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回忆录:我的男男同性爱往事

2014-03-29 作者: 阅读:

  (2)

  一个老同志,尽管结婚,仍然在细节上无法掩饰他的真本性,至少他无法在我面前隐瞒他是同志的事实。刚到那单位的时候,他是办公室主任,就是那种干脏活的角色。他接待了我,上楼去领导办公室时,他很热情地将手搭在我肩膀上,表现出领导关心属下的姿势,还夸我肩膀肌肉好,肯定喜欢运动。我说喜欢足球和篮球。他说,我猜得没错。之后,他经常在球场边看我打球,有时我在江边游泳,他都会在临江的那阳台上,拿那只花了几百块钱买的高级望远镜假装看远处,其实是在看我,可我对他没任何兴趣。除了这些,他还经常和学生一起在教室里看世界杯中国杯男子跳水比赛的电视直播,很孤独地坐在人群中,年纪太大,看起来很不协调。如果遇到足球迷,或哈韩哈日一族的草包们要换台,他就会可怜兮兮地嘀咕道:“就看跳水比赛嘛,就看跳水比赛嘛!”一个六十多岁的人,那萎缩在椅子里的情形,难以让人忘记。后来他死了,得的是肝癌。听人讲,他对他妻子很好,妻子也知道他是G,在某体校工作时,经常摸那些小男生的鸡-巴,被学生告发,他因此挨过处分,但他妻子都不计较,待他相当不薄。两人就这么走了一段人生路,他先走了,那女人不知改嫁没有。

  (3)

  他身材一般,相貌一般,惟独下面非常壮观,又大又粗,被同事们戏称为种马,或牛鸡-巴。这也是他最自豪的地方,如果与他喜欢的男人一起洗澡,或在河里游泳,他总爱有意地将那东西拿出来玩,极为自恋地说着些很自豪的话,一个劲地要和人比比,看谁的大。在比的时候,他总是装着无意的样子,将别人的鸡-巴摸来摸去的,嘴巴里还说个不停,意思是他的东西才是**。因为那东西确实壮观,被比的男子多半都甘拜下风,被他捏着鸡-巴比较,也没当一回事。但只有我看出来了,他是个绝对的同志,他看男人下面那眼神,是那么的贪婪,眼光都想蚂蝗,要钻到那根根棍子里去,口水在嘴巴里包着,吞下去的时候就像在喝碳酸饮料,声音很响。

  后来,在踢足球比赛时,他双手总是有意无意地往防守者的下腹处乱摸、乱抓或死命地顶。别人不清楚他这些动作,以为是无意的,但我知道他是有意的,我就被他摸过很低多次,因为都是同志,所以我一般情况下都不骂他,尽管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有时和他一起打篮球,他一样朝我或他人的裆部抓,有一次把我裤子连阴毛一起狠狠地抓到了,疼得我大叫一声,一巴掌将他推倒在地,他比装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爬起来继续和我打对攻。他过于强壮,而且是肥脂型的,给人很腻的感觉,不舒服。是的,很多同志即使不胖,但肌肉也看起来很肥,练死了,也练不成型,没办法,那是天生的。有时在浴室里洗澡,他也来了,便站在我身边,有意无意地碰我身体,在洗他那鸡-巴的时候,总是正面对着我,抹香皂的样子非常夸张。我看到是一具虽然不肥胖但圆滚滚的肉体,就经常恶毒地开他的玩笑。他曾经叫一个看起来身材非常性感的学生给他按摩,说是很享受,但学生毕竟不是服务生,按摩之后,不可能和他上床,这让他很是不爽。后来他结婚了,那装出来的幸福瞒过了所有的人,却没有瞒过我。当然,他不知道我是G,因为他没那观察力。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