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同志小说:熊熊燃烧的岁月

2019-04-24 作者: 阅读:

乡土同志小说:熊熊燃烧的岁月

第一章

到了夏天,就连快要落山的太阳,也变得不那么消沉,带着余辉那一轮夕阳,让车厢里的一切,都蒙上一层淡淡的黄晕。列车还在山里穿行着,从窗外吹进来的夏风,叫车厢里的空气呼吸起来,舒服的许多。高扬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看一下身边杂乱的旅客,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有多少年了,他又一次的坐上这次列车,只是列车的车厢变的越来越新,车厢里的卫生各方面也越来越好,早就从最早的蒸汽机车,换成了现在的内燃机车了。扭回头,看一下外面飞驰而过的山间景色,唯一没变的,好像就是这片山,这片大地。

车厢里的灯亮了,火车上的夜晚还是来临了,一时间,车厢里到处散发的,都是食物的味道。高扬不想吃,也不感觉饿,怕自己的目光,影响身边人吃东西的食欲,他还是把头扭向了窗外,朦胧的夜色下,只可以看到远处大山黑黑的影子。火车摩擦在铁轨上的声音,是那么的有节奏,也是那么的熟悉。高扬默默的回味着那份熟悉,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坐这次列车的时候,那应该是八年前吧,确切的说,应该是八年多前。

车厢里,基本都是军绿色的人,当然也有蓝色的,不过所有的人胸前,都别着同样的像章。在车厢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安静的青年,好像应该是不到青年,有点不安的看着车厢里面,和外面那些拥挤的人们。没有人来送他,在整个车厢里,没有送行的人,好像就没有几个,有几个女的,跟车厢外的家人抱在一起哭着。这个有点婴儿肥的不大青年,就是还只有18岁的高扬,跟所有的革命青年一样,他们就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去广大天地里锻炼自己了。在高扬有些羡慕,还有点自卑的看着车厢里杂乱的一切时,一个身影,在车厢外一个窗口,一个窗口的寻找着什么。

火车开始慢慢的移动,站台上,车厢外的人挥着手,呼唤着。高扬小心的看一下窗外这个即将远离的城市,突然的看到了那个有些急促,有些失望是身影,他眼圈红了。努力的挤开一个位置,他把头是伸出窗外,冲着那个身影挥着手,

“叔,我在这呢,叔……”泪水流出了他的眼眶,

“小扬,小扬,记得照顾好自己,记得写信回来。”杨叔跑了过来,抓住他的手,眼睛里的水花闪烁着,

“叔,我知道,你也照顾好自己,叔我走了。”火车越来越快了,两个人的手分开,越来越远。

火车开出了这个城市,开过了已经深秋的田野,窗外泛黄的山坡,加上已经收割过的田地,有点萧瑟,有点凄凉。车厢里,却再没有了站台上那伤感的一幕,一群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开始三三两两的述说着美好的未来。不知道是谁起头,大家唱起了很多人都会的《毕业歌》,车厢里的气氛变的火热起来。高扬没有唱,看着身边那一张张情绪高昂的脸,他感觉自己离他们是那么的远,他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样的未来,是不是就像外面的田野,那么灰暗。

每经过一个站台,就有一部分的人下车,车厢里的人开始少起来,大家的情绪也再没有了开始的激动。当火车停到终点通江县的站台时,高扬知道自己该下车了,这时天已经黑了,一群群饿着肚子的城里孩子,背着自己的行李,没有多少精神的到了县革委会的大院里。等待着他们的,是分配的问题,明天,他们就要被分配到下面的各个乡村,去接受上山下乡再教育。没有革命同志的热情款待,没有革命群众的热烈欢迎,等待他们的,只有漫长的迷茫与等待。

在革委会大会议室里,些人只能吃着自己带的干粮,有的甚至没什么吃的。高扬摸到了杨叔给自己塞到行李里面的那个馒头,拿出来,掰了一半,又塞回去。他默默的啃着已经凉透的馒头,看着周围那陌生的面孔,安静的坐在角落里。

“喝点水吧。”一个茶缸递到他面前,冒着热气的半缸水,应该是在外面的茶炉里接的,

“谢谢你。”看着那个带着微笑的面孔,高扬感觉心里有点暖,冲这个好像比自己大点的男生笑一下,他接过了茶缸,

“我们是一个车厢来的,在火车开时,我看到你了。”刚刚完成变声的嗓音,听起来已经很厚重,高扬想起自己那泪流满面的样子,脸红了,

“你吃了吗,我这还有半个馒头。”他忙把自己剩下的半个馒头递给他,

“我吃过了,我叫楚卫民,是十七中的,你是哪个学校的。”这个看上去比高扬大点的男生,亲切的问着,

“我叫高扬,是六中的。”高扬小声的回答着,喝了两口水,把茶缸递回给他,

“你们六中可都是好学生啊,不象我们十七中,都是混子,呵呵。”楚卫民笑了,他的牙很白,笑的高扬也笑了。

“希望我们能分到个好点的地方,哎,明天还不知道能去什么地方呢。”一想起明天的分配,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天刚亮,一夜没睡好的学生们又来了精神,三三两两的开始互相认识,高扬没有动,只是默默的等待着。当开始分配的登记开始时,昨天晚上刚认识的楚卫民过来拉起他,一起挤过去。

“楚卫民,石河村。”

“高扬,石河村。”

“李铁,石河村……”在负责登记的人吆喝声里,被分到一起的人,开始去指定的地方会合。高扬背着行李,跟着楚卫民,来到大院的门外,找到被一起分到石河村的几个人。没一会,几个人已经都熟悉起来,只有高扬和一个人没有怎么说话,高扬只知道他叫李铁。

他们是坐在一辆马车,离开的县城,去县里交公粮的回头车,顺便把他们接回去的。

“瞧见了吗,这就是咱石河村了。”赶车的大叔笑着,指一下前面山谷里的小村庄,一个不是很大,很破旧的小村庄。看着在秋天的山谷里的村庄,高扬还是有点激动,这就是自己以后要生活的地方吗,他不知道,这里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对这些要来村里的年轻人,上面已经有了安排,所以村里的胡支书,只是看看他们,就叫人带他们去了给他们准备的地方。那是一幢低矮的泥房,跟村里的房子都是一样的,房顶上盖的是麦杆,墙也都是用泥的。

“这样的地方,叫人怎么住啊。”那个叫孙大庆的一看到那黑黑的小屋,就把行李扔到一边,嘟囔着,

“我们住的,也都是这样的房子,你要是住不惯,那就回城里好了。”带他们来的人,白一下这个城里人,不高兴的走了,又转过来,

“你们先把东西收拾一下,一会去村委会,胡支书会给你安排的。”说完,也不看他们,转身就走了。

“行了,还是先收拾一下吧,我们可不是来旅游的。”已经跟大家混的比较熟的楚卫民笑着,招呼着几个男生,一起的那两个女生,被单独安排到村里人家住的。

房子是两间的,中间是灶房,看着那低矮的小屋,和那窄小的窗户,炕上铺的是漏洞的席子。几个男生都有点沮丧的无语了,李铁没有说话,把自己的行李放到炕上,在屋角找了把扫把,把炕席扫了一下。高扬也把自己的行李放上去,另几个人也都开始动起来,因为是六个人,正好能分开住,一个屋三个,楚卫民想一下,还是去了那屋,跟高扬和李铁住一起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叫杜红军。

已经被清理过的小屋,本也没什么收拾的,几个人也就是把行李弄一下,把卫生再清理清理,就再一次的来到村委会。已经等在那里的胡支书,看一下没什么精神的几个人,看那两个女生的样子,好像也是哭过的。

“先去吃饭吧,等吃过了,咱们在说一下。”胡支书摆一下手,一个女人端着一大盆的面条走进来,

“来吧,新下的面,快乘热吃吧,应该把你们饿坏了吧。”这个女人笑着,放下盆,拿过碗,开始乘面条。

“既然来了,就安心的在这呆着吧,有什么困难,村里能解决的会尽量帮你们解决的,但这的条件就是这样,比不了你们城里。”胡支书点上烟袋,看着吃面的他们,

“还好,村里的粮食还够你们的口粮,以后你们就自己做饭吃吧,烧的吗,你们也都是大小伙子了,自己去准备,咱可把话说在头里,没有柴禾,可没法过冬的。”顿一下,

“这段时间,我会找人带你们熟悉一下,保成啊,你也没什么事,就先帮他们一下,该干什么,你知道吧。”他扭头对一边的一个年轻人说,

“知道了,爹,保证完成任务。”好奇的看着这些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城里人,这个叫保成的人,冲他们笑一下。

吃过了面后,胡支书带着他们,先把分给他们的几袋口粮给了他们,就这样,胡保成用拉车拉着口粮,跟着他们一起到了他们的小房。因为都是同龄人,加上这个胡保成还是那种很外向的性格,没一会,已经跟几个人都认识了。

“其实,你们这个时间来,应该是最好的了,地里的活都已经忙完了,这一个冬天,基本是没什么事的。”他吃一口不知道是谁带来的饼干,

“现在你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准备冬天用的柴禾,这个明天我会带你们去的,再就是要把这屋子好好收拾一下,冬天要不很冷的。”看几个人也没很大的精神听他说,他呆了一会,也就先回去了。

“怎么说,我们现在也是个小集体了,俗话说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我们总要有个带头的。”楚卫民看一下大家,站起来说,

“我是共青团员,在学校里也当过班长,我自我推荐一下,如果有比我适合的,我也没有意见。”他微笑的看着几个人,大家互相看看,

“我没什么意见。”孙大庆先表了态,两个女生也都举了手,在杜红军和另一个郝强也都没意见下,高扬跟李铁也没说什么话,就这样,石河村知青点的组长就落到楚卫民身上。

“以后做饭的事,就钟红你们两个女生的了,当然平时你们的农活,我们也会帮着做的,再就是这两个房间的取暖和卫生,也都是大家轮流做,你们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楚卫民很象回事的安排着,

“班长,你看我们做饭的东西都没有呢。”钟红提出了问题。

“这个一会我去找胡支书吧,对了,还得要点上山弄柴禾的工具。”楚卫民点点头,做出决定,这时,有人来了,是保成用拉车送来不少东西,去掉做饭的家伙,还有斧子,锔子,一个小桌子,两个板凳。

在萧瑟的秋风里,他们来到石河村的第一个夜晚来了,但几个人,包括钟红她们两个女生,应该是谁也不会睡好的,这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