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男兵和男教员

2014-07-26 作者: 阅读:

军人同志小说:男兵和男教员

  枫叶总是习惯于掉落,柳枝总是习惯于绵长,暧昧总是辗转于膝上,左曦总是喜欢呆呆地站在一个地方,喃喃自语,因为落寞,所以失落。

  这是左曦第一次出远门,他总是急切的盼望着了解外面的世界,即便自己偏居山村,他也是孜孜不倦的渴求来自山那头的讯息。

  都说山里的孩子粗犷,可他却温柔的像只小猫。“这孩子太水灵了,跟个妖精似的。”旁人不自觉的一句玩笑,落在左曦的心中也能化作尖刺,疼痛出血珠。他不喜欢别人这么说他,即便他知道,自己注定不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盯着篮球场上的人看,倾洒的汗水涌动出浓重的荷尔蒙气息,冲撞与竞争散发出男性特有的神气,一个跳跃一个篮板间肌肉的碰撞更让他脸红心跳,偶尔露出的褐色腋毛更是让他疯狂。当然,这一切他都习惯于伪装。后来他懂了,他喜欢的人竟然是同性。

  起初他很害怕,到后来便不害怕了,因为他没有喜欢上任何一个男生。有好感和喜欢是两个概念吧,说不一定以后就好了!我才十六岁,说不准的。

  他很害怕,他怕自己一直这样,可是心里蔓延的情感一次又一次的攻破防线,每当走过操场,那些来回奔跑的足球队员总是引起他的主意。索性,他学会了坦然。

  “左曦,喜欢看可以,不要被人发现了,还有,千万不要喜欢上男生。”他总是在心里默念这句话,晚上睡觉前他总是不停暗示自己:“不要说梦话,好好学习好好睡觉。”可爱的像个婴儿。

  高中很忙,他甚至来不及细细甄别那个名字属于哪个同学就走到了毕业。他成绩不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上了个二本,心里其实很失落,却还是在面上流露出笑容。“这孩子太没心没肺了,那么努力才上个二本还笑,以后能找到工作都不错了。”左曦听的多了,便也就习惯了,也许,很多事情真的是一开初就已经注定,人所能做的只是改变命运的轨迹,却不能改变主导的结局。

  左曦从床单底下拿出自己那一张薄薄的录取通知书,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眼角逐渐泛起了湿潮,他总是看起来那么温暖快乐,不让一丝失落示于人前,伪装的久了,似乎真实都不会了。勉强撑起笑容,左曦,你已经是大人了,往后就不要哭了,哭泣是弱者的便签,家里就母亲一个人,往后她还要靠你照顾呢!眼泪……还是省省吧!

  心里面的潮水不断涌动自我的回声,而另外一丝嘈杂却让左曦迷茫,一个人的世界那么清冷,有个人在身边才不寂寞,我有喜欢的人么?

  都十九了还连个暗恋对象都没有,我也真够晚熟的。左曦正想着,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同桌柯可。

  柯可人如其名,“可可”,是班上的体育生,皮肤黝黑五大三粗,一双眼睛亮堂堂活像两颗北极星;上课总是喜欢插科打诨,转转铅笔看看小说,某一次还看上了带色儿的,可把左曦吓的不浅。左曦跟他做了两年同桌,可至于为啥会是同桌左曦一直都搞不明白。

  要不是看你帅,我才不跟你做同桌,运动过后那么臭。左曦心里诉说着厌恶,却也迫不及待的拿起了手机。

  其实,那种倾洒了阳光的味道,你多么想要得到。

  “柯可,有什么事么?”左曦总是习惯于省略“喂”,因为他觉得冷漠。

  突如其来沉默,听筒中竟没有声音传出,左曦还以为手机出来问题,拿到眼前看看屏幕,确认无误后,无可奈何的叹了声气:“大可,你再不说话我挂了哈!”这才听得对方急促的声音:“别呀,左曦,我这不是图好玩嘛!看看你反应。”柯可的眼睛转动飞快,嘴角的笑意匍匐不去。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看我反应,你无聊不啊!”左曦不无耐烦地说。

  “别挂别挂,哥们儿,你明天来我家吧!我请你吃饭。”柯可的声音变得温柔。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你有啥小算盘,快说”左曦的笑声逸散到了对方的听筒里。

  “你来就好了,我到你镇上接你,明天早上八点,不见不散。”柯可突然认真,倒让左曦摸不到头脑:“我倒是能爬起来,只怕你不行,懒虫!”

  “你等着就好了,我来找你”话音还没落下,柯可那边便匆忙挂了电话。

  左曦突然觉得,大柯这家伙挺可爱的,虽然看上去有点呆呆的,可认真的样子……魅力?左曦从失神中爬上了床,那小子老是喜欢笑,虎牙看起来真好……嘴唇厚厚的,真想咬一口。咳咳!左曦你这是干嘛呀!你怎么能意淫你兄弟。

  打电话的时候柯可正在卧室里,手里正攥着好不容易从老爸那里连哄带骗拿到的车钥匙。柯可家里条件不错,爸爸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广告公司,老妈则投资了一家美容院,目的很简单,做spa的时候能打折,年终的时候还能分点红利。

  柯可生活过的惬意,可在学习上就不是很上心。好不容易混进了高中,成绩还老是在班上垫底,柯可也觉得没办法,他自己就是管不住自己,坐不住。最后,还是班主任出了主意:“柯可这学生体格蛮好的,既然在单纯的文考上走不通,何不选择体育呢?瞧他小腿多健壮,说不定就跑进大学了。”说话间,两鬓斑白的老班还伸出嶙峋的手敲了敲柯可的膀子,柯可摸摸后脑勺,傻乎乎地笑,右边的脸颊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柯可母亲叹口气:“这样也好,那是不是得换个班?”

  老班笑道:“一般说来,体训生念文科的几率比理科更容易考上大学”这话说的含蓄,间接印证了柯可妈的问题:“文科背诵的东西比较多,理科注重理解,短时间突击,文科更容易得分。”

  “那好吧!”柯可母亲显得无奈。站在一边的柯可后被有些发热,浸出了一排汗珠,要转到文科班,那我是不是可以见到那小子了……柯可浅浅埋头,嘴角轻轻上扬。

  “老师,我要去五班”一旁沉默的他说了句话,坚定而无质疑。老妈在一旁诧异的盯着柯可,那眼神似乎在说五班是个中等班,我还没跟老师交涉呢,你怎么就选上了。

  老班听到柯可要求不高,心里顿时就自在了:“好好,你下午收拾一下就去吧!我跟教务主任和他班主任沟通。”

  左曦不知道他是何时进入柯可的世界的,即便是在多年后,柯可也对此事讳莫如深。浅草才能没马蹄,春光里,总是有着无限惊喜。

  柯可第一次看到他,是在高中文理科分班张榜的那会儿。

  左曦个子矮,那个时候他刚好十六岁,却只有这165不到的身高。高大的人总能占据优势,抬头稍微搜寻,就能找到自己所在的班级,而他却像个老鼠似的,在人群中钻来钻去,黑框眼镜都被左右的手臂给挤歪了,突然传出一个女生的声音:“哎呀,谁踩到我了。”人们纷纷侧目,看这个该死的肇事者,如何踩到了这个身着连衣裙的少女。

  没人承认!小女生随手就揪住了一人,苦逼的左曦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替死鬼:“你踩了我怎么不道歉,有你这样的男生么?”

  “我哪个时候踩到你了,我只是想到前面去。”四周的目光聚拢在左曦身上,他突然觉得脸上发红发烫,即便不是他踩的,这会儿脸红成那样还有啥辩驳的余地。

  “不是你踩的你怎么会脸红,分明就是你钻来钻去,踩了我的脚。”女生不依不饶,左曦吃了哑巴亏,咬咬下嘴唇,似乎憋足了勇气:“对不起!”

  这一幕正被站在旁边的柯可看在眼里,那个时候他已经182了,足足比左曦高出一个头,他就站在近处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即便他知道踩着妹子的不是这个瘦弱斯文的小男生,他也没有说话,本来,他想看看笑话。

  可是当他回头看到左曦的时候,感觉自己都不会呼吸了,浅浅的碎发,星眸般的眼睛,一种纯净涉入魂灵。“他娘的,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柯可在心里暗骂,埋藏已久的情感种子在那一刻第一次萌发出嫩芽,抽丝剥茧,漫溯游离,直直的侵入心脾。他——脸红了。

  不过他来不及回头,因为左曦的目光眼神,写满了失落;他似乎能看出少年心头的冷漠,淡然而又凄苦。柯可心中滋长的竟是未曾有过的保护欲,“这小子皮肤真好,眼睫毛真长,长得竟然比女生还漂亮……真好看”柯可即便是默念,也找不出严谨的词汇,他就是那么一个大喇喇的少年,情感,他还不懂表达。手心里渗出了汗水,腋下似乎也变得湿漉,不经意间埋下了头,再盯下去自己的身体似乎会着火……

  跑到体育场外面的水管边,柯可迅速捧了一把水淋湿自己的面部,他觉得火烧的疼。徒手擦了一把脸,他竟然开始了回想,睫毛好长,眼睛小小的,像弹珠似的;嘴唇薄薄的,粉红粉红的,白色的T恤,单单薄薄的,真瘦弱。

  柯可只是单纯的想着一个在他心里泛起波澜的少年,他不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愫,就像是乌云和蓝天的交汇,雨落之前,总会残留一丝光线。

  柯可喜欢篮球,他喜欢那种生死拼杀大汗淋漓的味道,让他高兴的是,一些时候他竟然会看到那个少年,孤寂而寥落的走过篮球场,缓慢而又拖沓的向食堂走去。他总是不经意间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希望在人群中找到那个斯文秀气的小男生,某些时候因为走神还被篮球砸中,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何总是喜欢盯着一个地方看。

  他不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因为他无比确定,自己是喜欢女孩的。队友们说着带色的荤段子时,他也会跟着吆喝几句,身体的某部分甚至会起反应。

  柯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关于左曦的一切,他很想知道他是哪个班的,是不是住校,却不敢在见到他时直接上前,大大方方的问询。竟有一种怀春少年的矜持,柯可无耐的笑笑。

  

查看更多兵哥军人同志小说教员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