晴了。本来嘛,他就不是一个死板的人。我也舒了一口气,他还有可爱的一面,而我也首次领教了他的爱憎分明,喜形于色的个性。无疑这种不懂掩藏自己的人最容易受伤,也最会让周围的人为难或者受伤……

他却接着说:“你真可爱,不错。”前一句如果勉强还中听的话,那么后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呢?我没有问。

我只是说:“我不小了,我都17了。他惊奇说“我也是啊!”我就知道他会问。

“你几月生日啊?”

我就回答他说:“6月7日。”

他笑了,笑的很鬼魅阴险,说:“我是2月4日,我是你哥哥啊。呵呵,太棒了。我有弟弟了啊。好。”说着还鼓掌,真像个小孩。

我便说:“等等啊,我又没说我要做你的弟弟啊?”

查看更多军人同志军人男友陆军同志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