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 一个MB男同志的回忆自述

2014-03-16 作者:尘天一 阅读:

MB男孩自述

  作者:尘天一 (微博)

  作为一个MB,最难打发的就是时间了,不管接客还是空闲,不需要为生计烦恼的我,开始为消磨时间而思考,然而在一切都提不起兴趣的情况下,我决定记下我MB的岁月。

  第一章

  从正式成为MB的前一天说起吧,因为那一天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中国东北城市——沈阳。

  那一天时间应该是2012年1月11号,如果不是,也就是那前后的几天中的一天吧。至于为什么对这个时间还有记忆,主要那是我考完最后一门考试然后从考场直接去的机场,作为学生,最后一门考试的时间谁都会记住,我也不例外。

  记忆中那天我什么都没带,应该就背着个背包。确实什么都没带,连电脑都落在了租的房子里了,以至于我到沈阳后的几天后还特意去买了电脑。所以我也肯定了我是从考场直接去机场的。

  对沈阳这个城市我是陌生的,在飞机上甚至还有一点新鲜与喜悦,北方的城市我也待过,大概也能知道沈阳的样子,这个时候什么样的气候我也能体会到,而现在这美妙的感觉,我知道仅仅是来自陌生对熟悉的冲击,当陌生还没有被认识时,陌生似乎总有一种让人觉得美妙的神力。其实要是解释的话在简单不过了——未到手而已。

  因为距离较远,飞机还转了一个城市,下一段行程中,我是一睡到底的,可能因为很晚的缘故。顺便说一下,我没见到一个帅哥,包括空少在内,现在对飞国内的航班,我已经不希望会看到帅哥,今天的情况更严重,甚至还有让人觉得寒碜的。飞机到达桃仙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凌晨了。对于沈阳机场这个名字我真的是第一次听到后就记住了,当然以后无数次的听到让我更加记忆深刻,一开始总觉得这个名字怪的很,心想是不是一个富婆的名字,这个富婆应该是沈阳机场的最大股东,以至于就用她的名字命名了,那个时候我竟还想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渐渐消退对这个富婆的好奇心,到今天也没弄清楚这个名字的来历。桃仙机场就是沈阳机场罢了,只是偶尔听到时又会想起那个莫须有的富婆来。

  当我到到达厅的时候,我才感到温度的刺骨,一看自己身上,才一件卫衣和T恤,裤子是牛仔裤,鞋子是单薄的板鞋。看着那些一样从飞机下来的人都在加衣服,我抖了抖背上的背包,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还有些什么东西,上飞机前背包里一大堆的化妆品被收掉了,本倒是可以托运的,但是不想麻烦,于是就直接丢了。我拉开背包的拉链,还好,找到了一条围巾,心里为此高兴了不少。围上围巾后,我环顾四周,看着那些接客的人们,拿起手机给一个陌生人打电话,这是第一次打电话,当然前面和这个人网上有聊过,也从某个人那里听说过这个陌生人的一些事情,对于某个人,是不想再提起他了,当然排除不了我那天心情极好或者极其犯贱,提起所谓的某个人也是有可能的。我拨打着陌生人的电话,心里竟然有点紧张起来了,甚至有点害怕,我知道这个陌生人应该还是可以信任的,但是这种不安的感觉还是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就因为这个陌生人是我的未来的老板,应该说从今天起就是我的老板了,倘若现在让我再见到他,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不过那个时候真的是不安,随着电话嘟嘟地响起铃声,那种紧张与害怕越加地强烈起来,连忙寻找我的口香糖,但是却没有找到,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塞到包里还是和那些化妆品一起扔掉了。

  还在我寻找口香糖的时候电话已经接通了,一个很好听的声音,我们一下就看到了对方,他正在我面前不过50米的地方,一脸大方的笑容。

  他挣钱的工具来了,他怎么能不高兴。

  当然对于这类人,我是有着原有的崇拜感的。这种人在古装戏里的影子是妈妈,被恶化成了一幅丑脸相,但是我觉得现实中,那些妈妈肯定都是出类拔萃的,能入行的说明都是有才华和姿色的,又是一步步从底层爬起,压倒众姐妹,还得让姐妹们心服口服,管理手段可见不一般,对外,更是驾驭得了王爷侯爷,吃得了市民小三,可见外交能力之大。当然我的这位老板,肯定也是有类似的本领的,而且本领还要大些,因为与古代相比,老板还背负着法律呢。总之我没见到老板人之前就很佩服他的能力,以后的岁月里更是肯定了我的见解。

  因为之前了解过,所以对老板的年龄只有25岁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这样的年龄和姿色 和古装戏里的妈妈简直就是天然之别。

  老板见我身上单薄,连忙脱下他的羽绒服递给我,被我拒绝了,倒不是因为我不好意思或者怎么,只是我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更不喜欢闻到别人的气味,然而这一点今天的我已经全部改了过来了,是MB的岁月改变我这两个癖好,做MB闻到别人气味就像做文书的人打字一般。老板倒也没客气,连忙把我领进了他的车,那是一辆北京现代悦动,很普通的一辆车。

  车里确实要比外面温暖很多,以至于在沈阳,养成了冬天我一出门就打车的习惯,这习惯保留到两个月后我收到了一辆奥迪TT。这辆车后来在我离开沈阳的时候送给了这位老板。

  车上,老板问了几个话题后,显然发现我不想和他说话,大概安静十几分钟后,老板开始讲空少的事情,先讲现在空少的质量问题,然后又讲他自己曾经和空少的那些风流事,我倒是确实对这话题感兴趣了,于是和老板侃侃而谈,当然是我问的多,我的每一个问题老板都能巧妙地回答出来,我甚至专门挑一些牛角尖,但是都被说服了。说话结束,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我猜想是不是到了我今晚住的酒店,当然今晚住什么样的酒店我也到现在还不知道,不管如何我只住酒店的,而且是我喜欢的酒店。

  我问老板是不是帮我定了房间,老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告诉我现在去吃饭,而且知道我喜欢吃海鲜。

  我这才发现我真的饿了,同时对老板做的功课感到佩服。

  都已经是后半夜了,在一家高档的韩式餐厅。

  我喜欢海鲜,而且海鲜中又最爱螃蟹,不管什么螃蟹,只要是蒸出来的我都喜欢。

  很简单,也很美味,我吃了两只大概都一斤多的毛蟹。很饱。老板没吃,只喝免费的茶水,他说他晚上不习惯吃东西。食费是888,我要自己掏钱的,但是被老板给先付了。当然我还是知道一些规矩的,这样的老板什么都不管,只管给你介绍生意,只管拿你的钱,至于你的花费和老板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饭后又说了些什么,以及到达酒店的真的记不起来了,不过那个酒店真的不怎么好,价钱也贵,设施也不好,不过时间太晚,为了不麻烦,只好住了下来。临走的时候,老板给了我一个网址,是他会所的网址。对于这样的网站我也并不陌生,知道这些网站上除了人的照片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过这次我倒很好奇,因为我将要看到我的那些同事长什么样子的了,刚才吃饭的时候也知道了我有9个同事,加上我就是10个了,他们最小的才17岁,最大的也不过26岁,不清楚感情是不是很好,不过倒是都住在一起,两个三室一厅的公寓,一个住了5个人,一个住了4个人,老板说要是我愿意的话也可以住进去,当时我并没有反对,要住在一起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相处,至于他们能够一起住在一起,以我的视觉来看那些人应该还是很好相处的。

  泡澡,是我最喜欢的运动之一了,如今也是,即使是酷热的夏天,我依旧享受着这令全身舒适的活动,不过如今更加严重,成了我打发时间最大的项目了,有时候甚至都无聊地在浴缸里睡去了。

  到达房间,第一件事就是脱去所有的衣服,跑去浴室放水。浴缸很大,椭圆形的,显然是双人用的,不是双人用的也才怪,我的房间里就是两张大的大床房。在放水的那一刻,或许是这双人的浴缸激发了我,或许是太累,或许我本来就觉得孤独。

  当然孤独这个词我已经很久不用了,太过习惯了,或许是因为这次新的环境又激发了我对某些感受的一些感觉。

  我特想找一个人来陪我,陪我,给我一个依靠的肩膀,然后让我静静地躺下去就好。

  于是我想起了老板刚才给我的那个网站,想起了我的同事,我做了一个令我都觉得有点戏剧和喜剧性的决定,决定找一个同事来陪我聊聊天。

  打开也将有我照片的网站,我的九个同事赫然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当然个个帅的不行。我知道那些照片都是经过加工的,实际情况至少要减去30%,或许更多,不排除个别好的。然而眼神是改变不了的,我第一下就被一双写尽无数故事的眼睛给吸引住了,那眼神柔弱,像水,而且很深,又很静,总之我一下就被这双眼睛给吸引住了,他的下面写着是6号小飞。这样的眼神我怕我自己控制不了,这样有着深厚阅历的人聊天只有两种结果,一种谈得格外地有意义,一种等于没谈,我没有勇气找这样的人,我要找一个眼神单纯一点的,清澈一点,于是我发现了9号小雨,于是决定找他。

  找人必须是经过老板的,因为老板知道我住的酒店和房间,我在网上隐瞒身份地问老板要了小雨的联系方式,直接告诉了小雨我的地点,然后再次回到浴室放水。

  为了营造一点气氛,或者说好好招待一下我的这位新同事,我特意还点了一瓶红酒,然后等着小雨的到来。

  十分钟后,小雨敲了我的门。

  当然小雨和照片上的长相是有差异的,但是我并不是为了某些目的才找小雨的,所以也不在意。很是客气地迎接了小雨,小雨显然对我陌生的热情感到了一丝喜悦。穿着浴袍的我拿着红酒让小雨跟着来到浴室。我说我泡澡,你在我旁边陪我聊聊天,然后我们一起把这瓶红酒给解决了。你这么说就是要我在这里过夜了吗?他听我这样说后说道。显然我开始没有想到要他在这里过夜的,我都没有和陌生人一起整整度过一个晚上的,但是被他这样说后,我竟点了点头说好啊。不过他听后倒是有点失望,不过马上又转变成喜悦的心情说好啊,反正今晚是我最后一夜了,能够陪这么帅的人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我显然被他的话调动起兴趣来了,我这刚要开始工作,面前的同时竟然不干了。我带着好奇脱掉衣服跑到了浴缸里,他连忙问道真的不要我做什么吗?真的只要我和你说说话吗?他天真的问话让我觉得有点好笑,不过我真的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喜欢上这个人了,我想这个人应该和我差不错大,忘了说了我离20岁生日没几个月了。反正也不急,我觉得待会好好地和他说说话,于是说道真的就是聊聊天,顺便把这瓶红酒喝了。你不会酒里下毒了吧,我们从来不吃客人的东西的,他连忙说道。看来我要先喝一下才能解开你的疑问,我这样说道,然后倒酒,自己满满地喝了一杯,而把酒递给他的时候他竟然还是不喝。怀疑我先吃了解药,我这样问道。他认真地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喝酒,你和我聊天就是了,我一下就向他妥协了。然而他连忙又说道那哪能行,我拿你的钱就陪你聊天太过意不去了,我帮你按摩,你就这样躺着,我来按。

  对于按摩我是喜欢的,说实话也真的希望有个人来给我按摩的,但是我知道这些非科班出身的,根本是不懂什么穴位的,捏到哪算哪。但是我没有拒绝小雨的热情,还是点头答应了。

  对了,你刚才说今晚是你的最后一晚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能有什么回事,收拾行李回家过年去了,我行李都收拾好了,真的,我不骗你。

  小雨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知道肯定有人怀疑过他是否真的离开。那今晚你为什么又要……接客呢?显然我说接客两个字的时候有点还不熟悉,突然又觉得这两个字就要和我联系在一起了,甚至感到了一丝的亲切。

  挣个回家的路费。小雨给我这样一个最为实在的答复。我竟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于是又喝了杯红酒。对于酒,我还是很拿手的,什么酒都能喝。虽然不爱喝,也没有瘾。

  酒真的没有下毒吗?小雨大概见我又喝了一杯才这样问的。

  下了,我也吃过解药了,所以没有问题。我这样笑着说道。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雨了,这个同事了,对于他要离开我突然感到了一阵不舍。他真的明天就要走了吗?我这样想着又喝了一杯红酒。

  小雨的手在我的手臂上捏着,实话说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只有一点痒。

  你不是要聊天吗?怎么不说话了。小雨问道。然后突然又觉得自己有点不礼貌了,低下了头认真地按摩起来了,或许是怕弄疼我,按得很轻,越轻就越痒,于是我笑出声来了。

  小雨好奇地看着我,显然被我弄糊涂了。

  好吧,我们聊天吧。我抱歉地说道。看着小雨无辜的表情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小雨了。于是说道如果明天我给你一个惊喜,你能不能晚回去一天呢。

  你想包养我?小雨马上问道。语气中带着惊喜。

  这个要到明天你才能知道答复。我故意卖着关子。说道你能不能换个手臂捏捏呢?

  小雨显然又意识到自己的服务的不完美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依旧沉浸在以为我要包养他的思考中,一脸的疑惑,却也带着喜气,想说什么又没说。

  你的意思我包养你你就答应了?

  让我再想想吧。小雨说了这样一句话。

  好的。我这样答应着。我不知道明天小雨会不会失望,但是我想在短时间内和小雨建立起感情,我真的喜欢这个同龄了,当然只是友谊般的喜欢。

  你多大,家在哪里。我这样问道。

  21,家在辽阳。你是不是富二代?

  明天你会知道一切的。我不想再去骗小雨了,或者他真的会因为这莫须有的希望而难过的。我们聊聊其他的吧,这时候我想起了6号小飞。于是我向小雨问道你们会所的小飞怎么样。

  你要包养他吗。小雨一语如棍棒,打得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有,我只是问问。

  我们会所的头牌,名牌大学生。小雨这样说道,语气中显然带着羡慕。

  我被头牌这两个字给打住了。愈发觉得小飞是有故事的人,小飞的照片已经是忘了是什么样子的了,但是他的眼神却依旧记忆如新。

  那他还和你们住一起吗。我这样问道。

  对啊,平时就住我屋里,不过他一个人一个房间的。小飞长的是最好的,照片上绝对的真实。小雨说道这里好像意识到自己的照片不太真实,连忙停了下来。

  那没有人包养他吗。

  要包养他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你以为我们都想被包养吗,你这人怎么这样。小雨有点不高兴了,显然小飞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是很好的。我也知道我不该再多问下去有关小飞的情况了,不然小雨的反应会更大。但是我对小飞的好奇也就变得更加的剧烈,我想第二天就去见见他,见到我们会所的头牌。

  对不起,我不该和您这样说话的。小雨用了个您字,可能意识到我是客人了。

  没事,你要泡澡嘛。我问道。说实话我有点累了,想睡觉了。

  你说是现在吗?小雨以为我要在浴缸里和他干那事。

  不是,我洗完了,我先去床上了。我说完起身拿着浴巾出去了。

  哇。传来了小雨的惊叫声。

  怎么了。我回头问。

  没什么,我发现你不但脸蛋好,而且身材也是那么地好。

  被人称赞是开心的,我也不例外,虽然这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习惯的东西反而会上瘾般,几分钟听不到都会觉得难受。

  后面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不想叙述了。因为我让小雨睡在另一张床上,也没和小雨发生任何关系,所以小雨总觉得我有更大的阴谋,然而我说要是小雨觉得不放心就走吧,他却迟疑地睡在了另一张床上了,估计是在等我包养他,他告诉我他会玩一个晚上的手机的。我知道他们经常会这样,客人要求他们留下来过夜的话他们就会这样来保护自己。我没有再理他,我真的累了,我要睡觉了。

查看更多MB回忆自述纪实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