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 看我怎么把直男掰弯的

2014-03-16 作者: 阅读:

  那年我23岁,他20岁,我们都刚参加工作,在一家休闲中心。他有女朋友,但是不在同个城市工作。那时司里待遇不高,我和他比较合得来,所以就商量着合租。刚好有个女同学联系我帮忙搬家,我看那房子还不错,价格也合理,就租下了。因为房间小,估计只有十平方,我们就合计下睡一张大棕蓬床。这样不占地方,也可以省钱。

  那时候刚好是夏天,我们房间是没有空调的,只有小电风扇,所以我们都扒的只有一条裤衩睡觉,他的皮肤是特别好的那种,很健康,不过怕他知道我是同志,开始都不敢乱动。因为他有女朋友的,而且平时经常和另外几个男同事开黄色玩笑,说女人的事情,怕他知道后反感我。事情有转机的时候还是在一个早晨。我们醒的都比较早,没事情就开始聊天,聊到后来我问他,你有没有和你女朋友亲过嘴。没想到他说没有, 我说真的假的,他说和女朋友也刚认识,还没有到那步呢。莫名其妙,我心里有点开心。那时夏天我们也是9点上班的,天亮的早,我看时间没到,就再赖会床。闲着没事,我试探他,你知道我第一次是怎么学会亲嘴的吗?他立刻很好奇,趴过来问我,怎么亲的? 不就是嘴对嘴吗?我就很正经而且有点不屑的告诉他,要把舌头伸到对方的嘴巴里。我说是我表哥这样教我的,他看了我一眼,问我:真的假的,切!看到有点效果,我就说要不要我教你,他红着脸问我:怎么教啊?我就说:你眼睛闭上。他可能真的太单纯了,还真的闭上眼睛,我就亲上去了,他马上就跳起来了,问我,你表哥不会就这样教你的吧,我说差不多吧(其实是假的)。我故意问你还要不要学啊,他红着脸说,那你快点,我想吐。我就把嘴唇靠到他嘴边,他的牙关咬的很紧,我说这样怎么教你,你把牙齿打开点,顺势我就把舌头伸进去了,我们的脸都憋的很红, 我是因为兴奋和紧张,他估计是第一次吧,弄的我嘴里很多口水,亲到后来,他说真的好恶心,就跳起来跑到卫生间吐口水,又是刷牙又是漱口,一直到我们出门都还在那吐,我开玩笑说,我没那么脏吧,他说那倒不是,就是有点恶心。

  自从那次和他亲嘴后,我害怕我们的关系会开始有点尴尬,因为上下班都在一个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要见的,何况他女朋友也是我所认识的。我心里一直在犯嘀咕,他会不会以后不理我了,我觉得该采取点什么措施补救下。

  那天下班后,我们都换去工作服,他走前面,我在后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第一句话,平时打打闹闹习惯了,现在的气氛却突然好奇怪。我郁闷着叫住他:晚上吃什么啊。他说砂锅好了,嘴巴里很淡,难受死。我脸一下子红了,乖乖,还好旁边没人。我故意装成无所谓的样子问他,晚上没事情我们吃完砂锅到碟吧里看碟片去吧(那时候我们县城很流行这种)。他说好啊,反正家里热,碟吧还可以吹空调呢。在房间楼下的店里吃完砂锅,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外面很闷热,我们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常去的碟吧。在选片架子边,我说今天看两本,他说你挑吧,随你好了。他是属于脾气特别温顺的那种男孩子,因此在公司里人缘也特别的好。我选了两本片子,一本是梁朝伟和张国荣的《春光乍泄》,另一本是外国的,好象叫《十七岁的天空》。他在边上问我什么片啊,我说还好看的,我的眼光不会错的。在黑黑的放映室里,吹着凉凉的空调,和朋友在一起,看自己喜欢的片子,该是怎样的一种惬意。第一部先放的是《春光乍泄》,刚开始镜头里就有很火暴的男男做爱镜头,我偷偷瞅他一眼,他的脸在屏幕的微弱光线下居然红红的,他的第一个反映居然是把耳麦拿下来,嘴里说:这样也行啊,真恶心。我说有什么啊,不然你自己一个人回去好了,家里热死你。他是很乖的那种,于是又坐下来看,到片子快结束的时候,他摘了耳麦吸了口气,低低的说,男人的感情也可以这样啊,不可思议。

  看完片子,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两个人话都很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估计他也是吧。回家冲完凉,躺床上睡到半夜,我的肚子开始闹了,估计是吃坏了,我的肠胃在念高中的时候就因为经常不吃饭闹病。他估计听到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动静,就问我怎么了,我说吃坏肚子了可能,到后来实在不行了,我说要不打我姐家电话吧,他看了下床头的钟,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不要打扰他们了,还是我陪你去中医院看看吧。穿好衣服,在楼下打了辆的,在车上疼的不行,他说难受的话要不靠我身上吧,这样舒服点,实在难受熬不住,我就轻轻靠在他的膝盖上,车子略微的有点颠,我却觉得很舒坦。在医院里挂盐水,到一半就得拉肚子上洗手间,他陪着我进进出出,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雨了,医生说我挂好点滴,最好吃点汤面类的,我说大半夜去哪找啊。他说你在这靠会,我帮你去买。过了半个左右小时,等他湿哒哒的买了豆浆油条回来,天已经有些微的透亮了。我看到袋子的外包装上是永和豆浆的字样,挂盐水的中医院是在城市的南侧,而永和豆浆是在北面,他居然穿过了半个县城去买。 挂完点滴,医生吩咐最好能静养一天,我有些为难。因为那段时间公司里人手不是很充足。他在边上立马就说:帮你请病假吧,到时候我多忙点就成。看着比我还小三岁的他一脸的倦意,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们的关系彻底的明朗化了。

  暂且先撇开那件让我们关系明朗化的事情不说,我们两个第一次讨论做爱真的是很搞笑。其实虽然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GAY,但是那时的网络还远不及现在这样的发达。在看那些片子前,我只单纯的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人,可是我也只是天真的以为,这世界上估摸就我一个是有这样特殊且奇怪癖好的------那就是喜欢男人。因此在我和他认识的当初,其实也从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更不是很清楚两个男人间如何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性爱。甚至会幼稚的认为,两个人在一起亲亲嘴就应该算是发生性行为了,后来的很多知识还是从碟吧的男男镜头里得来的。

  在那件事情之后(这件改变他态度的事情稍后的贴子里会提到),他在感情上已经基本不排斥我了。但是说到做爱,我们两个还真都是门外汉,更何况他还是直男。那天晚上外面又下雨,我们把窗户关紧,拉上窗帘,两个人躲在被窝里商量,男人之间应该怎么做,做哪比较舒服。我说会不会是互相用手啊,他红着脸在那笑,半天才蹦出一句:谁让女人前面有洞,你没有啊。现在想来真的很可笑,但是那时候却是真正让我们迷惑的一个问题。我说你记得那次《十七岁天空》里的镜头吗?好象男人后面的地方可以做的哦。他马上又露出第一次亲嘴时候那副表情,两个字很分明的大大的写在他的脸上-------恶心。我正郁闷中,他下巴顶在我胸口,轻轻的说:以前都是你主动亲我,我今天亲亲你看,不过要是还吐的话,你不要骂我哦。乖乖个咙地咚,真是可爱又可笑。其实他虽然年纪比我小,但是比我高,比我懂事,在生活中,他比我更会照顾人。一会他在那支吾:要不把灯关掉吧,这样好点。我奇怪的问他为什么。猜他怎么说,关灯后我把你当女人就不会吐了。我从被窝里像弹簧一样跳下床,马上大叫:靠,还真挑剔!我坐在床沿郁闷中,他嘻皮笑脸的突然从后面一下子把我压在床上,我刚喊了半个靠字,他的舌头已经伸进来了------------这可是他第一次主动亲我,而且是舌吻哦。扫兴的是,到后来他还是跑到洗手间吐口水,还刷了半天牙才出来,郁闷哎。不过他说慢慢就会习惯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独自默默的想:希望吧,希望他能在感情与肉体上都接受我。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