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 我、妻子和BF

2014-05-16 作者: 阅读:

纪实同志小说 我、妻子和BF

  “妹妹”刚给我生个大胖儿子,LP就要来当奶爸

  看着一尘不染的厨房,我简直不敢相信昨天发生的一切——我、LP和“妹妹",居然共处一室度过了儿子满月后的第一夜。

  LP是0,我的同性恋人,在娶“妹妹”之前,我一直跟这个男人同居。

  “妹妹"是我的法律意义上的妻子,结婚证书照片上我旁边的那个女人。没错,我是同志,我结婚了,娶了一名直女。各位看客的板砖先别扔,听我细细道来………………

  “妹妹”,我用她名字中的一个字代替吧,叫娟。人如其名,亭亭玉立,娟秀柔美,写的一手漂亮的硬笔书法,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不应该是沦为同妻的女人。可是偏偏就是这个女人,在家是个乖乖女,从幼儿园到学校都是乖宝宝、好学生,以至于上学的十来年真的一心只读圣贤书了,直到步入社会才刚刚懂得情为何物。

  娟,整个儿一个晚熟的香瓜儿!

  悲催的是,娟的职业是幼儿教师,也就是说,她刚刚离开校园毕了业,就迈入了幼儿园上班,平日里接触的除了清一色的“娘子军”同事,就是牙牙学语满地乱爬的懵懂小儿,直到24岁的最后一天,才迎来了情窦初开的青涩雨季。

  后来据娟的回忆,那天是我替姐姐去接小外甥,当时的情形对我来说没啥特别,早就不记得有那码子事儿了,可是对于情窦初开的娟来说,那个黄昏,用她的话说,是我的出现让她完全纯色的青春燃起了一抹绚烂的红。

  娟说,她对我,是一见钟情。接小外甥的那个傍晚,我跟生活老师磨破了嘴皮子她还是不肯相信我就是外甥的亲舅舅,姐姐和姐夫的电话关机(当时她们都在出差的飞机上),小外甥又一会儿叫舅舅一会儿叫我“三子”(他姥姥在家就这么喊我,小家伙有样学样儿),再加上那年新闻媒体频频报道有仇视社会的人闯入幼儿园、校园砍杀无辜儿童,生活老师自然是不肯放行。

  就在我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娟(她是外甥班里负责教课的老师)的出现帮我解了围。

  娟先是简单问了我一些关于姐姐和姐夫的自然情况,诸如单位、住址等等,又问了小外甥姥姥家楼下都有什么好玩儿的,小外甥贪玩,自然对姥姥家附近的游乐设施对答如流,最后,娟跟生活老师商量,由她陪我先把小外甥送去姥姥家,验明我的正身后再放行。

  就这样,娟把用在学习上的智慧第一次用在了一个男人身上。许多年以后,娟说,我的出现对她来说是一个大大的惊喜,她把送我和小外甥回姥姥家的那次经历,当成了生命中第一次正儿八经跟男人的约会。而我在多年后幡然醒悟,那次让娟一见钟情的巧遇,却成为带给她爱情灾难的一次劫难的开端。

  娟对我,是一见钟情。而我,当然不会觉察出直女的感情。直到姐姐姐夫出差回家之前,一直是我和老娘轮流接送小外甥,娟每次都能跟我“巧遇”,我对此却浑然不觉,直到许多年以后,娟在即将告别这个世界之前,我才知道,这个傻丫头居然暗恋了我那么多年……

  跟娟的相识并没有对我的生活有什么改变,我是gay,无论是审美还是情感哪怕是闷骚,对象也只会是男人。可是后来听老娘说,自从我接送了小外甥几次,那小家伙在幼儿园居然一夜成名,什么花儿少年、乖乖逗、明星宝宝,不管有啥好事都拉不下他,呵呵,就连姐姐和姐夫都奇了怪了,谁都没想到那个淘气上天的小东西这么短的时间就成了幼儿园老师的得意弟子。当然,也是娟成了我的法律上的妻子的时候我才明白了那完全是娟的功劳,爱屋及乌原来是不分对象的呀。

  跑题了……

  第一次在志同发帖,第一次当爹,第一次陪一个直女坐月子,第一次抱着一个温热柔软的小身体第一次心潮澎湃…… 我的文字也第一次杂乱无序,请各位不要拍砖,容我细细道来。

  回到部队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死水一潭。对了,忘了做交代,我当过兵,也正是在军营里,我才知道,我跟别的男孩子是不一样的。当兵那年,我18,认识娟的时候,我已经经历了从兵蛋子到军官的蜕变。

  腼腆的娟,该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向姐姐问起我的,我无从知晓,总之当我接到姐姐电话的时候,那边的老姐的大嗓门已经让我想象出了河东狮的尊荣。“三子,我看宝宝的老师好像对你有意思,要不人家咋突然对咱家宝儿这么好,什么好事都拉不下宝宝……吧啦吧啦……”我听得云里雾里,没有丝毫的兴奋和感动。终于挂断老姐电话,我的耳鸣瞬间发病,虽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但现代通讯事业的发达还是让我沦为线上的风筝。

  服役的那段日子,我的心灵是空虚和寂寞的。喜欢男人,却无从下手无从出手,全拜绿色军营所赐——当兵蛋子的时候是不敢,属于有贼心没贼胆;考上军校,整天像绷紧弦的弹簧,生怕被人知道了自己是个“怪物”。身为70后的我,在军校学习期间就算能有机会摸到电脑也不知因特奈特为何物,更不懂得百度自己的情况,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性取向上,呵呵,说来可笑,当时就读的军校清一色的瓜瓢蛋子,根本看不到女孩子,其他的战友就对卫生站的小护士们殷勤异常,只有我如柳下惠一般对那些白衣天使熟视无睹,毕业时居然得了个正人君子奖!真是个大讽刺啊!军校毕业当了军官,带兵,这才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了贼心也有了贼胆,却一直没找到——“贼”!

  虚度了军营十载春秋,转业到地方的时候,恰逢而立之年。30岁,是被父母逼婚的关卡,也正是那一年,我认识了现在的LP,于是,我在而立之年第一次明白了“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

  关于跟LP的风花雪月不是这个帖子的重点,这里要写的,是gay与直女的柴米油盐。

  刚给你儿子喂了奶,笨手笨脚忙了我一身汗。“妹妹”出了月子依旧不许我看,说延长我的“黄金假期”,直到她的大胖脸消肿肚子瘪掉……偶买噶,这些日子我真的有点怀疑这个法律上的老婆是不是自动变les了?怎么自恋如斯?她明明知道我是gay,还是那么在乎自己在我面前的形象。从她被推进产房到今天,我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啊,直男陪月子的,见过这样在乎形象的产妇没?

  为了早点见到辛苦的妹妹,我得多陪护宝宝让她省点心快点减肥,要不每次进她卧室看见的都是戴着卡通面具捂着大被子的孩儿他娘,我还真的不自在呢!

  刚给儿子喂了奶,笨手笨脚忙了我一身汗。“妹妹”出了月子依旧不许我看,说延长我的“黄金假期”,直到她的大胖脸消肿肚子瘪掉……偶买噶,这些日子我真的有点怀疑这个法律上的老婆是不是自动变les了?怎么自恋如斯?她明明知道我是gay,还是那么在乎自己在我面前的形象。从她被推进产房到今天,我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啊,直男陪月子的,见过这样在乎形象的产妇没?

  为了早点见到辛苦的妹妹,我得多陪护宝宝让她省点心快点减肥,要不每次进她卧室看见的都是戴着卡通面具捂着大被子的孩儿他娘,我还真的不自在呢!

  天啊!我真是还没有适应角色转换呢,分明是刚给我儿子喂过奶……汗!……我儿子,我儿子,我儿子,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纪实妻子BF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