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过的男人(9)

2014-03-29 作者: 阅读:

  六月是第三季度的开始,这也是金融业称之为淡季的季节,无论是存款还是各项中间业务都像停止般,增长缓慢。武汉的天气也越来越热,阳光似乎想把整个武汉融化一般,让人难以忍受。想到银行的人很少,我不竟认为这和武汉的太阳毒辣让客户不敢出门有关。

  强子走后,有时候我看着隔壁空空的屋子,有一种想把它再租出去的冲动,但我还是没有,因为我期待着每周末和苏克的见面,如果能够一直这样,我想也是很好,毕竟我是一个很安逸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都期待着周末的到来,主管排班的时候,我尽量让安排周末休息。日子每过一天我就越发期待着见到苏克,期待着亲吻苏克那充满诱惑的嘴唇,还有彼此忘我的融为一体。然而,苏克上次离开的时候还说下个周末想见到我,而我星期五的晚上打电话的时候,苏克只说了句,忙,在开会,来不了,就匆匆挂了电话。我还没有来得急说什么,就断线了,也许他真的很忙,但是确不知道苏克在忙什么,而自己又没有半点可以去打听。心里从见到苏克的开心,变成各自想象猜疑的痛苦。我苦笑的觉得自己像小三了,像个小丫头片子了。

  没有苏克陪伴的周末,我一直睡到下午才起来,洗了澡后,接到江力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来酒吧喝酒,我说好的,正不知道如何安排晚上的活动。看看时间还早,肚子饿了,出门到一家人气很旺的面馆吃了顿面,发现这家有一个服务员,长得挺清新的小帅哥,意淫了会。出门的时候我对他说,你是学生兼职吧?小帅笑了笑说,不是的,我刚来这边上班。我笑着哦了一句,然后结账走出门。心想,以后估计会经常来这家面馆吧。

  回到家,换了身休闲的衣服,洒了点香水就出门了。

  坐着公交过二桥的时候,看到江滩几近奢华的漂亮,几处高楼峰尖射出变幻各色的激光,楼宇轮廓披上彩色的灯光不停闪烁,或高或低的路灯和景观灯洒落得到处都是,就连江水也照映出一片波光泽泽,像洒了厚厚的碎碎的金银粉末,荡漾出江城的纸醉金迷。即使自己是武汉人,待久了武昌,在一段时间里,潜意思竟感觉武昌和汉口是两个城市。一个是白天,不停歇的工作,一个是黑夜,让人醉梦迷离。

  还没有下车,江力就电话打过来问我到那了?我说到明珠豪生酒店门口了,然后江力竟然说他还没有到,让我再等等他。这就是江力,会把朋友先催去,而自己再缓缓而来,虽然知道他这个性格,但是每次都中招。

  我走进江滩,看着熟悉的Romantic life bar,没有走进去,而是去临近江边走了走。

  我出生在汉口,以前经常来江滩,一切都很熟悉,以前都是铭野陪伴着一起走,认识铭野的夏日,我们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走过这里,去过那里。至今还记得铭野说过四处散落的景观灯,像极了银河遗失的星星。当时我惊奇的说形容的绝妙,觉得和铭野在银河之中,宇宙之中唯我们俩。现在想想不觉当时幼稚的想象力,那时竟然那么自然的一拍而合。

  夜晚的江滩很安静,一个人在香樟树的树阴处,燃起一支烟,望着二桥、江水、大桥和对面流光溢彩的广告,就容易记起淡淡的往事,不畏伤感,不畏心痛,只是一种思绪,就如手中的烟一样,不需要言语,吸进心里,又吐出来在空气中消散干净。纵然想起铭野,也没有想过再会和铭野会有什么故事,只是,那份保留心底的感觉,就如每一个人的初恋,过了许多年,遗憾也好,伤感也好,想起来都不会再特别的心痛。那种感觉,像一坛千年的酒,散发着心灵最深处特别的香气,遥远而又真实。如若靠近,亦不会更香,更多的是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查看更多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男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