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 我们的世界

2014-09-30 作者: 阅读:

纪实同志小说 我们的世界

  这是一个平凡的小故事,取材自真人真事……

  第一章

  有的时候非常郁闷,不太清楚到底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又打来电话,“宝贝,我想你了。”

  我知道,但凡他打电话,都是被台里的人欺负了。我无奈的回应他:“你能不能给我正经点,朱凡?”后来他噼里啪啦的开始说被人欺负的事,什么今天台里人不给他买水喝,昨天台里领导给他分的房子不好。

  说着说着又说到自己被超市推销妹推荐了一卷超级硬的卫生纸,他笑着说:“那纸用的真郁闷,差点把我后面擦烂了,倒是你,宝贝,最近几天“洞洞”保养的怎么样?我头一晕,脱口而出:“我日你家二大爷!”

  随即就狠狠的落下电话,电话在座机上被摔的颤悠了好几下才稳稳的回到座机上,我叹了口气,回到电脑上,继续我的文案创作。

  认识朱凡带着点偶然性与必然性的结合。我大学学的是电视节目策划,朱凡学的是主持播音,一个学校的,就自然认识了。后来大学毕业了他去了南方某个大型电视台当上了新闻主播,而我则留在了本地电视台当一个小型谈话类节目的策划编导。

  我狠狠的敲击键盘,这个策划明天就得交到领导这里,干策划编导这行的人就是郁闷,每天被领导奴役的跟畜生一样。什么事情都得亲力亲为,跑前跑后,然后堆着笑脸,陪着领导,每月就挣死工资加提成。我都奔三了,连自己的房子都没能力买上,连个老婆都没娶。

  我从小到大就不被异性看好,不是因为我长的丑,而是因为她们总认为我是一个不可靠的人,说的文学性点就是一看就是薄情寡意的人。

  这TM又是什么的道理!我又把一股气撒到了键盘身上,这期策划我做的是电话性骚扰的专题,MD,死朱凡,这不老子我就是一受害者!

  我沉迷了进去,把嘉宾的话打的义愤填膺怒哧电话性骚扰的变态,干这行的人有一种状态就是很容易转换角度,转换思想,转换人生,我渐渐进入到一位天天晚上12点被电话骚扰的弱女子的角色上,正在哭诉电话骚扰变态说的多么恶心的话时,一股哀乐传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是我手机的铃声。

  我一看来电显示,心中又不觉好气,爷爷我今天都招惹谁了?

  我无奈的拿起电话,电话那头早就传出来声音:“林青,你就这么不愿意接我电话?响了多少声才接?”

  我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才说:“大哥啊,我在工作。如果你不愿意看见我明天就失业的话,等我把文案做完了咱再聊?”

  电话那头大笑起来:“林青啊,失业了我养你啊。”

  我心头不禁来了一股恶气:“□二大爷,王新明!你爷爷林青可能被人养?

  电话那头似乎惊讶了一下:“哈哈,林青。你难道到现在也不承认是我每次上你?”

  我听完全身发抖,按下电话,跌坐在电脑桌下。

  天杀的王新明,你竟然还敢提这件事?你竟然还敢提这件事?

  认识王新明的原因也跟朱凡一样,都是一个学校的。只不过王新明学的是新闻,他现在是本地省台一个新闻栏目的主编,才几年,一个个都比我升的快。一个是年薪二十万的新闻大主播,一个是可以被别人塞黑钱前途有为的新闻节目主编。NND!我这个小人物现在算个什么?值得他们这样精神和肉体折磨我吗?

  我知道朱凡有个毛病,他喜欢边打电话边带套S淫,不带套还手不出来,喜欢歇斯底里的展示他的淫叫声音给我听,我只能红着脸听他的低喘声音。

  朱凡的声音很好听,他私下说话时是那种磁性软绵绵能勾住人魂的嗓音,而上台正式播出时却是严肃,低沉又带点清脆的嗓音。说我不喜欢他,那是假的。说我讨厌他,却是真的。

  而王新明,说我讨厌他,是假的。说我畏惧他,却是真的。

  王新明喜欢在床上把人折腾的死去活来,那回他把我再一次骗到床上差点把我暴菊了,所以到后来,我去省台送节目样板时,都绕着他办公室走。

  第二天,王新明又打来电话:小青,我想见你一面。来我家。说完就撂下电话。

  我拿着电话,愣了一会,思考了半天才清楚他嘴里说的小青是我。我操他家二大爷,你还白娘子呢!你全家都是被法海制服的白娘子!

  硬着头皮穿上三天没洗的T恤,我还是去了王新明那里。

  他住在城市繁华街道的一幢高层商务公寓13楼。我被门口的保安用怀疑的眼神看了半天我的破烂T恤和破烂牛仔裤还是被放了进去。

  空空的大厅里只能听见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到了13楼,还没敲门,就被王新明拽了进去按在墙角上被他乱啃。我费死老劲还是被他圈在怀里,他啃了半天才放开我的嘴,我喘着气大叫起来:“王新明,你先等一会。”他愣了愣,这才低头把我看全身看了一遍,皱眉说到:你怎么穿的跟乞丐一样?

  我怒上心头,死力推他:“老子是乞丐又匝地?”

  他收紧手臂,还是把我禁锢在怀里:“我还就喜欢乞丐。”

  MD,我一听更来火,怎么身高差距只有五厘米的我们力气相差这么大,我使出吃奶的力气还是被他拖向卧室。我瞪大眼睛不敢质疑他是不是传说中的色中恶鬼,这么着急又把我拖上床。

  他一把把我甩到那张不算太大的双人床上,幸好床软,但我还是被他这么一折腾弄的头晕了半天才清醒回来大叫到:王新明,我日你全家先人,TMD玩S口M少找老子当替死鬼。

  他把双手撑在我头两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不是不承认是我上的你吗?你不是总说是我把你先迷后奸,先强后暴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从心底里明白你是心甘情愿的被我上的!”

  我心中大惊,上回被他□了我三天都没敢去台里工作,连做文案都得蹲在自家电脑椅上完成。

  我歇力挣扎:“王新明,你发什么神经!”他一把把我的T恤撕烂了。

  我喘着粗气:“王新明,你听我把话说完?”他一下,抽走我的皮带,并顺势解开我的牛仔裤。

  我软了下来诚恳的对他说:“新明,你先放开我行吗?”

  他停了下来,认真的看了我半天,我怔怔的看着他,突然发现跟他的十年交情,六年□关系下我仍旧不太清楚这个人。

  是,我TMD不是男人。

  这个男人,我居然害怕他。

  他突然抬起手来,我吓了一哆嗦后才发现他只是抚摩着我的脸颊,他喃喃的对我说:“林青,你到底有什么魔法,让我如此喜欢你?”

  我不禁笑起来:“呦,我们王大主编说什么玩笑话啊?”他趴了下来,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了我的身上,额头碰住我的额头,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嘴巴对着我的嘴巴说到:“林青,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吗,你啊……竟招惹我们这些变态,我也是,朱凡他……也是。”他看着我,微笑了一下,然后用他的嘴唇慢慢描绘我的唇线,轻轻的亲吻着。

  我愣住了,他哪次不是非得把我嘴唇咬破皮他不罢休,可是今天?我有点不知道他今天又玩什么花样了。

  我看着他,没做任何举动。他伸出舌头舔着我嘴唇,我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他怔了一下,随即狠狠地撬开了我的牙齿,伸进他的舌头在我嘴里开始翻江倒海的折腾。然后的然后,我的裤子被他拖下来了,我被他扒光了,张开了大腿等着他上。他低声笑着,用他的手在我大腿根部用力揉搓,把我撅成W型就上。

  他那罪恶的东西进入我的时候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下子就感觉我的P股开了花,我被他撞的眼冒金星,我恩恩呀呀的叫唤了半天后他才那个了。

  完事后他转身去洗澡,我顺手拿起他放在窗头的烟点燃抽了起来。

  一根抽完后再来一根,王新明回来了,我挑衅的看着他,王新明这几年越来越有男人的味道了,常年在外奔波采访让他的肤色呈现蜜色,本来就有男人线条的身体更加强健,我不禁怀疑他短短五年就能爬上主编的位置,是不是性贿赂了台里的领导。

  他皱着眉头看着我这种幼稚的行为,坐到我身边伏下身来亲吻了我一下额头:“小青,我下个月要去北京。”

  我惊的坐直了身子:“什么?你干嘛去北京?”

  他安抚的把我搂住:“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

  我瘪着嘴推开他:“放屁,谁关心你。”

  他凑了过来:“嘿嘿,是我的小青啊。我被央视看中了,下个月被调到中央X做制片人了。”

  我一下子心理不平衡起来:“哼,我还以为你去干什么,没想到去北京就是当个拉赞助管人头的。”

  王新明微微叹气:“小青,你别再跟我刺猬了怎么样?你看……我们的关系早都这么亲密了,你为什么还是这么犟?你辞了台里的工作跟我去北京吧,你完全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创造一份天地。”

  我沉默了半天,终于把那份莫名的情愫压了下去,我别过头,站了起来,打开王新明的衣柜找衣服,他在我身后焦急的问我:“去不去?”

  我找到一件衣服上印着兔子头的T恤套了上去,穿好我所有衣服才慢慢说到:“王新明,我们都不小了,别再玩了。你反正就要去北京了,那我们就结束这一切吧。”我转过身子看着他,突然发现自己在说着这么残忍的事,我咬咬牙,准备继续说下去:“其实……”

  话没说完,王新明就跟熊瞎子似的扑到我身上来:“我不让你说,我不让你说,小青,你是我的。我们还能继续。”

  我严肃的推开他:“王新明,你脑子蒙了猪油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生活在什么环境吗?是,我承认,咱俩的行为是同性恋。”我咽了口吐沫,湿润了一下早已干燥的喉咙,继续咬牙切齿的哓以大义说到:“可是,你看看现在,同性恋只是流行而已,现在同性恋只是流行!您王大主编是什么样子的人物,至于这样对我一个大男人说这种话吗?”

  “别这样说,小青……”他搂住我亲吻着我的额头:“青,我知道,你每次在下面你都很不高兴,要不,下回你在上面?”我一听气更不打一出来,让爷爷费了这么多吐沫得到的答案就是下回让我做上面的?这是什么逻辑?我费了死劲推开他,直直的看着他,冷笑说到:“王新明,我最后再说一遍,爷爷林青我不陪你玩了。”

  出了公寓大门后我狠狠的瞪了一眼保安,那小保安撑死也就是十七,八的孩子,这样被我王霸之气一吓,都愣住了。

  我不禁好笑,受的窝囊气,被我讨回来了。

  我抬头看着雾蒙蒙的天空,却无言以对,这样的我?又是活着为了谁?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纪实王新明林青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