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前桃花开》我和BF的十年同性婚姻生活纪实

2019-04-24 作者: 阅读:

《庭前桃花开》我和BF的十年同性婚姻生活纪实

作者:夜倾城

谨以此书献给我此生最爱的男人——段左航。

第一章:双飞燕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春雨断桥人不度,小舟撑出柳阴来。

窗外,阿航和小女儿如花闹得正欢。大儿子抗天已在我轻柔的拍打声中熟睡了。

这是位与千岛湖中的一座小岛,因岛上生长的植物除了桃树还是桃树,并且这里的桃树只开花不结果,花蕾特大花期特长,所以自古以来就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桃花岛。

桃花岛的面积不是很大,只有方圆三公里左右。岛上一共生长了大小能开花的桃树二万九千七百一十三株——这是个准确的数字,闲暇之余,我和阿航仔细数过。

当然,岛上几乎没有任何的现代化设施,我不想用现代的文明和物质来点缀这奋发吐艳的桃花。唯一与外界联系的除了两部手机外,还有的就是这艘小船。小船也是唯一可供我们使用的通往外界的交通工具。

这里原是一个风景区,自从七年前我和阿航以一千九百万买下这个小岛七十年的产权,带着一双儿女来到这里后,我们几乎已经与世无争了。

每天清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阿航就会以他那嘹亮的嗓音伴着悠扬的船浆声将如花和抗天送往二十海里外的小三峡口岸读书。一天剩余的时光,诺大一个岛上,只有我和阿航在巡视。我们每天的任务除了修花种花之外,就是等着儿女的放学归来,日子过的也算充实且清闲。

阿航很乐观,爱笑,几十年了一点没变,还是那样的清秀、瘦弱。说天真吧,我和他如今已年逾四旬。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是永远也长不大的小男人”。我不知道四十岁的男人年纪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这座岛、阿航、如花、抗天,还有我满腔的思念就是我这一辈子生活的全部。

桃花岛的西北角是整个岛上地势最高的一部分,在隆起的比较平坦的一块大岩石上,有一个十二平米古香古色的亭子,我将它起名“桃花亭”。桃花亭里,有我深爱一生的路青云,还有我满腹愧疚的老婆——任淑华,只是……只是一碑之隔,却是天上人间,永远也不能再相见。唉……时光飞逝啊,似水流年!

今年是润三月。清明到了。岛上的桃树却迟迟没有开花。

走出屋外,一股凉风迎面扑来。我正想叫过阿航。小女儿如花“咯咯咯”笑着朝我跑了过来。

小女儿今年整十岁,长得胖呼呼肥嘟嘟的甚是可爱,尤其是她那红朴朴的小脸蛋还有那扑闪扑闪会说话的大眼睛,让我疼爱倍加。

我抱起如花,如花用她那稚气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爸爸,航叔叔输了不认罚,他还说我的脸像是一个被虫蛀了的红苹果!”

这段左航!——阿航说的是如花脸上那颗小黑痣。

“宝贝,别闹了,该午睡了!”我把如花抱在胸前,如花乖巧地顺势将头歪在我的肩上。

阿航走了过来。

“今天……”

“今天……”

我们几乎同时开了口。

阿航挠挠头,像孩子般用眼瞄着我,坏坏的笑着。

还用说什么呢?多年的相处,我们就像是一颗树上的两只桃,互相熟透了,不用吭声,他就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将如花往上托了托,抱紧,然后用眼睛瞄了一下西北角。

“走吧!”阿航深沉地朝桃花亭看了一眼。

我们并肩慢慢的沿着新修的石子小路向西北方向走去。

桃花亭距我们所住的卧室“双鱼堂”只有二百米的路程,但我却觉得很远,很远,每迈动一步,都有点力不从心。

唉……唉唉……

时间过得真快……

这一切都跟做梦一样……

如果,如果真是一场梦就好了……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