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过的男人

2014-03-29 作者: 阅读:

  到了家,苏克还没有等我把门关起来,就把我抱住,在大厅里就和我激吻起来。摘掉了苏克的眼镜,肆意的回应着苏克的亲吻,苏克的嘴唇很厚,亲起来特别的舒服,让人欲罢不能,也许正是他的这两瓣性感的嘴唇,才如此如醉的痴迷着苏克吧。我们边亲变走向沙发,我把苏克推到沙发上,嘴又和苏克的嘴粘连在一起,两人的双手不停的在双方的头发、背部、胸前肚子和牛仔裤上抚摸和揉搓着。我们脱掉了上衣,苏克像一个婴儿一样亲吻着我,我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然后我迫不及待的吻着苏克,慢慢的随着苏克肚子那浅浅黑黑的肚毛指引,头到了苏克凸起的牛仔裤旁,边闻边用下巴磨蹭着苏克牛仔裤下的庐山真面目,苏克低声的呻吟伴随着重重的喘息声分外撩人,我更是血往下涌,坚硬的膨胀让人想马上把裤子脱掉。我把苏克的皮带一抽,熟练的解开纽扣,苏克的蓝色三角裤已“满园**关不住,一只XX露出来”,正准备低头舔食的时候,我第六感般的感觉旁边有人,抬头一看,一个熟悉的人,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强子。苏克转头也看到了,连忙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迅速的穿起牛仔裤,提了一下牛仔裤的拉链,声音很响,我们三听得一轻二楚,我还听到苏克的喘息和我心跳砰砰直响,心里发毛的想,妈的,这是拍连续剧么?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苏克望着我,我望着强子,强子一脸惊愕,短暂的几秒谁都没有说一个字。然后强子迅速的转身跑下楼,连门也没有关。苏克问我他是谁?怎么有这个房子的钥匙?刚问完楼道又传来一阵上楼的声音,强子跑进门没有看我们,把钥匙丢在地方嘭的把门关上了。

  苏克拿了沙发上的衣服,把T恤穿上,在桌子上把眼镜带起来后继续重复刚才的话,指着地上的钥匙有些质问的对我说,他是谁?怎么会有房间的钥匙?我说他是我以前合租在另一间的学生强子。然后指着眼睛说,你看到没有,这就是拜他所赐,现在还有些轻微的淤血,还没有完全好。然后我们各抽了根烟,我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给了苏克,苏克听完后哈哈大笑起来。我走到苏克身边狠狠的拍了拍苏克的肩膀说,还幸灾乐祸吧!不知道尴尬啊?苏克说,这样的故事没有想到竟然发生在你身边了, 你可以写小说了。我抱住苏克添着他的耳后根喘息的说,亲爱的,我们继续。苏克闭着眼睛暧昧的说,那你还不赶快把我抱到你房间?苏克说完熊抱树一样的,手挽在我的脖子上,双脚交叉的挂在我大腿处,我拍了拍苏克浑圆又翘的*说,脚抬高点,我们出发。然后苏克和我在房间里挥汗如雨不分彼此的进攻着对方的身体,一次次达到高潮,然后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满足的睡了会。

  我们起来后,去了一家烧烤店,点了几瓶啤酒,这才发苏克比以前更加壮实,也更加成熟,我们谈论着许多以前的旧事,苏克问我还有没有和铭野、江力联系?我说,江力倒是经常在酒吧见到,铭野没有见过,想想都三四年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像你一样突然见到。苏克喝了杯冰啤酒笑着说,武汉说大不大,指不定那天你们就遇上了,不过听人说他好像去当英语老师了,也有人说他去日本了。我顿了顿,心理有波澜,不知道说什么,拿起杯酒对苏克说,干。酒总能把人心理酝酿已久的话说出来,我接着对苏克说,你说如果没有你父母的阻难,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苏克望着我,似乎懂我的看了会我,眼神淡淡的说,“默默,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这似乎是在回避我的问题,我倒了杯酒一饮而尽,苏克继续说:“我回不了你想要的从前。”突然,我很想哭,为这两年的痛恨交集而流泪,如果苏克你不出现,我想我已经把你忘记,但是你出现了,我就无法说能忘记你,而你的出现却不是带着我想要的结果,苏克你知道我多么心痛和难过吗?我顿了顿嘴唇,拿起一瓶啤酒就这么一饮而尽,或许什么也不说,才能保住自己的底线,不让苏克看穿。苏克还是觉察到了我的不愉快,从荷包里掏出一盒黄鹤楼,抽出一支示意我,我没有接,苏克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苏克在灯光下的样子成熟而富有魅力,这么多年确实变得更男人也更迷人。也是这个时候,我才看到原来苏克左手的无名指一直戴着一枚铂金戒指,钻石很闪亮,射出的反射线刺了一下我的神经,原来苏克已经结婚。

  我继续的喝着酒,苏克继续的抽着烟,我们沉默了良久,似乎都不想先打破沉寂。我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找了一下打火机没有找到,苏克拿起他的打火机帮我点燃,苏克看着我然后说,你还是习惯抽火之舞?我说是啊,习惯了,记得你以前也喜欢抽,怎么现在改成黄鹤楼了?苏克说,大家现在都抽黄鹤楼了,我也跟着抽了。想想也是,就如我们这个年龄都该结婚了,甚至有孩子了,苏克的结婚我又有什么感伤的呢?

  苏克后来接到一个电话,然后结账走了,最后说了句,默默,我真的爱你,这和我们在一起或不在一起都没有关系,希望下个星期再见你。我点了点头。即使是做苏克的周末情人,我依然相信苏克和我都是互相爱着的,但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这么宽容和耐得住寂寞。

  

查看更多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男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