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同志小说:我的男友是MB

2019-03-08 作者: 阅读:

真实同志小说:我的男友是MB

真爱,每个人都在祈求。有的人不费吹灰之力,似乎爱情与生俱来;有的人历经万苦,踏破铁鞋,却在万念俱灰之际,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有的人足迹遍天涯,在寻寻觅觅中心力交瘁,可一直到老,都没有如愿以偿可以轰轰烈烈地相爱一次。人生就是这样,就好像买六合彩,买了不一定就能梦想成真;但是不买,梦想永远落空。

第一章 越洋恋情

认识小猪是在一次似乎偶然其实也是必然的机会。

记得很清楚,在一年多以前,我在某个交友中心登了一则广告。随后,应征信如雪花飘来,从不满二十岁到年届半百的都有,可挑来拣去最后也没一个能聊下来。其中的大多数网友还没有聊上几句就已经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比如包养他每月三千元,或者立刻帮他办理担保出国的手续,或者供他到国外读书的全部费用,或者……。在他们眼里,爱情变成了一种交换,爱情变成了一种索取,爱情成为了他们尽快摆脱困境的一种手段。其中有的还很直截了当地说:你都四十多岁了,我还是风华正茂,能跟你一起已经是我最大的牺牲了,而且我也是希望趁自己年轻的时候把握机会找个保障。

感情可以出卖?钱可以买到一份真情?

我无语了。

人生观的不同,爱情观的不同,已经是两个人之间最大的鸿沟,难以逾越。争论、辩解,更是无济于事,我只能给他们一个深深的祝福,希望他们能找到愿意为他们付出一切的另一半。

我曾经不止一次跟朋友们说过,如果我爱上了一个人,我不会在意她(他)的过去。但前提是,我必须在不知道她(他)过去的一切之前已经爱上她(他)了。否则,如果明知道她(他)曾经打家劫舍或者甚至嫖赌饮荡吹俱全,你还能爱上她(他),那可就真的有毛病了。

我承认我回中国探亲的时候曾经满怀好奇心光顾过休闲中心,那里可以说什么类型的帅哥都有,你总能找到一个心仪的玩伴。走进那些隐秘的休闲中心,人也会放松,心情得以舒展,因为可以撕开那付假面具,不必躲藏,无需掩饰,尽情地发泄内心的压抑。不过,说真的,要说会爱上那些“沦落风尘”的帅哥们,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尽管跟他们瞎聊的时候,他们可以编出很多辛酸的故事或者找出很多他们非干这行的百般理由,那也只能听听罢了。三岁的小孩都可能知道,在现在的社会状况下,谁会“逼良为娼”啊?

不过,话说回来,爱情这东西就是让人无法捉摸,无可奈何;爱情,会迷失自我,会失去理智。没有爱,当然会很清醒,否则那会有“旁观者清”这句古语呢?一旦爱上了,还能清醒,谁相信?

扯远了,回归正题。

时间过去了一年,我几乎把征友广告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那一天,2008年1月10日,因为油站工作上的烦恼,让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半夜起床,打开电脑,上网看新闻。忽然想起来好像很久没有查看邮箱,于是顺便进入邮箱看看,哟,又是一大堆来信,快要把邮箱给挤爆了。我随意抽看了几封,其中有一封简单地说了句:我看了你的照片,是我喜欢的类型,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我的QQ是XXXXXX。我带着好奇心把他加为了好友。没几分钟,他的QQ头像变成了彩色并不断地闪烁着。

“你好啊。”他打字了。

“很好,谢谢。”我回道。

“你是那位?”

“‘有缘千里能相聚’。”

“啊!你是新西兰的那位?”

“嗯。”

“好开心啊,没想到你真的会加我。能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是。”其实我不太习惯文字聊天,甚少跟网友聊QQ。

“我姓紫名然,你呢?”

“我叫窦海亮,这是我的真名。”我很少用昵称或者假名,我一直没觉得用真名跟陌生人聊天会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紫然也是我的真实姓名啊。”

我不相信,只是“哦”了一声,心想,百家姓里有“紫”这个姓?然后问:“你多大了?”

“刚过24岁。”

“啊?!”我呆住了,“好年轻啊。”

“不了,都老了。”

“天哪,你都说你老了,我40多岁不就成了老头了?”

“你不老了,我喜欢你这样年纪的。”

“哈哈。”我笑了,“可是我广告上写明要求对方30岁以上的啊。”

“爱情不分年龄,喜欢就好。”他继续写道,“我身高1米78,身材修长,应该符合你的要求。”

“……。”我不知说什么好了,他太年轻了,别人以为我是老牛吃嫩草呢,而且这二十年的代沟啊,如何填满?联想起自己那些“沧桑”的经历,这种“艳事”再次降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其实外在不重要,年龄也不是问题,能聊得来就好。”他打字满快的。

“……”

“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不习惯文字聊天。”我找借口。

“那就视频语音好了。”

“我没有视频。”

“我有啊。”句子刚从窗口蹦出来,他已经点开了视窗,“接啊。”

当视窗从黑屏变成彩色的刹那,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突然被粘住了。

“喂,说话啊。”话筒里传来了他的声音,样子像学生,声音更像学生。

“你挺帅气的。”我只能说这一句,不是恭维,他确实很帅。看他那一份淡定,也感觉到他对自己外表的自信。

“一般了。”还装谦虚呢。

“我喜欢帅哥,但是对帅哥没有信心。”我半开玩笑。

“我会给你信心的。”

我当时想,就看你怎么给我信心。随后的聊天,我都很被动地让他带动我的情绪,一步步地深入,直到后来他直接就说“我喜欢你”,让我惊讶中有点“感动”。问他喜欢我什么,他说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那是感觉。我笑了,被他的稚气和个性所感染。

“紫然”确实蛮好聊的,真诚,纯朴,像一个未吃人间烟火的小男孩,和他聊天,我也变得年轻起来。他说,他从小在重庆一个远离喧闹的煤矿长大,是父母的独生子,高中毕业后曾经到外地打工,后来父母催他回家,并且安排他在本地的职业高中读书。前不久,他刚刚高职毕业,春节后将要实习一头半个月,然后便要为找工作的事情烦心了。他父母为了让他能留在自己身边,已经开始花钱找熟人牵线了。不过,他不甘心留在煤矿这个“灰暗”的小山区,觉得没有什么前途。他说他自小喜欢画画,对时装设计怀有浓厚的兴趣,希望将来能自己开一个服装店,设计自己的品牌时装。我很欣赏他这种积极向上的人生观。

如此聊下来,我感觉他的成熟好像超出了他的实际年龄。他可能也意识到我在想什么,便拿出他的身份证,放在镜头前给我看。让我更惊讶的不是他的年龄和身份证一样,而是“紫然”确是他的真名。看来,这个小帅哥确实真心实意地想交个朋友,这多少消除了我心中的疑虑。

不知不觉地,我们聊了几个小时,当他知道新西兰的时间比中国快五个小时的时候,深表歉意。其实我也没觉得困,下网之后,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他,紫然,给了我一种久违了的情怀……

明天,我决定去买一张六合彩。

新西兰的夏天其实不热,一年四季,温和舒适。不过,这几天的天气有点反常,热得让人受不了,人们都开车外出,到沙滩,到花园,到大海去。出门的人多,油站的生意也就比往常旺火,整天忙得不亦乐乎。由于合伙的大老板近来忙于中新贸易生意,油站就交给我打理。油站虽然不大,但琐碎事情多,加上油站地处距离奥克兰市近200公里的一个海滨城市,我每星期还要赶回奥克兰的家里照顾年迈的母亲,已经够辛苦的。也正因为这个,我原来喜欢做的记者工作都暂时辞掉了。所以,我平常很少上网,更不说网上聊天了。可是,自从认识了紫然,我的心好像被网住了,一有空就钻到网络中去。与他视频聊天,不再觉得网络是虚拟的。他,真真切切地在我的眼前,在我的耳边,好像就在不远处,触手可及。原来网络能把人的距离拉得如此之近,可以跨越茫茫的南太平洋,可以填满年龄的代沟。

有一天,他说他很烦闷,因为他妈妈为了求熟人帮他在煤矿的一个部门找职位,花了不少钱,而且对方还要求如果他成功进入煤矿工作之后,要另外给5000元的红包。我很惊讶,怎么现在找工作都要行贿啊。他说他也很不理解,为此和妈妈吵了一架。我说我可以借钱给他,但是他说不要,他也不想用钱买一份工作,而且还是什么煤矿工。为了哄他开心起来,我转移话题,说是我可能很快回中国看望他,他听了,绽开了笑脸,“什么时候?”

“我在安排时间呢,很快的。”

“我有时候梦到你在我身边,好开心哟。”

他总喜欢说些让人开心的话,我装没听到,问他“你喜欢旅游吗?”

“当然,”他说,“以后有了钱,我一定周游世界,和你一起,嘻嘻。”

说的我心里痒痒的,“好。”我又问,“那你现在最想去什么地方?”

“三亚。”他脱口而出。

“为什么?”

“我喜欢大自然,而且,”他说,然后笑了笑,“我还没有见过大海。”

“那好,下次回去就和你一起去三亚,在海滩上晒太阳。”

“好啊。”他开心极了,好像人已经在三亚了。

“我也很喜欢大自然,”我有意将“大”字拉长了音,然后一语双雕,“自(紫)然就是美。”

他笑得更灿烂。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我和紫然的关系进展飞快而且稳定,在他的主动提议下,我们“私定终身”,互誓盟约,正式成为BF关系。说真的,一切来得突然,像一场梦,我害怕梦太快醒来。我也不知道这是一见钟情还是他的甜言蜜语,不过,可以肯定,我喜欢他不单单是因为他英俊的外表,更重要的是他很善解人意,和我谈得投契,常常让我心花怒放。虽然,也曾经多虑多疑过,担心他和其他的网友一样可能另有目的,但是,也深感到找一个投契、相处舒服的人不易,我应该珍惜这段意外飘来的缘分。

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对未来就有了希望,有了期待。心中有了爱,就会多一份责任,因为我不再属于我自己一个人。我开始有计划地工作、赚钱,一方面我决定答应大老板的多次恳求,投资到他正在忙碌的进出口项目,希望籍着中新自由贸易协议的实施,能在进出口方面有一番作为;另一方面我在前两天将剩下的所有积蓄购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份股票。我的合伙大老板小邱对股票很有研究,他在过去几年炒股赚了不少的钱,只是我从不为之心动,因为我自小不喜欢那种太投机的生意。但是,现在,我真的很希望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多赚点钱,可以尽快接紫然来新西兰看看。谁不希望能与自己所爱的人日夜厮守,虽然至今他还没有提过他想来。不过,只要他喜欢,我也可以放弃新西兰的事业返回中国,跟他一起创立一家自己的时装公司。

梦升起了,人生就充满了希望;爱有了,自然成为一种强大的动力促使有一天梦想成真。只要努力,Impossibleisnothing(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由于小邱还在中国忙于进出口的相关事情,加上油站人手短缺,我无法抽空赶在春节前返回中国,紫然知道了有点失望,他说他多希望今年的春节能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共同度过。哎,我又何尝不想呢。

春节前夕,中国股市一直狂跌,从原来的5000多点直逼4000点,似乎熊市正在来临。我没有跟紫然提及,怕影响他的心情,希望他开开心心过一个新年。

新西兰的春节是没有任何气氛的,要不是看来自中国的电视节目,要不是和中国的亲朋好友通电话,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春节已经来到了眼前。此时的新西兰正值初秋,零落的枯叶在空中随风飘动,各种颜色的树叶挂在枝丫上,让新西兰的秋季更有层次,别有一番滋味。

春节的一段时间,我和紫然几乎每天保持电话联络,好像担心他会突然消失一样。他已经让我牵肠挂肚,患得患失。他总是问我爱不爱他,我说爱这个字很容易说出口,但是真心才是最重要的。

“我还担心见面之后你会消失呢。”我说,也确实是我所担心的。

“不会,放心吧。”他说。

“可是,我怕你真人比视频更英俊,我会更自卑,更没有信心。”

“我会让你建立起信心的,”他安慰我说,“只要你真的爱我。”

爱,这个字,我总不敢轻易说出口,因为那是一份承诺,一份责任。

“你知道吗?我每天都牵挂着你,真的,”他有点动情地说,“一天没你的电话,我总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总担心你突然消失在网络。”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只是我不敢说出来。紫然,如果见了面,你还依然这样的对我,我会有勇气告诉你,我也爱你;如果,你仍然真的爱我,我愿意,还给你我的一生。

2月14日,西方情人节的这一天,我还是一个人静静地度过。昨天,紫然在电话里说,他今天要出去重庆市区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可能过几天才回到煤矿,由于手机漫游,他可能会关机。我有点失望,但更多的是担心。担心什么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今年的情人节总不同于往年,因为心里有了一个人,有了一份牵挂。

“你好啊,小猪。”我也记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叫他小猪,他叫我大猪,可能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傻猪吧。

从早上开始一直无法安心工作,老是想到小猪,想着他现在在重庆如何了,想着他会不会也想起我。到了下午,我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他的手机。

“不好,累死我了。”他说。

“你好象还没起床呢?”

“是啊,昨晚一直忙到半夜,刚睡下不久呢。”他打了个哈欠。

“懒猪。”我说:“都下午了,还在睡。”

“什么啊,才上午10点多呢。”

噢,我才想起来中国比新西兰慢了5个小时。

“好了,不说了,手机在漫游呢。”

我懵住了,热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哦。”

“我回家后会给你留言的。”他说。

“嗯。”我停顿了几秒钟,才说:“情人节快乐。”

“哔、哔、哔……”他已经挂断线了。

郁闷伴随着失落袭上心头。

之后的几天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让我坐立不安,失魂落魄。我曾试过几次拨通他的手机,却是处于关机状态,或者在忙音中,无可奈何时开始令我胡思乱想。想多了,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一赌气,便上网在QQ上留言给他,说我要外出几天,不方便上网和打电话,回来再联系,叫他不用担心我。可其实我什么地方也没去,一直在油站的宿舍。

“表姐,想你呢。”我总是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想起重庆的表姐,她总能给我一些心灵上的安慰。

我和表姐的感情从小就很好,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聊天,互倾心事,彼此分享。后来,她移居重庆,我移民新西兰,但我们的通信从未有间断。随着通信技术的不断改进,我们的通信方式也在改变,写信、Emails、QQ文字聊天、QQ视频聊天、国际长途电话。表姐一直很关心我,疼爱我,她是目前为止知道我是同性恋的唯一一个亲人。

十年前,当我第一次告诉她我是同性恋的时候,她惊讶了很久,说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说,她身边也有一些同性恋者,她可以接受他们,也能够容纳他们,但是,她疼爱的表弟居然也是同性恋者,她真的难以接受。后来我几次回去中国,到重庆看望她,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带上几个漂亮的女孩跟我一起,希望籍此改变我的性倾向,我理解她的良苦用心。近几年,有关同性恋的报道多了,尤其在2001年4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中剔除,实现了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自此,表姐也慢慢了解到同性恋是无法改变的。于是,她尝试着接受我这个表弟是一个“非常人”的事实,也开始分享和分担我在这个圈子的快乐和痛苦。

“信你才怪。”她说:“情人节都不给我电话,还说想我呢。”

“忙嘛。”

“是不是又在谈恋爱了?”她揶揄我。

“什么又谈恋爱?好像我经常谈恋爱。”

“如果你真的经常谈恋爱就好了,看你,缺乏爱情的滋润,心理都有点不正常了。”

“又嘲笑我。”

“哼,该不会又暗恋上那个帅哥,人家不是同志吧?”表姐好像很了解我,老是拿我寻开心。不过,我明白她其实在关心我。她知道我一直以来总是暗恋那些不是同志的朋友,在爱情上总是默默的付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她常常提醒我要带眼识人,不要再玩暗恋了。还套用我的话,希望我“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相爱拉着手慢慢变老的的同志伴侣”。

“你还以为我18岁啊。”

“你的心理年龄可能还不到18岁呢。”

“去你的。”跟表姐聊天,真的很逗,其实,她也怀有一颗童心。

“什么时候回来看表姐,再不回来,表姐老了,认不出来了。”

“在我的眼里,表姐永远不老。”

“油腔滑调的。”我想,如果我此时在她身边,她一定用手敲我的头。

“我这月底就回去了。”我说。

“机票订好了?”

“嗯。”

“这次回来有什么重要事情?怎么这么急?之前没听你说过”

“想表姐了,这够重要了吧。”

“又来了。”

“所以去重庆的机票你可要报销啊。”

“先记账吧,”她叮嘱道:“回到家里记得给我电话。尽快来重庆,几年不见表弟,快想死我了。”

和表姐聊天之后,情绪安静了很多。

直到2月19日,我回奥克兰看望妈妈。吃了晚餐,便上网打开QQ,小猪已经在上面了,他说他也是今天才回到家里。视频里的他看上去很疲倦的样子,无精打采的,但也掩盖不了他的帅气。

我告诉他,我已经决定这个月的25号和妈妈一起返回中国。一听到这个消息,疲惫的他刹那间精神起来。

“回来多久?”

“暂定三个月。”

“这么短?”

“看你啰……”我笑着说。

“你想说什么?我的大猪”

“如果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我会考虑不走了。”

“那你新西兰的生意呢?”

“我可以抽空回来结束它啊。”

“真的?”

“你说呢?”

“你总是把球踢到我这边,哼。”

我笑了笑:“不过,我还是很担心……”

“又担心什么?”

“我怕见面之后……”

“又胡思乱想了,”他说,“放心好了,我会给你信心的。”

“小猪,要是我真地爱上一个人,我会很痴缠的,你怕不怕?”

“我就怕你不理我,一分钟都不行。”

“又来了。”话虽如此,但心里甜丝丝的。

我们又闲聊了其他一些话题。突然,他叹了口气说,他好想离开家乡,离开这个灰黑色的煤矿,他想到外地去,我问他想去哪儿?他说只要离开煤矿哪儿都行。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突然问我:“你愿不愿意和我一生一世?”

他似乎很认真,他的口气也让我惊呆了,觉得他今天有点反常,他是不是在重庆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他还在等着我的回答,我便含蓄地回了他一句:“你愿意,我也愿意。”

“那带我走吧。”他说。

“去哪儿?”

“新西兰。”

“?”

“……”

“这个,还不容易呢。”

“为什么?”

“如果以同性婚姻的关系申请,可能要惊动双方的父母或者朋友,因为需要证人来证明这段关系的真实性。”我跟他解释。

“那如果以父子关系呢?”

“父子关系?”我停顿了一会儿,“你和我?”

“……”然后,他突然笑了起来,“开玩笑的,傻猪。”

“……”

“我都没想过出国,我又不会英文,在中国就很好。”他说。

我才松了口气。

我紧张的不是他想出国的念头,我还担心他不喜欢出国呢,现在的国人都知道移民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国外也不是满地黄金,我只是怕他和其他网友一样,爱情是一个手段,出国才是目的。

可是,他的玩笑多少让我的心开始忐忑起来。此后的一段时间,我都有点小心翼翼,担心说错什么。他似乎感觉到我的忧虑,总是说些好听的话哄我开心,我也就乐在其中,享受着他的温情。

说不出什么原因,对于回国看望他,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执著,期盼中多少带着一点点恐惧。我真的好担心,我们的见面会应了一首短诗:

想见又怕见

不见又思念

见了

倒不如不见

查看更多MB男友真实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