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回忆十年来和大叔们的男男经历

2019-05-01 作者: 阅读:

好吧,首先说明,如果有人想喷我的话,请随便。本人不做任何的解释。另外,不保证此文会不会坑掉,还有不不保证此文的真实性——如果你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如果你觉得是假的,那就当成小说来看就好了。

十年的历程,作为一个纯粹的大叔控甚至老头控来说,真的很辛苦……

废话不多说了,开始进入正题。

------------------------1----------------------------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gay的,上初中的时候还喜欢过一个女孩K,后来变成爱,整整五六年,爱的心里痛的死去活来,可是最后还是了无结果。

这辈子我爱过的女孩就只有K一个,后来再爱上的,陆陆续续地有三四个人,却再也没有一个是女人了。

我一直试图找出我是gay的原因。说实话自从我认识到自己的性取向和别人不同的时候,我一点儿都没有惊讶或者觉得有什么想不开的,可是我就是好奇,我为什么会喜欢男人?而且为什么只喜欢老男人?

到现在我给自己的两个问题都找到了答案,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那场失败的早恋。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缺少父爱。

两个答案都是从李银河的书里得来的。

其实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并不能很好的解释我为什么会变成gay,因为我依稀记得,我从小就对那些成熟的,帅帅的中年大叔们有着明显的好感。只不过同时的,我也对好看的女人有着同样的好感和依赖。

那么,或者我命中注定就是gay吧,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宿命论者。所以,怎样也好,都不过是一辈子而已。

所以,我什么都不在意,唯独除了感情。

我们继续来说第二个问题——父爱。我从小不是个老实的孩子,我爸的脾气又特坏,而且心眼儿小,喜欢使用武力解决问题:放学回来晚了,一顿打,偷偷拿家里零钱买零食了,一顿打,把电视遥控器(我们家八十年代末就托人从国外买了录像机,然后就可以用录像机的遥控来切换电视的频道)摔坏了还是一顿打……总之,无论我做错了任何事情,也无论是有心的,无心的,等着我的,始终是一顿打。

此外,我爸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一件衣服或玩具,没有带我去过一次公园,没有给我开过一次家长会……说实话,我是个成熟的很早的小孩儿,什么都懂,可是唯独不懂什么是父爱。

我念小学的时候,我爸的一个同事经常到家里来玩,姓赵,比我爸大三岁,我叫他赵伯伯,声音很好听,长的也很好看,高鼻子大眼睛的,嘴唇也很薄,总是戴着一副很大的石头眼镜,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看起来很清癯,温文尔雅。于是他就成了我爸所有朋友里我最喜欢的一个。而他也对我很好,喜欢带我出去玩,去吃好吃的。事实上我是比他情人的儿子大一岁,他带着那个叫龙龙的孩子去玩去吃的同时,给他找个同龄的伴儿而已。

也许是这么一回事儿,可是十几年后我才想明白。

我总小就不是讨人喜欢的小孩儿,话多,喜欢追根问底,而且聪明,早熟,很多不该懂的东西都懂,都知道。就比如我曾经在十岁的时候就直接问过赵伯伯,龙龙的妈妈是不是他的情人。

现在想的话感觉很愚蠢吧……可是当时就不明白,孩子气的自作聪明,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后来上初中了,喜欢上K之前都没有对男人有过什么感喜欢觉,或者有过,也不曾记得了。只是在和K纠缠不清的那几年里,伤的很厉害。

应该是在爱着K的同时,我发现自己开始对男人感兴趣了,在刚上高中的时候,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

没觉得诧异,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或者负罪感。

初三复读的那年,特别特别喜欢费翔的歌,喜欢费翔的样子,帅到无与伦比,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贵族的气息。

当时不知道他和我是一样的人,他也没有公开。

再后来,高一的时候喜欢上了陈道明,存了几百张陈道明的图,海报,乱七八糟的什么。

再再后来,高一暑假的时候,遇到了这辈子爱上的第一个男人——L。

那是一个夏天。

我是个游泳爱好者,我们那里新建起了一个大型水上乐园,于是办了月卡,天天去游泳,每天2000米。

遇见他的时候是7月14日,银色情人节。那天阳光大盛,我刚到游泳池,心情很好。

水里有一个在游自由泳的男人,身材匀称,姿势轻盈。阳光镀在他抬起的手臂上,泛出一圈柔和的光芒。

我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当时他戴着泳帽和游泳眼镜,我只能看到他的面部轮廓,而看不清五官。可是这不妨碍我对他有感觉。

我没有搭讪,因为我知道,以后还会见到他的,在这个游泳池游泳的人,基本都是办理的月卡,天天都会来。

所以,我不着急。

后来他上岸了,摘掉泳帽和眼镜,我终于得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面容清癯,五官很柔和,很协调,特别是他的薄的像BASIC的刀片一般的嘴唇让我很着迷。不过看样子,他的年龄应该在五十岁左右了。

我依旧没有跟他说什么。那时候的我,很内向,拒绝陌生人。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天都会遇到他。

游泳池里就那么寥寥几个人,来来回回都是熟面孔。第五天我下水的时候,他刚好游到岸边,冲我点点头:来了?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后来就算认识了,慢慢地彼此话就多了起来,游泳中间休息的时候,游完一起往回走的时候——他家和我家顺路,其实是我放着近路不走,故意陪他兜圈子。

基本上都是他在说,我在听。

他是附近一所中学的校长,五十八岁,刚退二线。

也许是彼此生活没有什么交集吧,他在我面前总是有很多的牢骚,工作的,生活的,总之,什么都能说,又什么都不用怕。

后来他用一个小纸片,抄了电话和手机号码给我——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

而那个小纸片,到现在已经7年了,被我用胶带纸细细地封了四周,小心翼翼地保存在抽屉的最深处,和记忆一起慢慢泛黄。

后来我们一起照相,没有数码相机,用的我那老式国产海鸥机子。照片洗了两份,专程给他送去。

然后暑假结束了,我回X市上学,他在B市继续工作。

认识他以后我跟他说了谎。那一年我18岁,念高中,而我告诉他我20岁,念大学。

因为我害怕,害怕他觉得跟一个小孩子做朋友没什么意思。

第二年夏天,依然见到他,依然每天一起去游泳,又一起回家。游泳池里的人比第一年多起来了,有人问我俩是不是父子,他摇头,说,这是我朋友。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