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我和连长的爱情

2014-09-13 作者: 阅读:

军人同志小说:我和连长的爱情

  青苹果乐园——我和连长的爱情1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的爱的体验,估计永生难以忘怀。特别是在那苹果树下,当我看到飞舞的萤火虫的时候,我真的流泪了。他当时吓坏了,还以为弄疼了我,我告诉他不是,我是为爱而感动。

  某个夏天,一大早我一进果树所,就看到院子里停了一辆军车,车上两个战士铁青的脸好像在生气。这时我看到了所长,他正站在所办公楼的大门前,笑咪咪地看着我,我心里大喊“不好!准有事情找我!”可是已经躲不及了,我硬着头皮向办公大楼走去。所长叫我“小刘,你来得正好,到我办公室来。”说完,就扭着肥臀迈着他的小短腿急步走向办公室。

  我一进办公室,看到所长在给我沏茶水,受宠若惊,所长今天要干吗。我心里一直打鼓。“小刘,你坐,你喝水。”所长仍然笑咪咪地说,“有件事情也麻烦你一下。”我马上搭腔,“所长,你就吩咐吧,别说麻烦,都是应该做的事情。”我一边说一边恨不得打自己,在人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所长说“我就知道小刘是个懂事的员工,是这样的,马工程师去年给人家xxx部队供应了一大批苹果苗,人家部队找上门来了,说一半没有发芽,可能死了,另一半张得也不好,需要派人去看看。可是这个时候马工却病了,很严重住进了医院,老金又出差,你也知道,果树所的技术员出差好几个,没有办法,看来只能你去看看情况了。”此时,所长不说话了,一脸的渴望看着。

  我一听脑袋就大了,立刻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的,我连忙说“所长,这事我做不了啊,我大学刚毕业,这么复杂的事情我处理不了;还有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些当兵的非得把我吃了不行,我一去,就成了人质了。这肯定不行啊,所长”所长听我这么说,脸马上变了,说“你也是所里的员工,必须服从组织安排,再说事情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只是去看看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这样吧,你先去,如果处理不了,我再叫金工早点回来,作为你的接应。我已经答应人家连长了,门口军车你也看到了,就是部队派来拉人的,今天你不去也得去,你父母我也打了电话,他们很支持我派去去部队锻炼锻炼。”我一听,我的天,我父母那两个老革命肯定喜欢这样的事情,而我知道这样的重大事故,一般是所长和副所长去才搞得定了,估计他们也怕了,就派我这个毛头小子去处理,简直胡闹。我心里骂着,一边想着怎么办。

  “小刘,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回宿舍,收拾一下出差的东西,尽快出发,部队那边我会搞定的,你放心,你也不用怕,这事情他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部队也是有纪律的。”

  我没有办法,沮丧地回到宿舍,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几本书,就回到所里,准备坐军车到部队。

  青苹果乐园——我和连长的爱情2

  收拾行李再次来到所长办公室,所长微笑着说“小刘,你不用担心了,我和他们连长说了,让你先去初步了解一下情况,如果有什么大问题我会亲自去一趟。我也告诉他们,你是我们这里的高才生,北京农业大学毕业的,父母是老干部,希望他们好好接待你,他们连长说欢迎你去。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了。”我点了头,没说什么。所长递过来一个信封,说“这是差旅费,我已经给你借好了,有什么问题及时打电话回来。”我接过信封,说了一句“谢谢所长。”

  所长和我一起走出办公楼,来到军车旁,两个小战士赶忙下了车,所长说:“呵呵,我和你们连长说好了,让我们所里的刘工去。”那两个战士看了我一眼,有点疑惑,所长马上说:“人家是农业大学的大学生,肯定没有问题,你们连长还在等着呢。”其中一个战士连忙说:“哦,刘工,欢迎,欢迎!”另一个没有说话,向我笑笑。所长说“你们是吃完中午饭再走呢,还是现在就出发?”战士马上回答:“我们得马上出发,连长着急呢。”所长说:“好吧,我也不留你们了,你们路上要照顾一下我们刘工,不能让他受委屈,如果他受了什么委屈,我可要找你们连长算帐。”两位战士都说“所长,你放心吧,我们就是来找技术员帮助的,哪能让他受气啊!”我站在一边,低头不语,我心里话,此次绝对没什么好事,那个臭小马,事情来了他开始装病,等我回来收拾你。

  我和两个战士上了车,我坐在后排,他两个坐在前排,其中不爱说话的是司机。上车之后,那个爱说话战士就开始自我介绍“刘工,我叫王刚锋,是个小班长,你就叫我小王;他叫赵勇,你就叫他小赵。我们这一路到达目的地大概要三个小时,中途路过县城的时候我们下车吃饭,我们连长交待过了,要请你吃点好的,呵呵呵。”“谢谢,到时候再说吧。”我淡淡地回了他一句,他感受到了我的不爽。但是他继续说:“刘工,你去过我们龙门峡吗?”我说:“听说过,还没有去过。”他说:“哎呀,很美的,山青水秀,很不错,就是离县城比较远。”“哦,这样。”他说话丝毫吊不起我的讲话的欲望,于是他也尴尬的不说话了。

  王刚峰张得很朴实,一看就像个农村兵,圆圆的脸,小小的眼睛,嘴唇倒是挺厚,嘴唇上一层薄薄的绒毛,还不是胡须,估计年龄没有超过20岁;那个赵勇,尖脸尖下巴,浓眉大眼,人很精瘦,显得很有精神,但是一脸的严肃,沉默不语,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我对所长派我去龙门峡处理果树事件非常不满,因此心情不佳,也不想多说话,于是带上耳机开始听歌,一会儿就在颠簸中睡着了。

  “刘工,醒醒,我们到县城了。”小王喊醒我,于是我和他们一起下车,他们的车正好停在一家餐馆门前,上面写着“大尾羊餐厅”,这家的特色是羊羔肉。“刘工,连长让我安排好吃的给你,我觉得这羊羔肉最好吃了,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我还没有说话,那个赵勇也说“这家羊羔肉最好了。”我其实没有什么胃口,但是他俩个都这样说,我也只好点头说:“就这家了吧。”

  进了餐馆,卫生真的很一般,苍蝇乱飞,但是吃饭的倒是坐满了,老板娘高声喊着“小赵来了,我给你们留了雅间。”小赵和老板娘看上去很熟悉。我们就进了雅间。其实这雅间也雅不了哪里,门帘子上都是黑油污,墙上的墙纸也裂开了,也就是那么回事,还好意思叫雅间。小王安排我坐下,小赵出去点菜去了。小王说:“小县城,就这个条件,你也别嫌气,这里是我们县城有名的羊羔肉餐厅,远方的客人都来这里吃,有时候我们连长招待客人也会选择这里,小赵经常拉客人来,他比较熟悉。呵呵呵……”他憨厚地笑笑。我微笑地说了一句:“恩,行啊。”小王给我倒上了茶,继续说“我可羡慕你们大学生了,可惜我只是初中毕业,我也很想上大学,家里穷,没条件。”“这样啊,当兵也挺好的”我总算说了一句长句子。小王高兴起来,开始东拉西扯说起部队的事情,不少次说到“我们连长可帅了,真的可帅了。”我听到这里,小心思就活了起来,心里话,“事故不是我造成的,我没必要这样难受,认识个帅哥连长,也算不错。”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好转很多。羊羔肉一大盘就上来了,小赵还点了面条和青菜,于是我们三人开吃。不一会儿,这大盘的羊羔肉,就被我们三人消灭了,呵呵,还是年轻人能吃啊。

  我们又上路了,小王说,再有一个小时,就到营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内心隐隐约约有些不安,甚至有些害怕。我就问小王:“你们连长怎么称呼?他凶不凶啊?”小王嘎嘎地笑了,他说“我们连长姓张,好人一个,帅着呢,有时候有点凶的。”小王说到这里,小赵看了一眼小王,小王就马上不说了。“哦,张连长。”小赵说:“我们连长是个文化人,人很好的。”这个小赵还挺会说话的,唉,谁知道会怎样呢,听天由命吧!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连长军人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