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爱小说《爱你,我用一生》

2019-05-15 作者:尘缘男人 阅读:

前言

和安俊楠认识还是我们一起在酒店的时候,那是2001年,我还是个小小的服务员,而他已经是领班了。

安俊楠长的很阳光,也很帅气。在外貌上面我相信我和他是不在一个层次的,他应该和杰明是一个档次的吧,我要比他丑多了,这点上我还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在这样一个两性混淆的世界里,我们共事了整整一年却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性别取向,都在真实的谈着女朋友,都在这个世俗的社会里找寻自己人生定位的目标。就在这么多年的朋友经历中,我一直认为他是个异性恋者,因为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他和我是不一样类型,他的性格平和,个性要隐晦的多,不像我这么锋芒毕露的。一个好脾气的帅哥总是能吸引更多的女性关注吧。

那还是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和我一样,有过这样一段奇特的经历。只是他还在幸福着,而我的幸福已经转换成了亲情的感觉。

俊楠不喜欢出来玩,用他的话讲:“没什么意思!”就喜欢静静的感觉,不过他已经做好一辈子不结婚的打算了,天生家里还有个哥哥给父母继承香火。和自己的BF在南京买了房,有了自己安定的职业。两个人朝九晚五的生活,和所有夫妻的日子是一样的。这样的生活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

我曾经问过他,你们这样一生,又不可能有小孩,到老不孤独吗?俊楠和浩异口同声的说:“你的女儿不就是我们的女儿吗!”我狂晕!

俊楠的朋友叫浩,我也认识,以前是我们酒店的酒水供货商,人很开朗,不过我知道以前的他可是出了名的乱(听俊楠说的)。所以我很奇怪,怎么现在到是这么安稳了,他解释:“年龄大了,没什么玩劲了!”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解释。

前段时间去南京找俊楠喝酒,谈到了我在写“回忆录”,俊楠感到很是吃惊,觉得现在的我怎么会有那份闲心。但是立马又和我说:“要不你也讲我和浩的感情也写下来,那天你写好了,我就拷贝回来,到老了,还可以拿出来回忆一下。”

我没提出异议,因为自己目前真的是太闲,有这样的事情做,还是可以少让自己去想一些心事。但是我提出,写的话可以,但是要给我发表。不用真名,不用真地址,该隐藏的都隐藏起来。俊楠没有提出异议。这也算成交。

今天是我的生日,除了收到杰明的礼物,也收到很多朋友的短信祝福,在QQ上和大同上也同样收获了生日的良好祝愿,这里面也包括他们两口子的肉麻短信。那么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将他们的故事陆续的搬上来。目的是告诉大家,这个世间,同性还是有天长地久的爱情的。

第一章 纠纷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安俊楠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每天都这样,早晨起来,安俊楠都要进行跑步,这个习惯已经有五六年了,从高一开始,就特别狂热的喜欢上了跑步。

可惜那年高中毕业后,安俊楠就因为家庭原因没有继续上大学,这一点一直就是他的遗憾。

2000年的春夏之交,23岁的安俊楠一个人跑在北圩路的街道上,一身白衣霎是漂亮。1米78的个头,瘦长的身躯加上飘扬的碎发随着跑动的身体不断上扬,早就成了街头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样的一个早晨是美丽的。今天阳光不错,还没到梅雨季节,天还不是很热。南京的天气就是这样,总是没有春天,好象一跨过冬天就看到了夏天的脚步,而梅雨季节恰恰就成了一个分水岭。

安俊楠在俊豪酒店餐饮部做吧台领班,每天的工作虽说时间较长,但是总体来说到是不累,安俊楠女朋友项小菲是这家酒店的前台主管,要比他在职位上还要高一个等级,而且比他大一岁。两人已经开始同居,但是安俊楠总觉得女人比自己强在心理上总是不舒服,这种感觉也是没来由的大男子主义作祟。

但是不管怎样,安俊楠还是挺爱她的,项小菲是个很会照顾人的女孩子。

人生有时候就这样,那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东西,爱情有的时候看起来完美的结合其实也有很多瑕疵的。

那天早上九点,吃过项小菲做的早饭后,两人就骑上自行车朝酒店驶去。

那条路安俊楠和项小菲不知道走了多少回,这就像是习惯,每天都在养成,而每天都成了功课一样。项小菲今天的功课就是再一次逼婚。

“俊楠,我家里人又在催我了,让我们赶紧将婚结了。”

安俊楠不讲话,继续骑他的自行车,而且比刚才还要用力。

项小菲搂着他的腰,在后面也沉默了一会。

“怎么又不说话,每次都这样,我也不小了,在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我要等自己有了经济基础,不想这么草率的结婚!”安俊楠又丢下这一句话。

安俊楠家在安徽,家里还是比较穷的,而项小菲的家就在南京,家里只有她一个孩子,家庭条件相对不错,家里还有一套房子是闲置的。项小菲父母先是不同意她这门亲事,总认为自己的女儿长的也不差,在南京找个本地的条件好的大有人在,为什么独独看中了这个穷小子。但是,项小菲的性格是比较倔强的,对于她来说,只要自己喜欢的,不管是谁。自己的感情自己做主。最后没办法,项父项母只有同意,而且通过观察他们也发现安俊楠这孩子在各方面都还是不错的。眼看项小菲一天比一天大,而且还比对方要大一岁,所以,他们又开始督促双方结婚的事情,房子和结婚的大部分资金都由他们提供,但是提出一个条件,就是以后所生的孩子必须要姓“项”。

安俊楠当然是不同意的,对他来说,自己的孩子必须要和自己一样的姓。自古就是男婚女嫁,如果这样的话他就成了上门女婿,这是万万不可的(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所以,安俊楠迟迟不愿意点这个头。

项小菲见安俊楠说出这样的话,她也不想在开口了。她知道只要在这件事情上在有什么争执,总是以吵架结束。而最后也只有自己先妥协。

也许项小菲对他的感情要比安俊楠的付出要更深一些,我是这么认为的。

“怎么回事啊,怎么又没送来,这平川酒业也太吊了吧。你们还打过电话了?”一上班,吧员王海涛就告诉安俊楠,今天的五粮液又断货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了。

“电话还没打,要等你过来找采购呢!”王海涛讲。

“今天中午有桌很重要的客人,标准单都下了,而且指名要五粮液。你赶紧想想办法啊!”包间领班张燕也在后面催促。

安俊楠二话没说就朝仓库走去。

俊豪酒店的所有酒水全部是平川酒业提供,最近的市面上五粮液有点断货现象,但是在和平川酒业签定合同的时候就详细注明了在酒水提供上不得出现断货现象,否则损失全部由对方承当。这一点平川酒业应该也很清楚。

安俊楠走在路上想,这个平川酒业看来是不想做长久了,市场上做酒的公司有的是,如果去打电话对方说没有的话,我立马去和倪经理汇报撤消他们的合同,改换一家。

采购员并不在仓库。安俊楠又随口问了一下仓库是否还有五粮液,但是得到的答复还是缺货。

没办法,只有去办公室给对方打电话了。

“你好,平川酒业是吗!我这里是俊豪酒店。你们的业务经理黄明还在?”

“哦,俊豪酒店是吧,你等一下,我马上去喊他。”对方是一个女的接的,看来是个秘书,声音还很甜美,回完话以后就听到她去喊人了。

一会的功夫就听到对方话筒里传来了声音,不过还是那个女秘书。

“对不起,黄明还没有回来,出去跑市场了。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达一下,等他下午回来我就告诉他。今天公司没什么人,都出去忙了。”

“还等到下午呢,我现在就急死了,你们怎么到现在也不将五粮液给我们送过来,这都断了多少天的货了,你们不是影响我们的生意嘛?”安俊楠有点想发火,但是碍于对方是女性又不好多大声,但是从他的语气对方已经听出了一些味道。

“哦,不是这样的,这两天那里都在缺这个酒,我们公司也调了好几次,但是就是没办法满足货源。你们要不用别的酒先顶一下,我们货到了马上给送过去。”

“这怎么顶啊,今天来的这桌是市领导,怎么上别的酒啊,而且人家指明要的是五粮液。你让我们到时候怎么解释啊,人家不说这么一个大酒店酒水都供应不齐,你们不是砸我们的牌子嘛!”听到对方这样讲,安俊楠终于将声音提高了上来。

“这……”对方开始有些语塞。

“你们是不想做生意了是吧,如果是这样,我会和上面汇报,我们的合同就到此为止,以后也别做了。”“啪”的一声,安俊楠将电话直接摔在了电话机上。

没有办法,只有将这件事情上报给倪经理了,让她来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

倪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但是外表看来还是很年轻的。她也比较看重安俊楠,一直都是将他作为培养的对象。

听安俊楠将事情的原委全部说过之后,倪经理给平川酒业的王总打了个电话。安俊楠在旁边也大概听了下,从对方口气中知道已经有了转机。倪经理在最后也下了通牒,要求务必在中午十一点之前将五粮液送到酒店。

“他们王总说马上将他自己家里藏的两箱五粮液先送过来顶一下,后面在想办法。”丢下电话,倪经理对安俊楠说。

“那好,我先去忙了,我到吧台去等他们送酒的过来。”

这件事情暂时被解决了。

十一点不到,平川酒业送酒的就将五粮液送了过来。两个男的一人一箱,匆匆忙忙的将酒搬到了二楼。

“你们以后不能在这样了,你们无所谓,最后害的是我们酒店。”安俊楠在送货单上签字,边签字的时候边对对方说。

对方是个二十七八的小伙子,听到安俊楠这么一说就开始有意识的打量起对方。双眼就这么盯着他看。

安俊楠也注意到对方的眼神。那小伙子长的和俊楠一般高,双眼很是有神。

双方都在凝目观看对方,那个小伙子嘴角忽然有了一丝笑容。

安俊楠嘴角开始上扬,意思告诉对方“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发火啊!”

“我们争取吧,过两天就会好的。”

签完字后那个小伙子就拿着单子准备走。这时候真好倪经理来到了吧台。

“呀,这不是王总嘛!怎么今天是自己送货啊,你的伙计呢?”倪经理看到对方开始打起招呼。

“你好,倪经理啊。伙计都出去忙了,你们不是要的紧吗,所以我就亲自上阵了,哈哈。”双方涵蓄了一下,讲了一些工作外的事情。安俊楠这时才仔细大量了对方,一身休闲装打扮,留着平头,很是精神。他真的没想到,对方看起来这么年轻竟然是平川酒业的老总。

等他走后,安俊楠问起倪经理:“他是平川酒业老总?”

“是的,他叫王浩,小伙子很有本事,很年轻就开始独挡一面了。”

安俊楠听到后开始若有所思,对他来说,看到成功的男人心里总是多了一面镜子一样,他喜欢看成功人士经验方面的书,而且对于这样的人士心里总是怀着佩服心理的。

这时候,安俊楠还不知道,就在他想着心事的时候,王浩也在车上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双方也都不知道,没过多久,会有那么一段影响对方的事情发生,而且会让这两个男人在以后的日子里走到了一起。

莫愁新寓的房子是今年春天才租的,两室一厅,月租500元,就是位于六楼,比较难爬一点。不过对于俊楠来说,却没有什么,天生很喜欢运动,所以爬楼就当是锻炼了。但是,项小菲却很反感,总觉得住在外面,自己家里本来就有闲置的房子,所以她就一直鼓动俊楠搬过去住。但是俊楠就是这么拗,死活不愿意过去。

一个男人要是要起面子还是挺执著的,俊楠一直想靠自己去做一些事情,但是以他目前的实力来说却也是遥不可及的。一直都很迷茫自己以后的路怎么走。

对于服务性行业来说,都不是长久之计。相对来说更是吃青春饭多一点。这是俊楠目前最头疼的一个问题。一个高中生怎么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作为的,在这个以文凭说话的社会上,根本就没办法立足。

一个没有文凭没有金钱的外地男人,想的更多不是如何去享受生活,更多的是如何去赚取金钱,如何无立足。我想这也许也是一种衡量的方式吧。

但是,女人的想法却和男人不同。

当项小菲第一眼看到安俊楠的时候,却是被他的外貌所吸引的。那时候的安俊楠还只是一个刚刚进入社会,从外地来的一个打工者而已。招聘安俊楠的恰恰就是项小菲。

那已经是两年的事情了。俊豪酒店那时候刚刚开始装修,项小菲是被从别的酒店挖过来的。

安俊楠那时候刚刚到南京,也找了很多工作,但是都因为文凭问题和工作经验全部被拒绝在外。最后没办法,为了生存,他只有低下头,选择了酒店。

安俊楠是那批应聘人员中最出色的,出色的正是他的外表。项小菲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种心跳的感觉。

项小菲之前也谈过两个对象,而且也和一个有过同居的过程,但是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应该来说,是项小菲先主动追求安俊楠的。那时候,安俊楠是个门童,是项小菲手底下的员工。

安俊楠不在乎项小菲和自己在一起是不是第一次,重要的是她对自己确实很不错。但是真正的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安俊楠却开始犹豫了,那种犹豫是一种男人的自卑心理,他不想自己的女人比自己还要强。

查看更多纯爱小说男男纯爱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