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同志小说:陶俊勇的多情时代(9)

2019-03-19 作者: 阅读:

第九章 妈妈来了

那时候,陶俊勇在村里帮本家的一个叔叔盖房子,正好回家想喝口水,就看到村里的一个孩子领着一个中年女人到他家里来了。

女人大概有四十七八岁,中等身材,身体略显消瘦,上身穿着一件城里人才穿的紫色碎花的棉混纱的褂子,已经被汗打湿了,下面是一条蓝色的涤卡布裤子,剪着整齐的齐耳短发,整个人显得很利落。肩上背着一只半新的马桶包。

看到陶俊勇正站在水缸前,拿着一瓢水在喝,她就往前一步,笑吟吟的说:“是陶村长吧?”

陶俊勇抬头看到他,就放下水瓢,说:“啊,是,啊。”

看到那个中年女人脸上满是汗,前额上的刘海被汗打湿了,紧紧地贴在额头上,看着她的模样,陶俊勇心里觉得非常面熟,又实在想不起来,她是谁。

正在沉吟间,那中年妇女就笑着说:“我是林小龙的妈,是从县城里来的。”

陶俊勇一听,心里霎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呢,林小龙长得随他妈,就赶紧说道:“哎呀,你怎么就来了,快屋里坐。”说着,就赶紧把林母让到屋里。

绿叶正躺在炕上奶孩子睡觉,也赶忙下来,给林母倒水,又出去端来一盆清水,让她洗洗脸,凉快一下。

林母洗了洗脸,坐下来边喝着水边说:“我昨儿就到公社了,可是农管站的人说,小龙到这里来驻村了,昨晚就在他的宿舍里住了一晚,今天一早我就往这里赶来了。”

放下手里的水碗,就不停地往外张望,说:“陶村长,小龙在哪里住啊?我过去看看他。”

陶俊勇撮了一下牙花子,说:“婶子,怎么就这么巧啊,小龙今早上也到公社里去了,你们娘俩可就是走岔道了,在路上还没有碰上。”

绿叶洗了几个甜瓜,放到林母面前,也说道:“你看看,咋就这样巧呢,你这走了二十里山路过来,咋就没有碰上,小林啊,应该是天还没亮就走了吧。”

林母脸色黯淡了一下,说:“今天还能回来吗?”

“我看够呛啊,他说要到公社里报表还有啥的,很多事呢,一天不一定忙完,不过没事,婶子,你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小龙肯定就回了。”陶俊勇说道。

林母沉吟了一下,就站起身来,说:“哦,他是在哪里住着呢?我先过去看看。”

陶俊勇就领着她来到了大队部里,用备用的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林母默默的没有说话,只是在屋里转着这里那里的看了又看,不时的用手摸摸床上的被子,席子。又撩起碗柜上的布帘子,看了看里面的锅碗瓢盆。

看到林小龙晾晒的一身衣服,就走过去摸了一下,当看到林小龙的一条裤衩,晾在铁丝上,已经洗得发白,裤脚的地方已经有些松线,显然是穿了多年了,眼圈一下就红了,双手不停的在抚摸着那条裤衩。

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仰头笑着向陶俊勇说:“小龙这孩子还小,有时候也不懂事的,在这里多亏了陶村长你照顾他,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陶俊勇抬手挠挠头皮,说:“哪里呀,小林很能干啊,又能吃的苦,可是帮了村里大忙了。”

憨笑了一下,说:“村里条件艰苦,也是让小林受苦了。”

林母眼圈跟着又红了,叹口气说:“这孩子脾气也犟得很,好好地城里机关不坐,非要跑到公社里来,也不知道他是咋想的。”

陶俊勇看她伤心,就劝慰了几句,把门锁上,带她回到了自己家里。

晚上的时候,陶俊勇让娘和绿叶做了一满桌子的菜,然后一家人陪着林母吃饭。

林母一直都是满含歉意的说:“你看,又让你们破费,又忙活。”

陶俊勇的老娘就说:“破费啥呀,都是自己菜园子里的,也没啥好东西,你看你这娘想孩了,这么远的路都跑来了,都不怕辛苦。”

林母眼圈红红的,一下就滚下泪来,说道:“嗨呀,这孩子也真让人操心,都好几个月没回家了,连个信儿也没有,只是按时往家里捎钱,能不挂记他吗?”

陶俊勇的老娘就抓起她的手,劝慰道:“他婶子,小林可是个好孩子,能吃苦,勤快,还有本事,人又懂事,虽说是公社干部,这村里的男女老少,可没有不喜欢他的。”

林母叹口气说道:“我在棉纺厂上班,白黑的倒班,也没时间顾得上他。在这里,就全凭陶村长照顾他了,还有老少爷们们,有事多担待他点。”

陶俊勇笑笑说:“婶子别叫我村长了,听着怪不好意思的,呵呵。”

陶俊勇的老娘也说:“啥村长不村长的,他婶子,叫他小勇子就行,都是咱的孩子。”

吃完了饭,林母又不顾大家的阻拦,打开包裹,取出一只水果罐头,一盒午餐肉,还有一把奶糖,送给铁锁子。

然后由绿叶陪着,到大队部歇息去了。

第二天,林母在陶俊勇家眼巴巴的盼了一上午,林小龙还是没有回来。

吃过午饭,她就坐不住了,向陶俊勇说:“俊勇啊,我看我就不等小龙了,我晚上还有一个12点的班要上呢,这两天的假期,还是和别人调换的班呢。”

陶俊勇赶忙说:“婶子,你看你老远的这么辛苦的来了,还没见着小龙,怎么就这样回去呢,不行就再住上一晚,下午说不定小龙就回了呢。”

林母摇摇头说:“不了,我车间里还带着几个徒弟呢,离了我也不行,再说,我来看看就行了,你们一家,还有村里人都很好啊,对小龙照顾的也好,我就放心了。”

陶俊勇的老娘拉起她的手,说:“他婶子,你来不就是看孩子吗,再等等吧,可能啊,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见了孩子,不就更放心了吗。”

林母说:“不了,嫂子,家里还有一大帮人,等着吃饭呢,离了我也不行。”

回头又对林俊勇说:“俊勇啊,等小林回来,你就告诉他,我带给他的东西,都在包里放着呢,没事的时候,就回家看看,叫他别再往家里捎钱,我不缺钱。”

说着,又怔怔地流下泪来。

陶俊勇赶忙说:“婶子,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龙的,我家就是他家,你放心吧。”

林母笑着点点头,就起身,告别了陶家一家人,上路了。

走了一段,刚出了村子,就看到绿叶又追了上来,手里提着几个瓜果,边塞给她边说:“婶子,孩子他爹让我告诉你,到了前面的岔道口,你走南面的那条小路,虽然难走些,可是近路,小林可能就从那条路上回来,说不定能碰到他呢。”

林母答应了,就继续赶路了。

一直到了傍晚,天微微黑的时候,林小龙才回到陶家营子来。

他骑着一辆自行车,直接就来到了陶俊勇家的院子里。

一放下车子,就朝着屋里兴奋地大喊:“俊勇哥,你快来,快来看看。”

陶俊勇赶忙出来,看到林小龙骑来的车子,崭新锃亮,就奇怪的问:“哎呀,小龙你咋骑自行车来了?这是谁的呀?”

“给你的,呵呵,是公社里分给村里的,”说着,拍了拍车座子,抬头对陶俊勇说:“怎么样?这可是大金鹿的,想买都买不到的。”

陶俊勇却没有看车子,只是着急的问:“小龙,你在路上碰到你家婶子了吗?”

林小龙一震,满脸疑惑的问:“谁?我妈来了?在哪儿呢?”

“昨天就来了,等你两天了,今中午就走了,啥?你没碰到她啊?”随即又苦着脸,拍了一下头,说:“哎呀,她走的是小路,你骑车子,一定是走的大路,哎呀,你看这事弄得。”

林小龙满脸焦急,跨上车子,掉转头,就要出门。

陶俊勇赶忙说:“追不上了,都走了半天了,这时候说不定都到家了。”

林小龙颓废的从车子上下来,没了刚才的兴奋劲,默默地来到屋里,坐那儿喝水。

陶俊勇看他这样,就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也不要紧,我们有自行车了,到时候你就勤回家看看,可不方便多了?”

绿叶也凑过来说:“婶子来了一趟,说是也放心你了,也很高兴呢。”|

“只是让你多回家看看,别再往家里捎钱,说是她不缺花的,对了,还给你带来的东西,都在你屋里呢,喝点水,过去看看吧。”陶俊勇也在旁边说道。

林小龙点点头,立起身,快步向大队部走去了。

陶俊勇和绿叶忙活着把饭做好,还是没见林小龙过来,他就对绿叶说:“咋还不过来呢?我去看看。”

说完,就抱起铁锁子,向门外走去。

来到大队部的院里,看到屋里并没有亮灯,门敞开着,就走了进去,摸索着把油灯点了起来。

看到林小龙侧身朝里,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陶俊勇就过去伸手扳了扳他的肩膀,轻声的说:“小林,过去吃饭了,咋?身子不舒服了?”

林小龙回过头来,陶俊勇看到他满脸的泪痕,眼圈红红的,就一下慌了神,赶忙把铁锁子放在地上,凑过去问:“你这是咋了?”

林小龙急忙擦了一下眼,欠起身说道:“没事,刚才就这样睡着了。”

陶俊勇心里疑惑,但看到林小龙怀里拥着的那一个马桶包时,心里又登时一下明白了,暗暗的叹了口气。

他拉起林小龙的一只胳膊,说:“走吧,吃饭去,早已经做好了等你呢。”

林小龙应了一声,就下床来,在脸盆里洗了一把脸,跟着他来到了家里。

查看更多陶俊勇乡村同志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