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帅哥直男同事掰弯了!

2019-05-18 作者:周扬要大发 阅读:

作者: 周扬要大发

最近上班比较闲,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和他的事。

有人说,只要一个人愿意喜欢男人,就不是直男,但在我看来,他的的确确是一个直得

不能再直的男人,并且……秀色可餐。要是他知道我用这个词形容他,他肯定又要发飙了,哈哈。

他也一直不肯承认被我掰弯的,每次我都故意逗他:“你这个花心饥渴男,怎么就刚好死我手上了呢!”

他就会瞪我,像红了眼的狮子,咬牙切齿地说,“再说下去,咱俩断!”

可是每次听到这个都特别想笑。

好了,接下来说说我和他的故事吧。

中间其实经历了很多很虐心的事,无数次犹豫无数次挣扎。所以走到今天,真的值得纪念。

开始码字。

on the air!

1.

大三期末。

我想很多人都深有同感,大三是整个大学四年里最忙碌专业知识最难也是课程最多的一年。特别是我们还是所重点,这整个一年把我折腾的够呛。特别是期末,当你看着日历上考试的日子一天天迫近,但看到书上唯一的字是你的姓名和班别的时候,就特别有一种咬舌自尽一了百了的冲动。

第二天就是其中一门专业课的考试了,我的书才看了一半,虽然我自认临时抱佛脚的能力非凡,但看着这剩下的一半课本,我…有点……腿软。

下午五点的时候,女朋友(原谅我,这之前我的确不肯承认我喜欢男人这个事实,而且和她在一起,也有很多别的因素,后面会交代),暂且叫她奚吧,来了短信:

“扬宝,在看书吗?该吃饭啦!^^”

“看的痛苦,明天求作弊!”

“哈哈,得看你一会请我吃什么!”

“牛排!”

“前天才吃,又吃啊!”

“麦当劳!”

“怕胖”

“食堂……”

“难吃”

我握着手机坐在书桌前,一脸黑线。

女人啊………………

然后小奚电话来了。

“你想好吃什么了吗大姐?”

“吃你!”

“别闹,赶紧的!饿死我了,身心双重折磨!”

“食堂吧!”

“哟,开窍了敢情是!”

“替你省钱。”

“行,我去你楼下接你。”

“嗯。”

电话挂断。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不喜欢讲电话不说拜拜就挂断,觉得很没礼貌,也说过小奚。但她每次都忘记,渐渐地我也就懒得说了,再渐渐地我也习惯了不说拜拜,说完重点,直接挂断……

先简单说说我和小奚。

大一的时候我不怎么上课,因为刚从炼狱般的高中解脱出来,坚信大学的自由就是用来偿还高三所受的苦的。直到期末成绩出来之前,我都不知道我的成绩已经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倒数第三。倒数第一是隔壁的胖子,倒数第二是我们宿舍的小东。

羞愧难当。

这份成绩和排名还在班级QQ群分享了。

我受到了刺激。

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是重点,我还在尖子班,成绩几乎从来不会掉出年级前十。我实在无法想象一年后的自己跟倒数扯上了关系。

但想想,别人上课的时候我在睡觉,别人自习的时候我在打球打游戏,这成绩对得起我不负责任的行为。

那张有着所有人成绩和排名的EXCEL表格,我拉到了最上面,最顶端的一行,第一名:X奚。

当时心里就在冒冷汗。

我一直以为小奚是个花瓶,新生军训就被众男生捧为班花,唱歌好听,钢琴十级,而且不走傲娇冷艳路线,可爱又大方,所以不管是高富帅还是屌丝,都喜欢她。

可我对她只停留在“长得好看”的阶段,其他的想法完全没有。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留下印象的只有,有一天军训休息的时候,让我给她讲笑话,还有一次就是军训结束后班级集体照相,她回头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XX扬”

再然后就是回到宿舍被他们起哄说班花对我有意思。我也没在意,随便搪塞过去。

结果证明了,小奚不仅是我们班第一,还是全年级第一,拿了国家一等奖学金8000,顺带一提,小奚拿了四年奖学金,成绩一直年级前三。

我开始对这个女生有了更多的关注。

我对我喜欢男人这个事实,一直在逃避,但无法逃避自己内心的是,我对女人确实没有太大的兴趣。

但小奚,她的的确确与众不同,异常优秀。

2.

大二的时候,学院有一个唱歌比赛。

我们班的文艺委员,也是小奚的室友冰,就张罗开了,开始怂恿大家报名。

我和小奚都各自报了一个。在冰的怂恿下,我和小奚又报了一个合唱,冰美其名曰,数量上取胜。一开始我是说什么也不同意的,因为我自认和别人配合唱歌并且能把歌唱的好听是件很需要功底的事,而且我和小奚不熟,更别说什么默契度了。

我们选了Sarah 和Marc的,虽然难度很大,但很有挑战性。

准备比赛的那段时间,我和小奚为了配合,每天都要抽两个小时一块儿练歌,这让我和她有了很多接触,也了解到了很多她的信息,比如她爸是她家当地一个银行的经理妈妈是当地政府的官员,比如她高中暗恋了三年一直没有表白的男生,她说他俩一直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那男生毕业前对她说,“我喜欢男人”,“于是那天晚上我就躲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小奚看着我对我说,“我突然感觉自己这三年的暗恋……好恶心”

听到“好恶心”三个字,心里五味杂陈。的确啊,男人喜欢男人,常人谁能轻易接受。我只能“呵呵”干笑两声。

“告诉你个事儿。”

看到她眼里极力掩饰的笑意,我有点不安。

“什么事。”我问。

“你和他长得很像。”我心里在冒汗。

“呵呵,不会吧,这么巧。”

“神态也很像,还有打球的样子。”

“这你也有研究啊?”我觉得她很有意思。

“你们都很少打内线。”她拖着腮,像在思考一个深奥的问题。随即又哈哈笑了起来,说,“你们俩也一样高,都是176,打内线是比较吃力。”

我只好尴尬地一笑。

比赛的日子慢慢临近。和小奚每天待的时间也慢慢变长,因此还遭到了各路男生的白眼。

最后那个比赛,我和小奚的合唱得了第二,总算不辜负这段时间的努力。我能顺带提一下么,真是顺带,第一是我自己的独唱,哈哈哈哈哈哈。

等会儿继续,那家伙嚷嚷着肚子饿,我得给大爷煮宵夜去了。

3.

这次比赛以后,我和小奚就成了朋友,偶尔大家都不忙的时候一起吃饭,有时她去逛街会让我陪她去。我问,“男人和女人的眼光差太多了,你怎么不找你的室友去啊?”结果她颜色特复杂又带着点挑衅的挑挑眉,来一句,“带你去可以知道男人喜欢女人穿什么!”

其实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小奚人很好,她的这些小要求我都从来不忍拒绝。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