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中年同志小说:欲孽武汉(9)

2019-04-04 作者: 阅读:

在以后的两天里,我却没有机会下手了,他晚上睡得很惊。只要我有一点动作,他都会潜意识地抓住我的手,仿佛这样他才有安全感,虽然只有两天,可是我郁闷得不行。我就这样一个人和自己斗争,这是一个人的爱情,也是一个人的战争,我必须要战胜我自己,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为了他,为了我爱的人。

第三天,那个小陈给我来了一个电话,问我还要不要那个湘菜师傅。我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但我还是和他约定中午在那个湘菜馆里见面。那天我把自己收拾得很整齐对飞飞说:“我和小陈去办点事,你一个人在家里要小心,把我上次教你的那几个菜再配一次,我估计王师傅这几天就会有电话来的。”他答应着,依然是那个不冷不热的神情,对于这个神情,我现在已经习惯了,他现在好象笑得很少,脸上和眼睛里多了些忧郁的色彩。

那个湘菜馆开在万松园路附近,生意相当好。这里已经形成了湘菜的规模。我也动了做湘菜的心思。但是开餐馆讲究风水,如果选址不当,可真不是闹着玩的。那家湘菜馆看起来选址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为什么那个湘菜师傅要走,这个问题一定要搞清楚,不然一旦我的生意上了轨道,他调我的盘子怎么办?

等了大约20分钟,小陈来了。隐隐约约是他的身段,旁边还有一个人,走近了一看,居然是许香平。人长得帅就是有这样一点好处,什么衣着在他身上都是那样合身,那样舒服,那么让人赏心悦目,就算是水货也看上去象正宗的。

还是许香平眼尖,一下子就认出我的车。和他俩一起走进那家湘菜馆。我们先没有去后厨,直接对服务员说:“你们这里有什么招牌菜?”她推荐了几个,我让她就按照这个样子做上来,说实话,这年头哪个老板不在外面“偷菜”?就是我以前开餐馆的时候,别人老板和总厨一样来偷菜。我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把这几个招牌菜偷回去,就算这个湘菜师傅不在我那里做,我也不怕了。

坐定以后,小陈没有再说那个湘菜师傅的事,而是先和我打哈哈,他俩联合一气想把我灌醉。“我不怕喝酒啊,可是我喝多了车哪个开回去?”我找了一个借口。

“江哥,你别这样说,你就把车停在这里,我和香平送你回去又怎样?” 这是外面学来的规定套路,小陈哪有不懂的。

我豁出去了,他们好象是有备而来。三个人喝了二箱过后,小陈看我喝得差不多有点到位了,就对我说:“其实今天叫江哥来,是有件事想让江哥帮忙。”开始了,我先发制人看看再说,“是不是这个湘菜师傅的事,我看他不怎么样。”我先给他推掉,这个湘菜师傅是不行,几个菜品如果在色香味型上打分的话,连及格都有些勉强。

小陈看了看香平,对他说,“你到后头看下那个李大眼是么回事情,还不出来跟江哥搭白?”香平很听话地就到厨房去了。

他支走香平以后,才对我说:“江哥,不是这个事,主要是香平的事,香平原来的老板这段时间生意不顺,他怪是香平他们几个搞砸的,到处在打听香平他们几个的下落,想搞他们人,他是当地的地头蛇,他那个人,你江哥又不是不晓得,说到做到。香平还是个小伢,我想让香平在汉口躲几天,让他到你那里和飞飞做个伴,你看为难不为难?”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他们绕那大个弯子,早说不就行了吗?有两个帅哥相陪,这个夏天不寂寞。我当即答应了。

这时许香平从厨房里带了一个年轻人出来,很显然这就是小陈说的那个叫“李大眼”的湘菜师傅了,看上去三十岁不到,十分文静的,如果不是事前知道,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厨师。他和我们每人喝了一杯以后,还是进到后面去忙去了,可能他看到我不冷不热的样子,晓得自己没有戏了吧。

这时小陈对香平说:“香平,你这几天就在江哥这里,帮飞飞一起照顾住院的阿姨。江哥的生意马上也要开张了,你就留下来帮忙。”那个能说会道的许香平,这时就哑了口,听从他姻亲小陈的安排。不过让他受点磨难也好,他原来的那个老板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生意人,只有许香平这种年轻人才会上他的当。还有原因就是我有点喜欢许香平这样的阳光帅哥。接下来的酒就喝得有意思了,香平和那个小陈都展开喝了起来,我也陪他们尽兴,大概我们三个人喝了差不多20瓶啤酒,我还是硬挺着把车开回了家,这时已是下午3点多钟了。

香平坐我的车到了我家,正好,飞飞也在,俩个年轻人一见就十分热闹,一屋春色,真好啊。我让楼下小餐馆里送来几个菜,煲了点粥,让飞飞送到医院里去,香平在家里看起了影碟。我在房间里玩《传奇》,香平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影碟,可能有点无聊,一看到我在玩《传奇》,他高兴得象疯了一样,央求我起来让他玩。看到这个大男孩阳光而又可爱的恳求目光,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下来,离开了游戏让他上吧,不过我的情欲被他那可爱的求恳的样子勾起来了,加上今天中午的酒又上来了,撩拨得性趣无法自抑。

实在是太想得到他,我去楼下药房买了二盒舒乐安定片和两个一次性的注射器,带了几罐啤酒上去,回到家中,用水把片剂化开,再轻轻地用注射器推到罐装啤酒中。心中魔性大发,呼吸都有点急促,香平在房间里上网,对厨房里的一切都不知道。飞飞回来时,已快九点钟了。我趁他热菜的时候悄悄地给钱主任去了个电话,钱主任后来的一句话让我心安了不少,他说目前情况还比较稳定,但他们的医药费不多了,医院在催。我心里一惊,怪不得这两天飞飞闷闷不乐了。

看到飞飞那有点忧郁,有点颓废的眼神时,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情欲又一次勃发出来。我在心里默默地说服自己,想到这两个具有亲缘关系的表兄弟,即将同时落入我的魔爪,我简直不能自持,最后欲望战胜了一切。我拿出特制啤酒给他们俩个,飞飞心情可能不大好,拿过来看都没看就打开来喝,倒是那个许香平中午喝多了,晚上不想喝。

那怎么行,你要是不喝的话,老子不又白忙活了吗。我对他说:“飞飞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大好,我们中午又没有陪他,晚上少喝一点,陪陪他。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喝,只是想陪陪他而已。再说就这几罐酒了,也没有多的。”听我这么一说,许香平也不好意思,也打开了喝下去。

酒没有喝完,俩人就有点来神了。许香平说:“今天酒喝多了,想睡觉了。”见状,我连忙主动把客厅收拾好,把凉席拿出来,许香平倒头就睡了,飞飞还强撑着看了一会电视,不过没多久,沙发上也有了轻轻的、熟悉的、撩拨我欲望的鼾声。

夏越来越深沉了,也越发地热起来,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还是一丝风都没有,我打开客厅的空调,关上门,关上电视,关上电扇,客厅的一盏小灯使气氛看起来十分柔和。一个帅哥穿着那条我熟得不能再熟的红色三角裤侧卧在沙发上,手里还握着电视遥控器,一个穿着运动短装平静地蜷缩在地板凉席上,两人都没有来得及把自己洗干净就睡得死死的。

我几乎没有费什么劲就把飞飞那条三角裤脱了下来,他一点感觉也没有。遥控器就让他拿着,就当他还是那样在晚上捉住我的手一样,让你的表弟看看你的这个样子,我在心里想道。

其实许香平此刻也是一点知觉也没有,我同样扒掉他的上衣,把他的内裤外裤使劲往下拉,他们的身体就同时呈现在我眼前。两个人都是那么帅,一个忧郁有点内向,什么事都喜欢在心里放着,脸部棱角分明,总象是在扮酷一样,其实他还很嫩。另一个阳光外向,喜忧不萦于怀,在酒桌上说起来头头是道,一笑就是两个酒窝,一对小虎牙,谈起游戏眉飞色舞。

多么美丽的夏夜啊,外面虽然还是十分炎热,可是房间里却十分舒适,一个是我的最爱,一个是我的晕壶,要是天天都是如此的话,那该多好啊。我有点痴人说梦了。我受不了了,我要发泄。虽然有药力支撑,我还是担心他们会醒。

这个夏夜,这个激情四射的夏夜,真是我的激情四射。许香平的身上有点咸咸的味道,这个家伙今天没有洗澡,身上有汗。轻轻地咬一咬帅哥的小乳,我的情绪有点上来了。他身体上那种类似麝香的味道,不但不让人反感,反而更进一步撩人性趣。这个游戏比我那个42级的道士还要好玩,我把这个16区43级的战士赤裸着,他没有了兵器,没有了战袍,只能由我随心所欲地占有他,玩弄他。(作者 江城子)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