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同志小说:我们的故事

2019-03-21 作者: 阅读:

真爱同志小说:我们的故事

1

“你说你儿子怎么办!?”女人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浓浓的白烟。

“他不是你儿子?他是你生的”男人盯着女人。

“是你的种,今天必须有个结果,他是你儿子,他得跟你,他可以不认我这个妈,我无所谓”女人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没有一点感情,冰冷得像极了一只落了群的断尾北极雪狼。“我和他马上就结婚,你儿子我养不了,明年他就上高中,你可以把他送到寄宿学校,你和狐狸精也不用管他”女人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熄灭了又用力扭动几下,身体向沙发后面倾了倾,看着男人。

“他是不是你儿子?你怎么就这么狠心?”男人语气中夹杂着些许失望。

“你和狐狸精好的时候对我就不狠心?你根本不爱我,要不是我的家境你能和我结婚?你在事业好了再这给我讲人话,我呸!真恶心。他长得像你我看着我也烦,何希明年就高中了,在几年也就成年了,我会半年往他卡里打生活费和赡养费,至于他怎么生活是你的事情。”打开身边的包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男人“这房子是应该值些钱,信封里是一张银行卡和三万块现金,你直接给何希,卡放在他的手里,其他的我不管了”说完女人站起身“这周六上午律师会来办离婚手续,何希马上放学回来了,“女人对着男人微笑了一下“以后我们就没有必要联系了,你和你的儿子都算上。”连再见都没有说女人大步走出了房子,也许是真的没有再见的机会。

女人走后男人打开信封一沓钞票整齐的装在里面,一张银行卡。看到这些男人又想起女人刚才的表情,不禁的冷笑了一下起身把信封放到自己儿子房间的书桌上。然后翻出箱子把女人的东西,是和女人有关的一切东西都找出来。

手机声打断了男人的工作,男人接起电话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建宏你和她谈的怎么样?”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温柔,不过看起来是希望得到一些好的答案“何希。。。。何希她不要,得我们带”答案明显不是女人想要的。“不是我不同意,当初是你自己说的,各种承诺,我不想当后妈“

挂掉电话男人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在沙发上抽烟。

我叫何希,初三学生,别人初三正备考的时候都是全家的宝,而在我这里确实另外一种风景,爹妈闹离婚也就罢了,关键是没人打算要我。虽然说平常他们俩一般不太管我的死活,只是给钱,可是这个结果是我没有预料。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生在这样的而一个家庭环境里,我竟没做出什么太过火的事情,毕竟习惯了这种各过各的生活方式也就不必在意了,不是好学生,但成绩来说还算过得去,因为家里的原因总是独来独往,班里的同学也不太愿意与我亲近,这也好,与人打交道总是比较麻烦的。

还不如自己自由自在,可这下我彻底的自由了,呵,算是自嘲吧。那天放学一如既往的拎着书包坐两站公交道每天都来的小餐馆,固定的座位固定的菜。老板姨和叔人很好,和她熟悉了以后每天都会提前为我准备好菜,“来了,菜做好了给你拿上来哈”我笑笑,坐到座位上,一会叔就端着两盘菜端到桌子上。今天的人不多可能是因为天气不好下雨的原因吧,店里很多的空位置,给过钱大了招呼走出店门发现外面下雨了,还不小。转身到店里“姨能借我一把伞么”“他爸给孩子找把伞”过了一会叔从库房出来“咱家两把伞好像都让儿子拿走了届接他对象去了”说完转向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哦那没事”回应过后往门口走看着越下越大的雨我还是皱了皱眉。“你家住哪?”身后响起一个声音,是询问。“恩?”我下意识的回头看过去,一个看起来和我年祭差不多的男生,各自比我高出一点。“干嘛”我的声音不大,带着诧异和疑问。

“我家在附近,如果你住的不远我和你一起回去”男生自然地说。

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平常还是要考虑一下,不过望着外面的雨,反正自己也没什么让别人可图的“在动力院”我回答。

“那一起回去吧。”说着出门打开伞然后回头看着我,示意我过去。

走到伞下,他个子比我高出一些,在拿起伞高度适中“我叫许杰。”男生边走边对我说。

“哦,我叫何希”只是随便的应答,反正我也没打算和他就因为这场雨成为怎样怎样的朋友,所以没必要太过热情,离人远一些总是有好处的。

“你住在几单元?”许杰一手撑着伞一手偶尔拽一下我的胳膊朝没有水洼的地方过去。

“六单元。”我说

“恩,那你领路。”他下巴抬了抬告诉我往前走。

“你不着急回去?”走了一路虽然不远,可是由于天气的原因,路上不太好走,本来几分钟的路程现在翻了几倍。

“不急,回去没什么事做,雨天走走挺好的”许杰朝我笑了笑继续走了。

“到了。”我扭过头说“谢谢你啊,我家里太乱了,不方便请你上去坐坐,不好意思,改天有机会请你来玩。”我很客套的说,自己心里知道家里,暂且称之为家吧,家里的男人和女人一定又在吵,或者就是女人不再,男人和女人都不在房间乱得要死。反正以后不会再见,客套一下也无所谓。

“恩,我走了。”许杰又向我笑了一下。待许杰转身离开后我转过身朝楼上走去。

走到家门口拿出钥匙,听到里面男人和女人在吵,不用想肯定是在讨论离婚的事情,这个事情自从有了我之后就成了两个人的共同话题。我也习以为常。不过这次好像涉及到了我。我贴近房门想听的清楚些。

房间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你儿子我养不了”听完我身体竟有些颤抖,什么叫做你儿子?你你们两个人不管我也就罢了,我可以自己来,可现在我竟然成了两个人离婚这件事情的累赘,一个恨不得消失的多余的“意外产品”,女人快出来了,我几步跑到了楼上,心里还砰砰直跳,我听到开门声,女人下了楼。

坐在楼梯上心里很乱。

打开房门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烟,简单打了个招呼我就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把书包扔到地上整个人倒在床上。脑子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听到隔壁房间有男人大声说话的声音,不用想,肯定是他和他仙子阿的女人在通电话,因为离婚的事情,现在来看,可能是因为我的事情。我转了下头,书桌上放着一个信封。起身打开法系那里面是一沓现金还有一张银行卡。

开门声,男人走进房间“何希。”男人叫住我

“恩?”我没有坐起来,只是脑袋转向他的方向,恩了一生作为回应,等待他下文。

“你坐起来,我跟你说个事情。”我起身盘腿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等待着他的下文。

“你已经长大了,我和你妈。”没等男人说完我抢道“真离了是么”我的语气没有疑问,有些肯定的语气。

“恩。是”男人头低了些

“我跟谁。”我顿了顿“还是没人要我“

男人先没有说话,只是望着我,眼神里的情感看起来有些复杂。“你跟我”

“哦,今年中考,我决定去14中,应该考得上,哪里是寄宿制的离家挺远,不过这几年我都可以把自己照顾的很好。”我看着男人说“当然,你们要给我钱”我着重说了你们两个字,然后看了看书桌上的信封“信封里的钱是她给我的吧,密码多少,对了你和她打算怎么给我生活费,应该不会像以前一样吧。”

男人用异样的眼光望着我,嘴微微动着想说些什么。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想这么多。”

有些诧异的眼光。“你还没告诉我,对了,你和那个阿姨说一声,不会跟你住在一起,让她不用担心我的问题。”

“何希。”男人又交了一遍我的名字。“信封里的是三万现金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你妈会半年打一次钱,我会每个月往卡里打。”男人的眼神有些迷离。

“哦,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要备考,所以有什么事情就先不要跟我说了,等考完试再说吧。”我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这个和我生活了近十五年的人,怎么看起来这么陌生。“我学习了。”我没有理他做到书桌前,把卡放到钱包里,然后把现金放进抽屉里的盒子里。

身后没有男人的动静,过了一会男人走出房间关上门。听到关门声,眼泪止不住的冲出眼眶,我呆望着窗外的大雨,雨很大敲着玻璃很响。这几年过来之后我还是很坚强的,没有在任何人眼前哭过,因为无论我怎么哭都不会有人来安慰我也好,可怜我也好。有事后我都想冲去去质问那两个人为什么要生我呢?把我生下来却这样任由我怎样,好像与他们没有任何的什么关系一样,对他们来说,只要给我钱,只要让我活着就好了。我尽量的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我必须给自己留下这最后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自尊心,我很需要他们。

不就房门打开又关上,我知道男人是去找另一个女人去了,我的刚才一席话应该会让男人放心不少吧,至少那个女人不会再因为我苦苦相逼。我也想早些离开这里。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