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同小说:我的班长哥哥 作者:继续英俊

2014-09-24 作者: 阅读:

军同小说:我的班长哥哥 作者:继续英俊

  又到了一年一度老兵退伍的时候,又让我回想起我的那些战友们,我的老班长,也是我的好哥哥,回想起我们一起唱军歌,一起吃饭,一起欢笑,一起流泪……,想起了我们的班务会,想起了我们的炊事班,想起了我们的新兵营生活……,想了退伍分别抱头痛苦不舍分离的那一刻……

  我在郑州当兵的第二年,我的新兵班长退伍了。他走的时候,我到车站去送他。他似乎很潇洒地冲我挥挥手说:“回去吧!再送也得分手啊!”但当他刚踏上火车踏板的时候,却突然嚎啕大哭着向我跑来,一下子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男人特有的体味夹着泪水直往我脸门上灌。

  班长哭着说,我就要走了,你知道吗,我就要走了。

  我也哭了,点着头说我知道。

  班长说你既然知道就不想再对我说点什么吗?

  我一时语塞。

  说些什么呢?一路走好,多多珍重,我会想你的,多打电话。但所有的话在我嘴里转来转去,竟无论如何也没说出口。

  我说,班长,我给你唱首歌吧。

  我知道,当了八年兵的班长,一个早已把军营深深地装在心里的老兵,一下子就要离开与他朝夕相处的战友,离开他呆了整整八年的兵营,心里一定很是落空。

  我想给班长唱首[送战友],但我刚一张嘴,就被他打断了。班长流着泪说,你还是唱我教你唱的那首<<什么也不说>>吧,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兵,爬冰卧雪都不算什么,如今回家又能算什么。

  班长还没说完,我们俩又紧紧地搂在一起大哭起来,在我们的头顶,正好有大块的冰晶雪粒在盘旋舞落,还夹杂着凉凉的细雨,我猜那是雪花在陪我们流泪……

  -------------------------------------------------------------

  我到军营的那一天,下着小雪,下火车后,我们集合上了大巴,新兵连是在漯河市郊的一个部队大院里,经过将近四十多分钟的车程,突然听见了锣鼓声,映入眼帘的是列队迎接他们的老兵和提前到达别的地方接来的新兵,他们站得那样整齐。

  车停了下来。大家都好奇的四处张望,两排整齐的白杨树,笔直的道路通向营房,宽阔的操场,一个屏风上写着20个大字“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

  飘落的雪花,让绿色的生命更加光彩夺目了,而更加重要的是自己也是这绿色中生命中的一员,我感觉这个军营突然变的是那样的亲切,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可爱,因为它是属于自己的军营,身边的人也都是属于他自己的战友。

  天是那么冷,心却是那么火热。有了自己对绿色的体会。

  列队集合,我被分到了2连2排,很快我提着行李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宿舍,已经有很多战友到了,他们分分围上来有帮忙收拾的,有端凳子的,有送水的,有问这问那的,这突然的一下10来个人看着自己喝水,我差点没被水给咽着。 我一下子体会到了一种温暖,这个时候一个战友凑上来小声对我说:“你要小心咱班长,他可厉害,,我们带来的烟全部都被没收了,哎!命苦。”听说你还是他亲自看中挑过来的! 这时旁边的几个战友也都纷纷点头。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他们笑了笑。“都围着说我坏话呢?”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了。

  大家都不说话了,我马上站了起来,往后一转头,一个低低壮壮的人出现在我面前,眼睛炯炯有神,脸有点圆,传统的军人形象映入眼帘,好精神的班长!

  这个时候我发现班长也正在打量自己。这时班长说:“你跟我来!”班长把我带到了一个小屋子里,沉默了片刻,问:“你包里放烟没有?”

  我答到:“没有,我不抽烟。”

  班长笑了:“难得,看你白白净净的是城市兵吧。”

  我答到:“是的。”

  班长笑了,我突然想到刚才战友对自己说班长很严厉,为什么自己却没感觉出来。

  这时班长又说:“我叫张泉,是你新兵连的班长。你别这么紧张我不是老虎。”

  我顺口说到:“刚才他们和我说你可凶了。”

  这话刚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心里想这下要挨骂了,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班长却笑了,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那是他们不老实,不老实就要训。”

  我一听也笑了。突然我们两个的眼睛对视了,两个人都不说话了,短暂的几秒钟我们又同时都收回了自己的眼睛。

  这时能看出来班长在想些什么,班长想了一会说:“你快去收拾一下休息一会吧。”我就转身出去了。

  我回到了宿舍,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开始和战友们互相了解,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其中分到和自己班的一个叫吴冬的和自己是最好的,因为我们是一个车皮拉来得,在车上又是坐的对面,还有更巧的是我们又分到了上下床。吴冬傻傻的黑黑的是个农村兵,人特别直爽.

  他对我说:“我们两个真有缘分,以后我们一定要互相照顾啊!"

  我点了点头,其实虽然一直在和大家聊天可是我却一直是心不在焉的,还在想班长的一言一行,

  我正想着吴冬又说:“你这下日子不好过了!”

  我一听回过神来问:“为什么啊?大家不都一样吗?”

  吴冬笑笑说:“你自己看看和你床并在一起的旁边的床你就明白了。”

  我赶紧往旁边一看,整齐的内务,被子上放着军帽旁边是武装带。“班长!!!”我惊讶地喊出了声。本来都还在聊天的战友们全都把头转了过来,他们还以为是班长来了。我一看有点不好意思了冲他们笑笑。

  吴冬又接着说:“你以后24小时都逃不开班长的眼皮了,你说你是不是惨了!吴冬的语气里带着一种同情。

  我自言自语的回答到:“是惨了。”可心里却在想很多,有点小打鼓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班长走进了宿舍,班长对大家说:“大家今天的好好调整一下好好休息,明天新兵连训练就正式开始了,我要说的是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每个人的条件也都不一样,但是从明天开始你们以前的历史全部归0,别把那社会上的气息放这来,是龙的给我盘着,是虎的给我卧着。”

  这时候我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大家也都纷纷迎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鼓掌。

  班长又接着说:“大家都洗洗早点休息吧!” 于是大家纷纷行动起来了,这时班长走到我面前说:“臭小子瞎起哄。” 我就笑了,笑的傻傻的,班长看见我这模样,也笑了,又摸了摸我的头,竟然对我说:你这孩子真逗,真可爱!”

  

查看更多班长哥哥作者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