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回忆录:我的男男同性爱往事

2014-03-29 作者: 阅读:

同志回忆录:我的男男同性爱往事

  (1)

  他在宾馆的墙镜前慢慢脱下上衣,双手在肚子上摸了几下,又低下头去清理肚脐眼中的脏东西,然后对我说:“哥,你瞧瞧,还是有点腹肌的。但我并不喜欢体育,这些腹肌可能是因为我瘦,就很容易看出来了。”我走到他身边,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实,他瘦长的身子没有任何锻炼过的痕迹。这是一个清秀,声音低沉,皮肤光滑细腻,性格有些内向的男子,年龄大约在二十四岁上下,但据他说,他只有二十一岁,他显然是在撒谎,我清楚,几乎每个同志都有装嫩的天性,跟女人一样,对年龄讳莫如深。我不计较他的谎话,只在乎他的身材,他没骗我,他的身子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瘦长,性感,肩膀比一般的同志要宽,胸部虽然没有肌肉,肋骨都数得清楚,但很宽,有小腹肌,*微翘,还有修长的小腿和非常干净漂亮的一双脚。我们没东没西地聊着,他还看了我写的一本书,说书上照片上的人比现在好看一些,我说那是当然,那张照片是在我十九岁时照的。他翻阅着那些纯文学的文字,心有不甘地嘀咕道,他曾经喜欢过文学,但最终还是放弃了,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从重庆乡下来到成都,先是在饭馆里打工,现在在一家房产公司做房产生意。我没有戳穿他谎言,只是默默地听着。很显然,做房产的人出来做MB,估计三岁的小孩都不相信。但他很快又说,近来手头紧缺,只好出来找点零花钱。他把书放在他肚子上,然后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我们是没有前途的人,有一天过一天吧。”我把书拿掉,轻轻地在他肚子上摸索。他睁着闪闪的眼睛望着我,突然问道:“你经常找小弟吗?”会所里的掌柜,在联络客人的时候,都把他们那里的MB一律称为小弟。不过,眼前这个清秀的男子,是属于单干一类的,从他的气质和着装来看,他是属于无业一族,至少是生活很拮据的那类青年。我说:“也不是经常,没有适合的,即使不要钱,我也不想找。”他将手伸进裤裆里,将已经坚硬的**位置摆好,也就是平放在小肚子上,让我摸着。他接着问:“那你怎么看同志爱情的?”我想都没想地说:“同志没爱情!”他叹息道:“事实就是这样。我像你照片上那么大的时候,爱过一个人,开始还你爱我我爱你的,但不到两个月,他就喜新厌旧了。我差点自杀了。”我摇了摇头,意思是不想说这个话题,便要他去洗洗身子,我闻到了他小肚子下面传来的一股汗骚味。他不好意思地说:“两天没洗了。”洗完澡,他全身赤裸地站在洗手间和卧室之间的门口,微笑着说:“哥,你看这样还行吗?”那是一个虽然清瘦,但实在让人怦然心动的男子,他有性感、柔软的身材,温和的性格,以及丰富的经历。我点了点头。他走到床边,站了一会儿,然后趴在我背上,小腹轻轻地在我*上磨蹭着,问我:“哥,怎么做?”接下来,就是我们全力投入的性爱游戏,直到两个人都达到了高潮。这一年,也就只有他让我体会到了与男人做爱的,而且达到了极致的快感和快活。

  之后,我们又开始了聊天,尽管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不可能有深入的交往,但都把对方看成是还能够交谈的人。他说得最多的,也是自我最满意的,不是在做爱时与客人天衣无缝的配合,而是他最擅长与男人接吻。确实,每当他微微带张开嘴唇,找到我的嘴唇的时候,我立即就有了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中的快感,立即被他的情绪控制,欲望之火就迅速熊熊燃烧起来。

  由于身上没多的现金,我们就一起下楼,在建设银行的取款机上取了钱,交给了他。我想,给了钱之后,他就会立即离开的,不料他在接钱的那一瞬间,羞怯地笑了笑,说:“哥,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说:“这是你应该得的!”他说:“我们再走走吧,很你谈话很好,很有意思!”我笑着说:“好吧,前面有凳子,我们就在那儿聊吧。”

  直到华灯初上,夜色慢慢将休闲之都,也是同志之都的成都笼罩的时候,我们才分手。

  之后的半个月,我在老家探亲。探亲结束之后,我又到了成都,再次约见了他。还是在那家宾馆,还是那个房间,我们再次体验了皮肉之欢,而且比上次来得更加猛烈。在高潮之后,他趴在我小腹上,不说话,只有鼻子里的气息一次次在触及着我的皮肤,痒痒的。我也陷入了沉默,抓住他伸得远远的手。那趴在我肚子上的姿势,既像一个淘气又羞怯的小男孩,又像一只在我灵魂的上方飞翔的大鸟。

  后来,他在洗手间的抽水马桶上坐了很久,说一直都有想拉的痛苦感觉,可现在却拉不出来了。我说,你不是经常做MB,感觉就是那样的。他站起来,站在洗手间和卧室之间的门口,身子歪斜着,笑着看着我,说:“哥,以后你还会找我吗?”因为我告诉他,第二天我就要飞长沙。

  我没有确切地告诉他我是否还找他。他也没再问,而是默默地洗了身子,然后又和我闲聊了几句,就走了。有句话至今清晰地萦绕在我耳边:“嘿嘿,春熙路到处都是飘飘!一到晚上,他们都出来到处飘。”成都同志将自己的同类,尤其是到处流动的年轻同志,都称为飘飘。

  时间一晃就去了几年了,估计他也近三十了吧。第二次见面和做爱之后,我们不再有激情,去重复以前的快感,哪怕闲聊都不可能。或许这就是同志的宿命,也是同志之间的基本模式:只有激情,没有爱情;只有短暂的快感,没有长久的依恋。

  只是每次回到成都,在春熙路购物或闲逛时,我都会想起他。真希望他真的是在做房产生意,而且发了大财。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