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过的男人(6)

2014-03-29 作者: 阅读:

  放下电话后,虽然伤势有些严重,但是不想去医院,在家里煮了两个鸡蛋,躺在床上,一边一个敷在眼睛上,样子有些像奥特曼。

  本身很简单的事情,没有想到越来越复杂,反而自己受了伤,躺在家里连班也上不了,我都不知道是谁的错造成现在的局面。也许选择一个帅哥合租本身就有一种风险,特别是帅哥还有一美女女友,是不是美丽的事物,往往蕴含一些危险?我思虑着,如果再找合租,是不是应该找个纯GAY或者难看一点的直男。现在还好变成奥特曼,下次指不定成什么濒临死亡的怪兽呢。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感受着白天带来的黑暗,家里很安静,客厅里的钟每一秒都很清楚,这个时候容易想起一些人和一些事,不知道是不是痛觉触发了伤感,我想起两个人,一个人是苏克,一个人是铭野。我今天才发现,他们竟然有着许多让我吃惊的相似。这些年从来没有对比过。一个是只有开始,一个是没有结果。这些年,总是被很多事情麻痹着,总想着如何把业务做好,如何讨好领导,如何不孤独寂寞;等着发工资,想着去旅游,周末去江滩酒吧。而忽视了友情亲情,淡忘了最初的梦想,那些简单又美好的两个人,似乎一直挂在嘴边,而又最容易淡忘。

  想想从家里搬出来差不多有四个多月了,时间对于我过得紧张而又轻快,似乎跳跃着,感觉愧对离得很近住在汉口的父母,琢磨着有空回家看看父母。

  不知不觉,在房间里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不知道是不是被打成脑震荡,头昏昏沉沉的,连忙走下床,打开门看到了小玉,小玉梨花带泪的眼睛哭了起来很急的说:“强子不知道事情经过,就乱发脾气,还把张哥你打得这么严重,这都是我的错,张哥你也别怪强子好吗?”我头蛮昏的点了点头。走到沙发上坐着,小玉把包放下来,也坐在我旁边。我也很想明白,为什么我们三好好的,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小玉了?我们不一直都相处得很友好吗?看着面前的小玉我递给她一盒纸巾,她想了一会,或许她有很多话要说,而对于一个女生来说,她有些顾虑。我起身倒了杯茶给小玉,示意小玉喝完茶慢慢说。

  小玉那天和我聊了很多,基本上都是小玉在讲,而我在一边听。

  为了让大家了解,我简单的以小玉的自述叙述给大家。

  关于袁玉我叫袁玉。

  1990年的正月里,在黄陂木兰乡的一个山村,我出生了,那晚,下了一整夜很大的雪,父亲说雪和玉都是有灵性的,希望我也是一个有灵性而又冰清玉洁的女孩,起名袁玉,我很喜欢父亲赋予我的这个名字,因为我也喜爱纯白而又干净的雪。

  木兰乡,传说是代父从军男扮女装花木兰将军外婆的故居,大抵许多人都会潜意识,认为木兰乡的女孩都有一些豪爽的男子气概,而我确是一个受不了阳光灼热像雪一样柔弱的女孩。

  我在家排行老四,前面有三个姐姐,在我读五年级的时候,三个姐姐已陆续辍学,走上了外出打工的生活,父亲在我考上黄陂一中的时候,因为在稻田里插秧,突然昏眩倒在了他耕耘一身的田里,再也没有起来,父亲是一个不善言语的人,他的肩负着四个孩子,记忆中父亲的背影很弯很弯,一生忙碌。

  母亲说父亲说过,前面三个姐姐因为家庭贫困已不能上学了,心里有愧疚,无论如何都要让我念完大学。

  在黄陂一中的三年里,学习成为我至高无上的主旋律,这似乎成为一种对父亲怀恋的寄托。

  高考结束后,在等待通知的时间里,母亲一清早煨了一罐我最喜欢的排骨汤为我补身体,母亲在剁排骨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母亲的身体单薄得似乎秋天南飞的大雁,还伴着严重的咳嗽,我让母亲去医院看看,母亲说没事,这么多年都这样,老毛病了不碍事。煨好后,母亲把第一碗乘给了我,我看到母亲的手像男人一样粗黑,而且长满了厚厚的茧,心中有说不出的心痛。我接过还没有来得及喝一口,邮递员送来了高考成绩单,我知道我可以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读书了,非常的高兴,母亲也异常的开心,面容从未有过的精神焕发在邻里间和大家分享。而就在下午时候的,母亲却躺在床上永远的离开了我。母亲最后给了我一个红色的存折给我,拉着我的手说,小玉,妈真替你开心,别无牵挂了,可以安心陪你爸去了,妈身体早不行了,但妈天天求老天一定要让我亲眼看到你能够上大学再收我,你不要难过,如今,妈真的很开心,以后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母亲去世后,留下5万块钱的存折给我。而我大病了一场,直到报名的时候,才开始慢慢好了起来。

  八月中旬,在大姐的陪她下,我来到了要待四年大学的中南财大,我发自内心的喜欢这里,没有华师武大华科中心的繁华,依畔着东山头和南湖,多了一份心灵的静谧, 特别是晓南湖|九孔桥有着小桥流水美江南的美感。大学的生活,我过得轻快又忙碌,周末室友都回家或出去玩,而我已是有家不算家了,做着各种兼职也算充实。一年多的大学时光,慢慢愈合着心灵的创伤。

  关于袁玉有一次周末,我被康师傅冰红茶安排到马家庄体育学院做兼职销售代表,那天体院举行了一场“高校篮球友谊赛”,天气很热,红茶卖得超级好,特别是我的展位。临近中午的时候,一个浑身是汗身,长得很帅很高的男生走到我的面前说,美女,我买三瓶。然后他连续喝完了,又买了三瓶,喝了其中的两瓶,递给我一瓶说,你也喝一瓶。我有点惊讶,我没有接过说,不用了,自己留着喝吧。然后他拧开了盖子丢了,继续递给我说,我已经喝不下了,这么热的天,你也很辛苦,喝吧。我突然有点小感动,喝了一口,心里甜甜的冰冰的。然后他笑着转身埋没在人群里,牙齿白白,笑起来还有两个迷人的酒窝,他就是强子,在以后的校园兼职中,我总是能很巧的发现强子的身影,他总会带着许多人来购买我展位的饮料。很多兼职的同事说他想追我,我只是淡然的笑了笑,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成为一对,经历了父母的离别后,我发现我是如此一个没有着陆感的女孩,那种韩剧里对帅哥男友的向往,在我的世界里,是没有想过的。

  很多人都会奇怪,像我这样一个女孩,怎么会是单身?其实追我的人非常的多,只是被我一一拒绝了。经常路过校园某一个角落或转弯处,会听到男生们小声说,快看,她就是金融系的系花。我们学校的男生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评出了财大十大系花,而我则是金融系的系花,他们有时候也说我是来者均拒的铁花。我拼不是一个不渴望爱情的人,相反我的生命里,太多的爱已经离去,我也同样渴望着,只是我喜欢的人不是学生,而是一个能给予我着陆感,安全感的人。

  有一句话是说,如果没有人能住进他的心里,那么这个人心里肯定住着一个人。是的,我心里也住着这样一个人,比强子认识得还早些。我记得那是我第一学期的一个周末,做兼职回来的时候,坐在公交车590上钱包偷了,银行卡也一拼不在了,幸好身份证放在包里的隔成里,我连忙下车拿着身份证去银行挂失,到了银行我才知道我连挂失的10块钱也没有,而银行马上就要关门,我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在银行的椅子上哭了起来。也就是这个时候,生命在阴霾的云雾中,射出一刹光芒,让我重获新生般。一个穿着西装挂着大堂经理牌子的工作人员,把我引到了贵宾室,递给我一杯茶,然后听我说明原因后,帮我办理了挂失手续,还给了我100元,说天后取了卡再还。他高高大大的个子,头发很精短,非常浓密的眉毛下一双眼睛深邃沉迷,嘴角总是扬起真诚而又亲和的笑容,一套黑色的西服配上素净的斜纹蓝色领带,尽显成熟与帅气。他的言语和气质,让我找到了着陆感,心里像似寻找到了许久的安全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谢,那晚我失眠了,梦到了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以后的日子,我总会找各种理由有意或故意的路过那家银行,鼓励着身边的同学坐车去那所银行办理各自可以办理的业务,不为别的,只是想找一个理由去见到他。每一次见他都不知道怎么打招呼,而见不到他又心里空空的失落。

  他总是眼睛有神和笑容不变的站在银行大厅的玻璃门旁望着门外,非常亲切的迎接每一位来银行办理业务的人,看得出来,他很受一些贵宾客户的喜欢和信任,经常会听到有客户喊出他的名字,那时起,我就记住了他的名字——张默。

  

查看更多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男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