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纯爱小说《断袖之恋》

2019-05-15 作者: 阅读:

作者:尘缘男人

第一章

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八年了!

八年的时间什么都可以改变。但是却改变不了我的心。每每夜里醒来,我的眼总是湿的。内疚和自责都在吞噬着我。我总是没办法再次入眠。我是自私的。

杰明,你知道吗?赵咏华的《最浪漫的事》现在我每天都在听。

你说过:“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可是我还没老,你却离开了我,你没有遵守最初的诺言,你没有陪我一起慢慢变老。现在的你是我的兄弟,可是你知道吗!为了“兄弟”这个字眼我在承受多少内心的煎熬,没想到最后放不下的却是我。

我和杰明是在部队认识的,也许上天注定我与他就是个有故事的人。

记得很清楚,那是到部队的第三个月了。一直对北方的气候不能适应,从到部队开始我就腹泻。加上身体本身就不好,所以在训练中我一直都不能够及格。那天训练单杠,班长要求今天所有的人在二练习上都要过关,单杠二练习要求有一个动作也是开始的动作:单臂上。我是怎么也不能上去。最后班长急了,对我发火:你怎么这么笨,别人都能做三练习了,你要现在二练习都完成不了,没吃饭啊。

班长叫刘鲲鹏,山东人,性格比较直。但是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奇怪,山东人都应该是人高马大的,为什么他就只长到一米六八呢,比我这个南方人长的还矮。

“我是没吃饭,我是不行,你自己看着办!”我也对班长发火,我腹泻了三个月,班里所有战友都知道。就是排长有时也会嘱托班长多照顾,想想自己都委屈。

“不行就滚到旁边去,没见过你这样的兵!”也许是当这那么多战友面前。他下不了台,第一次他对我发了火。

我是个不服输的人,听到这话我二话没说,在没热身的情况下直接上了单杠。当时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我用右手直接撑了上去,只听到“咔哧”一声,那声音就像布匹被撕开的声音,我的右肩韧带撕裂,整个人就从单杠上摔了下来。一阵巨痛袭来,我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后已经是在我的床上,班长和排长都坐在床边。

排长看我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好了,没事了”

我的右肩刚刚打了“封闭针”整个右臂都是麻木的,动都不能动。医生告戒,虽说问题不大,没伤筋动骨,属于小伤,但是如果不休息好的话,以后还是有后遗症的。

事后,老乡对我讲,因为这件事情班长被排长严厉的痛批了一顿,那时候我已经是副团长指定要的“公务员”。所以排长也害怕我出事情影响到他自己。

那几天,我就躺在宿舍里,每天,老乡都会将我的病号饭送到床前,班长就住在屋里,但是那几天一直都不和我讲话,我是个倔性子,也是对他不理不睬。那时,部队已经没有体罚和打兵的惯例了。很长时间后我听老战士讲,如果换在从前,我这样的兵早就成了修理的对象了。

战友们每天还在继续着他们的训练工作,而我也在床上躺了三天。实在是不能在躺下去了,第三天我对班长说想和他们一起训练,因为后面马上就要面临着新兵连下连的考核工作。虽说因为外表和经常在部队内部刊物上发表文章的原因,我在入伍没多久就被副团长指定要求安排进入机关工作。但是,让我就这么躺着下去,我还是不愿意的。所以第三天我就要求继续训练。

班长没说同意,也没不同意。只是要求我跟在大部队的后面去训练场。

训练场离营队大概有五公里的距离。战友们跑步前进,而我就只有跟在后面慢慢的走了过去。

部队周围都是农田,一条土路通向训练场,我就那么慢慢的溜达着,到是很喜欢这种感觉,进入部队后从来还没有机会这么安静的去欣赏部队以外的东西。路上三三两两的还有其他一些在训练中受伤的战友。突然觉得受伤也是种幸福,别人都像陀螺一样不停的转,自己却可以闲下来。

走在我前面的有位走路是一瘸一拐的,看出来他是脚受了伤,走路姿势很滑稽。我注视了一下,看的出也是个南方人,从背影看出还是比较清秀的。军装有点肥大,总觉得在军装里的身体不能够撑住那身衣服。看到那身打扮,总觉得好笑,在看看自己,却原来也是如此,这才发现,我们的作训服都是那么肥大。

我的思绪就那么飘着,一直到我超过前面那个人。我的腿可是健康的。

“喂!”后面的人打了个招呼。我回头看了看,那家伙在望着我,一双大眼睛盯着我看。我奇怪他为什么喊我,但我停住了脚步。

“你也是南京的吧?你叫白洋吧?”

我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但是礼节告诉我我该回个话。

“是的,我叫白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三班的吧?”

对方没有回答我,却抛给我另一个问题。

“恩!”我们继续在朝训练场走。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在部队知道我名字的战友还是比较多的,因为我在部队因为经常发表文章的原因,多少也有些名气。问他也不过就是礼节性的打个招呼。

“我叫王杰明,和你一样都是从南京来的,我们还是老乡呢!”他自报家门。

原来这样啊,看来我的直觉不错,从外表就看出来他是南方人,这时我也仔细的打量他,比我矮两公分左右,眼睛很大,鼻子很挺,有点像刘德华的鼻子,带点鹰钩。长的还是比较漂亮的,只是觉得他的头发好土。部队有个习俗,凡是进入部队时头发比较长的新战士都由班长进行理头,想来他的头发就是他们班长的杰作,长短不一,实在不堪。想想自己还是比较聪明的,在入伍的前一天就在表哥的理发店将头发煎的很短,两个月下来也只是长长了一点。但是至少还是整齐的,我们班所有头发不合格的人也都被班长弄的像月球表面,只有我例外。

“哦,你好!”我应付了一下。“你的脚怎么了?”出于礼貌我进行了问候。

“脚指甲长到肉里了,所以被整个拔掉了。”他笑了笑,露出一只老虎牙。我发现,他笑的还是蛮好看的,我就不能笑,很多人讲我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好看,一笑的话感觉浑身不自然,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会观察别人笑了。

我和他一起走到了训练场。

第一次与他认识就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想当时我是对他即没有好感也不厌恶的。说实话,那时的我还是很单纯。从来没想过我会是个GAY。更没想过就是从这次认识,我们之间的纠缠会让我从死神手上走过一回。更没想到我和他的故事,之后影响到对方一生。

查看更多断袖小说男男小说纯爱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