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警察同志小说 警察爱上警察

2015-06-27 作者: 阅读:

纪实警察同志小说 警察爱上警察

  声明:开贴是为了分享我的故事,本人和男二号的结果如何,在此,先卖个关子。众位看客,为了防止人肉,吾将隐去本人的各种信息,且将对学校以及发生过的事情,或者做模糊化处理,或者加以润色。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此外,众位看客若是有任何质疑本文的真实性,本人不予任何回复,看客们当做小说解闷即可,没有任何必要浪费脑细胞去质疑。毕竟,大家上天涯只是为了消遣,哈,言归正传,本人的目的在于提供大家消遣的工具。当然,若是写文过程中发生的漏洞,还欢迎看客们予以指正。

  07年9月,我和我父亲坐上了北上的火车。彼时,南方还处于燥热的天气中,而我,一厢情愿的认为,B市不会比南方好到哪儿去。而当我下了火车时,B市干燥的空气中已经夹带着秋意。我霎时松了口气:看来军训不会太难过。第一次离家的愁绪一扫而空。父亲是个很喜欢耍酷的男人。一大堆行李几乎是我自己抬着回去学校的。父亲喜欢把手伸到口袋里,除了抽烟会有那么短暂的几分钟离开口袋。

  “快点,抬一个箱子都那么费劲吗?”父亲不耐烦的催促。

  我略微不快:“你到底是送我来学校的还是来添麻烦的。不帮忙也就算啦,还那个脾气”

  他看了看我略微扭曲的脸,停住脚步,拎起一个包“这下满意啦?”

  我不再说话,父亲的脾气由来不好。而我随了他,脾气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看客们可以想象,两个脾气不好的男人相处,即便是父子,磕磕碰碰绝对不会少。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喜欢和他一起出门。行事作风不一样,总会产生很多矛盾,与其破坏父子感情,不如减少一起相处的时间。看官们,你们说是吧?

  从B市火车站到我们学校其实仅需要短短的几站路,然而初到B市,被B市火车站那庞大的人流量给震惊了,以至于不知该往哪里走。在茫茫人海中,人显得如此的渺小。

  最终,终于打上了一辆车。我开始对学校产生遐想。

  我看着车窗外庞大的车流量发呆,口腔中总感觉干燥。看来,水土不服的症状来的比预想的要快。而父亲则跟司机海聊。父亲的社交能力颇强,以至于我们下车的时候,他们俩人还互相留着手机号码。据父亲说,已经和他约好一起玩80分。出租车的费用居然还能打折。

  下出租车,他仍是把双手差劲口袋,戴上墨镜,自顾自的走。

  走进校门,与我印象中的学校颇有出入,G大校园内几乎不见一张纸屑,道路两旁的树被修建的十分整齐。就算在深秋,G大的校园也保持的很干净。同学感情比起其他的大学来,更深厚。毕竟,不允许住外宿并且半封闭式的管理更能培养基情。而G大的学生全部都是统一服装,在G大门口通常都有两名学生负责站岗,站岗每人大约半小时。

  接待我的是我们系一位身材略微发福的师姐,也因为她略微发福的身材,她的笑容显得和蔼,更有亲和力。走进学校,那位师姐便走上前来,要帮我拎箱子。我比较木,没有回绝。而我父亲此时,伸出他那双娇嫩的双手,抢过师姐手中的包包。

  这父亲,和我一样,色鬼一个。但是他的境界给我更高,他集烟鬼酒鬼色鬼赌鬼于一身,整个一魔鬼。

  我暗自偷笑。跟随者师姐到了接待处,查了我的寝室。领着我跟我爸一起去了我呆了四年的寝室。

  推开寝室门,对即将居住四年的寝室略微失望。虽然对条件的艰苦早有耳闻,却也难免失望。寝室是六人间,并且是木质的床。寝室楼也是G大独有的特色。在B市市区的学校,居然有五十年代建成的平房。

  我拉了拉父亲的衣袖“这学校真破。空有一个名字”

  “你抱怨个JB,学校是你自己选的。你跟我抱怨个屁!”他在一旁破口大骂。

  “好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这么个大爷陪着我来学校,我也算三生有幸。

  我不再说话。父亲皮肤很白,以至于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再加上他的打扮处处体现着80年代古惑仔的风格,因而,我那些同学对我父亲的印象凭空加上了“刺青”、“大金链子”等物品。而我,则不幸的沦为黑帮头目的公子。

  放下行李,“现在可以去交学费了。”师姐在一旁建议。

  “师姐,交学费的地方在哪儿?”

  “就是财务处,不过今天交学费的人有点多,改到警体馆。我一会儿带你过去。”她别过头“叔叔,您就在寝室休息吧。”

  我和那位师姐走出寝室楼,B市的空气,是我着重吐槽的对象,干燥不说,污染还很严重。下了B市的火车不过几小时,手指头用白纸巾套住,挖了挖鼻孔,纸巾居然变了颜色。可惜,空气污染这个概念当年并没有引起重视,直到去年年底,B市的空气污染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方才引起官方的重视。而在此之前,针对B市的空气污染,还成为我国的国家机密。

  言归正传,和师姐一路聊天,无非就是家乡哪儿的。还有怎么填报的G大。我填报这所学校的理由,并非是因为从小对警察有什么特殊的敢情,而是因为,我的提前批高考志愿不想空着浪费,才填的G大。没想到阴错阳差,居然上了G大。

  缴费现场人很多,除了新生之外,禁止其他人入内。交费处还排起了长龙,只得耐心的排队等候。

  “哥们。你哪个专业的?”排在后排的同学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

  我别过头“F专业,你呢?”

  “那么巧!我跟你一个专业!其实,我刚刚看到我们就在同一层寝室楼,就寻思着我们估计是一个专业。没想到还真猜对了。”

  他难以抑制住笑容。那张脸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与警校学生格格不入——齐眉的流海、女气的眼睛。因而第一眼,我对他的印象并不算太好。虽说,他的脸还不算难看。

  “你住在哪个寝室?”他见我不说话,问道。

  “啊。。。我没注意,我只是记得在楼梯口那儿。还真没注意过。”他这么一问,我才知道我忘了寝室号。其实我有注意过,不过我忘了而已,怕丢面子才这么说。

  我的尴尬被他看在眼里,他话锋一转“你自己来的还是?”

  我想到了我爸,那个把我心情搞得郁闷无比的大爷。“没,一位大爷送我来的。”我脱口而出。

  “大爷?这什么情况?”

  看他一脸不解,我才反应过来:我失态了。“哈。一会儿你去我们寝室就知道啦。就在楼梯口。咱们一会儿交完费一起回去!”

  “哈哈。好!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呐?”

  “章渝潇”(楼主化名)

  “怎么拼写?”他拿出手机“你在我手机输入一遍?”

  他的手机是诺基亚N73,直到现在为止,都还留着他那款诺基亚手机。后来,我的手机甚至我家里的手机也全成了诺基亚。而近年来很火爆的苹果我始终没有任何追风的想法。

  我接过手机,输入了名字。“你呢?你叫啥名字?”我把手机递给他。

  “李洋茂。木子李,海洋的洋,茂盛的茂。你叫我洋茂得了。”

  “洋茂,你哪儿人?我老家福建泉州。”

  “就附近的河北秦皇岛。你看,渝潇,咱名中带水,而且家都靠海。”

  “你家在秦皇岛哦。我以为你家在江苏浙江。你长得可不像北方人啊。”

  “轮到你啦。”洋茂拍了拍我的肩膀,回过头,见银行驻学校的收费大妈板着个脸催促道“要聊交完费回去好好聊。警校生,那么没纪律性。”

  我霎时脸红,一语不发。缴费的流程一过我就走开那个地方,在一旁等洋茂。等到他交完,在人群中搜寻我的影子,我朝他挥了挥手。

  他小跑过来“我们要凭借小票去拿一副耳机,英语听力用。还要去服装科量尺寸。学校要订做警服。渝潇,你的缴费小票别丢了。”

  “嗯。小票我好像放在口袋里。我找找。”等我伸手掏口袋,却没有发现小票的踪迹。“啊。这怎么回事?”等我回过身要去收费大妈那儿拿小票的时候

  “别去啦。小票在我这儿。刚刚你被那个收费大妈数落的忘了拿走小票。你走的那么快,她才吩咐我带给你。”

  “啊。那谢谢你哦。”我的尴尬可想而知。“咱回去吧!”

  交完费,已是接近黄昏。太阳把我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我伸了伸懒腰,打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哈欠。

  “你今天刚到B市的?看你好像很困的样子”

  “是啊。今天中午下的火车。回到寝室稍作整理就到这边交费。你呢,啥时候到的?”

  “昨天吧。我家到B市很近。几个小时的车程。”

  一路聊到了寝室楼。到了二楼楼梯口,“我宿舍就在这儿。你寝室呢?”我问

  “就在你们斜对过。回头一起吃饭?”

  “嗯。好。不见不散。”

  

查看更多警察同志小说纪实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