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军警迷情

2015-09-11 作者: 阅读:

军人同志小说:军警迷情

  一

  新兵蛋子在部队已经第三年了,谁会想我会一直呆下去呢?就连我自己也没想过吧。我多想回到外面的世界,和我爱的人,永远在一起,无拘无束的,真切的陷入到一份真挚的感情之中,去好好爱一个人,以及被爱。但是前途呢,我冷笑。

  部队里90%都是男人,资源很丰富,这是真的。但是大家彼此都戴着面具,你什么也看不到,没有人会把同性恋三个字写在脸上,也不敢。这个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会在部队里找到自己的真爱。但是话虽这么说,有些时候面对战友之间无意识的缱绻暧昧我就把持不住了,所以也会故意去试探一二。试探啊,试探,我玩累了,适可而止了。我宁愿陶醉于无意识的强吻与强暴之中,也不想再挖空心思去同化他们。真的没有意义,而且也有悖我的原则。我的原则是:如果你不是Gay,我绝对不会碰你。这一点我要牢记。所以我把精神全部转移到学习上来,我要考军校。对于有的兵种来说考军校就是幻想,但是有的兵种那就是机遇,我抓住了。我顺利的通过了〇九年一月份的第一轮预考,静静的等待着下一轮的考试。

  那是二月份,刚过完年。老兵们等待,等待着新兵的到来。新兵一来意味着我们这批上等兵就彻底解放了,至少活不用干了,不用被人逼着训练了,神仙般的日子啊。当然更重要的是终于找到泄愤的对象了,可怜的新兵蛋子。但是,我不想参与,只要不触犯到我,我不会去整新兵。我也是第一年过来的,也受过欺负,我知道那种滋味。那些欺负我的老兵的祖宗180代都被我骂遍了,我不想我的祖宗被骂。但是我也不会去干涉别人泄愤,我管不了。

  也记不得具体日子了,反正新兵下队了,老兵都很热情,帮着卸行李,拎包。看着那十一张稚嫩的小脸上泛着灿烂的笑容,我真的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人到齐了,领导照例开欢迎大会,说了些热情洋溢的话,下面人就噼里啪啦拍起来掌来了,接着就是散会。然后呢,于是乎,这十一个娃子的黑暗生活就此拉开序幕了。首先是被拖到车库里开小会,那家伙,如果你当过兵,你就一定体会过那种气氛,就是恐怖。我也的确从他们脸上看到了不安,小腿微微的打着小颤,一个个竟然还能站的笔直笔直的。然后是自我介绍,无非是报户口而已,实在没什么新鲜,于是乎他们就开始自报家门了。突然听到一个新兵说出“本科”这两个字,我按捺不住了,走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应该是十一个新兵里面最年长的了,看上去很成熟。细问才知道,他叫雨萌,上海人,大学毕业,竟然比我还大一岁。

  我摇了摇头,说:“既然都毕业了,还是本科,干嘛来当兵啊?”

  雨萌认真的说:“我想体验部队生活。”

  我说:“体验生活……哼,我打赌你很快就会后悔,不要一个星期。”

  “报告班长,我不会。”雨萌又坚定的说道。

  “谁让你说话的。”同年兵小张吼了一声,“陈班长有让你回答吗?”说着就准备上去踹雨萌,被我拦住了。

  “算了,新兵才来第一天,以后慢慢学就是了。”我说。

  这一下是真把雨萌吓坏了,木讷在那里,很委屈。

  “好吧,今天就这样吧,你们就好好体验生活吧,我姓陈,以后就叫我陈班长,我先撤了。”说完我就准备走。

  “去哪儿?还没开始呢。”小王说。

  “看书,马上就要考试了。”我说。

  “知识分子啊,陈队长。”小李说。

  “别乱叫,等我考上了再叫不迟。”我对着那些老兵们诡异的一笑,扭头就走了。

  我知道我不能呆在那里了,我不忍心看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二 一碗猪肝面我每天很悠闲,高兴起来就去执个勤,骨头僵了就去训会练,领导也不说,总是说让我自己把握。通常情况下我都是到图书室看书复习的,而且一看就是到深夜。我们部队里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吃,尤其是夜宵。像我这样的实干派,喜欢自己做夜宵。所以只要是看书看到深夜我就肯定要去厨房找吃的,吃什么全靠剩余的边角料,有时下碗面条,有时炒蛋炒饭,下水饺也是常有的事,反正只要有东西能往肚子里塞就行。

  我那天夜里是穿着个大衣去厨房的,虽然已是三月份,但还是有点冷的。走到厨房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的,心想难道有人捷足先登了。Nnd,想抢我饭吃。我一边想着一边拉开了门进去。Nnd,捷足先登 就算了,还不开灯。我顺手开了灯,惊了一下,在我面前的竟然是雨萌。

  “你在干什么?”我问。

  “陈班长,我,我没有……”雨萌立直了身子,手却缓缓的往身后掖。

  “都几点了,你梦游呢?你手上拿的什么啊?”我说。

  “没有东西。”雨萌颤微的说道。

  我走过去,拽出了他的右手,手里还紧紧地捏着一个没啃完的馒头。那馒头我好像什么时候吃过,硬的像砖头一样,就是就着水也很难下咽。

  “你就吃这个啊?”我问。

  “下次不会了,班长,我……”

  “不会什么啊?你晚上没吃饱吗?我们队的伙食不差啊,会比这馒头还难吃?”我又说。

  “不是的,班长,是我晚上没吃。”雨萌轻轻说道。

  “现在又想吃了?”我说。

  “不是,班长,我……”

  “这大城市的孩子都那么矫情,你到底想不想吃,想吃就说是,不想吃就说不。”我开始暴躁了。

  “报告班长,想吃。”雨萌认真的说道。

  我扑哧一笑,彻底无语了。我满厨房找了找材料,只有一些面条和晚饭剩的猪肝了。下面条我拿手,而且花样繁多,逢人就说,有什么剩菜我就能下出什么样的特色面条,结果出名了,队里面都叫我陈面霸,nnd,有技能的人就是容易被别人嫉妒。不过叫面霸也不错,比叫面团好。

  我开了火,放上了锅,准备开工,那小子竟然凑了上来。

  “你会吗?”我问。

  “报告班长,不会。”雨萌说。

  “那你凑上来干什么?”我说。

  “班长,给你勺子。”说着递给我一个大勺。

  “你家下面条用勺子吗?”我无奈了。“去洗几个西红柿去。”

  “哦,班长,洗几个啊?”雨萌说。

  “十个!”我故意说道。

  “可是只有四个了,班长。”雨萌无辜的说道。

  “一边呆着去。”我叹了口气,挑了两个,洗了,切了。然后就正式开工了。

  面条是下好了,可我意识到分量太少,所以只盛了一个碗。

  “快吃吧,稠了就不好吃了。”我对雨萌说。

  “班长,我不吃,你吃。”雨萌推辞道。

  “我不吃猪肝,你吃吧。”其实我最喜欢吃猪肝了。

  “可是,班长,我……”

  “再说一句话你试试。”我递给他筷子。

  雨萌看了看我,慢吞吞的接过了筷子,挑起一根面条往嘴里送,还没吃几口就听见他在抽泣,拿着筷子的手不停的颤抖,另一只手不住的抹眼泪。

  “吃面条也能这样啊?想家了吗?”这不说还好,一说他就放开声哭了。我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个比我还大的雨萌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我想到我刚进部队的时候,暗地里不知道哭过好几回呢,我的心软了。

  “别哭了哦,把面先吃了,不然一会凉了。”我一面说一面拍拍他。

  他点点头,努力控制自己。

  

查看更多军人同志军警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