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军同小说《军区大院》(3)

2014-10-07 作者: 阅读:

  单军在这院里横行霸道了那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这么没面子,而且还是当着女人的面,他要是能咽得下这口气,他就不是单军。

  “想个招,治治他。”

  晚上,几人聚在一起,单军抽着烟,皱着眉。

  “治他还不容易?叫我爸把他调基层连队去,舟桥旅!花旗营!苦不死他!”

  大飞说。舟桥旅是这军区最苦的攻坚抢险部队,一年里有半年得在外头出危险任务,没几人能受得了。

  “你离了你爸你就不会自己干点儿啥啊?”

  单军烦了,他们是横不错,可单军就反感什么都提自个儿老子,自己没啥本事,怂。

  “那也有招儿啊!赶明儿我放他自行车气门芯去。”

  大飞还停留在小学生的水平。

  “……”

  单军都没法跟人说这人是他兄弟。

  “收拾他一顿不就完了,我就不信他敢还手。”

  于征说。

  单军不耐烦听他们扯了,把烟头一扔。

  “找俩人,摸进他宿舍,翻他的违禁。”

  部队战士规矩多,有很多违禁品不允许携带,前不久刚有新兵因为私用寻呼机被查出来背了个处分。给顿揍算什么,单军要他丢脸,丢人,丢进档案。

  “那他要没违禁怎么办啊?”

  大飞愣愣地问。

  “你傻啊?没有你不能让他有啊?”

  单军说。

  “得,包我身上!”

  大飞彻底明白了。

  没过几天,警卫连抽查新兵违纪□□,一排三班的周海锋因为私携寻呼机违背了保密守则被通报批评,因为是台还没入网使用的新寻呼机,因此没够上处分,但刚刚查过一个,又有人再犯,上头很恼火,东西没收,个人写检查,全班开班务会检讨。

  在周海锋的个人物品里翻出寻呼机的时候,一个班的战士都不相信周海锋会犯这错误。虽然周海锋刚从下面连队被抽调到军区机关警卫连,但这人是个啥样人,有眼睛的都看得到,有人说他比标枪还直,还正。所有人背后都说,周海锋这肯定是被人阴了。

  周海锋辩解过,但这事儿说不清楚。后来他就没再辩解。接受处理结果,当着全连检查。

  单军好几次经过大门的时候,发现了规律,那个叫周海锋的兵,站每天下午4点到6点那班岗。

  第一次在岗亭经过时看见是周海锋站岗,单军还特意调了个头,把车子骑回来,一直骑到周海锋站着的岗哨前。

  “哟,巧啊。”

  单军扬着嘴角,一只脚撑在地上,跨在自行车上仰起脸招呼。

  “周、海、锋。我没记错吧?”

  单军一字一句念这名字。

  周海锋手握微冲,荷枪而立,门神样的面孔没有一点表情的变化。

  “别不理人啊?没事儿,你跟我聊聊天,没人敢说你。”

  单军吊儿郎当地说。

  一辆首长军牌的高级轿车驶过大门,周海锋一个利落的放行手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车过了大门,又停下了,车窗摇了下来。

  “军军,还不回家?”

  车上是军区老政委,单军的爷爷。

  “就回!”

  单军打发走了老爷子,回头继续瞅着周海锋。

  “听说你挨批了?还当着全连检查?”

  单军扯起嘴角一笑。

  “咋整的哥们儿,也不藏好点儿,这都能给发现?”

  看着周海锋那面无表情的脸,单军很是痛快。

  “我叫单军,单田芳的单,解放军的军。”

  单军就是来告诉周海锋,这事儿是他干的,他清楚,周海锋也清楚。

  “要是不服气,尽管找我。我等着。”

  单军一蹬车,走了。

  单军就等着这周海锋的动静。都是血气足的爷们儿,他倒要看看这周海锋平白无故吃了这么大的亏,能把他咋的。

  当然,周海锋不能把他咋的,难道把司令员的儿子打一顿?除非他不想当这个兵了。是个人就知道,他只能吃这个闷亏。

  单军觉得解气,可又觉得没劲。他有一种一拳头打在棉花里的感觉,不得劲儿。这院里人人怕他,让着他,讨好着他,可不是冲着他来的,那都是冲着他老子,单军清楚。

  要是哪一天真有人敢当着他老子的面给他一拳,单军还真能佩服这人带种。

  那天之后,在大院儿里,单军时常能碰上周海锋。以前这些兵单军从来不认脸,顶多也就看着脸熟,可这周海锋长得算是有特点,单军一眼记住了他那张脸。除了站岗,警卫连还要两人一组地在院内巡逻哨,单军常碰上巡逻的周海锋。他张狂地看着他,带着不加掩饰的挑衅,可周海锋顶多看他一眼,就和他擦肩而过,从来没有多余的表情。

  周海锋那反应,既不是愤怒,也不是畏惧,更不是挑衅。如果非要形容,就是无视。

  军区大院每年都组织篮球联赛,是一大盛事,军区各机关直属单位都热火朝天地组队,包括家属队。篮球是单军的强项,在学校是校队主力。他曾经是家属队的种子选手,可他后来发现那些兵总有意无意地让着他,一对一时候从来不下狠劲防他以后,就再也不参加了。今年其他人又来拉他入队,他还是那句话:不去。

  篮球赛连着比了好几个晚上,拉着横幅,擂着鼓,军区下属各分区机关部队也派了队伍参赛,那叫一个热闹,军卡拉着一卡车的连队兵过来助威,篮球场外里三层外三层围着干部战士和观战家属,呐喊喝彩声震得军区外面大街上都能听见。

  最后一天冠亚军决战,单军晚上从外面回来,听到篮球场的方向轰然叫好,也过去看了一眼。场上两队厮杀正酣。

  “谁跟谁打?”单军随手拉了一个人问。

  “警卫连和通信二连。今年警卫连是真强,甩了小二十分了!”

  正说话间,有人一个抢断横切单手上篮,球进了,下头喝彩震天,单军见战况确实挺有看头,也站着看了会儿,还没一两个回合,球又到了刚才进球那人手上,两三个人过去防他,怕再被他切进内线,那人却退了两步一个转身外线起跳,“哐”的一声,三分!

  “……!”这一手反跳三分,单军也震了。

  全场掌声如雷,那兵转过脸来,和队友用力击掌。

  “我操。”单军这时才看到他的脸。

  “军哥,你不是不来的吗?”大飞于征他们看见了单军,挤过来招呼。

  单军没听见似的,专注地盯着场上。

  “哟喝,有个熟人。”大飞早看见周海锋了。

  “挺有两下子的。”于征挺客观。

  “看他那得瑟劲儿!”大飞忿忿的,“一晚上尽见他出风头了,通信二连没人了!”

  单军没听他们说什么,他看了一会儿,走到了通信二连带队的干部面前。

  “换人,我上。”

查看更多军区大院军同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