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同志成长经历《江飘》

2019-05-22 作者:王子凯 阅读:

作者:王子凯

《荐 言》

每一个同志都应该去看《江飘》这部小说。

如果你错过了,那会是你一个非常大的遗憾。相信我,在你真正看完的时候,你会非常感谢我的推荐,让你读到一部如此与众不同而且又不可思议的小说。与其说它是小说,不如说却更像是一部记录片,一部令人惊艳的歌舞表演,一次惊世骇俗的华丽退幕。

我可能是为数不多先读到《江飘》这部小说的读者之一。江飘在写完这部小说的时候,他先给了几个朋友欣赏。他其中的一个朋友,是我朋友的朋友(这样说好象很绕嘴哦),拿到后就立刻给我发了过来。在我快要看完的时候,朋友给我打过来电话,叫我看到第六十五章就不要再看最后一章,当时很奇怪,我问什么,他说看了怕你晚上睡觉失眠。我当时还真不相信,写的是很不错,但也不至于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吧?但在我看完之后,真的失眠了。

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叫江飘的人,从他出生开始写,写到二十六岁结束。小说很长,二十多万字,故事也很大,几乎包罗万象。其实小说是分了两个阶段,16岁之前和16岁以后。之前读起来感觉不大,就像是一个人在回忆自己的童年跟少年时光,读起来也只是漫不经心。但从他开始踏入社会之后,小说开始变的精彩异常,百看不厌。

他走进了一个我们并不熟悉的江湖世界,和那一群人一样,成了游走在边缘生活的一个人。都是游走在边缘的一群人,这是不是跟我们同志一样?他们那群人与警察的对抗,像不像我们与世俗的对抗?而江飘不仅仅是游走在地下边缘,他本身也是个同志,可见小说的构思有多么高明。

他给我们讲述了两段真实且浪漫而又耐人寻味的同志故事,看完后不禁让人扼腕叹息。但讲的更多的是,他对亲情的理解,对友情的器重,对爱情的执着。从一开始他就几乎没有享受过什么亲情,他的年少倔强更使他过早的离家出走,谁知这一走,竟再也回不去,直到小说结束,他用一个给他父亲点烟的动作,感动的让我差点落泪。他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为了他的兄弟们,他可以舍弃一切,无私的给予。他对爱情的执着和真诚,换来了两段让我们叹为观止的爱情故事。

但他又不是幸的,亲情的疏离,友情的背叛,被爱情的抛弃,让他有一个目中无人放荡不羁的少年,转变成了一个稳重沧桑的男人。岁月洗涤了他的灵魂,但无法掩盖他脸上的风霜。

小说更精彩的不单单是他的故事,而是他不露声色的埋伏,在我们都没注意的时候,却被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紧紧包在其中。小说中的埋伏非常多,最后一一揭开的时候,我们去掉惊奇和佩服,更多的是对生命的看重。更重要的是,我想推翻小说里面的很多情节,然后逐句深读,发现每一次的衔接竟是滴水不露,根本无法推翻,只会让自己险在他描述的世界里越来越深。

这部小说放在那里是一个胶卷,里面装的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拿出黑白的底片冲洗完之后,显现的是一个黑白与彩色混淆的图案。在他曝光之后,爆点破裂,形成了一张照片,照片上只有两段话:往事,不过一场凭吊;人生不过一场悲喜。

《序》

写小说是一件辛苦的事

写小说是一件辛苦的事情,而准备着寂寞无喧哗的收场是无悔的。

星期五的时候,江飘的短信过来,说他的小说写完了发到我的邮箱里面,看完了把序写好再发回来。这一次,他很认真,应该说非常认真,甚至有些执拗。这篇小说他写了又写,名字换了又换,很长时间了。有一年或者两年多的样子。所以,当听到他说写完了,立刻就有一种看到一个跑马拉松的人终于跑到终点的感觉。

以前,我很喜欢他写的(雕刻时光),那个时候人还不在国内,我们也不认识对方。在网上,我是看文听八卦的,他是写完小说就不再出现的大人物。江飘的文字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铿锵的温柔,浅蓝色的远景。(雕刻)就像一个孩子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生活的各种结局是时间给的礼物,要好好珍惜。

这篇小说过程相当漫长,这期间大家在彼此不同的生活空间里都经历了很多事情。到头来,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他的小说起起伏伏还是一点点地写下去,现在想想,是一种坚持。第一次看到这篇小说的上半部分时,被吓了一跳。因为文字的风格完全的改变了,好似一个人正午的时候,坐在马路牙子上看一本纷扰复杂的回忆录,处处都是近距离的人脸,处处都是轻微的灼伤。唯一的感觉就是直白,生活给人带来的直白,没有任何掩饰。江飘说他是故意这么写得,虽然写得辛苦,却心甘情愿。

这一次,终于拿到了全稿。终于,终于把这个故事全部都看完了。他很喜欢吴天这个人物,一直叨叨这个人的名字,偶尔会讲起他的事情,高兴的时候会说起整个故事的情节。可吴天最后还是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住。他小说里面的人物全都是他生活里面的朋友或者敌人,所以让人读起来有一种不可避免的真实。对于他的世界,我不能完全理解,也不是非常明白,有时候甚至看不懂他们的对话,但他的爱情还有很多过去的时间不能挽回的情感还是清清楚楚地被看在眼里。

写故事的人和看故事的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吧。写来看去倒像是在各自回忆的画廊里面裱了个蓝白相间的画框,让自己明白原来旧时的自己眼睛里面的世界是这样的。就算当初多么寂寞且繁华着眼睛里面总是有水,还是折磨着时间留给心脏上的那把光线的刀,原来都过去了。这个世界记录心跳的人成千上万,可以听到并愿意在理解的角度去听去珍惜的,就是幸运和温暖的。这就是《江飘》这篇小说给我的感觉。与此,非常感谢。

江飘这个人很有意思,很多事情他一旦在意了,就会不管不顾的连催带赶。很多人他一旦在意了,就会全心全意付出心血。这个孩子很可爱,但也容易受伤害。江湖上的风风雨雨基本上现在已经与他无关了,不知道下一站那个人能接他回家,或者给他一些关怀。总觉得他缺少的,也许就是一句“按时回来”这样的话。

相信,每个看故事的人和写故事的人心中都有一只水晶蜻蜓,不同的是有人希望它飞过水面,有人希望它为荷花停留。而在故事结束的时候,希望他能从回忆这片森林里面走出来,并且离开。至此,带着希望生活。

也,由衷的希望,有个人能和他在未来的某天,一起牵手看一场烟花。

宇落.R

往事,不过一场凭吊。

人生,不过一场悲喜。

《一》

我的父亲是一个农民,所以,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当江飘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在过完清明几天后一个下着小雨的晚上,他的身后有六七个人正在追他,追上他的后果他很清楚。所以,他跑的很快。也许他早已练就了一身跑的本领,只是,他想如果自己这次真的死了,他怕见到上帝后无法说明自己的身份,所以他说:我的父亲是一个农民,所以,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雨继续下着,他继续跑着,身后的人继续追着,他穿过解放路又穿过新华路,又跑到建设路,他浓重的呼吸有点让他心脏负荷。他想,要是那会儿不急着出来买烟,问他们随便要一根,也不至于现在落荒而逃。他有点焦虑,他的手机上设的几个单键拨号没有一个人接听,他也知道不会有人接听,因为,他那几个伙计正在迪厅疯狂的喝酒或者疯狂的跳着舞。

他的喉咙有点干,嗓子也有点痒,他想喝口水,又想抽支烟,他知道他的烟瘾上来了,他想,如果在死前能抽支烟,那也是幸福的,最好那支烟是万宝路的,因为,他一直很喜欢抽那个牌子。但他知道,身后的这几个人恐怕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他们看起来是想要他的命,而不是想给他一支烟,他们不是好人,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来追杀他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人了,他已经做的很小心了,但是,很多时候,都跟今天晚上一样,不是他去找事,而是别人找他的事,他苦笑。

他有点跑不动了,他感觉自己的右腿开始发麻,因为那条腿三年前受过严重的伤。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离他现在最近的村子,他想到了老虎庄,于是,他又穿过工业路,钻进了老虎庄,他与那几个人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他知道一时半会他们是追不上他的,因为他跑是要活命的,而他们跑无非就是要他的命,但他是一定要活命的,而他们,要不要他的命都没什么两样,所以他们是追不上他的。

前面一个小卖铺的昏黄灯光,在雨里有点象他小时候在农村烤熟了的黄豆一样,他想起了小时候跟刘星一起去偷人家黄豆跟红薯的情景。他甚至恨不得自己死的时候可以死在自家的油菜地里。他一直也在想刘星现在是死了还是在活着,因为他是陪着他从小长到大的,他儿时的惟一一个能给他快乐的伙伴很多年前就没了无音讯,他很怀念他,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他的呼吸有点接不上来,不知道巷子哪户人家的屋子里,正播放着伍佰的那首《挪威的森林》,歌声从窗户传出来,飞进了雨中。他心里苦笑,五年前的时候,他决定开始另一种人生的时候,他就在车里听到了这首歌,平常要在大街上听到的时候,他总会跟着哼唱几句,而现在,他已没有那个心情,他有的只是不停的跑。

他看到小卖铺前面有个男人正在买东西,他想,最好他在买烟,再好点就是他买完的时候最好能转身。一切正如他所想,等他快走到那个男人身后的时候,那个男的正好转身,手里拿着一盒烟。他一把拿过那个男人手里的烟,一边继续狂跑,那个男人愣在那,接着又被后边的几个人推倒在地,然后听见小卖铺那个妇女在说:是在砍人呢?那么多人砍一个,我还是早点关门吧,别一会再来找我事。

江飘的手机响了,他不用看就知道是毛比他们打来的,他没接,他知道接了也没用,就算他们赶过来也晚了。他只是想找个地方吸根烟。他开始在巷子里东跑西转,他知道穿过铁路那边就是一片油菜地,也许在那里抽根烟才是他最想要的。他身后的那群人停了下来。停下来的时候,有两个人坐在了地上,其中一个人断续着说,我……我实在不行了。另一个个高点的,手里拿着一把砍刀的人说道,他妈那比的,他还真能跑啊,下次见他,一定搞定他,非把他手给废了不行。

江飘又跑了一会,他越过铁路,到了旁边的油菜地,他继续往地里面走,然后他躺了下去,他没有劫后余生的高兴,他只想抽烟。雨水打到他脸上,他把那盒烟打开,是群英会,还凑合吧,他点了几次都不行,打火机的火苗都被雨打灭,他又坐起来,用衣服挡着才点着。然后躺下去,舒服的抽了一口,他又抽第二口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一看还是毛比,接听后说道,没事了,明天见了再说。

然后他继续抽着烟,他的神经开始完全放松,他想到了一张脸,一张曾温暖过他的脸,他知道,他总是在想这个男人,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男人,他知道他不会忘了他,他也不会忘了他,只是他不会再有机会能跟他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他注定是个流浪者,注定要在这边缘,无奈的生着或者痛苦的死去。

他想起身回去睡觉,可是他太累了,他站不起来,又倒下去,接着就睡了。雨打在油菜花上发出簌簌的声音,他感觉到冷了,不禁倦缩起身体。他睡在了水里,就象在二十年前他睡在家乡的玉米地里一样,无忧,无虑,只有冷。

江飘是在厕所里生下来的。

是在他们家堂屋和灶房之间的那个缝隙生下来的。

那种厕所在农村的院子里是常见的,只是能在厕所里出生的人倒不常见。时间是凌晨五点左右,当时他母亲感到肚子不舒服,上了趟厕所就生下了他。他的出生就这样简单,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理由,就在一片污垢中来到了这个世界。

他母亲说他命不好,命不好是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他生下来的那一年正好赶上计划生育,他没户口也分不到地,对于那时候在农村的人来说分不到地就等于要挨饿;第二个原因就带点迷信色彩,说他是一个天亮前生下来的猴,天亮就要出去找食吃,一辈子都要不停奔波。

江飘生下来的时候用句难听的话说就是:不成人型或着是个怪物。当时小的可怜,至于有多小,村里人现在还有人在说,那时候的江飘啊,就象个大一点的蛤蟆一样。

江飘上面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他姐比他哥大四岁,他哥又比他大四岁,他姐姐在他生下来之前得了脑膜炎,后来经过一个姓唐的游医给治好了,但留下了后遗症,有时候脑子不好用,但有时候又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他哥的出生比他幸运多了,至少是在床上出生的,而且他奶奶对他哥更是宠爱有加,而江飘对于他奶奶说那简直就是个妖精,这是后话。

当时他们家的条件实在不怎么样,两间破草房,一间拴牛的牛屋。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对于当时他的出生,又是那样象蛤蟆大,又不能分到地,又是在天亮前出生,又已经有两个孩子,又不知道是否能把他养活大,所以就一致决定放弃这个孩子。夫妇两个当时在想怎么放弃,是把他掐死还是把他送人还是把他扔到井里,最后他父亲说到晚上把他扔到井里算了,也省得他长大在这世上受苦,他母亲没说话,现在这个情况她也清楚的很,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当时他哥哥是和他父母睡在一起的,好象看到了刚生下来的江飘,好奇的问他父亲给他买的啥好吃的东西呢,他父亲揣了他哥一脚说道,睡觉!啥也没有!

查看更多同志文学同志自传江飘 相关文章
上一篇:同志文学《男孩》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