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同志小说:笑着说,我爱过(校园男男爱情小说)

2019-04-01 作者: 阅读:

大学生同志小说:笑着说,我爱过(校园男男爱情小说)

前言:

2016年5月5日,上海,晴

今年1月一次偶然,我在微博上看了一篇文章《怪只怪你直的不彻底》,被其中战晴天和岳凯睿的真爱故事深深感动。联系天天后,和他聊了些感悟,在他的鼓励下我决定拿起笔,写下自己的故事。如若问我此刻最感谢谁,非天天莫属!

笔者完成了小说《笑着说,我爱过》的第三次全文修改,面对一叠厚厚的文稿,一时间湿了眼眶。四个月的奋斗历历在目,对于一个理科生出身的我来说写这篇小说真是举步维艰,简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实不相瞒,高考语文试卷我一共被扣35分,其中28分就扣在了总分70分的作文上。简单举个例子,第一版有一句话“锁屏,关灯。躺下时已泪眼婆娑。苦笑着,摇摇头,说,我爱过。思绪倏然飞回到十多年前那个笑与哭的青葱时代。”改到第三版成了“翻身下床,从抽屉最深处取出一个红盒子塞进了大衣口袋里,躺回被窝里发现眼前已是模糊一片。我苦笑着摇摇头,他均匀的呼吸声曾是我冬日里唯一的慰藉,而不知已有多少夜晚未曾在耳边响起。突然想起了一个网红段子:‘最后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心里默默好笑:‘爱过……’青春的回忆带着思绪倏然飞回十年前那个充满欢笑与眼泪的青葱时代。”可见撰文过程是满眼辛酸泪……也请读者朋友读到什么幼稚的语句时可以海涵!我的作文真的只有高中及格水平!

杨哥曾戏虐地问我是否想转型为作家,我不禁莞尔。虽我兴趣广泛,喜欢动植物、喜欢模型、喜欢文玩,卖过乌龟、代工过模型、也做过宝石生意,但我从未乐衷于写作!这次只是心血来潮想把一些自己想法通过写作的形式记录下来,作为一种对青春的纪念和对未来的憧憬,激励自己踏实地走下去。原本《笑着说,我爱过》我计划写上下部,现在终于上部完成了三稿,等一边连载一边再修订。但对于下部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写下去,俗务太多,乏于抽身啊!先放一放,哪天真的想写了再拿起来,也许效果会更加好。

5月5日,一年前的今天是天天老师的《怪只怪你直的不彻底》连载完毕的日子,挑选5月6日开始我的连载是对天天的致敬。正是读了他的小说给我封闭的心注入了阳光和希望,让我鼓起勇气想起过去,让我去面对去写下这一切。我觉得现在的同志圈可能是受到社会大环境影响的缘故,充斥着各种负能量,让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有相互的信任,好像除了性就没有了在一起的理由。而天天仿佛迎面吹来了的一阵清风,让我意识到在一起还有很多的理由,这个世界上除了性还有很多我们值得珍惜的东西。我希望通过我的小说也能给读者朋友带来一些正能量。

明天我将要开始连载,此时我的心情是激动的,也是忐忑的,无论是否有读者朋友会驻足一观,我都会非常高兴。因为这是我的故事!

序章

北风钻进窗缝发出呜呜的呼啸声,吹在身上一时间把瞌睡虫赶光,冻得我一个激灵。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无意间瞥见摆在桌上的台钟,哎!又忙到半夜了,真累啊!赶紧分门别类整理完明天要提交的报告,保存文档合上笔记本。我乏力地伸伸懒腰,一阵倦意袭来,眼睛睁都睁不开。麻利脱去毛衣钻进被窝里,抓着手机,随手翻阅着几条未读消息。哈哈,杨哥又在纠结他的个税一次性补偿问题了,井川还是一如既往每天跟我道晚安……嗯?!一个特别的称呼映入眼帘,虽然头像变成了他女儿婷婷的照片,但“亦心木子”这个昵称裹挟着回忆滚滚袭来。一时间我睡意全无,庞杂的过往涌入脑海,汇聚成一块巨石牢牢压在心头,憋得我喘不过气来。

都这么多年不联系了,他怎么会来找我?!

盯着屏幕我迟疑了,悸动和恐惧同时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要不要看他的微信,自己还会不会因为看了这信息而再揭伤疤?踌躇再三,我决定还是要看上一看,无论面对的是什么,他毕竟是我大学生活的独家记忆。手指僵硬地滑动屏幕,“收取中”三个字这时显得特别碍眼。随着他的微信被点开,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讲话的口气,做事的感觉,甚至是隐约从屏幕对面传来的鼻息都如此亲昵,仿佛才与他分开两个小时似的。

Ex:你最近好吗?找男朋友了吗?

我:还可以,老样子,读读书混混日子。男朋友啊,和你分手以后谈了一个,就一直在一起。

你哪天改性了?还关心起我有没有男朋友了?托谁的鸿福让我沉沦苦海寻寻觅觅?呵呵,我今天的生活都是拜你所赐。

Ex:上次我听说你和你表弟住一起,我以为你分了呢。

我:哦,表弟就是我男朋友。

Ex:这样啊。

你还记得吗?男朋友,这称谓不是一直是用来称呼你的吗?

Ex:我老婆生了一个女儿。11月底生的,刚满月,叫婷婷。

我:我知道阿,她经常发朋友圈。你女儿和你长得很像,眼睛很大很漂亮。下次抱来给我玩玩,我要给她发个大红包。

你曾经是属于我的男人,现在却已经成家立业,一晃眼你的女儿都出生了。

Ex:我喜欢男孩。

我:我知道啊,你们可以生二胎啊。一儿一女多好啊!

Ex:我喜欢男孩。你懂的。

我懂吗?我当然懂,可是为什么你当年喜欢的那个男孩,现在却没有躺在你的身边!

Ex:想你了。

我:哦,十二点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不愿再撕扯已经愈合的伤口,我试图尽快结束这无聊的对话。即便是夜半无聊,你也找你老婆去无聊吧。

Ex:睡不着,痒。

沉默……万籁俱寂。对于这句不能再暧昧的话语,如今的我却已无法接口,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这个口。

Ex:你几点下班?

我:五点。

Ex:我明天过来找你聚一聚,好久没见了。你方便吗?老地方附近的咖啡厅?

寥寥几行字把他的目的显露无疑,除了冷笑我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表情吗?

要不要见他一面?但见他一面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看不透的呢?不过他都结婚生子了,一切恩恩怨怨已随风飘散,见一面实则也是无妨的。看了一眼身边已熟睡的“表弟”,简单回复了他一个字:“好”。就见一见吧!还给他一些属于他的物件,也拿回一些他欠我的感觉,有些以前没来得及说清的话也该是时候说说清楚了。

翻身下床,从抽屉最深处取出一个红盒子塞进了大衣口袋里,躺回被窝里发现眼前已是模糊一片。我苦笑着摇摇头,他均匀的呼吸声曾是我冬日里唯一的慰藉,而不知已有多少夜晚未曾在耳边响起。突然想起了一个网红段子:“最后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心里默默好笑:“爱过……”青春的回忆带着思绪倏然飞回十年前那个充满欢笑与眼泪的青葱时代。

自打认识猫豪我就在听他的故事,故事阴暗却一直透露着希望,感伤却反转出了一番正能量。他说:“你让我鼓起勇气想起过去,让我去面对去写下这一切。”所以我很愿意去为他写下这篇序,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抬举。当然,我很自豪能代表一个同志发言——这是我的骄傲!

隽铭,给人以“隽永情深”之念。这是隽铭本人的一种期望,或者说寄托更为合适。他从纯洁的云朵之上中落入凡间,很不幸,他落在了黑暗的成长森林中。他曾经迷茫不堪,他试着去摸索、去改变,一切的一切都在告知他:你是同志!你爱男人!

认清现实的隽铭不再妥协,他开始面对自己,即便坠入过感情漩涡中,即便陷入过纠纷不清的人际泥淖中,他还是拼尽全力去挣扎去嘶吼。当现实告诉他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时,我想他才开始理解他的名字为何叫做隽铭,原来这般隽永情深终究付之东流,原来这真的就是一个寄托!

可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们活着就要争这口气!假如我们努力过,抓住了,就好好珍惜,错过了,就不要后悔。隽铭没有让人失望,他走入一个住有“唐帅”的童梦之乡,他发现了自我的价值,发现了何为真爱。路虽漫长,却让人不畏回望。我觉得隽铭本人也很感激生活能让他走这么一遭,因为他得到的远比他失去的更有意义,他可以挺直腰板去面对过去。我愿意把他的收获叫做——骄傲!

电影Pride(《骄傲》)描述了英国同志史最感人的一幕,它向我们传达的正能量让人信心爆棚!我说到这里主要是想要强调:不管你是同志还是腐女,不管你是直人还是无性群体,且不要被现在漫布于网络的各种童话般的同志电影和小说所迷惑,真实的同志之路艰辛漫长,理解真正的同志生活和感情的人又有几何?我希望大家能客观地正确地认识现实中真正的同志生活,从校园起,从入圈后,不论哪个场景,或者阴暗或者痛心,但这就是现实中我们所需面对的一切。

正因为对真实的同志生活了解得少之又少,同志才会有更多的迷茫,对感情、对生活,以及让人严肃的性。所以我想再次跟大家强调,请不要专注美好而回避丑恶,凡是我们要对面的,我们终究逃不了,何不共同扛起同志的大旗呢?Pride曾让我澎湃激昂,虽然有时候我们身不由己,但是作为LGBT的一员,我希望我们有一天也会走在阳光下,让隽铭真正地成为隽铭。

凡是写出来的东西都有会美好的修饰和篡改,但是吴文、井川、唐帅三个主线人物的现实面孔在文中却极为真切的表现了出来,希望大家从隽铭的角度出发,从他的角度看一下这个奇妙的世界,看看曾经在我们心中留下印记的人而今如何?看看是否会有出人意料的反转。同时,我们要思考:如果当年的路不同,而今又会是哪般景象?希望这篇文和这些话对你有用,送给还在同志荆棘之路前行的人,送给还未探索这片天地的人,希望你们会弥补我们这一代的遗憾。当然,也送给过来人,希望这份情怀不变,希望我们依然在为共同的目标前行!

天天

2016.4.1

第一章 初识

1.1 全校第一

坐在继父车上百无聊赖地眺望窗外,目光穿过夏末粘腻的细雨落在远方。全新的大学,崭新的生活,逐渐呈现在眼前。面对即将翻开的人生新篇章,理应激动的我却没有丝毫憧憬和向往,心像极北的坚冰,透出森森寒气,一点也没被夏日的闷热影响。有一搭没一理地与继父讨论着对将来学业事业的规划,表面看似波澜不惊,内心却早已汹涌澎湃。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我就不应该属于这里!这里的学校生活、花草树木、同学朋友,包括即将要在这里生活四年的自己,我都觉得万分厌恶!哎,但事已至此,我只有默默去接受。路是自己选的,选好了就不后悔,就算跪着走也要把这段砂石路走完。

挎着行李,我迈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教学楼。门厅高耸华丽,而墙上那几幅八十年代的老土名人格言画与教学楼这洋气的哥特式建筑风格格格不入。二本就是二本,从底蕴上就跟高大上的一本没法比。我轻轻叹了口气,低头随着人流向前涌去。耳边不时响起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听说今年有个傻逼高考考了超高分,还是进了这里,哈哈哈。”也许我在别人眼中就是这么一个傻逼吧!我考得高管你们什么事?!你们考得低才是傻逼!

匆匆在报到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高考考分悬在笔尖旁,格外触目惊心。签到时也不知被哪个事逼注意到了:“这就是那个490分的啊?分数好高啊!”

人群中爆发了一阵骚动,同学们纷纷交头接耳,像是看见了外星人一样,异样的眼神烧得我脸上火辣辣的。我强忍住爆表的怒气没啰嗦一句。你们以为我想进这里啊?几个同学围上来与我攀谈高考经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些话对我来说简直是往伤口上撒盐。话不投机半句多,不愿和他们搭讪,我加快脚步迅速离开。

“这人怎么都没有表情啊,是不是有病啊!”

“他这是清高,不想和你们聊天。”

“看着挺文雅的一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大家都是新来的,有什么可拽的。”

“我看啊就是个书呆子,哈哈哈!”

这聒噪的傻逼们跟树上那群无脑知了相差无几。

我的世界只是我的世界,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书呆子也罢,全校第一也罢,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我是萧隽铭,一个普通的上海男孩。并不突出的身高配上毫不起眼的长相,背着个烂大街的耐克包,带着一副大路货的黑框眼镜,顶着路人甲一样的一刀平,这样的我注定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但我也并不普通,招办老师给我来电话的时候我就得知自己是全校高考考分第一名,以过录取线一百多分的高分考进了二本L校。但这又能代表什么呢?第一名?我不稀罕!我不想和任何人打交道,我不相信任何人,这次考大学的经历足够让我毕生难忘了,我TM被骗够了!

与其在纷繁的假面和无尽的谎言中保护自己,不如就轻松困在囚笼里,不去索取也就不会被伤害。

蒙蒙细雨下下停停,人流中我独自穿行在陌生的校园之中,灰暗背景里只有我一个人。熙熙攘攘的人群仅仅是生活的一面背景墙,淡漠是远离受伤的最好方式。艰难爬上宿舍楼7楼,我喘着粗气推开宿舍门,和新舍友礼貌地打了招呼。环顾我即将生活的新环境,四张一人多高的高低床整齐地排列在宿舍四角上,床边放着书桌,家具整体的灰色调显得死气沉沉。宿舍里没有空调,只有一台老式的摇头电风扇吊在宿舍的正中间,无力地摆动着吹出滚滚热气。我的天!我竟然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四年,真受罪!

草草招呼后,按照签到时发放的入学说明,我快步下楼赶去食堂,排队购买统一的被子,床单和枕头。回程之路异常艰难,我一手提着枕头床单,一手反背着被子,走走歇歇。尼玛,上个学怎么就这么艰难!也怪自己不爱运动,体力极差,遇到雨雪天气气压低就胸闷眼黑的。再次出现在宿舍楼下时已过了大半小时,即便如此还是感觉上气不接下气。抬头望望这高耸入云的七层楼,还要爬整整四年!我去!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爬吧!爬一层喘一层,感觉身上出了许多汗,粘粘地贴在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

登上6楼半转角口,7楼的楼道已经近在咫尺,眼见胜利在望,我不由三步并作两步加快爬楼的速度,希望可以快点放下这沉重的被子休息休息。不料低头向上冲刺时被人迎面一撞,顿时重心不稳人仰马翻。那人手快,抓住了我甩起的枕头,只可惜抓住的是枕头外面的塑料包装袋,“滋”的一声,袋子破了,发出刺耳的尖叫。我应声倒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的被子枕套悉数落地。光滑的瓷砖地面格外坚硬,我摔得生疼,心里不由咒骂道:卧槽,第一天来L校就遇到扫把星,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同学你没事吧?”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焦急地问道。

“……”我一点也不想理这个扫把星,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隐隐作痛的屁股上。

“同学你没摔到吧?”这人契而不舍,不停追问。

“……”

“同学你哪个宿舍?我帮你拿过去吧。真的对不起啊!”说着他蹲了下来,打算帮我捡东西,但被愤怒的我一把推开。

“……”真搞不懂这人在想什么,都不搭理他了,还啰里八嗦的。

我从地上爬起来,拿上我的被子,弯腰捡起了散落一地的枕头和床单,团一团丢进装被子的塑料袋中,右手夹起枕头拔腿就走,根本不想理会旁边的那个叨逼男,恨不得让他也在这瓷砖上摔两次。满心郁闷地继续爬最后半楼,心里暗暗叫苦。那人跟着我不住地道歉,直到在我宿舍门口,被我“嘭”地关在了门外。真烦!终于摆脱那个扫把星了。

宿舍里空空荡荡,舍友估计都出去买被子了,只有两道白墙面对着我。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就只有我,一,个,人。这是清净呢?还是孤独呢?自己也分不清。满是粘汗的衬衣贴在身上让我浑身不自在,去阳台上透透吧。

习习清风吹散了身上的暑气,我站在七楼的阳台上俯瞰整个宿舍区,这里将会是我翻开新篇章的地方,在这里我的身边会发生什么故事呢?呵呵,难道我还在期待什么吗?有时也是真的搞不懂我自己,已经到了这里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宿舍楼下人头攒动,一种压迫感萦绕左右,感觉随时会被这黑压压的人群吞噬,留不下任何痕迹。彷徨与迷茫,无助与恐慌夹杂着微妙的期待交替袭来,这种感觉让我窒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至少我也不应该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不知是风迷了眼还是霉运不断带来的委屈,一时间眼睛痒痒的,忍不住用手揉了揉。

宿舍门口传来砰砰砰的巨响打断了我的思绪。要和这群丢三落四的室友生活四年,真是前路多舛。我无奈地摇摇头,心中的惆怅又平添了三分。去帮他们开个门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刚向前两步却听到门外传来的是刚才撞我的那个扫把星的声音。

“同学,你的枕套掉了,我给你拿来了。”

“同学,你在不在啊?”

“同学!…”

我对着大门翻了个白眼,心想赶紧把这个扫把星打发回去,实在是太烦人了。快步上前打开房门,从他手里一把扯回我的枕套,看了看赶紧抖抖,心底里觉得被扫把星摸过的东西都会被沾上霉运,一定要尽快抖掉。关门的一瞬间他的脚挡住了门边,嘴里迸发出一股呛人的虚伪:“同学,你没事吧?”

“没事。”

“要不要去医务室看下?”

“不用。”真是一丁点也不想和他啰嗦!

“真的不用去吗?”这扫把星如此虚伪,自己不恶心吗?

“不!用!…”我火了!怎么会有人这么啰嗦,叫扫把星还是抬举他了,这简直就是一条癞皮狗!

“我们两个的宿舍挨得很近。你不是那个经管班一班的萧隽铭同学吗?我是二班的吴文,口天吴,文化的文。交个朋友可以吗?”谁要在L校交朋友,特别是和你这种人!

“嘭!”

查看更多大学生同志校园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