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军同小说《军区大院》(6)

2014-10-07 作者: 阅读:

  单军跟他爷爷开口,指名道姓,就要周海锋。

  警卫员这种事,在单军家,只要单军爷爷满意。单军爷爷一向疼单军,给后勤部打了个电话,后勤部当然立刻联系了保卫处要人。保卫处本来已经拟好了警卫员人选,还没来及让首长过目,这突然首长主动指名要别人,还是头一回。保卫处为难了,周海锋这兵是从临汾旅的野战部队硬要过来的,各方面素质都非常突出,就是为了当纠察队种子兵培养,老实说,让他去首长家里当公务员,是可惜了,可是老首长发话,他们能不听指示??这边立刻安排了警卫连暂停周海锋的训练,随时准备接受首长问话。

  警卫连也没办法,只得照办,本来是很快的事儿,可是在周海锋那里却卡了壳。

  按程序,要战士填写表格,再接受体检,政审,可在第一关就卡了壳。周海锋自己不同意。

  警卫连、保卫处都找他谈过话,周海锋本人还是不同意。

  处室、连队都错愕了。他们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不愿意当首长警卫员的机关兵。

  “小周,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保卫处干事和他谈心。

  “没有。”

  周海锋说。

  “你刚来机关,可能不了解情况,机关和你原来在临汾旅不一样,机关这里……”干事试图委婉地让周海锋明白当首长警卫员的好处。

  王干事说完了,周海锋谢了他,可想法不变:想留在连队。

  “为什么?你不想有机会上军校?提干?”王干事急了,讲话也没艺术了,直统统的。

  “我是来当兵的。想好好当个兵。”

  周海锋这话的意思,都听明白了。勤务兵,基本和军事技能无缘,这几年,就等于和军营告别。

  “……”王干事也无奈了。

  单军爷爷知道这件事,立刻指示:不要勉强战士,尊重个人选择。

  单军爷爷是一位老革命,虽然宠单军,但他也是一位正直的老军人。他叫让原来准备好的警卫员改天来见见面。

  可单军知道后,坚持不要别的人选,就要周海锋。

  “军军!别任性!”

  单军爷爷也头疼了。单军从来就没管过家里勤务兵的事儿,而且很少为了什么事求他,这次这么固执,他爷爷也纳闷。

  “你为什么就非要那个兵不可?”

  “我……”

  单军看着他爷爷质询的眼光,一时没答出来。

  单军乱想着胡诌的理由,他家这个老爷子可不好糊弄,不正经想个好理由,这事儿就不可能成。

  “我……认识他……我就喜欢他!”

  半天,单军艰难地、从牙缝里硬挤出“喜欢”这俩字眼儿。

  谎话开了头,后面就好顺着瞎编了。

  单军跟他爷爷说,这个兵特别正直,有原则,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他要好好向人家学习,改掉自己吊儿郎当的歪风邪气。

  单军这番话说得特别真实,诚恳,打动人。单军没别的本事,他想让人相信他的时候,他就特别能让人相信他,他一旦正经起来,那表情、语气、语言,就是特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好像他就是天底下最靠谱的人。

  单军跟那些飞扬跋扈的大院子弟整天混在一起,他爷爷经常说他,要交一些能给他好的影响的朋友,所以单军这么一说,老爷子真的开始考虑了。

  第二天,单军爷爷亲自去了警卫连,叫来了周海锋,说和他谈谈心。

  警卫连被这阵仗吓了一跳,首长亲自到连队要请一个兵来谈心,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单军爷爷和周海锋谈了很久,谈了什么,别人不知道,可是单军爷爷从连队回来以后,单军看他爷爷那样,就知道老爷子对人很满意。老爷子说,他是去请别人帮他一个忙。至于人家孩子肯不肯,那都他自己说了算。

  后来,不知道是老首长的诚意打动了周海锋,还是处里连里连番地去做周海锋的思想工作,或者干脆就是下了一道死命令,不得不服从命令,总之,最后周海锋去单军家里当警卫员的事,定下了。

  单军走到岗哨,就看到纠察们正在执勤。

  院里有军事接待活动,也是这批新挑的纠察兵首次亮相执行任务。即使在一批纠察里,周海锋也是最打眼的一个,纠察军风衣穿在他高大挺拔的身体上,像一杆标枪,他戴着白手套,检查着出入者的证件,低头时军帽下那不苟言笑的刚毅的下巴,散发着军人硬朗的气质,家属区里进进出出的大姑娘小媳妇,见了没有不红脸儿的。

  “哟,这一身儿,够神气啊!”单军走到他跟前。

  周海锋抬头看了他一眼,接过别人递来的证件,检查,返还,放行,就像根本没听见单军在说什么。

  “谢你啊,没在老爷子跟前告状,算我欠你个人情。”单军知道周海锋没在他爷爷谈话的时候说什么,不然以老爷子的脾气,回来肯定不是那样。

  “一码归一码,这人情我记着。成了!咱家里见。”

  单军走前,特哥们儿似地拍了拍周海锋的臂章,笑得意味深长。

  军区大院的东南角,最幽静的地段儿,有几座二三层的小洋房,家家独门独院,鸟语花香。

  这里是首长楼,又叫将军楼。

  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周海锋拎着行装,走进了单司令家那幢花园首长楼。

  这是一个宽敞,优美的院子,布置得像个园林,精心种植着各种花草,还搭着葡萄架,有金鱼池、各色盆景,墙角盛开的几株桃花,掩映着这座气派的小洋楼。

  “报告首长,阿姨,警卫连一排三班周海锋报到。”

  周海锋面向客厅里的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好,来了就好。”老政委点头。

  “坐吧。”单军的奶奶打量着周海锋的模样,十分满意。

  在首长这儿,年纪再大的首长夫人,警卫员都要尊称一声阿姨。

  单军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里啃着苹果,瞅着周海锋,似笑非笑。

  “小周是哪儿人?”单军奶奶递过去一个苹果。

  “本地人。”

  “父母是做什么的?”

  “工人。”

  单军奶奶对勤务兵是比较挑剔的。

  “小周,听军军说你很懂事,以后你在这里常住,要和我们军军好好相处。”

  单军过来在周海锋身边坐下,把他的肩膀一揽:“奶奶,这还用您说,我们早就‘好好相处’了,你说是不是,周同志?”

  单军转头笑着问,手上带着劲。

  “请首长和阿姨放心,我会做好本职工作,不让你们失望。”

  周海锋突然站起来,端正地回答,单军没提防,差点没了重心。

  “好,好,坐下。小周,不要拘束。单军说他很喜欢你,这很难得,希望你们今后互相帮助。”老政委说。

  单军差点没被一口苹果噎死。

  “……老爷子你们让人先喝口水行吗?!”他没好气地打断,瞥了周海锋一眼,周海锋也看了他一眼。

  单军火大——这老爷子啥话都往外倒!

查看更多军区大院军同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