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同志故事:爱在深圳十五年

2019-05-08 作者: 阅读:

作者: 老宝1998

一、

晋城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林场,三姐两哥,家中老小。

十七岁的晋城就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并没有太多挣扎与恐惧,而是努力地与之喜欢的人发生点非同凡响的情感故事。与之上演对手戏的少年或青年来来往往,懵懂青涩与封闭的环境,自然无一修成正果。

九六年南下深圳。那时候的晋城二十三岁,挺拔健壮,相貌俊朗,MAN味十足。

九十年代的深圳是梦想家的乐土,可晋城一脚踏进深圳的土地就哭了。

晋城是一个东北硬汉,他并不爱哭。

九六年五月六日夜,晋城怀揣着两百三十块钱,手拎一个朴素的旅行袋,在深圳火车站与和平路的地下通道里,与几个河南籍的年轻人挤在一起,啃着方便面畅想着今后的美好生活。

当晚晋城小腹疼痛难忍,不知何故,脸色煞白汗如雨下,眼泪都出来了。

萍水相逢的河南籍小哥们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去痛片喂了晋城两颗,又把身上的毛衣脱下来盖在晋城身上,问寒问暖直到天亮,晋城的肚子居然不疼了。

后来晋城知道那有多危险,其实是阑尾炎发作。

晋城从家里有电视开始就对广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广告的创意、制作、展示效果晋城都无师自通地品头论足。那时候在电视里看见最多的广告是三九胃泰、康佳电视。

晋城来了深圳的第一个计划不是去人才市场找工作,而是先找到这两家企业,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7路公共汽车把晋城带到了他一直都感觉很神秘很了不起的地方,银湖畔的三九制药厂、华侨城的康佳集团当时是全国最知名的企业,宽敞恢弘的厂区,硕大的霓虹灯招牌,让晋城如同置身梦境。眼前的现实与多年前的梦想在此时交织在一起,晋城十分激动,他很想把此刻的心情能跟某个人分享,但想来想去又不知道去跟谁说,于是,在三九制药厂和康佳集团的门前,晋城对自己说:我来了,深圳。

二、

当河南籍的几个小哥们已经在建筑工地找到了推独轮车的事情后,晋城也在通往深圳第一份工作的路上。

说来真是凑巧。

晋城在康佳集团的大门外留恋痴迷了很久,一直到坐上公共汽车依然没能从梦境中走出,那时候晋城对自己说,一定要找一份跟广告有关的工作,这几乎是晋城在瞬间就做好了的决定。

汽车驶过深圳大剧院的时候,晋城看见了在大剧院的广场上的巨大电子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一段三维动画广告,硕大的字体在屏幕间飞舞:不做总统就做广告人。当自己的理想再一次被肯定和鼓舞的时候,晋城象打了兴奋剂一样,跳下汽车,奔向了大剧院广场黑压压的人群。

这是深圳一家叫“英雄时代”的广告公司的一场现场招聘会,晋城奋力地挤进人群,他看明白了,现场招聘就是现场面试啊,果然是深圳速度。

各位70后80后的朋友一定还记得,九十年代的中国有一项信息产业——传呼台,人们腰间都别着挂着一台传呼机,有人找你回电话或给你留口信,你的传呼机要么尖叫要么震动,提醒你有人要跟你互动了,不是生意就是生活,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传呼台在那个年代用户遍地开花,在人群聚集的地方,男男女女的腰间滴滴答答声此起彼伏。普通人用数字机,有钱人用中文机,一直到九十年代末,传呼机逐渐被手机所取代,直到今天的销声匿迹,一个时代的辉煌产业就此无声无息。

后来的晋城也有了自己的数字传呼机,无数的机缘与尴尬就此产生。

需要对方回电话,你就拨通传呼台总号码,告诉甜美的传呼小姐,你要呼那个号码,让对方回这个电话,这项业务晋城觉得很不错,传呼成了他与客户、同事、朋友赖以沟通联络的桥梁。

传呼的另一项功能是留言,这是传呼台代为口头转达的一项业务,用中文机的可以直接在屏幕显示别人的留言,数字机则要拨通传呼台进行查询,晋城无数次的尴尬由此而来。

查看更多深圳同志故事东北汉子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