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过的男人(7)

2014-03-29 作者: 阅读:

  关于袁玉

  在认识强子的一个月里,强子果真如同事和好姐妹所说的,强子在一场球赛的篮球场中央众人中向我表白了,我没有答应,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消失在人群中。

  在以后的日子里,强子总是想尽办法的约我,几乎每一次兼职,都有他的出现,其实我拼不讨厌他,只是我心里住着一个人,而这个人在我心里有一种割舍不下的感情。

  记得有一次在江汉路步行街做耐克品牌宣传,竟然强子也在,他说真巧。后来才知道,强子的真巧都是他拖许多人安排给我的兼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经常会出现在我兼职的地方,或者出现在与我一起共同兼职。那天做完兼职后,回武昌的途中,天空突然下起了很大的雨,不知道强子从那里拿出一把伞,把伞撑起来后,他给了我,然后站在旁边淋雨。强子太高了,我踮着脚给他,他走开了说,我不是你男朋友,打一个伞不好。望着较真的强子,雨早已湿透了他的身体,雨水不断的从他的脸庞流过,突然,我想起了父亲,记得有一次雨天,因为学习的事情,父亲给伞给了我,然后一个人弯着弓一样的腰,消失在密密麻麻的雨里。我知道我心里有喜欢的人,而不是面前处于花花少年玩玩洒洒的帅哥强子,我不想给强子希望,即使自己感动了。于是我把伞给他,他不要,我把伞放在他脚下在雨里向前走,强子连忙拿起伞跑到我身边边走边帮我撑着,路上许多人看着我们,发出唏嘘的声音。走了一会,强子似乎要这么继续撑下去,我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满身是雨水的强子,再次看到雨中的强子,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强子成为我第二个使我在雨中哭起来的男人,自从那以后我对强子多了一份好感,但是依旧没有答应做他的女友,如果说爱情和像足球一样能有替补,那么我希望强子就是唯一替补的那个人。

  喜欢一个人,就像蚌壳里无意中藏下了一粒沙子,思恋与痛苦同在,时间久了,磨砺成珍珠就不易割舍,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每次去银行我都精心打扮,而每一次见面,都像是银行大厅叫号机里流水的业务号,没有任何的进展和波澜。直到09年初,新年的来到,我再一次去银行时,张默还是没有任何印象的喊着,欢迎光临。或许太专注于工作了,我发觉张默在客户的字典里根本没有美女这个词汇,每一次期待的搭讪,变成了失望的隐隐伤痛,使我决定把这份爱慕埋藏在内心深处。

  09年6月里,认识强子已有8个月了,他还是一直穿插在我的学习或工作中,有时候竟然能在我们学校逸夫楼图书馆或者去文泓楼的路上碰到他,他总是一脸坏坏少年花花公子的样子,我几乎有时候认为强子不是工程大的学生了,而是我们财大的,与强子谈论着最近那个老师的公开课怎么样?他这个时候总是以假乱真的点头嗯啊的说是啊!然后我突然记起说,哎呀,你是工程大的,这个你应该不知道吧!然后强子牙齿一露,酒窝点缀的一笑。不知道何时起,我竟然觉得强子和张默的笑容有着相似。

  强子很用心的追我,我们全系都知道了,就连宿舍的几个好金兰姐妹也被强子撬动了,天天听着她们三说着强子的事情,极力的撮合我们。想着张默的感情安乐死了般沉寂和强子对我的真心,内心有一些微妙的变化着。

  在一个周末的夜晚,我接到琴台剧院的兼职,我去了后才知道拼不是兼职,遇到了强子拿着琴台大剧院的两张话剧票。我们看完后,强子让我陪他去湖边走走,那夜夜很深沉,空气像酒一样醉人心脾,弯曲的木质走廊依偎着琴台湖泊像一对相爱的恋人,月光被湖面轻轻的揉碎,一片银光粼粼的延伸到对岸,强子拉着我的手跟我说做我女朋友吧!我没有拒绝,然后相拥在只有我们的世界里。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过着令人或羡慕或妒忌的小情侣时光,看强子打球一旁喝彩,强子陪我在图书馆看书,一起去光谷步行街中影国际影城看电影,一起去司门口尝着户部巷的各种特色小吃,一起压马路。金融系铁花的名字也从此也彻底消失。

  有强子陪着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也很开心,虽然我知道强子给予不了我想要的那种着陆的安全感,但是人往往会被眼前的快乐和新鲜事物忘却了最初想要的,享受着眼前感受到的,我也如此。

  我以为接下来在学校的两年,我和强子能一直这么快乐的过完。生活却是有许多面,让人感觉有着千绕百折般,这是我无法预料和猜测想象的。

  有一天下课后接到强子的电话,他说他在华师打蓝球,让我去当啦啦队,看着篮球场上身姿矫健的强子,每一个酷帅的动作,都会引起围观的女生一顿惊呼,我则在旁边浅浅的微笑,心里很开心。打完篮球后,陪他的哥们吃了顿饭,我们一同坐590回学校,强子在华城新都下的时候,把我也拉下了车对我说,“我搬出宿舍了,在熊家咀和一个人合租了,我想让你去看看房子。”我看看手机已经10点多了,准备拒绝的时候,我看到了强子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让我想起那夜琴台大剧院我和强子相遇,湖泊上揉碎的月光,有着一种魔力牵引般,让我不能拒绝。

  进屋子后,沙发上躺着一个人看着电视,强子拉着我和他的合租寝友说:“张哥,她是我女朋友小玉。”然后看着我说:“这是我合租的大哥张默”我简直不相信面前这位就是张默,暗恋已久的张默,为什么是张默?心里像小鹿乱撞,而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拘谨。我以为张默一定认识我,但是没有,张默简单的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继续的坐着看着电视。强子看我们客套完了,连忙拉着我进了房间。我有些失望,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就如,有人路过我们生命时,不经意掉下的一粒种子,如今已长成了参天大树,而这个人却全然不知。而我们心里却还为这课树保留着心灵重要的位置,纵然坍塌了,也不舍得放下。

  小玉讲完后继续说,她控制不住心理对我爱的不断生长,所以最后和强子说喜欢的是我。听到这里,心里有说不出的味道,是的,正如小玉观察的那样,我的生活里对美女的记忆几乎是没有,我眼里有的是帅哥,而小玉你却或许永远都觉察不到。

  望着面前流泪满面的小玉,我突然言语搪塞,不知道该说什么,爱一个人没有错,而爱上一个GAY有错吗?或许错的是我,我不能向她坦白告诉他我是GAY,爱上GAY注定就是一个杯具。我给不了小玉想要的那种着陆感,我也不想继续的去解释或说什么,最后跟小玉很坚决的说:“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但是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这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你还是和强子和好吧。”

  小玉最后是哭着跑出门的,她说了一句话:“我和强子已经不可能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想,每一个GAY,肯定有一个这样的暗恋,一如我们某个时候暗恋着某个直男,和小玉不一样的是,小玉可以和GAY表白,而GAY跟直男表白需要很大勇气。

  后来不知道小玉和强子是否和好了,还是小玉和强子就这么结束了,强子小玉消失在我的视野里。看着家里的变化,我知道强子肯定回过家,只是在我上班的时候。有一天下班,我回家的时候看到客厅桌子上放着一个纸条,上写着:放假了,下学期起,转到流芳校区了,走了,强子。我走到强子的房间,房子空空的,而桌子上还放着那瓶香奈儿,这似乎在告诉我,强子和小玉我们曾经在一起过快乐的生活过。强子没有带走,似乎也意味着他和小玉彻底的结束了。

  我知道工程大学是本校区读两年,然后再去流芳校区读接下来的两年,但是现在才中考刚过,不知道强子是不是真的放假了,但是我决定还是不去打扰他和小玉了,毕竟我们只是简单的租客。

  09年的6月罗京去世了,迈克尔杰克逊也走了,似乎预示着六月的悲伤,这些悲伤烙印在我们每个人心上,接下来的日子,我也没有打算再去把房子租出去。在这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又回归到以前那种一个人的生活。

  强子走后,苏克成为我生活的重要一部分,有天苏克晚上打电话给我说,他明天会来银行把卡拿了,还说很想我。我也很想苏克,特别是房子从以前的热闹变成现在空空的寂寞,这让我时时刻刻想找他。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换了一条我最喜欢的金利来蓝色暗绣领带,我感觉自己回归到恋爱的时期,把自己打扮的很精神。

  从早上一直等到中午,苏克都没有出现,直到临近下班的时候,苏克才过来,也许苏克根本不知道我等了他一天,苏克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这么晚来。虽然有点小小的生气,但是当我看到苏克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更多的是开心和愉悦的快乐。苏克顺利的办理完业务后,我跟苏克说我租的房子在附近,想带他去看看,让他在大厅等我处理一下银行的事情,苏克笑了笑点了点头。

  当我处理完后,拿着包走到大厅,苏克已经不在大厅了,我走到门口四处去看,一辆黑色的别克车摇下了玻璃,苏克招了招手示意我上车,原来苏克已经有车了,两年前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差距,而现在我还在原地踏步,看着苏克熟练的开着车,我承认这在我看来是一种成就,对我也是一种失落。

  到了熊家咀,苏克看到里面拥挤的学生,没有敢开进去,把车停在了工程大学里面。在工程大学的校园里,学生进进出出的还是非常多,突然想起了强子,也不知道他是否还在面前的这所学校。

  苏克同我一起走进这个又长又拥挤的熊家咀时说,这里的帅哥不少哦。我笑笑的说,是啊,我面前的不就是一个超级帅哥么,呵呵。苏克开心的笑了。不知道是那个商店,这个时候放弃了一个很奇怪的歌曲我笑着对苏克说,这是谁的歌啊?怎么像是快要断气的?苏克哈哈一笑鄙视的说,这都不知道啊,今年超女曾轶可的《狮子座》。没有想到这样的歌声都能够流行起来,我也忍不住笑了笑。

  

查看更多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男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