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文学《男孩》

2019-05-22 作者:泊文先生 阅读:

《男孩》作者:泊文先生

十二岁那年,我梦到梁池,然后遗精,从此,我的人生便开始往一个我无法掌控的方向飞速前进。于我,一个南方小镇出来的男孩,同性恋这个词显得太过沉重,我一步步接受它,接受自己的身份,但是,我却接受不了除去梁池外的任何男人......

本文试以一个轻松搞笑的方式叙述一个十分现实的同志故事。

男主角:韩唐 梁池

======================================================================================================

1,梦遗少年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梁池是在我十二岁那年。

在这之前我们还只是一起打屁扯淡的玩伴,直到那一天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一架巨大的飞机落在了我家门前,硝烟伴随着爆炸声起,可是我不仅不害怕,还满心欢喜的往飞机坠落的地方跑去,没跑多久我便看到了梁池,他站在漫天黄沙中看着我,让人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穿衣服,风沙中他的身体出奇的清晰,我看到他初有形态的身体,紧接着一个激灵便从梦中惊醒过来

就这样,我把第一次的万千子孙在这个奇异的梦中交代出来,我没告诉过任何人这个梦,包括梁池本人。

但是,从那时起我便知道,我喜欢上了梁池,这个和我年龄相仿,性别一样的男孩。

2

我出生在中国南方一座不算太大的城镇,万里长江水以一条不宽不窄的大河形态从城镇东边穿过,算是养活了一群似水柔情的南方儿女。

中国早期的城镇大多没啥规划,南城自然在其列:水蓝色天空下,随处都是胡穿乱插的电线;歪歪曲曲的街道,毫无章法的楼房平屋间隔着乏窄的巷子,一根根竹篙撑在其中,晾晒着女人的胸罩和男人大的出奇的裤衩

巷子里的乱石地板被岁月磨的光溜溜的,上面永远沾着洗衣粉泡沫的水花。

我可没少在这上面摔过跤,而最近一次摔跤是因为帮梁池打架。

那时候我们都兴玩游戏王的那种战斗卡片,梁池和我们学校隔壁班的一个胖子因为一张稀有游戏卡的所属权在巷子里大打出手,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我记的很清楚,那时候夏天刚到,天气还不算很热,阳光在巷子里旋转出一圈圈迷离的光晕,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洗衣粉的凛冽气息。

我跟梁池并排站着,那胖子就在我们对面。

仔细算起来,梁池不过比我大了一个月,但是这家伙先天基因好,这才十二三岁的年纪,他的身高就足足甩了我一个头的高度,眉宇间更是多了丝隐约的成熟气息。

我想,那对面的胖子一定就是被他的气场给震慑住了,他紧紧盯着梁池,脸上的肉都在微微颤抖着。

我们三就这样对峙着,空气中似乎都多了股火药味儿。

当一束阳光刚好落在我们中间那块形状不规则的石板上时,梁池说话了,那时候他深受《古惑仔》的荼毒,说话都带着股诡异的森冷感。

“拿来。”他说。

胖子身体一颤,手就慢慢伸了出来,那张卡片就捏在他的手上。

梁池给了我一个眼神,我连忙屁颠屁颠的上去拿卡,可谁知道那胖子生性狡诈,我才刚靠近他,丫伸出肥手冲着我就是一记‘铁砂掌’,我毫无防备,便硬生生往后一倒,直接坐在了地上。

岁月都没磨掉的石头跟铁一样冷硬,我那一坐,整个人直接蒙了,梁池看我吃亏,冲上来就给了那胖子一脚,紧接着挥拳头就冲着胖子肉嘟嘟的脸上去了,胖子短暂的人生里估计也没见过人打架这么不要命的,被打的也不知道还手了,愣了一下,捂着脸就嗷嗷乱叫的跑了。

梁池见胖子不见了,转身来拉我,我一下没忍住,就哭了出来。

梁池最看不得我哭鼻子,每次我一哭他就皱着眉在旁边看着我,也不说话,就这样用他黑黑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盯得我不好意思哭了他就似笑非笑的瘪瘪嘴巴,然后转身离去。

这一次也不例外,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游戏王卡片,再抬起头,梁池已经走远了,他的背影在阳光下晃得模糊,我的眼睛都忍不住花了一下,心里一股子陌生的感觉就冒了出来。

也就是那天晚上,我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3

我跟梁池都喜欢吃饺子,十二岁时,我们两个人就可以足足吃六两。

我奶奶是北方人,动不动就爱在家里包饺子,每次等她做好了,尽管闻着香味我都馋的出哈喇子了,但还是忍着不吃,我总是用一个铁盒子装了拿到学校去。

家长以为我爱学习,吃饭都要去看书,但其实我是拿去和梁池分的吃了。

这家伙性子冷,不爱说话,玩的好的就我一个。

我一直觉得他是那种闷声发大财类型的人。就拿吃饺子这回事来说,每次我把饺子往他面前一摆,等我还昂着头跟他吹嘘着我是如何如何帮奶奶包饺子时,再低头,盒里的饺子就只剩一半了。

我吵着要他给我留一点,他嘴巴塞得鼓鼓的冲我笑。

那一笑我的心脏也就跟着漏了几拍。

4

南镇不大,好的初中就那一个。

逢年过节的,你总会看到各路人马提着各色各样的东西往南十街走。南十街就在我们学校后面,街上住的全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和他们的家属。

梁池家就在南十街的中间地段。那时候大多数的房子外墙上都没有任何装潢,所以他们家白色石灰粉刷的大房子显得尤为稀奇。

我听说这里长大的小伙伴过年的时候可没少往他家墙上扔过炮仗。

这其中除了嫉妒的原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梁池他老爸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

在我们这样的一所学校里,教导主任就是仅次于校长的存在。所以,梁池家最不缺的就是生活用品和各种特产零食。

我也去过他家一次。我的意思是,跟所有人一样是提着礼物去的。

我记得那是因为我小学毕业的成绩不够好,学校要我要么复读一年要么直接去镇二中,那时候我家里经济吃紧,我爸寻思着这再读一年又要多出一年的学费,而如果把我送到二中了,就等同于‘葬送了孩子的前程’。他思来想去,最后带着我去找一中的教导主任,希望学校能够‘网开一面’,收留我这个不算虔诚的俗家弟子。

我跟梁池是小学五年级认识的,小孩子在一起玩又不像大人还要讲个门当户对,所以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镇一中教导主任的儿子。

于是,当我随着我爸踏进他们家那方水泥台阶,一抬头看到他时,我吓得把手迅速从我爸手里抽出,然后转身灰溜溜的跑了,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

我爸在后面连着叫唤我的名字,我却充耳未闻,一股强烈的羞耻感只让我觉得无地自容。

我绕着南镇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南方特有的夕阳将所有楼瓦染成一片温和的金色,我靠在一方砖瓦墙上气喘吁吁。

我抬起头,就看到了梁池。

他从不远处的夕阳里慢慢向我走来,气息粗重,似乎追了我很远的路。

他黑色的眼睛正紧紧盯着我,我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干干嘛?”等他走到我面前,我舌头都开始不自觉打起颤来,毫不夸张,有些人天生就有这种气场。

“干你!”他一句话让我面红耳赤,但他接着说,“你丫的看起来瘦不拉几的,跑起来怎么这么快?!”说完他又深深呼出一口气,热流扑在我脸上,让我的心脏忍不住收缩了一下。

我有点慌张,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只好对他笑了笑。

他缓过劲来,脸上又恢复了平日里那副五谷不沾的冰冷脸,没等尴尬继续蔓延,他说:“你跑什么跑,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我想了半天才知道他是在跟我说给他家送礼的事,方才消淡的那股子羞愧势要卷土重来,我却开口说了句让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我不想让你觉得我跟那些人一样!”

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他的视线,我看到他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他瞪着黑色的眼睛冲我道:“你是傻逼吗!”

我没说话,一股子诡异的气氛在我们中间蔓延开来。

“你先回去,等我消息。”片刻沉默后,他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我正疑惑着 ,他却已经转身离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给我独自回味

跟梁池分开后,我一个人又在小镇转了一会,等到我回到家,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踏进家门就看到我爸坐在饭桌前一个人喝酒,在往旁边一瞥,他今天提出去的那些礼品正原封不动的靠在桌子后面的墙上。

看来我要去和那些整天抽烟打架的学生们同流合污了,内心刚刚窜动的青春期荷尔蒙让我对这样的生活有着原始的期待可是我这《古惑仔》才刚演了个开场,我爸却开口了:“来,唐唐,快陪你爸我喝一口,庆祝你距离重点大学又进了一步!”

嘎登,我的心脏一瞬间掉在了地上。

这什么意思?难道梁池他爸还学观世音普度众生了,这礼物都不收竟然还让我直接升了一中。

想到这,我就想到梁池之前离开时那句话,看来,一切都是他的功劳。

5

果然,他在我还在南镇没头没脑绕圈那会,就已经跑回家用他一年的劳务权换来了我成为一中一份子的权限。

事后,我主动跟他谈起这事,我满脸娇羞对他说:“想跟我同学也不用这样吧。”。

他也不说话,就一脸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我。

我把饺子拿出来给他吃,他一口一个,等碗快见底了他老人家终于开口了:“我把你以前的成绩给我爸看,他觉得他还行,就答应了。”

他一句话轻描淡写,我却满腹惊愕:“就这样?”

“就这样。”

我叹了一口气,只觉得世风日下。

“怎么?”他问我。

“没,没。”我被他黑色的双眼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岔开话题,刚撇下眼,就发现碗里的饺子已经没两个了,我叫着要他给我留着,他又咕哝着嘴巴冲我笑。

这一笑可要了我的命,想着明早又要自己洗内裤了,我郁闷的吃饺子地速度就更慢了点。

查看更多男孩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